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雷劫失敗,那麼瀟瀟有可能連魂魄都沒剩下。

畢竟,修仙不僅僅是修鍊身體的強大,魂魄的強大才是最終的目的。

「滿意你所看到的嗎?」蘇眉冷不防對著施衍說了這麼一句話。就像當時施衍把自己別墅綁著的手術台和各種手術刀展現給她看的時候,也說的這句話。

施衍呆愣點頭,隨後迎來的,是蘇眉瞬間從空間里拿出來的大木棒子,直接把施衍敲暈了。

好在她還混在紅包群里,換來的不少寶貝都具有防禦效果。

蘇眉一件一件不要命的扔出去,一層一層套在唐瀟身上,瞬間給她分擔了不少壓力。

從姑獲鳥開始 天雷一共有四十九道,一道的力量更比一道強。

因為蘇眉幫唐瀟罩上了防禦的法器,一下子激怒了天雷,空中轟鳴著,卻遲遲不曾落下一道雷。

看這架勢,似乎是不把唐瀟弄死,它是絕對不會甘心的了。

唐瀟還在為自己身上疼痛一下子減少許多,回頭一看不遠處,蘇眉不知是什麼表情,又像是在糾結什麼,最後把一個巨大的陣法抽出來,罩在唐瀟之上。

【加更4】 這可是她花了十萬積分給唐瀟罩住的,系統護罩,應該能夠完美度過雷劫吧?

果然,有了蘇眉的系統護罩,那天雷就跟泄了氣似的,無論他怎麼攻擊,裡面的人愣是一點傷害也沒有,還十分悠閑地,乾脆在半空中打坐,修鍊心得。

整整一個晚上,雷劫都快把自己逼瘋了,硬是沒能破開這個該死的罩子,最後只得無奈散去。

唐瀟還在空中靜靜打坐,她眸子進逼著,似乎有了什麼新的感悟,等到她再次睜眼時,已經有了新的感悟。

一夜不平,換來的是清晨的陽光,彷彿給人帶來無線的希望。

「你昨晚給我加的都是什麼?」唐瀟下來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她之前也僅僅是剛剛步入金丹期,遠遠還不到金丹期巔峰,能夠抵擋雷劫的地步,如果不是蘇眉在她身上加了各種奇奇怪怪的東西,可能她渡雷劫也沒有這麼輕鬆。

蘇眉攤開雙手,「本來是把交易網那些神仙的法器給你套上的,誰知道這個天道非要不死不休,沒辦法,我就用系統的護罩了。」

十萬積分一次!若是在以前,她絕對捨不得用。

但是現在看來,這個世界的天道對於男主光環的執著都超出了以往。

看來只能把他的光環削弱一些,這樣天道才不會過於偏心男主而排斥她們這些所謂的「異數」。

隨後蘇眉又從空間里拿了一件外套過來,「唔,先披上,離開這裡再說。」

唐瀟接過,道謝,因為天雷早已把她的衣服燒的七七八八,好在她身上的重要部位都沒有露出來。

若非此處是城市郊區,很少有人來過,否則看到唐瀟這模樣,說不定會起什麼壞心思。

「我已是元嬰。」接過外套的唐瀟說了這麼一句話。

元嬰就相當於現代世界的仙人,損失放在修仙世界,這樣的實力只能算是地仙。

蘇眉愣了愣,然後嘿嘿笑了兩聲,「沒想到你經此一難居然還破格升入元嬰了。」

唐瀟沒有再說話,但是走到蘇眉車子旁邊看到裡面那個昏倒的的男人不由得嘴角抽搐。

這不是施衍,那個據說背景很大的商業獨子,未來的商業大佬?

