而這種戰績可大可小的小規模摩擦,在聯軍諸侯眼裏則是值得好好吹噓一般的香餑餑,今天這個在會議上說昨晚斬了來夜襲的敵方大將,明天那個就會傳出大破敵軍數千人的消息。

相較之下,關羽斬華雄這種貨真價實的戰績反而遜色了不少。

終於,在曹操送來的糧草快要被吃完,劉備要再次面臨斷糧窘境的時候,這種小規模的摩擦終於結束了——在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漫長斡旋交易與妥協中,聯軍高層終於做出了一致的決定——進軍虎牢關。

劉備的營地中。

此時劉備和周平去聯軍大營商討軍事了,而留在營地中的關張二人,卻也進行着一場密談。

「明日便要進軍虎牢關了。」

看着不遠處認真操練的將士們,張飛若有所思道。

「不錯。」

一旁的關羽眯着眼睛,點點頭道。

「守將是呂布。」

「不錯。」

「那呂布可是號稱飛將啊。」

「飛將又如何,又不是號稱冠軍侯。」

關羽倨傲道。飛將是李廣的稱號,而冠軍侯則是霍去病的爵位。

「不,我是說,這裏面應該有什麼文章可做。」

「嗯?」

關羽將目光收回,看向自己這個貌似是個粗人的三弟。

「斬了飛將呂布,這名聲不可謂不大吧。」

關羽點點頭,他正是這麼打算的。

「可我總覺得,這呂布被你或者我就這麼斬了,是不是有些浪費了。」

「你是說……」

「讓大哥斬了如何?」

張飛轉頭看向關羽,關羽一怔,隨即嚴肅的臉上罕見地出現了一抹笑容。

「二哥,你笑什麼?我想的有什麼紕漏嗎。」

「不是,二哥只是覺得,我還是小看你了啊……」 ------

「不死不休?」

一顆巨大的頭顱被扔了下來,紫鱗染血,一顆血珠飛出便磨滅了羅墨佈置在地上的許多陣紋。

這是大聖的血。

羅墨手持的太陽戰槍上,那被他串起來的紫耀祖王本體和這顆頭顱有九成相似,因此,這位頭顱大聖的名字也就呼之欲出了。

「唉!」

跟隨去了域外星空觀戰的渾拓大聖也回來了,長嘆一聲。

他想到了乾侖大聖可能不敵,畢竟當年父子倆聯手都沒有殺掉東方太一,只能封印。

但他沒想到的是這場戰鬥結束得實在是太快了!

到了域外星空,乾侖剛剛停下來,打算拖延時間,放些狠話,但是東方太一根本不願意和他啰嗦。

只見東方太一體內輪海道宮四極化龍仙台五大秘境發光,宇宙星空中響起了洪亮的誦經聲,他背後竟然出現了日月同天的異象,似乎比北斗的太陽星和太陰星還要浩大。

「日月同天?這就是人族兩部帝經同修的威力嗎?」渾拓觀戰時自語。

如果是這樣,那麼當年蓋世父子二人聯手都無法擊殺東方太一這個人魔只能封印,其中一個還被打成重傷也就說得過去了,以渾拓的眼光,只消看一眼便知道這樣同修的可怕,絕對是大聖中的佼佼者!

但隨後東方太一爆喝一聲,宇宙星空中出現了一道璀璨的光柱,貫通了東方太一體內的五大秘境。

這是羅墨長期駐足神禁的感悟,其中最寶貴的,莫過於大王霸術的一些秘法,被羅墨化用了進來,其對於力量的完美掌控在三千大道中都是佼佼者。

東方太一得到以後自然是苦心專研這種調控全身力量的方法,按照羅墨的經驗夯實根基,調控力量。

隨着鏗鏘的扣合之聲,東方太一體內五大秘境被一道璀璨的仙光貫穿,融為一體,化作了一個小宇宙,太陰太陽永恆長明,亘古不休,在他體內運轉,竟然有了一絲混沌未化的氣韻。

神禁!

唯有古皇大帝才能常駐的神之禁忌領域。

東方太一按照羅墨的修法,並不能長久踏足這一領域,因為按照羅墨的演演算法,他雖然為大聖,卻也是個根基不夠雄厚的。

尤其是他修為高,需要的資源源天教也沒辦法給他找來,讓他補充。

因此,他踏入神禁是有時間限制的,除非他能夠將自己的本源壯大到常駐神禁的門檻。

但即便是這樣,對付一個乾侖已經是殺雞用牛刀了。

乾侖自然明白髮生了什麼,因為身為古皇族,族中自然有神禁相關的古籍,因此在見到東方太一此刻的姿態后頓時亡魂大冒。

神禁是一種極為特殊的狀態,超越八禁,甚至能跨越十多個小台階對敵,要對付此刻的東方太一非一尊准帝親自出手不可!

他想走,但東方太一腳踏行字秘,如倒轉了時光,截斷乾侖的退路,隨後悍然出手,吞天魔罐懸於頭頂,烏光披上,將他承托得如同魔王。

太古的人魔,回來了!

當!

