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你不怕把人質弄死嗎?”

夜魔解釋道:“這座樓表面上有60層,實際共有80層。還有20層隱藏在高空中,因爲佈置了隱匿法陣,所以無法通過視覺看到。”

“這麼屌?”

“所以別再和他廢話了,”辛澤劍又凝出一個靈力球,“一口氣殺上去吧。”


這次大樓從中間折斷,天上下起了水泥雨,一時間灰塵滾滾。

“乖乖,”崔志林分解着較大的水泥塊,“這麼大的場面啊。”

“太給我面子了。”惠秋蘭不忍再看。

王文志喚出窮奇戰甲,辛澤劍踩在空氣上,夜魔則是靠着魔法輔助,三人以自己的方法停留在空中。

在艾布洛尼婭的魔法下,空中樓閣現出形來。

在樓頂往上約十層樓高的地方,漂浮着一個黑色的塔形建築,那就是真正的神意分部。

“艾布洛尼婭!”方紅嶄身後燃燒着火焰雙翼,他從塔頂飛到幾人身前,“你是我最信任的副手!爲什麼要幫這些東方的神使?我究竟哪裏對不起你!?”

“請恕我說句心裏話,”艾布洛尼婭揚起嘴角,“我討厭不尊重女性的生物。”

“可我他媽又沒幹過你!你給我第一個去死吧!”

方紅嶄甩出的火流被鐮刀斬成漫天火花。

“跟朱雀小子的火焰差遠了。”王文志摸摸鼻子。

方紅嶄化爲不死鳥俯衝下來:“我是不死的!”

“那就殺給你看!”王文志摘下手鐲,妖力像蔓藤一般爬滿全身。

一人一鳥激烈的衝突起來,天空之上火光亂舞,辛澤劍卻沒有加入戰鬥,他琢磨着一件事:既然這傢伙不會死,那我把它抓來當小弟吧?

“方紅嶄還有比較強的手下嗎?”


“沒有了。”

“那你去救人吧,你右手的天羅奕局可以裝下十立方千米的東西,救下宋亭安後,順便把有用的東西都帶出來。”

“是。”

吩咐完夜魔後,辛澤劍也加入了戰局。

方紅嶄以一敵二依然不落下風,因爲它的恢復能力太誇張了,好幾次被鐮刀斬成兩截,但幾乎瞬間就恢復正常。

“不愧是不死鳥。”隨着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辛澤劍感受到了壓力。

“冥月,給我斬了他!”

“主人,交給我吧。”

王文志將鐮刀在頭頂旋轉幾圈,然後用紫芒遙指着不死鳥。

“天罪斬——————”

“我說過我是不死的!”

窮奇天將和不死鳥擦身而過,十秒鐘後,火焰色的羽毛蒲公英一樣紛紛從不死鳥身上脫落。

“不!你幹了什麼!?”方紅嶄發現自己的再生能力竟然被一股更爲可怕的力量壓制住了。

“再來一刀,送你回家!”王文志再次衝過來,被方紅嶄一翅膀扇飛。

“滾開!”不死鳥拼勁掙扎,辛澤劍阻止不了方紅嶄的突圍,僅在它身上留下了幾道傷口。

二人正就要追去,忽然辛澤劍將王文志拉住了。

“別攔着我!我還不信了,連個雞都殺不了!”

辛澤劍指指前方,郭陽正站在方紅嶄前方一公里處,從掌心中抽出雷絕劍。

“你也給我滾開!別想阻止我!”

郭陽沒說話,只是在不死鳥衝來時側身避過,同時將雷絕劍埋入它的身體。郭陽根本沒有揮劍,不死鳥用自己的衝擊力將自己劈開了,這一次他驚恐的發現,自己竟在一點點的死去。

“爲什麼要!這麼對我!”不死鳥畫着斜線從空中墜落,落在街心公園的人工湖中,將湖水都蒸發幹了,公園上空瀰漫着驚人的水蒸氣。

“你的蠢樣子真愁人。”郭陽將雷絕劍插回手心,“打輸了就大呼小叫,這就是地獄生物的素質嗎?”