此刻居然就這麼隨意的被這個女人敲暈了,躺在車子上。

這……還真是她的風格啊。

蘇眉一巴掌把施衍拍醒,開車門跟唐瀟坐到後面的位子上,「睡醒了就起來當司機了。」

施衍後腦勺一陣鈍痛,他一邊摸一邊回頭看,自己的車子上居然還多了個狼狽的女人。

「這就是你說的渡劫道友?」施衍的表情明顯是不相信的。

傳說中的修道之人不應該都是白髮飄飄亦或是童顏鶴髮的老人家嗎,怎麼會是這樣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

蘇眉黑了臉,「少廢話!帶我們回去!」

如果不是大白天的在空中御風而行容易被某些特殊的機密組織盯上,唐瀟早就自己飛走了,何苦來搭順風車。

施衍大約是因為蘇眉下手有點重,以至於到現在還是有點茫然,表情獃滯地把車子直接開到自己的別墅去。

【加更5…感覺老子要猝死了,要儘快調回正常作息,不熬夜了。以後更新時間改成中午十二點左右,愛你們】 如果你們還看這本書的話,請堅持把這一章看完。

先具體說說昨晚的情況:

我在近十二點還在聊天的時候,突然感覺心口好像被什麼一陣壓抑,喉嚨也像是被什麼扼住,有一團東西卡在喉頭不上不下。 綜皇帝 那是一種說不出來的難受,頓時我就想到我是不是修仙太多快要猝死了。

然後我趕緊跟烏鴉說晚安,發了條說說就把手機放在一旁閉上眼睛睡覺,打算自我搶救一下。

身體是難受,但是還不至於有生命危險,就是讓人感覺不舒服,頭疼。

我向右側著身子躺著一直沒敢動,才把心口的壓抑感覺緩解開(這是因為心臟在左邊,右側可以放鬆心臟,以前我在書上看到的)

胸腔悶的感覺沒有了,但是喉頭還是有東西卡著,一直到現在,然後我基本也沒什麼大礙了。

但是,我閉著眼睛,腦袋還是忍不住胡思亂想,想的最多的一點就是:萬一我猝死了怎麼辦?

因為修仙而猝死的新聞不是沒有,我也曾經看過知乎一篇關於一個人差點猝死的經歷,只是一直沒放在心上,直到昨天晚上,我才開始害怕。

這個「猝死」的想法一直在我心頭縈繞。

這是我長久以來不是熬夜就是通宵,身體對我發出的最嚴重的一次警告。

緊接著,我開始想,假如我真的死了,我的書怎麼辦?我的故事怎麼辦?我才發現自己對於寫作這件事是如此熱愛。

《女配》這本書,我是15年10月份中旬開坑的,到現在已經快兩年。

當時的快穿還沒有在雲起盛行,一搜「快穿」這兩個字,說的上內容好看的絕不會超過五十本(沒想到我居然是這麼早就開始入的快穿坑)

一開始的時候,我也沒想到我的故事會得到寶貝們的支持,但是因為工作關係(我以前有說過我做餐飲業服務員,很累又很困,剩下的時間只想睡覺)所以經常也有斷更。

後來上架以後(第一個月我還沒辭職),依然斷更,把我自己積攢起來的這麼點讀者揮霍沒了。就一直渾渾噩噩的、混吃等死,每個月總會這麼斷更幾天到二十幾天不等。現在想起來,從我發書到現在還一直追更的寶貝們對我簡直就是真愛啊!

我心裡一直很珍惜有這麼一群支持我的小寶貝,但也許是書評區漸漸不熱鬧、我越來越喜歡在群里浪、或者打遊戲,把小說拋在腦後。儘管如此,我也沒有想過要棄坑。

我不是個有遠大目標的人,雖然一直羨慕大神,也想要成為大神,但是一直沒付諸行動,只想著靜靜寫我的小故事,有這麼一群讀者守著我就行。

所有的頹廢,直到今年的八九月份,我才決心要存稿,要崛起,不能辜負一直追書寶貝的期望。

然後又因為我多年養成的習慣(晚上比較安靜,容易有靈感),所以一直熬夜碼字,或者通宵。困了白天就睡幾個小時,然後又接著碼字。

好不容易存了幾萬字,又因為群里各種各樣的事,或者我經受不住水群的誘惑、懶癌晚期的魔兆,存稿一直卡在三萬多,永遠突破不了四萬。

到昨晚突然而至的難受,讓我腦袋清醒的想了整整一個晚上。得出的結論是:

