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期間他沒有殺死過一個人,生怕再引起道門的關注,直到有一天,他感覺時機成熟了之後,悄悄的化作一粒黑沙,消失在這人世間。

這麼大的黑山消失,想不引起道門的注意是不可能的,所以道門派了衆多高手,四處巡查黑山的下落。

不得不說黑山這傢伙是真的很能忍,居然逃到一片湖水中,靜靜的呆了上百年,沒有半分的動靜,沒有半點陰氣的泄露,真就好像一個普通的砂石。

其實不到百年的時間,那些道門中人就失去了耐心,不在尋找黑山老妖,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百年後黑山老妖離開了湖水,這傢伙很快就找到了一個咽喉要道,而道路旁邊是個城鎮,黑山老妖就在這裏重新變成了一座山。

當然這座城鎮的人並沒有發覺,因爲他是倒着入駐這片土地的,整座山體埋在地下,從表面上根本看不出什麼。

或許是得到了奸商的記憶了吧,他居然養起了幾個小妖供他驅使,把他殺人奪魄補給自身,由於這裏每次都有過路的商客,所以每個月少了幾個人,根本不會被人發現,直到我的到來。

我遊歷天下,幫助人間降妖除魔積累功德,雖然挺諷刺的,但是我依舊做了下去,當然壞人我也會根據他的程度,來決定是殺還是懲戒。

我殺人殺妖,有着自己的底線,妖不爲惡何以爲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只要他們有悔過之心,我還是會給他們機會。

我遊歷到這個鎮子後,發覺有一絲不尋常,城鎮裏的人身上總有一些淡淡的死氣,而且這些死氣飄忽不定,隨時都有可能換個方向,彷彿這些人隨時都會死一般。

這樣的情況,我還真是從來都沒遇見過,提起了我極大的興趣,所以我決定在這裏多停留些日子,以待觀察。

結果這些天來,我果然發現了異樣,這個鎮子裏,我發現有幾個小妖在害人,我本不想殺他們,可是他們身上的怨氣太重了,不知有多少條人命死在他手中,即便我不殺他,老天也會降下雷劫,使他們粉身碎骨,所以我還是親手殺了那幾個小妖。

不管怎麼說,殺了他們也是功德,果不其然,殺了他們之後,我能清楚的感知到,身上的功德又漲了一些。

這幾個小妖臨死前,不停的再喊黑山大王救命,不得不說真的很有趣,看來這幾個罪孽深重的小妖身後還有個大傢伙。

我在這個城鎮中四處巡查,結果沒有發現一絲異樣,我這城鎮中每一寸我都查過,可就是沒有發現一絲的妖氣。

於是我斷定,這個所謂的黑山大王,絕對不在這城鎮中,所以我開始四處查詢,但始終都沒有超過方圓百里,我想他不會裏的太遠。

可是我查了一年,始終都沒有找到他,我心中暗想難道他逃走了?說實話我挺無語的,這種情況讓我不太甘心,但也無可奈何。

我就定第二天就走,臨走前買一些喜歡的吃食,再買兩瓶好酒,省着在路上無聊,說道好酒我不禁想起了張富貴送我的那兩瓶酒,我把它們埋在了我突破的地方,等有緣再去取回他們。

就在當天夜裏,我猛然間察覺到一股驚人的妖氣,這股妖氣非比尋常,我一下子就蒙了,這或許是我有生以來,見過再強的,十個黃天生在它面前,估計都不夠看。

我心裏不由得升起一絲膽怯,我很清楚自己的實力,我絕不是他的對手,甚至我有種想逃離這裏的感覺。

但是我剛剛升起這種感覺,就直接磨滅了他,我不允許自己出現這種心理,修煉一途有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如果我這個時候膽怯了,還談什麼修行,早早回到山裏算了。

於是我堅定的走出了城鎮,把自身的勢全部併發出來,我要把他引出來,準備和他好好的鬥上一場,藉此堅定我求道的信念。

這傢伙最終還是出現了,他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樣,那麼強的力量,看起來卻是非常的淳樸,好像山裏砍柴的少年一般,黑黑瘦瘦的,手裏把玩着一塊石頭。

我看着他淡笑着說道:你就是黑山大王?

