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樣的暴打,很快就引來了左鄰右舍,都是鄰居,都是一個組織的修鍊者,眼看著同伴被暴打,那些修鍊者頓時看不下去了,有七八個修鍊者跑出來,同時發出呼救的叫聲,更多的修鍊者出來。

很快就聚集了幾十人,都是密輪師以下的修鍊者,雷星峰沒有引來真人級高手,卻成功的引來眾怒。

那群人很快圍攏過來,瘋鷹和嗜虎滿不在乎的看著,以他們的實力,一巴掌大概就可以拍死這些人,但是兩人都沒有打算動手,他們知道,就憑這些人,根本就沒法對雷星峰形成威脅。

不過,瘋鷹還是提醒了一句,說道:「要被群毆了哦!」

如果雷星峰說擋住他們,那麼瘋鷹和嗜虎不會袖手,但是雷星峰根本就沒有打算讓兩人加入進來,這頓瘋狂暴打,讓他身心俱爽,他一把抓住那人的頭髮,向著門外拖去。

那群人稍稍退後,雷星峰就已經將那人拖到門外,他說道:「罵的是不是很痛快?」

那人鼻子都塌了,一口牙全碎,嘴裡不停的吐著血,看著似乎很嚴重,但是雷星峰心裡明白,這點也僅僅是皮肉傷,根本就沒有傷到他的本質,只要休息幾天就可以了。

那群人看著凄慘的同伴,頓時怒火衝天,有人喝道:「他媽的……揍他!」

…………

第二更。 隨著一聲揍他,七八個人撲了上來。

雷星峰呲牙一笑,他說道:「來得好!」他鬆開手,起身迎了上去。

一手一個,雷星峰抓住兩個撲的最快兩人的頭髮,雙臂猛地用力,兩人的腦袋就撞擊在一起,嘭!兩人就軟了,抱著腦袋的就躺在地上,痛的兩人在地上打滾。

撒開手腳攻擊,雷星峰彷彿一個瘋子,當真是指東打西,就聽噼里啪啦亂響,也就是幾息間,地上就躺下了十來人,沒人能夠擋住他一招,而且雷星峰的手極重,只要挨上一下,這些人就失去了攻擊力。

這群人中,有一個貌似聰明人,他大吼道:「不要和他接觸,遠程攻擊啊!」

頓時,無數的攻擊發起,各種屬性的技能,彷彿下雨一般發出,雷星峰冷笑一聲,身體微微一顫,一層雷光出現,轟轟亂響,那些攻擊全都落在他的身上。


刺目的光華逐漸消去,很快就顯露出雷星峰的身體,他站在地上,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盯著眾人,他突然一笑,說道:「來而不往非禮也,哈哈!也吃我一記!」

一道閃電飛出,頓時化作漫天電弧,瞬間就將所有人擊倒,一個個全都躺在地上抽搐,唯有瘋鷹和嗜虎兩人,任憑電弧在身上跳躍,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瘋鷹還說著風涼話:「唔,這個……打到我們了呀。」

嗜虎道:「是啊,難道是因為我們沒有動手的原因嗎?」

雷星峰沒好氣道:「你們又不怕我的攻擊,我才不會分心控制,那樣不痛快啊。」

嗜虎雙手一攤,說道:「呵呵,你隨意,隨意啊……」

一群人躺在地上抽搐,後面出來的修鍊者都被嚇住了,他們已經看出了,雷星峰的實力絕對是真人級的高手,立即有人跑去報信,其他人雖然也圍攏過來,但是絕對不敢靠近。

一地的修鍊者,就站在三人,所以看上去是那麼醒目。

雷星峰說道:「我也不想這樣,其實還是肉搏戰鬥爽,沒勁!」

地上的人好不容易挺過了麻痹感,但是他們沒有一個敢站起來的,打到現在他們若是還不明白,那就真的蠢透了,這絕對是真人級高手,沒有任何疑問,那麼多人集體攻擊,對方輕描淡寫的防禦下來,這不是密輪師的手段,有人忍不住罵道:「譚老弦,被你害死了,你怎麼惹上……前輩的……」