我並不是一個好作者,儘管我很珍惜我的每一個讀者。我的書能在如今千萬本快穿中存活下來,多虧了你們不嫌棄我的斷更,不嫌棄我的懶癌。

遇見你們、擁有你們,是我最大的幸運。

想到或許我不久以後因為身體健康問題而放棄我一直熱愛的小說,我就開始崩潰,甚至我也不知道我在哭什麼。大概因為喉嚨一直有什麼東西,哽咽著。大概因為我要跟你們說再見……然後我整個人都控制不住了。

所以我現在決定:

1.我要立馬調整我的作息,在僅剩下的兩萬多存稿內,儘快調整(今天更新以後就只剩下兩萬多存稿了)。首先我要珍惜我的小命,我怕死,更怕我的故事沒有說完我先行就離開。

2.這幾天幾雖然不會斷更,但是更新會由每天五章減少到四章。我每天也盡量碼字,這點不用擔心。

3.VIP群的福利暫時停止一下,在我重新存稿以後,會有通知。

然後,接下來是我想說的一些話。本來想要等到這本書完結以後再弄個完結感言,但是因為昨晚的事,到現在。我真的有點撐不住,我想跟你們說。

我愛你們,我珍惜你們。因為你們全是我珍藏在心裡的珠寶,每一個人都是這麼可愛。

用我最近沉迷陰陽師的式神來比喻的話:你們就是座敷童子,我的打火機,讓我一直有鬼火來釋放技能。而我,則是你們的一目連,釋放護盾來保護這一方小小的世界。讓蘇眉的一切故事,使你們歡笑。讓你們在生活、工作、學習之餘的煩躁,因蘇眉的故事而消散。 蘇眉給唐瀟找了一身比較適合她的衣服,眼前時間差不多了施衍再次充當司機把兩人送到學校。

今天的學校又是格外的熱鬧,聽說校草季謙容和學霸陸展要在籃球場上比拼,賭注則是跟新晉校花唐瀟有關。

故而幾乎所有的學生都聚集在籃球場那邊去了。

絕大多數人都還是支持季謙容的,畢竟季謙容的逼格一看就比陸展高級很多。說實話,陸展現在除了成績,似乎還沒有什麼比較出彩的表現,所以一入場,聽到的都是女生清一色的為季謙容加油。

本來蘇眉和唐瀟對於這些並不感興趣,誰知道早上搭順風車的何子瑜非要去見識見識這一群人。

用他的話來說就是「肯定是作業太少了!」

蘇眉神秘莫測地微笑,這種笑容每次都讓何子瑜慎得慌。

他默默靠近了施衍,悄咪咪地給施衍告狀,「哥你看這嫂子太詭異了,咱們換一個行不?找個正常點的妹子。我看嫂子旁邊那個清麗無雙的小妹子就挺不錯,雖然話少了點。」

施衍抬起眼皮輕輕一笑,「你說她?她可是上次打敗了面具人的那個『瀟』,你能降得住?」

何子瑜:「……」這個世界為何這麼可怕?校長問我為什麼要跪在地上。

「因為我覺得,我需要吸收一下天氣精華……」抬起頭正對上校長好奇的臉色,何子瑜自己挖的坑,也要舔著臉裝下去。

校長只是問了他一句,隨後又把目光放在施衍身上。「施少爺,那場拍賣會真的會出現冰魄凝心嗎?」

施衍點頭不語。

「拍賣會?」蘇眉迅速的捕捉到了這三個字,問施衍:

「是上次我給你看照片的那張拍賣會嗎?」施衍點頭,「上次只不過是預告,今天拍賣會才會開始,你……想要來嗎?」

廢話!