而他卻搖了搖頭道:我不是什麼黑山大王,都是那些傢伙瞎搞的,我叫黑山老妖。

黑山老妖?有點意思,我有些不明白,你的修爲明明都這麼高了,就算你吃再多的人,恐怕也不會有半點提升,能不能告訴告訴我爲什麼?

黑山老妖搖了搖頭說道:朋友,不爲什麼,起初我的確是需要人類的血肉,可習慣是一個很可怕的東西,我已經養成了吃人的習慣,一天不吃我就渾身難受。

聽到這話,我頓時有些怒了,身上的殺勢放到了極致,咬着牙說道:你這樣濫殺無辜,難道就不怕天劫降到頭上麼?

黑山老妖聞言冷笑了一聲,他望着我說道:朋友,你嚇唬我呢?什麼天劫不天劫的,真是笑話,我告訴你,老子不怕!

說到這他把手中石頭拋在了面前,再次開口道:朋友,我知道,我也能看出來,雖然你是妖,但是你身上的功德很高,甚至比那些所謂的高僧還要高,今天你是來殺我的把?等什麼?動手啊! 噔噔噔……我連續後退了十幾步,才穩住了身形,好傢伙這貨比我意料之中的還要強上幾分,出手吧這三個字說出的同時,黑山老妖爆發出了強大的氣勢,雖然我憑殺勢擋住了,但是反震的力量卻把我推出那麼遠。

面對這樣的強敵,根本沒有試探的餘地,我必須全力以赴,於是我四肢趴在地上,顯露出我的白虎真身。

黑山老妖看到我的樣子,有些驚奇的說道:好一頭虎妖,居然和傳說中的白虎這麼像,幾十年前的天地異像是你吧?嘖嘖~

我實在沒有和他說廢話的心情,這傢伙給我的壓力實在太大了,再這麼拖下去,我怕自身意志變得動搖,所以我衝他發出一陣怒吼,猛然朝他撲了過去。

誰成想,還沒等我接近他,地上那塊石頭就發生了異變,一座黑山拔地而起,這直接把我頂了起來。

銳利的山峯,瞬間就刺破了我的肚子,還好當我發現不對的時候,就用虎爪頂住了山峯,所以傷口並不深,並沒有傷及到內臟。

即便如此鮮血好像不要錢一樣,緩緩的從我的腹中流到了山峯之上,這時我才發現,我的鮮血居然是淡金色的。

黑山老妖看道我這個頗爲狼狽的樣子,嘴角咧的老大,他不屑的笑道:白虎雖然你實力不錯,可是比起我來說,還差了一截,你打不過我,看在同是妖類的份上,如果你現在就走,我可以放你離開,從此之後河水不犯井水,如何?

聞言我冷笑了一下,剛想說話,黑山老妖頭上的皮肉突然潰爛,並且冒出了陣陣的青煙,好像被什麼東西腐蝕了一樣。

黑山老妖很明顯也察覺到了自己的異樣,他捂着腦袋發出淒厲的慘叫,突然這傢伙的叫聲更大了,我定睛望去,發現他的雙手也冒出了青煙,皮肉漸漸的消散開來。

看到這個情況我有些懵了,這究竟是什麼情況?難不成這傢伙使詐?可也不像是裝出來的啊!不管了!如果是真的那就趁他病要他命,如果是假的也不怕,總而言之不能傻站着了。

於是我用靈力強行把破開的血肉合上,然後從山峯猛然跳下去,直接朝着黑山老妖殺過去,我這才叫真正的猛虎下山。

莫大的威勢,直奔黑山老妖,這使他暫且停止了慘叫,一臉凝重的望着我,身上的靈力開始躁動,我與他之間充滿的殺伐之意。

也不知是爲什麼,我有一種自己是獵物的感覺,而黑山老妖就是個盤起來的蛇,正長大了嘴巴,等待着我進入腹中。

雖然我在他身上感受到了威脅,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我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到了一點,並且融入天地之中,這下我衝向他的速度更快了一倍,幾乎是瞬間就到了他的面前。