東方太一一拳轟出,頭頂的吞天魔罐大道痕迹垂落,砸在紫金萬龍鈴上,發出一聲轟鳴,星域搖動,無數隕星破滅。

乾侖只一擊就負傷,口吐鮮血,大道傷痕崩開了他的仙台。

古皇兵自然無損,但他這個操作者卻差點被活活震死。

「再吃我一拳!」

東方太一處於神禁狀態,體內雙目之中湧出聖潔的金色太陰之力和銀色太陰之力,眸蘊日月,眼為星辰,如同上古人族聖皇在世。

但他身上卻披着一層烏黑的魔光,吞吸十方精氣,滅殺一切生機,如同一尊蓋世魔王。

聖皇與魔王的氣質共存,東方太一再度轟出一拳,這一次,跨越神禁,他觸發了九秘中的皆字秘。

畢竟他已經學會了七門九秘,學會的九秘越多,觸發皆字秘的概率越高,因此第二招便觸發了。

而且他不是羅墨,羅墨根基雄厚到皆字秘幾乎無效,只能用別的方法來提升戰力。

十倍戰力。

東方太一這一拳上覆蓋的烏光與萬龍鈴發出的紫光交擊,兩件極道武器通過光輝中的道痕對抗,並未直接接觸。

極道武器直接轟擊會不會壞且另說,使用者肯定會先被震死。

但即便是道痕相擊,反震回來的金屬顫音也是震耳欲聾,觀戰的渾拓大聖即便相隔遙遠也被大道的轟鳴震得仙台搖動。

黑暗的宇宙像是炸開了,迸發出一團熾盛的光,像是兩顆恆星碰撞在了一起。

乾侖大口吐血,如一顆流星般倒飛出現,手中的萬龍鈴差點脫手飛出,一身神力近乎乾涸。

極道武器的確可以護人周全,但前提是你要有催動它的力量。

在大能手中,不過洗地。

在王者手中,可以平山滅教。

而在大聖手中可以斬滅星辰,因為大聖的神力浩瀚。

『不好!』

乾侖心中焦急。

東方太一第一拳震傷了他,像是一把利刃。

但第二拳就是徹徹底底的碾壓了,像是一座太古神山轟落,差點將他直接碾碎,若非萬龍鈴被削減了一部分力量,雙方直接交手,他此刻恐怕連渣都不剩一點了。

但即便是有萬龍鈴減傷,東方太一的第二拳也震散了它的大部分神力,五大秘境都有不同程度的裂痕。

「只有這種程度嗎?」東方太一再度握拳,皆字秘再次觸發,戰氣動星河。

九分之七的概率,連續兩次觸發也是應該的。

乾侖心中駭然,明白這一拳下來自己一定會死。

但和這個人魔也沒什麼好說的,臨死關頭,乾侖的內心反而平靜了下來。

只見他抓住萬龍鈴,爆發神力。

「父親,皇女,回祖星!」

萬龍鈴化作流光,洞穿了虛空,消失在了星空戰場。

做完了這件事,乾侖滿是裂痕的五大秘境緩緩聚合,爆發出決然的戰意,平靜的看着東方太一道,「來吧。」

東方太一將吞天魔罐收入眉心,不願以極道武器欺負對手。

即便乾侖是他的獵物,但此刻看來,也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對手。

不過尊敬歸尊敬,戰鬥還未結束,東方太一取出了自己的白色骨棒,也是他的兵器,「送你上路。」

「殺!」

……

結束了。

渾拓大聖看到了一場好戲。

「唉!」

古來多少天驕都成了黃土,又有幾人能夠成聖,超凡脫俗,走到大聖這一步更是少之又少。

今天,一尊大聖隕落了。

乾侖即便是拚命,卻也不是東方太一的對手,潔白的骨棒凶威滔天,一棒下來直接將乾侖的法寶和護體聖衣都打碎,無可阻擋,落到了乾侖的頭顱上。

頭顱碎裂,仙台自然不可能保存,在鮮血與腦漿之中乾侖的元神被磨滅。

隨後,東方太一拎着乾侖死後變為本體的屍體,大步向著北斗而去。

地面。

看到那個頭顱紫耀祖王被嚇得差點魂飛魄散。

乾侖祖王可是大聖啊,怎麼會被人打殺?

但事實就是如此,東方太一拎着一條龍軀,像是打獵歸來,龍軀散發的氣息讓人心驚。

「待會兒煮龍肉。」

老爺子上來便是這樣一句話,然後指著羅墨黃金戰槍上的紫耀祖王道:「你這條小一些,可以烤來吃。」

紫耀一聽差點昏死過去。

人魔!

人魔!

當年縱橫北斗,吃過不少太古種族,它們萬龍巢都曾損失慘重,沒想到還會有噩夢重演的一天,而且是它要被烤來吃!

從價值上來說,度化肯定是更有用的,不過氣氛都到這裏了,也不用萬事都按照利益最大化來處理,該享受就享受。

黃金戰槍一震,紫耀祖王,死。

還剩下一個黑袍祖王,是想要乾侖一個人情的聖人王,實力接近聖人王巔峰,只是運氣不太好。

羅墨將其鎮壓,這一個倒是可以留着。

東方太一隻是瞥了一眼,看穿了這傢伙的本體,是一種黑不溜秋的靈體,種族天賦便是暗殺。

老爺子只是撇撇嘴,說了句『沒啥肉』便不再理會了。

羅墨從東方太一那裏了解到了經過之後,說了句外出一趟,便帶着吞天魔罐離開。

羅墨離開后,東方太一自然也沒有什麼興趣和別人說話,拎着自己的獵物回去了。

他們離開,源天教內才突然沸騰起來,因為先前大氣都不敢出,古皇族大聖都死了一個,發生了這樣的大事,對於很多人來說像是一場夢境,註定要風雨滿天下。

源天教兩位大人物一個閉門一個外出,其他人便各自散去,一場大戰就此落下帷幕。

而天下卻沒有就此平靜,消息傳到各地,許多修士都在議論。

人族和古族的第一次交鋒,太古宿怨了結,萬龍巢大聖身死,誰也沒想到僅僅是第一次碰撞就有大聖這樣的大人物死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