靈異鳳眸獵老公 蘇眉翻了個白眼,隨後想到什麼,又問唐瀟。「你去嗎?」

唐瀟眉宇間似有疑惑,不明白為什麼蘇眉非要去這一場拍賣會。

蘇眉見對方不解,又補充一句,「你照片里的那個人也會出現在拍賣會上。」

「去。」唐瀟的態度瞬間確定下來。

他們這一群人的目光一個也沒有注意在所謂的籃球賽上,也不知比賽什麼時候結束,季謙容憤憤一臉跑過來,在看向唐瀟的時候又變成了深深地不舍,隨後,失魂落魄的離開。

另一邊的陸展笑的肆意。

……

這場拍賣會,原本只是會員制的私人拍賣會。但是因為記者的一張照片把這場拍賣會變成了一個熱點,有多少人都是沖著照片里那個逆天美顏的帥哥而去。

然而……

她們都被拒之門外。

只有少數記者千辛萬苦才得到了門票,擠進去扛起攝像機做全程報告。

蘇眉和唐瀟是跟著施衍他們進去的。

這場拍賣會本就是施家開的,施衍進去也就算了,但是他身邊跟著兩個女人,這就讓守在門外的記者捕捉到了什麼重點。

連忙把施衍攔下詢問他們之間的關係。

施衍在鏡頭面前笑的一臉溫柔,攬過蘇眉的腰肢,「她是我的未婚妻,我們是以結婚為前提在交往。」 蘇眉:「……」呵呵噠你個二愣子。

「那麼請問這一位女士是?」有人注意到了蘇眉身邊的唐瀟,雖然年紀小了些,但是眉眼的精緻和澄澈,一看就比娛樂圈不少人都要漂亮,這麼個大美人兒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該不會是某家從未露面的千金吧?

蘇眉道:「這是我的學生。」

這會兒,有人才認出蘇眉居然是前段時間沸沸揚揚的學生跟老師賭注的那個老師,因為前後變化實在是太大了,差點沒看出來。

等他看出來還想要提問的時候,蘇眉等人已經進去了。

裡面的人不多,除了記者都在四處分散扛著攝像機以外,基本該來的都來了。

陸展跟幾名看起來很有地位的老人坐在一起。一堆老頭子之間扎進去一個毛頭小子,這種鶴立雞群還真是十分惹人注目。

唐瀟照片里的那個薄唇修目的男人獨自一人坐在一桌,似乎有人想要向他搭訕都被他拒絕了。

不等蘇眉說話,唐瀟就已經走近那個男人,俯下身子低下頭,目光灼灼無其平視,「請問,我可以坐在這裡嗎?」

男人先是疑惑,微微蹙起眉頭,隨後又舒展開來,他的聲音如同低沉的大提琴充滿磁性,「當然可以。」

蘇眉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唐瀟搭訕成功。

隨後是何子瑜,一進來就看到自家老頭子跟一個年輕的女人相談甚歡,他第一個反應就是轉頭,再掃過一遍全場以後,沒有看到跟自己熟悉的人,只能苦哈哈地拜託施衍。

「哥,我還是坐在你這裡吧。」何子瑜一邊說一邊雙手互相握住上下搖擺,眼角還有不少淚花兒。

施衍裝的跟大爺似的,癱坐著翹起二郎腿似笑非笑,「怎麼了,你家老頭又逼你相親了?」

何子瑜指著一個方向道:「差不多差不多,反正我不想過去就對了。」

施衍:「……」

「這可不行,你得問小傾城。」

「哎喲哎喲還小傾城,我這牙酸的啊……」何子瑜噗嗤一下,轉過頭來比剛才對施衍還要狗腿,「嫂子,我知道你最知書達禮了,你一定不會忍心看到我被我家老頭提走的是吧?」

蘇眉覺得何子瑜哭訴得實在很有一套,只能點頭,「坐,你坐。」

一個大男人為了避免自己被相親,都開始娘炮了,她也是服氣。

眾人都入座以後,拍賣會才正式開始。

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出席的人身份都背景龐大,所以他們沒敢放肆,而是靜靜的在一旁拍攝。

郁少寵妻無下限 蘇眉對於這些事情是不感興趣的,但是對於唐瀟的那個任務目標就不同了。

她一邊用指甲敲擊桌面,一邊低聲詢問施衍,有關薄家那個孩子的事情。

因為兩人說話湊得特別近,看起來就是親親蜜蜜的小情侶,這桌上的第三個人就有點尷尬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