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梭在自己的身體裏面之後,他就想讓自己的內功繼續進行提升,打開眼睛拉釋放這些靈力,集中起來又遊走在身體的各個部分。

也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少,這個蘇雲生 居然發現蒼龍訣第九重的速度提升之後,自己無意中學習到瞬間轉移的技能,這種方式可以大大提高自己的速度真是夠神奇的,看到自己的身子好像不存在的移動起來,他就更加興奮了。

旁邊的一些修煉者發現他這麼厲害都驚歎起來,其中有一個in女性修煉者就和他說道:“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好厲害,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好像你這樣的人呢,我不會是在做夢吧!”

這個女修煉者說的話也是挺搞笑的,讓蘇雲生 都有點受寵若驚了,他告訴對方:“沒有啊,我也沒有想過,在這裏修煉居然會有那麼好的效果,看來這個植物世界真的不能小看啊,如果我一直都可以在這裏修煉就好了,真的,非常不錯!”

蘇雲生 連續稱讚了幾句後,附近有一些修煉者一起走了過來,他們都好像看到剛纔蘇雲生 是那麼牛逼的去進行移動。

有些人甚至都想向蘇雲生 學習了,不過蘇雲生 說這些東西可不是隨便一個人都可以學習的,裏面都是針對許多人特意設計的內功。

這點,感覺許多修煉者都知道啊,所以蘇雲生 就不在這裏解釋那麼多,解釋了也不起作用啊,畢竟其他人就只能羨慕一下而已了。

時間再過去一些,有不少的修煉者已經從湖裏上來了,他們好像又要去吸收那些精華來醫飽自己的肚子,蘇雲生 卻還是沒有肚餓,他的承受飢餓能力可是很厲害的。

不會那麼容易就就想到吃東西,畢竟他都一擊很久沒有吃米飯裏,在這個地方全程就是吸收那些精華,但足夠支撐他的營養,畢竟那些精華里面本來就什麼都有的,比起那些米飯菜肉之類的來得更加有價值。

要不然蘇雲生 都不會去吃的了,畢竟現在他那麼富裕,想吃的都是必須要有營養的,離開這個地方後,蘇雲生 來到木樁這裏看到那麼多人在這裏練習力氣。

自己額露了一手,沒想到這麼一露又吸引到附近許多修煉者過來圍觀,爲什麼會這樣的呢,那些修煉者好像都沒有見過這樣修煉的人呢。 一手下去直接破開無數的擋板,那些障礙物就好像完全是無形的一般,蘇雲生 根本就一點也不害怕,再次來了幾拳發現那些擋板都被擊碎了。

比起那蘑菇平臺的一層這些顯然沒有那麼堅硬,發現這種情況,許多人對蘇雲生 是非常佩服的,他們第一次看到那麼強悍的修煉者出現在這裏,就好像電光火石般的衝擊着,完全不留下身影,這種感覺是從來都沒有一個人可以做到的。

要不是看到蘇雲生 那麼逆天,估計其他人都不會變的如此的積極,大家都受到蘇雲生 的影響現在變的很積極,大家都在那裏使勁地進行比賽,兩個人兩個人一組的進行對打。

這樣提升的能力還會多一點,許多修煉者也曾經試過這樣來進行實戰的,只是不是每個人能堅持很久,這樣的對打方式可不是鬧着玩的,需要修煉者要有堅強的意志,不然在對打的過程中很容易就會出事。

比喻現在蘇雲生 就和另一個人開始選擇這種對打的方式來對付這種修煉,植物女王好像忙碌完也來這邊看他們戰鬥修煉的,還看得特別的有趣味,好像很久們都沒有來過這裏一般,看着他們修煉的那麼積極。

她也在這裏喝彩道:“你們繼續努力,到時候他們植物世界這邊有一個擂臺賽呢,希望你們到時候都可以一起參加,要知道這個比賽是隻有他們這個綠色之都纔有的,一旦你們錯過就很難再有這樣的機會!勝出比賽的人,他們會給予他豐富的獎勵。”


