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腦子有點亂。

“上一世裏,發生了什麼?”我問凌璇璣。

“你心裏清楚!”凌璇璣沒好氣道。

我無奈的繼續提醒:“投胎轉世要喝孟婆湯的,忘光了……”

“你哪裏會捨得喝孟婆湯!你肯定都記得,就是裝着不知道!”

孟婆業務不過關啊,居然有人能漏掉不喝湯就投胎。

“我真不知道……”

“那你敢不敢跟我去三生石看看自己上一世都幹了些什麼!”

“去就去!”

“走!”凌璇璣轉身就走了,我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邁步跟了上去。

一邊走,我一邊好奇的我上一世幹了什麼,還有點惋惜。

從小就聽三生石的傳說,卻沒想到現在能去那裏了,居然不是跟自己最愛的人,而是跟凌璇璣一起去……

走在出冥宮的路上,凌璇璣邊走還在邊碎碎念:“等你看到了你上輩子做的好事,我看你還有什麼臉呆在冥宮!”

“我上輩子做什麼了?”我求求你告訴我!

凌璇璣趾高氣昂:“你心裏清楚!”

“我真不清楚……”我無語凝噎。

“你就是清楚!你還裝!你們活人怎麼說的來着,綠茶婊!對!說的就是你這種女人!”

雖然很想誇一下你的學習能力很好,但是特麼的能不能別罵我!

“你才婊!用着別人的皮還在這裏瞎BB!上輩子的事你愛說說,不說滾!”

話音未落,我看到凌璇璣的身子真的滾了出去。

“慕紫瞳!我跟你沒完!”她怒吼着,可就是沒辦法把自己的身子停下來。

發生了什麼?

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了我的視線裏,我才愕然的問紅鬼:“她怎麼了?”

紅鬼無語的掏出一面鏡子舉到我面前,我看着鏡子裏我的臉,並沒有不一樣。

“到底怎麼了?”我擔心我也會

突然像凌璇璣那樣姿態全無的被滾出去。

紅鬼再次嘆了口氣,指了指自己的眉心,我這才發現,鏡子裏的我,眉心那朵曼珠沙華的印記顯示出來了。

剛剛,眉心似乎是流淌過一道涼意。

“這印記怎麼啦?”我仍舊是不明白。

紅鬼一臉震驚:“你難道不知道這是冥宮主人的標誌嗎?”

“我知道啊。”這和凌璇璣突然滾出去有什麼關係。

紅鬼見我真的是什麼都不知道,耐着性子給我解釋了:“所謂冥宮主人,就是可以使冥宮隨心而動。你剛剛讓璇璣大人滾,所以她才……”

這也就是說,我就是冥宮,冥宮就是我!

好牛的技能!

我看着紅鬼,不禁露出一抹壞笑,看的他急了:“夫人,有話好好說!”

我笑的更燦爛了:“別怕,我就試試。”

緊接着,我就看見紅鬼如我所想般,整隻鬼倒掛在了我面前,沒有半點反抗的餘地。

我又讓前面的宮牆消失了,再補上,還把在寢宮前空地上的小白傳送了過來。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棒了!

將已經不想跟我說話的紅鬼放下,恢復了宮牆原本的模樣,我帶着小白走了出去。

走到宮門前的時候,凌璇璣就站在外面,說什麼也不願意進來。

這個與冥宮合二爲一的能力只能在冥宮內施展,而且對墨寒墨淵兩兄弟沒用。

不過,我也不貪心,有這個就好開心了!

一見我出去,凌璇璣擡手便是一團紅蓮火招呼過來。

我早有準備,紅鬼也盡職幫我襠下了那火焰,卻熄滅不了凌璇璣的怒火。

“慕紫瞳我要殺你了!”她長劍在手,揮劍便想朝我攻來。

我往裏後退幾步,回到了冥宮之中。凌璇璣防備不及,一腳踏進來,便失去了主動權。

我繳械了她,將她困在原地,還封住了她的嘴。

總算不用跟她比誰嗓門更大就可以隨心所欲的說話了,真開心。

“首先,我要跟你說一個事。剛剛讓你滾出去,我不是故意的。畢竟,我也是第一次用這個冥宮主人的能力。”我指了指我眉心還沒褪下去的印記,“真是不好意思啦!”

“不過,你要是願意早點說的話,你也就不用滾出去了嘛!畢竟我當時說的是,你愛說說,不說才滾。既然你滾了,那肯定就是你不想說了嘛!”

“現在,我陪你去三生石那裏看看,看看上一世的我到底做了什麼。再次申明一下,我是真的不記得上輩子的事了,你也別再說我裝了!”