譚老弦就是被雷星峰暴打的傢伙,他欲哭無淚,他還沒法說,難道告訴其他人,對方來問路,被他臭罵一頓,別說他的自己了,聽到的人,都會興起打人的念頭,可當初他不知道對方是真人級高手啊,他一直以為對方和自己一樣,都是一個密輪師,因為這混蛋腰上掛著白色牌子,這不是故意欺負人嘛。

雷星峰蹲下身來,一把將譚老弦拖到身邊,說道:「你叫譚老弦?」

譚老弦都快要哭了,不帶那麼欺負人的,他滿臉都是血,雷星峰一副很溫和的樣子,他說道:「我只是問路而已,我想不明白,你為什麼要罵我,還罵的那麼難聽,我們有仇嗎?」

邊上躺的人不由得在心裡大罵,問路被罵?這譚老弦瘋了嗎?

譚老弦露出比哭還要難看的笑臉,他結結巴巴道:「前輩……前,前輩,是,是我有眼……有眼無珠啊……前輩……」

雷星峰道:「我和你有仇嗎?」

譚老弦道:「沒,沒有啊……」

雷星峰道:「那為什麼要罵我?」

雖然這裡也是實力為尊,但是要站在道理上,那就更加有有理由發飆了,這種佔住道理上的欺負人,是雷星峰喜歡乾的事情,打你還要你說對不起,這讓他很開心。

譚老弦說道:「前輩,前輩……對,對不起!」果然他道歉了,他也沒法不道歉,誰讓他一開始罵的那麼難聽。

瘋鷹和嗜虎兩人憋不住的笑,瘋鷹小聲道:「小主人太壞了,嘿嘿。」

嗜虎道:「這才好玩嘛。」

兩人突然抬頭,只見街道那邊湧來一群人,飛快的奔來,瘋鷹說道:「總算來了幾個真人,呵呵,這辦法真心不錯,不然很難見到他們。」

四個波源城的長老,為首的老者,白髮蒼蒼,一部長髯非常有特色,一直垂到胸口,穿著一身大紅綢緞的長袍,他行走的速度極快,也就是幾步就已經來到三人面前。

雷星峰看的很清楚,這老頭的腳幾乎沒有落地,他其實是貼地飛來的,這也證明了,這傢伙最少也有六環真身,印真人,竟然來了一個印真人,這也證明了,波源城的實力相當了得。

老人身後跟著的真人,雷星峰稍稍觀察,就知道很普通,最高不超過三環真身。

瘋鷹小聲提醒了一聲:「小心點,這人是六環真人。」

雷星峰在這人面前是無法隱匿自身實力的,老人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實力,四環真身,大輪印真人,這也就罷了,最讓他吃驚的是雷星峰身後的兩人,他根本就看不透這兩人的深淺,他可以肯定,這兩人絕對不是普通人,那麼就可以確定,這兩人比自己要厲害,最少也有七環真身,一旦達到七環真身,在這個大陸就是頂尖的存在。

那老人等其他三個長老趕到,這才說道:「安純,印真人,請問貴客哪裡來?」他一開口就嚇到一大片人,這裡幾乎都是修鍊者,誰不知道安純是波源城的大長老,他不但實力超群,也是一個很霸道的人,誰也想不到他會如此小心的報名,也就是說對方和他的實力相當,不然就解釋不了他為什麼那麼禮貌。

雷星峰微微一笑,說道:「雷星峰,大輪印真人。」

安純身後的三個長老都露出驚駭的神情,他們看雷星峰,都明白這人的年齡很小,竟然是一個四環真人,比他們三人都要厲害。


雷星峰說道:「你負責這裡的事務?」

安純道:「不,我不大理事,呵呵,有事都是他們處理,嗯,你們自己介紹一下吧。」他指指身邊的三個長老。


他身後的三個長老上前,兩男一女,男人都是中年人模樣,女人卻是一個年老人,不過她僅次於安純,說道:「嚴蔚,輪印真人。」所謂輪印真人,比大輪印真人低一等,三環真身。

「安午,大密輪真人。」這是二環真身的高手。

「錢正坤,密輪真人。」一環真身,剛剛踏入真人境界,三人中實力最低。

安純說道:「小兄弟,這兩位是?」他惦記著瘋鷹和嗜虎,想要知道對方的實力如何。

瘋鷹和嗜虎都看向雷星峰,兩人是護衛,是不能和小主人一樣,雷星峰點點頭,他不是來廝殺的,他是來打聽消息的,能夠震懾一下對方也好。

兩人見雷星峰點頭,瘋鷹這才踏上一步,他說道:「老鷹,心印真人。」

安純差點沒有瘋掉,心印真人?那可是八環真身,這是什麼人啊?