聽到植物女王這樣說,大家都興奮起來,真的很期待那個比賽可以快點進行,對此蘇雲生 是非常有信心的,畢竟他都修煉那麼長時間了,是時候展現一下自己這段時間的努力到底是怎麼樣的啦。

這絕對是一個好機會,當然對於蘇雲生 來說,這也是在植物世界此地修煉的回憶不可以錯過的,他想之後如果還一直在這裏,時間也不會過去多久,外面的錢書容也不會察覺的,所以就不用擔心。

和蘇雲生 一樣,來到這裏的一些修煉者也抱着這樣的想法,奇怪的是,外面居然也有那麼多修煉者啊,蘇雲生 感覺這個世界要改變了,不知道怎麼回事,修煉的人會增加那麼多的,不會是真的好像劉銘師傅說的一般吧,很快那龍脈開啓之後,世界又會變成那種到處都是靈物的模樣嗎?

要真的世界變成那種情況,蘇雲生 也不知道到時候會怎麼樣了,或許一出去就會看到不少的靈物在街上行走,然後那些靈物會和人類生活在一起。

感覺這個想法有點玄幻了,但這又有什麼的,畢竟靈物是存在的,那世界就有可能真的變成那種模樣,之前劉銘師傅這樣說也不可能是五中生有的,他沒有根據的事情是不會說的,畢竟那可是劉銘師傅不是其他人。

就算是樑師傅他都不會這樣,更加不要說是劉銘師傅了,想到這裏,蘇雲生 就感覺自己有點開小差,現在他在和大家修煉一段時間也覺得有點累了。

就想去吸收那些精華用來提升自己的實力,吃飽的同時也可以提升實力這纔是在這個綠之都這裏最好的修煉方式。

迅速的人都很喜歡這裏的那種安靜的感覺,因爲沒有在外面的世界,這個泥土下方的境地是完全不一樣的,它所給大家的體會也完全不是外面的世界可以比擬的。

這就是衛生和呢麼那麼多修煉者來到這裏之後都不願意離開的原因了,蘇雲生 可以說也是其中一位,當然他來這裏還不到一個星期,外面的世界也經過沒有多久,他還是可以盡情地在這裏進行修煉的。

吃完那些精華後,蘇雲生

就再次參見了植物女王,好像她有什麼事情拜託蘇雲生 去處理,看到他來到王宮,植物女王就說:“這次他們外面的真水湖有遇到魔物襲擊了。

那些家委會真是該死,每次都來攻擊他們氏族的人,好像和他們有仇恨一般有來奪走他們湖裏的那些海產,真是特別的難纏,我已經好幾次下令要驅逐他們了,可是他們還是每次都來這裏打擾。”

“那植物女王你是想讓我去對付這些魔物嗎?”蘇雲生 不解地問。

“沒錯,除了你之外,這邊還有幾個人會和你一起過去的,所以你不用擔心自己一個人會有危險,那麼多人和你一起去我也放心多了,畢竟這些魔物的數量和力量都是不可忽視的,你可要小心啊,蘇雲生 !”

“恩,我知道了,那麼這次行動誰來帶領啊!”

“當然是你啊,蘇雲生 ,我看那麼多人當中還是你的修煉最厲害,所以這次的任務隊長工作就交給你了!”


“好的,既然你都那麼信任我,我是不會辜負你的心思呢!”蘇雲生 興奮地回答着,不想墨跡,行動的事情他想立刻就去進行過一直以來,蘇雲生 做什麼事情都是極其電光火石,速度很快的,這次也不例外,從前在外面的世界幫忙謝靈欣做事他就沒有一次怠慢過的,這次幫植物女王也是同樣的道理。

接受了任務之後,植物女王又讓其他的修煉者一起來到蘇雲生 的身邊和他們一起吩咐這次任務的重要事情,畢竟植物女王說了這次的魔物比較多,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去之前必須要商量好一些對策不然就會很危險。

蘇雲生 和其他在這裏的修煉的人商量好之後纔出發去真水湖的,這個地方不是那裏正是之前他們修煉的這個湖畔現在這個地方的修煉者才離開,那些魔物就全部過來了,就好像是故意看準他們的離開纔來襲擊的,時間看起來掌握的很準確。