不同於冥月,郭陽這一劍也用出了特殊的能力,那就是青龍的第二種靈力特性,絕對。

可不死鳥居然還沒有死,由於再生之力被未知的力量壓制住,導致它只剩最後一絲生機。

辛澤劍走過去將這隻大鳥封印了。

雖然有一個不死的小弟充當打手很不錯,但思考再三後,他決定將方紅嶄交給應龍。

辛澤劍再強也只是一個個體,而應龍再弱也一個在國際上聲名赫赫的組織,從方紅嶄身上得到的情報落在他們手上比落在自己手上有用的多。

而且這隻鳥這麼喜歡搞人體實驗,那就反過來,讓應龍用它去搞實驗吧,反正是不死鳥,怎麼折騰也死不了。

看到艾布洛尼婭回來,辛澤劍問她人救出了沒有,夜魔點頭。

“那位先生沒有大礙,我去的時候實驗還未開始,其他的惡魔也都被解決掉了。”

“辛苦了。”辛澤劍想了下,“把宋亭安交給應龍,讓他們來照顧吧,對於一個普通人來說,需要解釋的事太多了,我可不想受這種罪。”

“是。”

崔秋蘭開始進行最後的收尾工作,時間放佛倒流了,從中折斷的大樓快速恢復原樣。王文志興奮的大呼小叫,就像在看耍猴一樣。

“我早就發現了,女人的能力都比男人的好用。”

“我剛加入應龍時就發現了。”崔志林嘆着氣。

辛澤劍用一本厚書碰碰崔志林,然後將其遞過去。

“又是什麼?你扔給應龍的都是些燙手山芋。”崔志林翻開書本,發現扉頁是一個六芒星圖案,裏面的內容密密麻麻的,都是些米粒大小的漢字。

“這是黑魔法的教科書,是我前段時間讓艾布洛尼婭整理出來的,不過只有使用方法沒有基本原理,否則就不會只有這麼一本了。”

“黑魔法?唉,說真的,西方的黑魔法也就這麼回事,這東西也沒多大意義嘛。”

“這你就錯了,這是來自地獄的黑魔法,西方巫師的黑魔法給它擦鞋都不配。”

“地獄的黑魔法?這就有點意思了。”

“另外,地獄的黑魔法並不需要什麼天賦,普通人就能學會並熟練掌握。當然,我知道咱國家的人比較多,超自然者自然也多的嚇人,但黑魔法和超能是不一樣的,不會受到精神波的干擾導致無法發揮作用,這一點尤爲重要。”

“聽你這麼說好像還真有點用。”崔志林將書遞給手下,“我就不看了,上交給總部吧,他們應該會感興趣。”

“隨你吧,能派上用場就行。”

“回見吧,這次的事又夠我忙幾個通宵的了。”

“還有什麼可忙的?”

“寫報告啊!”

“呃,是挺苦逼的。回見,如果有可能的話,真希望不會再和你見面。”

“搶我臺詞。”崔志林帶着人走了。

“走吧,想什麼呢?”王文志搭上辛澤劍的肩膀。

“平靜的日子少得可憐啊。”

“身高有多高,視野就有多遠。”王文志用鐮刀柄敲敲地板,鐮刀變回冥月的樣子,“現在站在第二階層的高度,看到的東西自然比以前要多的多。”

“這不像是你說出的話。”

“切!”王文志另一隻手搭上冥月的肩膀,“我打算去喝點,你呢?”

“隨你。”

“好,那就北歐海盜。”

“能不能別去那個地方?”

“你也太不是東西了吧?把何MM睡了就不去找她了。”

“文明點,冥月還在呢!”

“人家懂得比你多。”

“放屁!”

“別搶我的詞!”

兩人的聲音漸行漸遠,雙手環胸的郭陽從陰影中走出來,輕輕搖了搖頭。

“嗯?”突然他回過頭,“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霍佳沒有解釋,他指指前方的背影:“咱倆也去喝一杯吧?”

“也好。”郭陽難得的笑了起來。 “五一!五一!!五一!!!”王文志的鬼哭狼嚎迴盪在整棟公寓中。

“後天就是五一了!”王文志興奮的搖晃着牀,“去玩吧!去玩吧!”

“這不像是遊戲宅會說的話。”辛澤劍與他保持着一定的距離,生怕被傳染。

“我寧願你叫我任務宅,昨天我又搞定一個S級任務,掙了好幾百萬呢!”

“臥槽,你咋不叫我?”


“那破任務我一個人去都覺得難度低,幹嘛找你分錢?”

“靠,不是爲了解悶嗎?再說你缺這點錢嗎?”

“沒人嫌錢多。”

在沒有更好建議的情況下,五一的度過方案真變成了外出遊玩。

辛澤劍掰着手指頭:“就你、我、曉玲、紀淑靈、冥月,五個人?”

“那多沒意思,把認識的人都找來吧!人多玩着纔有意思。”

“認識的人都找來?你確定?”

“我非常確定,絕不騙你。”

“好!我現在就去叫胡珖。”

王文志一把將辛澤劍拉回來:“你想要我的命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