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小島不大,但也有赤宮那般面積大。

小島有有三座山峯,還有一些山脈,倒也是個隱修的好地方。

小島之上還有一條仙石礦脈,也間接說明此地有條上佳的靈脈。


“一會,我們幾個金丹期的將島內金丹期引出來,你們就趁機溜進小島內,將島嶼佔據。”仙風道骨的老者的聲音傳遍衆人耳裏,此乃傳音術。

曾浩聽到腦中傳來老者的聲音,先是一徵,隨後便釋然,傳音術自己也會,那是很普通的法術,只是要看個人修爲高低。

如果低階修士傳音給低階修士,隨意來個靈識強大過傳音之人的修士都能清楚偷聽到。

霧雲慢慢降落,幾呼將整座小島覆蓋。

小島上射出幾道黑芒,光芒停頓,露出四人。

這四人曾浩完全看不出他們的修爲,顯然都是金丹期以上。

曾浩擺了擺手,示意赤島四名長老跟緊自己,慢慢飛行向一角,躲在衆人後面。

而當九洲盟四名金丹期高手飛到半空時,正氣盟一行築基期在幾名金丹期的示意下,慢慢的飄落到小島上。

曾浩帶着四名赤島長老也慢慢跟在衆人後面。

天空上,九名金丹期已然開打成一團。

曾浩等人也落到地面上,開始向着島嶼中的一座山峯逼近。

轟轟轟,曾浩等人來到山峯上的一座洞府前,此處正是開採仙石礦脈的山洞入口所在,而被九洲盟佔據後佈置了新的陣法,衆人開始拿出各自的法寶攻擊着法陣。

曾浩也拿出蒼龍劍,隨意的攻擊着陣法,他並未出全力,只是操控着飛劍一下下斬向陣法。

赤島四位長老雖然表面上對曾浩還算客氣,心低可沒對這位剛築基的四島太多好感。

不過這次倒也很是聽曾浩的話,必竟曾浩可不是讓他們拼命,而是帶着他們以保命的方式攻擊着陣法。

自然是沒什麼意見的接受了曾浩的命令。

就在衆人攻擊陣法之時,陣法內傳出嗡嗡的聲音,接着一道道人影從陣法中走了出來,也都拿出法寶開始了反擊正氣盟衆人。

曾浩見有九洲盟的人出了陣法,不驚反喜,他要的就是這些人走出陣法,自己纔有機會殺人奪寶。

守仙石礦脈之人,要是沒偷藏些仙石,怕是連老天都會打雷劈死他們。

曾浩慢慢退出人羣,向着一邊慢慢移過去,他要引敵人出隊伍來攻擊自己。

自己便可趁機人殺奪寶。

至於能奪回仙石礦脈那是最好,如不能自己也無所謂,曾浩來此,只爲殺人奪寶,收割仙石纔是自己的目的。

在曾浩退離人羣百米左右後,便有一名築基期中期的九洲盟人發現了曾浩,見曾浩只是築基初期便向曾浩追趕而來。

而幾名赤島長老也發現了曾浩,並看有人追向曾浩,心中腦怒曾浩不知死活,竟敢離開人羣。

但沒辦法,人家可是四島主,又有一位元嬰老怪做師尊,如果自己不前去求援,怕是另三位島主不會放過自己等人。

曾浩的師尊要是知道自己見死不救,恐怕會滅了自己滿門。

於是四名赤島長老心中腦怒,但也向着曾浩等人追來。

有了他們的離團隊自戰,九洲盟之人也開始有幾人離開了團隊,追向赤島四位長老。

隨着兩邊都有要離團隊自己找對手戰鬥。

正氣盟和九洲盟兩邊也紛紛有要跟着離隊了團隊,自己找合適的對手,開始一挑一的打了起來。

曾浩微微一笑,這纔是他想要的結果,不然就算殺了對方之人,也沒辦法靠近搶奪儲物袋。

只有將人羣打散,各自作戰,纔是殺人奪寶的好機會。

曾浩不退反進,向着追來之人衝去。

與此同時手指點向蒼龍劍,只見,蒼龍劍龍嘯一聲,化成一道青色的劍光直射向追擊曾浩之人。

那人見曾浩不退反而向着自己攻來,臉上露出嘲笑的笑容。

右手一招,一骨頭作成的的飛劍迎向曾浩的蒼龍劍,而自己全身冒出黑霧將自己籠照其內。



曾浩嘴角上翹,露出一個玩味的笑容,速度反而加快了幾分。

“轟”蒼龍劍與骨頭飛劍撞到一起,發出一聲爆炸聲。

與此同時曾浩也逼近了骨頭飛劍的主人,身前猛的兩道光芒閃過,一道黑一道土黃。

當了一聲後,一道黑光從曾浩身前刺出,一直穿過骨頭法寶的主人的身體而過。

下一刻那人露出一個不可思意的表情,接着直直倒下,與此同時曾浩身上黑色閃動,一道淡青色的光芒從骨頭法寶的主人身上分離而出,飛入了曾浩手中的小旗內。

在這段段的幾個呼吸內,曾浩一連使出了四件法寶。

他先是用定魂鍾,讓那人停頓了半個呼吸的時間,又用絕黑長槍刺穿了此人。

見人那倒地,曾浩又拿出了厲鬼幡將那人的靈魂收入自己的厲鬼幡中,好爲自己增加一名鬼魂。

在曾浩拿出法寶對戰時,早已確定了四周無人在注意自己,纔敢大模大樣的便用多件上古法寶,一舉滅殺此人。

曾浩收起此人的儲物袋和法寶後,看了看四周,向着四位長老所在的位置飛奔而去。 四位長老各自讓一名築基期的魔修研纏着。

曾浩微微一笑,偷偷的靠近一名正和赤島長老研纏的魔修背後。

蒼龍劍曾浩紀了出去,狠狠斬向九洲盟的魔修背後。