植物女王說了,這批魔物不僅僅數量多力量強大,而且還充滿着智慧,又不是各種問題,她都不需要聘請那麼多的修煉者來幫忙。

等蘇雲生 帶着大家來到真水湖的附近,他首先拿出自己的武器真鋼武器,開始走在大家的面前來做這個領導者的動作,其實對於蘇雲生 來說,大家都還是挺信服的,畢竟之前在修煉的時候就看到他們那麼厲害。

如此的身手凡是看到的人都會覺得他適合做這個領導者吧。

當然這裏面還有其他人或許會有別的想法,但植物女王都下令讓蘇雲生 來擔任指揮的話,其他人就必須要服從,畢竟這裏是綠之都,不服從植物女王的人都不應該在這裏出現。

再次來到湖邊,蘇雲生 和其他修煉者都看到許多好像蘑菇一般的魔物在這裏遊走着,看到它們修煉者馬上就想撲上去攻擊,不過被蘇雲生 制止了,作爲這裏的領導者,當然不能讓他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不然的話這個領導者還留着有什麼用。

蘇雲生 開始用嘴巴讓那些不安份的修煉者不要上前的,但到後來這些傢伙好像都按奈不住了,蘇雲生 就只好來到他們的面前用攔截,有一些修煉者有點不服氣的居然還想攻擊蘇雲生,不過這些傢伙那裏是的對手,沒幾下功夫就被蘇雲生 壓制下來了。

吃到蘇雲生 的苦頭後,這些人都不敢再次撒野了,他們都很安份地回到自己的位置,此刻蘇雲生 就說道:“植物女王既然能選擇我做你們的領導者就一定有她的原因。

你妹怎麼可以這樣擅自來行動呢?你們都必須要聽從我蘇雲生 的指揮啊!不然這個領導者的存在就沒有價值了。”

被蘇雲生 責備了一次之後,這些修煉者沉默下來,不過其中還是有一個胖子好像不怎麼服氣的,他對着蘇雲生 就罵道:“爲什麼這麼容易就讓你變成領導者啊,他們可是也付出不少的!”

“這個是女王親自指明的,你想知道原因就去找她詢問。”

蘇雲生 一句很現實的回答卻讓這個胖子更加不服氣了,不過現在那些魔物好像已經有所動作,一些修煉者就和蘇雲生 說:“他們現在得先攻擊那些魔物了,它們好像已經發現他們靠近了啊!”

“沒錯,都什麼時候了,你們還在着了內訌,到底是什麼意思,不要再吵架了,他們先去對付那些魔物!”

一個年老的修煉者罵道,隨後胖子感覺到挺不不好意思的,很快他回到了隊列當中,蘇雲生 就帶着隊伍的人一起進入到湖裏,大家都跳到水裏和那些魔物搏鬥起來,感覺這些魔物的各方面還真是不錯的,就是感覺它們的速度會稍微差點,或許是因爲有修煉者使用了輔助的法術吧。

得到幫助的蘇雲生 忽然間變得充滿活力,他想如果自己的隊伍裏面可以有這麼一個輔助的修煉者就好了,只是他身邊的謝小雨和謝靈欣都不是這種人,她們兩個主要都是攻擊型的。

這點蘇雲生 還是很清楚的,所以就不多說了,現在蘇雲生 握緊使勁地去對付那些該死的魔物,這些粘稠的傢伙讓蘇雲生 一時間有點捉摸不住,幸虧其他的修煉者都在互相配合着,從左右攻擊,前後夾擊那種打法非常的巧妙,能夠讓他們的各種能力得到互助,這樣下去,他們就可以節省點靈力對付這些魔物了。

特別的打法讓蘇雲生 同時也得到無限的好處,他用撐起自己的身體彈跳起來,用螺旋的武器法俯衝到眼前的許多魔物身上,那些傢伙的身體直接被蘇雲生 凌厲的武器法分開,力氣很大,差不多整個都被打得粉碎,看着它們的樣子那麼狼狽,蘇雲生 就再次使用青龍掌橫掃過去。