嗜虎上前一步,說道:「老虎,心印真人。」

兩個八環真身的高手,震得這群人頭暈眼花,太可怕了,竟然來了兩個超級高手,都是八環真身的心印真人,開玩笑,這兩人就足夠來滅門了。

譚老弦眼睛一翻,就暈死過去了,自己竟然逮著一個四環真身的高手亂罵,最可怕的是三人中,還有兩個八環真人,想死也不是這樣尋死的,驚嚇之下,他立即就昏過去了。

安純看都沒有看一地的弟子,他笑道:「請三位貴客跟我來,請!請!」當真是熱情萬分,他也不能熱情了,如果惹翻了這三人,波源城還能不能存在就是一個問題了,七環,八環,九環真身的高手,想要滅門的話,一點都不困難,除非有類似的高手,不然就徹底完蛋了。

因此三人對波源城的威脅,可以說無限大,安純雖然不是波源城的第一人,但是他在波源城,絕對是少數幾個決策人之一,波源城的生死,和他有著根本的聯繫,他心裡當然非常緊張。

雷星峰也不會和地上躺著的修鍊者為難,他的目的就是為了引出波源城的真人級高手,目的達到,也就不再和這些低級修鍊者糾纏。

等到雷星峰三人跟著安純離開,這群人躺在地上的人,才慢慢爬起,很快他們就發現,雖然身體麻痹了一段時間,但是沒有一個人重傷,明顯是雷星峰手下留情了。

譚老弦悠悠醒來,他是最後一個爬起來的,就聽有人說道:「譚老弦!你個混蛋!你要害死我們大家嗎?」

有一個人開頭,頓時眾人的矛頭全都指向他,一個個怒罵不已。

譚老弦氣道:「媽的,我又不知道……那三人是真人,該我倒霉罷了!你們喊個屁啊!」這傢伙氣憤之中,口不擇言,頓時惹起眾怒。

有人喊道:「他媽的混蛋,揍他!」


………………

第三更,求票求紅包。 頓時,眾人瘋狂圍攏過來,拳打腳踢,譚老弦可不是雷星峰,他哪裡能夠抵擋那麼多人的群毆,很快就被打的口吐鮮血,這次可不是皮肉傷,有人恨他胡亂惹事,下手相當的狠毒,片刻工夫,譚老弦就聲息俱無,有人喊道:「別打了,譚老弦要死了!」

殺害同門是大罪,頓時人群一鬨而散,街上就剩下譚老弦一個人躺在地上。

譚老弦的僕人拖著他回家,這次打擊后,譚老弦很快就離開了波源城,他後來找了一處偏僻的鄉村,殺了那裡的修鍊者后隱居起來,這一輩子,再也沒有踏入波源城一步。

……

坐在會客大廳中,雷星峰笑道:「老安,這裡很不錯啊,你們波源城有多少修鍊者?」

安純苦笑一聲,心道:「老安?這叫法可真是新鮮了。」就算和他差不多的修鍊者,也要稱呼一聲安老,可這個小傢伙,開口就是老安,不過他也不惱,一路過來,他已經琢磨出一點味道來,這兩個八環高手,竟然像是雷星峰的跟班,就算走路,兩人也是跟在後面一步,而且兩人幾乎都不說話。