與此同時曾浩身影一閃,緊跟着蒼龍劍追了過去。

曾浩擔心蒼龍劍無法斬殺此魔修,故親自出馬,想一舉拿下此人。

然曾浩的但心多於的,此魔修正專心跟赤島長老抗戰,加上戰場太亂,並未注意到曾浩已經接近他,並向他出手。

而等他感覺到蒼龍劍之時,已經被蒼龍劍欄腰斬成兩半。

在魔修未到下之時,曾浩已然在其身邊,單手一招,奪過他的儲物袋,收回蒼龍劍,來到那名赤島長老身邊。

“別浪費真氣,找自己能秒殺的打。”曾浩淡淡的說了句,便轉身向着另一位赤島長老飛奔而去。

而那名赤島長老此時讓兩名魔修圍攻,已然落了下風,一個不心小,隨時都會小命不保。

只見,那名赤島長老護身法寶都使用出來,身上更是多處受傷。

曾浩眉頭一皺,不再由慮,蒼龍劍呼嘯着向一名魔修斬去。

這次曾浩並未跟隨蒼龍劍逼去,而在站來到那名赤島長老身邊說道:“收起法寶退到我身後,趕快療傷。”

曾浩原本就覺得這四位長老是個大累贅,可又不能單槍匹馬便代表赤島吧。

原本曾浩也沒打算理會這四人,可什麼說這四人剛纔也是爲了自己才走出人羣。

單輪這點,曾浩就不能不管他們的死活,要管自然要讓他都在較好的狀態下,這樣用到逃跑,纔不會太累贅自己了。

那名赤島長老由慮了下,還是拿起兩塊仙石狂吸了起來,不過並未打坐療傷。

自己是築基後期都受了傷,更別說這位剛築基成功的四島主了。

那名赤島長老發出法寶,跟另一名魔修纏鬥了起來。

曾浩見此,並未動怒,只是眉頭一皺,其實他自己也沒把握對付兩名築基後期的魔修。

要不是自己身後還跟着剛纔結束戰鬥的赤島長老,也是名築基後期的修士,曾浩自己不會讓他去療傷。

只見,蒼龍劍在斬到那名魔修時,那名魔修也不愧是名築基後期的高手,臨時竟能躲過自己的蒼龍劍。

然在還沒等他再作反應,曾浩雙手掐決,指向蒼龍劍。

“幻”曾浩口中吐出個幻字,只見,蒼龍劍嗷了一聲獸吼。

接着青光四散,青光向着那名魔修狠狠撲了過去。

青光散盡,那名魔修已然被一條長達十米的青蛟龍咬在嘴裏。

而此時另一名長老也趕到曾浩身邊,見曾浩一出手便秒殺了一名築基後期魔修,雙眼都快登出來了。

那名受傷的赤島長老見到這一幕也是雙眼發直,嘴巴張的大大的。

一名築基初期,還是一名剛進階的築基初期修士秒殺一名築基後期魔修,也難怪他們會如此震驚。

別一名魔修見自己的同伴竟讓人秒殺了,自然也不敢多作停留,轉身就要逃跑。

曾浩怎會放他離開,青蛟猛的高高越起,咆哮者追上那名魔修。

曾浩單手一拍儲物袋,一道紅芒直接射了出去,追向逃離的魔修。

作完這一切,曾浩右腳一登,自己也射飛出去,向着逃離的魔修追去。

魔修的全部注意力全放在了青蛟之上,對於曾浩的追擊並未太放在心裏,至於那道紅芒,那壓根就沒有注意到。

也正是因此,註定了這名魔修的悲劇。

只見,蒼龍劍所化的青蛟狠狠咬向魔修,而魔修右腳一擺,向着右邊一閃,射過了青蛟的攻擊。

剛想招出護身法寶,可是隻覺得眼前一黑,便倒地不起,怕在他死了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死的。

而兩名赤島長老可是看得很清楚,那是因爲曾浩之前所發出的紅芒,直接射穿了魔修的腦袋。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這道紅芒其實就是一件中階法器的一小部分,也是曾浩修仙以來的第一件法器。

曾浩來到兩名魔修的屍體旁,檢起他們的儲物袋,豪不客氣的掛到自己腰間。

單手一點青蛟,只見,青蛟咆哮一聲,化成點點青芒,回覆成了蒼龍劍。

曾浩看了看戰場,找到了另兩名赤島長老,見他們情況較好,和對手打的到是有聲有色。

“你們兩個前去相助其他兩名長老,記住,不要便用全力,保住真氣纔是保命的本錢。”曾浩人影一閃,來到了兩名赤島長老身邊,見兩人還在發呆。

“是,四島主。”二人對着曾浩施了一禮應道。

這恐怕是赤島之上的築基期高手第一次這麼真誠的稱曾浩爲四島主,赤島之上唯一向曾浩施禮之人。

雖然曾浩剛纔擊殺這兩名魔修,其中運氣佔大份,但其實力也不容小瞧。

在擊殺第一名魔修之時,曾浩使用的蒼龍劍突然化形,讓那名魔修沒能反應過來才被秒殺。

但玩陰招也是實力的一種,至於另一名魔修那更是死得太冤枉空。

注要還是他太粗心了,竟全沒注意到飛針,纔會讓飛針給刺穿腦袋,但也說明曾浩手段好啊。

兩名赤島長老自信,自己絕對做不到這點,而看曾浩,好像就是很正常之事。

自然讓他們倍加尊敬起來,對這名四島主更是心服口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