把那些該死的魔物弄得稀巴爛,看到蘇雲生 那麼厲害,其他的修煉者自然也不能懈怠,現在大家都知道植物女王幹嘛讓蘇雲生 來當這個領導者啊,他的攻擊力那麼驚人。

這個工作估計是絕對承任的,這點在實戰當中就可以是最好的證明,不用多說,蘇雲生 再次發動了萬勝武器法,刺擊到那些魔物的身上,解決掉這些蘑菇魔物之後,他們又發現湖外跑過來一些樣子看起來好像是山魈的魔物,不過這些本來就是山魈被注入了靈氣的魔物。

普通的山魈只是一種特殊的動物,但注入靈氣之後,它們就變成魔物了,那種破壞力非常驚人的魔物,有一些修煉者輕敵直接拿着自己的武器衝過去,都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那些山魈整個頂飛了,看到他們的情況,蘇雲生 就喊道:“不要亂來的,讓我先在前面開路!”

說着大家都停止下來,等待蘇雲生 衝過去,不過大家都不害怕蘇雲生 會有事,戰鬥那麼多次了,大家都知道蘇雲生 是不會去做那些沒有把握的事情,就在他開始戰鬥的一刻,這些人都看到蘇雲生 用力打出了奇妙的武器法。

無意中蘇雲生 的系統就傳來了恭喜的聲音:“恭喜主人你無意中習得波瀾武器法這種武器法可以讓你的攻擊力提升,意思就是好像波浪一般的起伏着的武器法,十分的有意思,而且你會體會到它的厲害,你看看的吧,很快你就知道啦!”


系統的聲音只有蘇雲生 一個人聽到,他在發現自己又習得馨的武技之後,就拿出武器立刻使用,波瀾武器法在用來對付這些該死的靈力山魈的時候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就好像在它們的身上挖開一個洞口一般,特別的有魄力在旋轉一段時間後狠狠地擊中了那些山魈。

這些傢伙就好像被狠狠地碰擊到一般,整個身體都自然分開了,嚇得其他的修煉者都驚歎起來。

來到這裏他們都爬出湖裏來到外面,因爲更加多的山魈就在這個時候從不遠處涌來了,也不知道它們是從那裏來的,反正數量很多。

大批的修煉者跟隨蘇雲生 拿起武器前進,在放倒那些山魈之後,又來了許多獸人,這些傢伙的牙齒特別的尖銳,額頭上長滿了疙瘩,頭髮也疏散開去的,背後還長滿更加多溼漉漉的毛髮,身上都是厚重的鐵甲,手中拿着流星錘或者長武器長劍之類。

看到那麼多獸人,修煉者們的心都一下子畏懼下來,因爲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些獸人的,昔日這些種族都是隻有在電視或者電影裏面才能看到,沒想到現實中都會有的,或許這是在做夢吧,但蘇雲生 相信只要是眼睛看到的就是真的。 現在來到綠之都的話,已經不是外面的世界了,所以看到的事物不一樣也很正常的,發現那些獸人是極其的冷漠無情,這些傢伙一看到修煉者們就要襲擊過來。

如果他們這個時候慢一些,都會被這些獸人找到機會擊中,蘇雲生 就舉起帶領着大家反擊,大批的修煉者和獸人們碰擊在一起,就好像要互相爭鬥的時候,從獸人的羣體當中忽然走出來一個大毛頭。

這傢伙的身高和體重都比那些其他的獸人不知道要高大多少倍了,周圍的戰場現在風聲鶴唳的,插滿不少萎靡的戰旗,到處充滿着血腥,地上屍橫遍野的,好像這裏從前就經歷過什麼戰鬥一般,踩着那些人的屍體發現有不少人的鎧甲出現在這裏。

還有一些士兵用過的武器,蘇雲生 感覺自己好像回到現實的世界了,不過這絕對是在綠之都這樣的,怎麼可能是外面啊。

他都會用眼睛看到這些獸人了,怎麼是外面呢,修煉者們好像不是那些獸人的對手,他們幾個才能放倒一個獸人,但獸人的數量本來就比他們多了。

這樣過來壓制的話,修煉者們絕對會很狼狽的,蘇雲生 早就意識到這個問題,知道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對他們絕對不利。