“至於你信不信,我是不在乎。還有婊不婊的,要是我沒猜錯的話,你這身皮說不定還是我的呢,你也沒資格說我婊了,你個偷人皮小婊砸!”

能正大光明罵她的感覺真好!

凌璇璣被我氣的眼睛直冒火,可惜就是無能爲力。

我摸了摸剛剛傳來一陣胎動的肚子,鄭重了些臉色:“再鄭重提醒你一句,我肚子裏的是墨寒的孩子。我知道你覺得我可以死,但是,孩子,你可別忘了!”

等出了冥宮,她要是再想對我下黑手,也要顧忌一下這是墨寒的孩子。我不想孩子和我一起陷入險境。

果然,見我提及這個,凌璇璣的眼中除了有對孩子的羨慕嫉妒恨,更多的是對墨寒的忌憚與害怕。

我這才放開她。

凌璇璣擡起胳膊立刻就想掄我一巴掌,想起這是在冥宮裏面,她鬥不過我,又氣憤的放下了手,一隻鬼氣沖沖的走出了冥宮。

我隨即跟上,凌璇璣見我出來轉身就朝着一個地方飛快飛去。我騎上小白,也跟着去了。

一邊飛,我一邊還能聽見凌璇璣唸叨:“等你看到了三生石上的景象,我看你還怎麼狡辯!”

我是懶得跟她爭辯這些了,還是對她那張跟我一模一樣的臉更好奇些。

“話說,你這張臉,真的是我上一世的嗎?”如果不是的話,依着她火爆不計後果的性子,早就跟我吵開來了。

凌璇璣不快的瞪了我一眼,轉過頭去沒再說話。

估計是默認了。

“你說好啦,上輩子的皮了,就算是,我也不會跟你要回來的。我就是不明白,你爲什麼要穿別人的皮。”

我這兩天在冥宮裏亂逛的時候,看到過一張女鬼的畫像。問了侍女才知道,那是凌璇璣以前的模樣。

她以前的樣子也很漂亮,高挑的鳳眼凌厲兇狠,跟她的脾氣一模一樣。

至於她爲什麼突然穿了別人的皮,誰都不知道。

凌璇璣沒好氣的冷哼一聲:“要你管!用你這身皮算我看得起你!”

她承認了……

我又問:“我上一世怎麼死的?”

當年執掌陰間的冥王應該還是墨寒,他連生死簿上的命格都能分分鐘改了,更何況是凡人的壽命。

“我怎麼知道!”凌璇璣剜了我一眼,“不記得了自己去看三生石!本小姐哪有空管你的閒事!”

其實你一直在管……

凌璇璣和我都急着去看上一世的事,很快便到了三生石邊。

那是一處開放的地點,陰間的陰靈們,無論是鬼還是才引渡過來的死魂,都可以在三生石邊回顧自己的往世三生。

一般來說,這是要排隊的。

但是凌璇璣在陰間橫行霸道慣了,才落地,她身邊的侍女就跟在三生石邊維持秩序的鬼差表明了身份,鬼差分分鐘給我們清了場。

這裏一下子安靜下來,只剩下了我們。

凌璇璣衝我下巴一揚,指向了那塊三人高的大石頭:“快去看!”

我反而有些侷促。

照着所有人一開始都不喜歡我跟在墨寒身邊的情況來看,上一世的我,應該沒做什麼好事。

估計,這也就是墨寒爲什麼不跟我說我們上一世就認識的原因吧。

我心裏一直好奇着墨寒和那個女人的事。

現在知道了那個女人很可能就是我的上一世,我發現我居然有點難受。

隱隱之中,我透過這段日子無意間得到的消息,總覺得上一世的我,似乎傷害到了墨寒。

如果墨寒的封印真的是墨淵爲了讓他療傷而設立的,那麼,很有可能傷他的人就是我。

想到他這輩子爲了我救我,毫不

遲疑的自廢修爲,我就夠內疚和難過的了。沒想到我上一世,居然還傷過他。

瞬間,我站在原地躊躇着,不敢上前去面對了。

然而,凌璇璣卻沒有那份耐心。

見我久久不上前,她不快的退回到我身邊,一把將我拉了過去,扯到了三生石前,指着那塊大石頭道:“你好好給我看着你上輩子幹的好事!”