他說道:「我們這裡有幾萬修鍊者,達到密輪師的就有幾千人了。」

雷星峰道:「真人級的修鍊者,有多少?別介意,我只是單純好奇而已。」

若我愛你,生死無期 :「真人級的高手,我們這裡有兩百七十多人了,呵呵。」

雷星峰驚訝道:「那麼少啊……」

安純說道:「不少了啊,快三百個真人了,一般宗門,可沒有那麼多的高手!」他很是認真的說道。

瘋鷹微微撇嘴,幾百個真人就開始吹噓了,他敢肯定,波源城的真人,雖然人數不少,但是最少有一百多個一環真人,真正高階的真人,一定沒有多少個,按照他的估計,超過三環的真人,絕對不會超過二十個。

嗜虎同樣撇嘴,他在懷疑,波源城不知道有沒有一個九環真人,最多也就一個八環真人,搞不好就一兩個七環真人也說不定。

雷星峰不知道的是,波源城的確沒有九環真人,倒是有一個八環真人,只是這個祖宗級的高手,已經離開宗門,外出訪友了,這也是安純緊張的原因,波源城根本就沒有力量抵擋兩個八環真人的攻擊,他已經通知下去,在波源城,不得有任何人觸怒這三人,不論他們幹什麼,哪怕當街殺人。

安純說道:「不知道雷兄弟……是哪個宗門的?」

雷星峰笑道:「我沒有宗門。」

安純根本就不信,他說道:「呵呵,雷兄弟,開玩笑吧……」

雷星峰道:「我沒有開玩笑。」

安純突然反應過來,他驚訝道:「你,你不會是秘門的人吧……呃,算我沒問。」他心臟激烈的跳動起來,秘門傳承,比什麼宗門都厲害,他們就不是這個世界的高手,兩者完全沒有可比性,他們到這個世界來的唯一原因,就是弟子的歷練,他說完就明白,自己猜對了,要不然不可能擁有兩個八環高手做手下。

雷星峰微微一笑,心道:「我們比秘門還要厲害……」秘門還是一個組織,而他們不是組織,而是一個獨立傳承的師門。

安純見雷星峰不答,他無奈的笑了一聲,說道:「雷兄弟來我們宗門,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嗎?」

雷星峰點頭道:「的確有事需要你們幫忙,呵呵,你對萬湖洲大型宗門,熟悉嗎?我是說有名的宗門。」

安純愣了一下,說道:「不算很熟悉,但是知道一些,你需要知道哪個宗門的情況?」

雷星峰道:「我找一個人,但是我不知道她在哪個宗門,嗯,應該是一個大型宗門,她的名字叫阿斯蘭,和我一樣,也是大輪印真人,而且有一個特點,她擁有綠輪。」

安純說道:「阿斯蘭?四環真身,綠輪……呃,我還真的沒聽說過,萬湖洲中心地帶很大的,有很多大型宗門,想要找一個人非常困難,不過,有這些線索,也不是完全沒有希望,嗯,阿斯蘭……她是女的?」

雷星峰點頭道:「年齡比較大了,是女的……擅長製作藥劑,應該不會沒有名氣吧。」

安純搖頭道:「大輪印真人,雖然也算高階了,但是整個萬湖洲中心地帶,這樣的高手還是非常多的,不過,綠輪的話,就比較少了……」思索了片刻,他說道:「有一點也許你不清楚,擁有綠輪的修鍊者,任何宗門,都會注意隱藏消息,一個宗門擁有一個綠輪的高階真人,都不會宣揚出去。」

雷星峰說道:「怕被人挖走嗎?」

安純道:「挖走?嗯,很形象的說法,的確,綠輪屬性,是任何大型宗門都要的人才,若是有機會,當然會挖人了。」

雷星峰道:「恐怕很難隱藏吧,一個綠輪屬性的高手,不在於戰鬥,而在於她藥劑,在於她能夠救治傷病,這樣的話,她的名氣應該不小才對。」

安純點頭道:「好的,我安排人去調查,只要她擁有一定名氣,我想應該能夠找到吧。」


雷星峰道:「那就辛苦了,當然,若是能夠找到的話,我會付出報酬的,不論是輪環,還是輪印環,我都可以支付。」

安純心裡一驚,任何門派對於輪環和輪印環都非常渴望,這是硬通貨,根本就很難搞到,他點頭道:「好,我安排人,去和各大宗門聯絡,只要和我們波源城有聯絡的宗門,我都派人去詢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