他看那大毛頭直接抓起幾個修煉者扔到地上那些人就直接粉身碎骨的,他就帶着剩下的一些修煉者後退,現在不能再和這些獸人硬拼了,必須要退回到宮殿裏面。

在他們撤退到時候,許多植物士兵也敢來了,他們用鐵劍和弓箭掩護蘇雲生 和其他修煉者們回到了宮殿當中,當大門關上之後,修煉者們拿起弓箭和那些士兵在城門上射擊,這下子那些獸人才暫時撤退了。

回到宮殿大廳的時候,蘇雲生 就和其他修煉者來到植物女王的身邊,植物女王就立刻問大家怎麼回事,蘇雲生 說道:“那些獸人太厲害了,暫時不能和他們硬拼這次他們出去就死掉不少人了,不知道他們下次會是什麼時候再來攻擊的。”

“不是吧?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真是氣死啦,這下去要怎麼辦,我害怕它們會衝破城門走進來,那到時候綠之都就危險啦!”

“我知道,所以他們都會竭力保護這個地方的,既然大家都集中在這裏就不會那麼容易放棄的,植物女王你從前沒有看見過這裏有這些獸人嗎?這可是泥土下的世界啊!”

“對啊,就是因爲這樣,所以才覺得奇怪,我想這應該不是在泥土下的世界出現的吧,難道是在外面?”

植物女王的話差點就嚇倒蘇雲生 了,這不會是在開玩笑吧,如果外面的世界出現了這種獸人那其他人不是很危險嗎?

提及到這件事,蘇雲生 就不淡定了,他和這個植物女王說道:“要是真的好像你說的這樣,我不能繼續留在這裏了,我必須要到外面去,看看自己的朋友和家人有沒有事!”

“我也不能一直留你在這個地方的,畢竟這裏不屬於你,如果你真的擔心外面的世界的話,那就先回去吧!”

“好的,但我離開之後,這個指揮官應該找誰來處理呢!我在剛纔的戰鬥當中發現艾俊楚很適合這個位置!”

提起艾俊楚這個人的名字,大家都看向了蘇雲生 ,艾俊楚剛纔在對付那些魔物的時候,雖然沒有蘇雲生 那麼活躍,但也好像他的左右手一般,使勁地衝擊着,馳騁在戰場上到處攻擊的非常勇敢,怪不得蘇雲生 會找到他來擔任這個新任的指揮官了,對於艾俊楚的情況大家都瞭解的,所以也沒有什麼怨言。

植物女王見大家都同意了就和艾俊楚說道:“那麼暫時讓你來掌管這些修煉者的隊伍吧,你必須要和他們的植物士兵隊長合作保護這個綠之都的安危。”

“知道了,女王大人,蘇雲生 ,這段時間就讓我好好的表現吧!”這個艾俊楚看起來也不是那種謙虛的人,有可以表現的地方他都非常的積極,也不收斂,看到他那麼自信,蘇雲生 也就放心了,那麼暫時就讓艾俊楚來帶領這些修煉者也可以,感覺事情已經安排好了,蘇雲生 就離開了這個地方,當然他剛纔已經和植物女王告別了。

當他來到綠之都入口的時候,忍不住還回頭對着這座大都市說了一聲:“再見了!我暫時必須要回到我的世界裏去啦!在這段時間我不在的時候,大家一定要爲我一起保護這個美麗富饒的綠之都。”

說完這句話之後,蘇雲生 收起金鋼武器直接利用靈力回到現實中來,沒想到纔回到空中花園,他就發現這裏的植物都被破壞了,他看到整個種植園狼藉的樣子就感覺到不對勁,他感覺到化驗室裏傳來了一種血腥的味道,周圍還聽到那種來自獸人的嗷嗷叫聲,他嚇得直接跑進化驗室,幸虧在這裏沒有看到錢書容的屍體,也就證明錢書容沒有死。

他在整個化驗室這裏到處搜索了一次都沒有看到她,但發現在一個試劑瓶的附近有一些血跡,他沾染在手指上聞了一下發現這種味道還挺濃烈的,應該是剛走沒有多久,他就拿着武器走出化驗室,感覺現在都不用把這些靈力武器藏着了,他發現這個世界真的好像劉銘師傅說的一般已經混亂了,爲什麼會這樣?難道是因爲他離開了,那些魔物就趁着機會出現嗎?