上輩子肯定沒幹好事,不然我這輩子不會這麼遭鬼恨。

我羞愧的不敢擡頭。

凌璇璣等人,包括紅鬼在內都神情嚴肅又不快的盯着三生石。

我偷偷瞥過他們的臉色,都不大好,估計我上輩子做的壞事還挺多的,我更加不敢擡頭去看石頭上的景象了。

過了好一會兒,紅鬼和凌璇璣都有些不耐煩了,我還是沒敢擡頭。

思索了半天,我覺得,做人,還是要面對的。畢竟,自己作的死,趴着也要承受。

更何況,墨寒和那個女人的事,已經困擾我很久了,現在有了能夠了解的機會,正好可以解除我心頭的疑惑。

他的套路,溫柔刺骨 要是我上輩子真的做了什麼對不起墨寒的事,這輩子正好好好的補償他。

只不過,這三生石上一直沒聲音傳來,估計是三生石的喇叭壞了,我只能看默劇了。

深吸了一口氣,我鼓足勇氣擡起頭來,看到石頭上的景象,一下子傻了。

三生石上什麼都沒有!

我以爲是我瞎,又看向了一旁的凌璇璣和紅鬼:“你們看到什麼了?我怎麼什麼也看不到……”

“我也看不到……”紅鬼一臉迷茫又不解的望着我,又望向了三生石。

凌璇璣惱怒的一跺腳:“這不可能!”

我再次看向那塊如同普通石頭的三生石,無奈道:“這石頭是壞了,還是充值到期欠費了?”

還有可能是沒信號,需要安個天線嗎?

凌璇璣瞪了我一眼,回過頭去掃視了一圈附近:“看守三生石的鬼呢!”

她一聲令下,她身旁的侍女鬼立刻就去將這邊的鬼差帶過來了。

依舊是高頂帽子上一個簡單粗暴的“官”字,那鬼被帶過來,看到我和凌璇璣兩張一模一樣的臉,嚇呆了。

“這麼有兩位冥後大人……”

紅鬼咳了一聲:“就是兩位冥後大人。”

凌璇璣懶得跟他廢話,直接問道:“三生石怎麼看不出活人的往世了?你玩忽職守! 江湖位面小人物 該當何罪!”

“小的冤枉!”那鬼立刻就喊冤。

我現在懷了寶寶,身上的陰氣已經重到可以完全掩蓋掉我的活人氣息了。

那鬼也沒發現我是活人,還以爲是凌璇璣自己要照三生石,忙解釋道:“冥後大人,您生而爲鬼,是沒有前一世的!”

“廢話!”凌璇璣一巴掌拍翻了那鬼,“我當然知道對我沒用!我說的是她!”

她一手指向我。

那鬼還以爲我是凌璇璣,爲難道:“這位冥後大人也是鬼……”

“你纔是鬼!”凌璇璣怒斥,“睜大你的鬼眼好好看看,慕紫瞳是活人!”

那鬼震驚的看向我,好一會兒才意識到我不是鬼,詫異道:“這不是冥後大人?”

跟在我身邊的侍女聽嵐忠心護主,立刻怒斥道:“這當然是冥後大人!”

那鬼不明白:“不是活人嗎……”

“活人就不能是冥後大人了嗎!”聽嵐道。

那鬼無奈的看向凌璇璣,奈何凌璇璣對這件事也恨得咬牙切齒,壓根兒就沒給他好臉色,他又只能看向了紅鬼。

紅鬼扶額:“這是墨寒大人的夫人,的確是活人。”

那鬼的嘴巴都驚訝的能塞進一個雞蛋了。

凌璇璣顯然不想談這件事,指着三生石喝道:“你快給我說說,三生石怎麼看不出她的三生三世了!”

“容小的看看。”

我走到一邊給他挪了塊地方,他上前拿出一道芴牌在三生石上來回丈量着,三生石與芴牌發出交相輝映的光芒,顯出是許多人的前塵過往。

那鬼咦了一聲:“三生石是正常的……”

凌璇璣不信,紅鬼倒是想到了什麼,對我和凌璇璣道:“不如,派鬼去外面找個普通陰靈來看看。”

凌璇璣和我對視了一眼,一人一鬼第一次有了默契:“去!”

沒一會兒,外面排隊的一隻陰靈就被帶過來了。

給我和凌璇璣見了禮,他站到三生石前。石頭上閃過一道光芒,很快便印出金黃色的三個字來:第一世

隨即,是一幅幅的畫面。

由於在這裏回顧過往的鬼很多,人的一生平均又都要幾十年,所以三生石並不會顯現出一個人的全部過往,只會顯示出比較重要的時刻。

如出生、婚嫁、老死,以及其他一些重要時刻。

做將軍的便是戰場殺敵,做皇帝的便是登基傳位等。

眼前的這隻鬼,穿着白大褂,看樣子是個普通的醫生。他的第一世也是個郎中,從山上採藥摔死了。

第二世,他是個病人,卻因爲家裏窮苦不治而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