他拿出手機想去撥打謝靈欣或者謝小雨的電話,但她們的手機竟然都沒有開,真是奇怪了,難道她們也出事了嗎?打開手機看到錢書容的名字就撥打這個電話,可是她也沒有開機,化驗室這裏到處混亂不堪的,那些化驗瓶子,和藥劑都倒在了地上,頭頂的那掛燈也被破壞了,在那裏搖搖欲墜的,牆壁上裂開了無數裂縫,裏面的紅色磚瓦露了出來,一張實驗臺上橫七豎八的放着不少的被打碎的瓶子,裏面的血清都流到洗手盆的地方,蘇雲生 看到各種不同顏色的血液流到那排水口這裏,本來他沒有注意到那裏面有一些皮肉的,但認真地用千里眼一看,發現裏面的皮肉上發出了奇怪的綠色光芒。

他用鉗子把那些皮肉夾上來,認真地放在眼前看着,無意間那皮肉就消失了,不知道那些是什麼東西,很快背後就傳來密集的腳步聲,蘇雲生 本來想躲避起來,但發現已經不能趕的及了,他看到不少獸人就拿着武器經過,但他們沒有進入到化驗室這裏,好像在搜索生還者。

蘇雲生 立刻關上門,不過這個舉動讓那些獸人發現這裏的情況了,能夠在外面看到他們,看來那些傢伙真的如同植物女王說的,是在外面來的,蘇雲生 想只要在外面抵擋住他們的話,那麼這些怪物就不會入侵到綠之都了,想到這裏,蘇雲生 直接衝了出去,拿起金鋼武器就和那些獸人打了起來,雖然那些修煉者不是他們的對手,但蘇雲生 就不一樣了,馬上就突破到升龍訣第一重的他,用波瀾武器法的威力很容易就擊殺掉來路的這些獸人,這些傢伙和之前在植物世界裏面看到的這些獸人一樣,都是拿着厚重的武器,身上的鎧甲也特別的笨重,毛髮呈現各種顏色,但大部分都是紅色的,當蘇雲生 打着,忽然發現白色頭髮的那種獸人是他們的小隊長,這些獸人好像可以帶領幾百普通的獸人一般,每次看到一個白髮的獸人就會發現他的身邊跟隨着幾百的那些紅髮獸人,就在空中花園這裏,他看到這一批獸人就這樣和他們硬拼起來,剛好也嘗試一下蒼龍訣第九重的力量,差不多要突破升龍訣第一重的時候,他握緊拳頭用蒼龍拳打碎了兩隻紅髮獸人的腦袋,隨**着他們的腦袋扔過去,嚇得其他的那些紅髮獸人都四散開去了。

趕走這批紅髮獸人之後,他就乘坐公司的電梯來到總裁室,他害怕謝靈欣會出事,但當他來到總裁室的時候發現郭清奄奄一息地倒在了總裁室門前的牆壁上,許多血液就這樣慢慢地流了下來。

來到他的身邊,蘇雲生 就焦急道:“郭清你怎麼樣了啊?”

“蘇雲生 是你,我還以爲再也看不到你了呢,沒想到在這裏還可以看到你,謝靈欣被他們帶走了,這些都是什麼東西,他們沒有在發夢吧,這個世界怎麼變成這樣了難道世界上真的有那種魔物嗎?”在郭清的口中,蘇雲生 已經知道了解到這個世界產生變化的已經不止他一個了,還有郭清或者其他人,蘇雲生 就和他說道:“郭清看你的情況很不好,你還是不要說話了,我現在帶你去醫務室!”

“沒有機會的了,我已經快不行啦,你不用管我,去找謝靈欣吧,剛纔我聽到一個藍髮的獸人手柳總很漂亮所以想讓她變成自己的老婆,我想那些傢伙帶走謝靈欣之後一定會強迫她的!”

“該死,這些獸人腦袋有問題嗎?對人類都產生興趣,真是無語了!我現在必須要找到謝靈欣!”雖然是這樣說,但蘇雲生 還是不想直接扔下郭清在這裏,感覺這樣太冷血了,可是郭清說完那句話後漸漸就沒有氣息了,感覺他真的要不行啦,怎麼辦!

在郭清臨死的一刻,蘇雲生 還在他地方身上灌輸了一些靈力呢,可是都沒有辦法治好,感覺郭清的傷勢太嚴重了,蘇雲生 使用龍王甘泉居然都沒有辦法治好,這還是第一次遇到的情況,他有點摸不着腦袋,但現在不能在這裏耽擱時間拉,必須要去找謝靈欣,拿起武器之後他在總裁辦公室這裏找了一下發現沒有,就到飯廳那邊去找,來到飯廳的時候剛好發現不少的獸人在這裏搗亂,蘇雲生 就衝到他們的背後用金鋼武器刺穿他們的身體,這種偷襲對於對付這些野獸人來說也是非常有效的。

他們也沒有意識到背後居然會有人來襲擊的,就在此刻那些獸人們受到巨大的攻擊,都被劃破了自己的身體,蘇雲生 毫不憐惜地罵道:“該死的獸人,知道謝靈欣在什麼地方嗎?”

聽到蘇雲生 的聲音,這些獸人卻不知道怎麼回答,或者他們是不懂人類的語言的,可是剛纔郭清不是說聽到他們想帶走謝靈欣當老婆嗎?如果他們說的話不是人類的那些,那郭清是怎麼聽明白的?

這就很讓人感覺到不解了,蘇雲生 一頭霧水的在那裏想着,同時放倒最後的幾隻野獸人,當他們都全部倒在地上的時候,蘇雲生 就收起武器在原地摸索了一下,他現在發現這些獸人的皮肉都是可以用來做戰利品的,不知道這些獸人的皮肉味道怎麼樣,如果把他們當做是那種野獸來吃,估計也不錯。

蘇雲生 用匕首割除他們的皮肉之後,拿到自己的手裏,檢查了一番感覺還不錯的,正思考着什麼,忽然聽到飯廳的外面傳來了慘叫的聲音,他頓時被嚇了一跳,轉身就往飯廳外面跑,他剛纔聽到那是一種女性的慘叫,不會是謝靈欣吧?因爲這樣想,所以蘇雲生 就更加緊張了。

聽到這樣的聲音,蘇雲生 立刻就緊張起來了,他朝着那個聲音來源跑了過去來到那些獸人的身邊,但這裏沒有發現從謝靈欣,不知道剛纔是誰喊的聲音。

當幾個獸人帶着一個熟悉的女人經過,蘇雲生 才發現那竟然是錢書容,原來是她,看到她後,蘇雲生 拿着金鋼武器先放倒眼前的兩個獸人,拉開他們的身體然後抓住錢書容的手把她拖了過來,救下她之後,蘇雲生 先把她拉着來到飯廳這裏,同時問她之前發生的事情,錢書容看蘇雲生 回來了,先驚訝的問他:“你剛纔不見之後,我就看到那些怪物衝上樓,怎麼突然會變成這樣啊,我還以爲自己是做夢呢,但經過那麼長時間還是這樣,我就知道這不是做夢了。” “不是做夢,是這個世界產生變化了,有些事情我之前沒有告訴你,我不是跟你說過我是修煉者嗎?這個世界既然存在修煉者,那麼有這種怪物出現也很正常,畢竟他們這些修煉者就是爲了對付那些怪物而生存的。”蘇雲生 回答的內容讓錢書容大概明白到現在世界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她說:“那他們現在怎麼辦啊,這地方到處都是獸人我都不敢離開了!”

“沒事,有我在啊,你知道謝靈欣去那裏了嗎?我到處都沒有找到!”蘇雲生 說。

“我也不清楚,她大概被帶走了吧,我正在忙碌的時候聽到樓下又慘叫聲,本來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情況,等我想下樓去查看的時候,結果那些獸人就抱起來想把我帶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