這時黑山老妖的面目突然變得猙獰,他望着沉聲說道:黑山刺!這傢伙話音剛落,身上就突然冒出黑刺,把它團團圍住,不留一點餘地。

現在我根本沒法收回攻擊了,沒辦法只好硬着頭皮上了,但是這傢伙的黑刺太鋒利了,又極其的堅硬,我渾身上下,恐怕只有我的利爪和獠牙能與其抗衡。

不出所料,他的黑刺瞬間就扎透了我的虎掌,但是這還不算,我能清晰的感覺到,在皮肉破開的瞬間,我手上的生機也被他吸收了一部分。

這樣下去絕對不行,所以我當機立斷,腰部用力一扭,整體在半空中翻轉了一圈,把手從黑刺里弄了出來。

我緊忙和他拉開了距離,隨後觀察我手掌被刺破地方,但是結果要比我想象的還要嚴重,因爲那隻手居然變得有些乾枯了,就連毛髮也脫離了大半。

很明顯我的這隻虎爪暫時是廢了,想要恢復生機,至少得三個月,當然只要我掠奪別人的生機,就能快速的恢復,甚至有可能瞬間就恢復過來,因爲我的身後就有一個城鎮的生機,只要我想隨時都可以取來。

當然我是不會這麼做的,並不是因爲我多麼神聖,我同樣很愛惜自己的性命,但是我有自己的底線和原則,有些事情比命還要重要。

這時那些刺破我手掌的黑刺,居然很快的就消融了,或作一攤攤難聞的黑水,留在地上,看到這個架勢,我滿腦袋的問號,這究竟是什麼情況?難道這是黑山老妖收招的樣子?

黑山老妖也是一臉的震驚,他看着我,臉色特別難看的問道:爲什麼?你明明是一個妖,爲什麼體內的陽氣會如此充足?而且還參雜純陽之氣!

聽到黑山老妖這麼說,我也是幡然醒悟,早該想到的,這傢伙一身的陰氣,基本沒什麼陽氣,而且還充滿了怨念,我體內所蘊含的陽氣對他來說和毒藥沒什麼兩樣,尤其我體內的陽氣參雜着純陽之炎的氣息,這樣一來剛纔他發生的異變就能解釋通了。

我面對黑山老妖瞬間就有了信心,強大的人並不可怕,只要找到他的弱點,那一切就好解決了,我體內的太極開始不停的運轉,陰性力量逐漸的轉化成陽性力量,使我變得更加純粹。

這個技巧是我遊歷的期間,逐漸領悟出來的,陰陽之道,相生相剋,只要保留住陰性的本源力量,剩下的皆可陰氣都能轉變成陽氣。

黑山老妖自然也察覺到了我的變化,他惱羞成怒的說道:即便你屬性剋制我又如何,實力的差距擺在這裏,區區一根繡花針,還能扎透大山?

雖然這傢伙說是這樣說,可是他的眼中還是閃過了凝重之色,我對他搖了搖手指,微笑着說道:繡花針是扎不透大山,但那也能在山上留個洞,讓其不再完整。

說實話,我現在看到他這憤怒的樣子,不由得感覺到有些惡寒,身體東缺一塊西缺一塊,看着就感覺嚇人。

好好好!他指着我連說三個好字,然後憤怒的說道:我倒是要看看,就憑你這傢伙,是如何讓我不完整的! 這時那座黑山發出了劇烈的顫抖,方圓數十里也開始跟着顫抖,我當然是沒什麼,這點震動對於我來說跟沒有一樣,可那些城裏的人不行啊,城鎮中一時間慌亂不已,所有人都以爲地震了,所以慌忙逃竄出城。

那座黑山越來越小,原本我在他面前跟一隻小貓崽似的,現在基本上和我並架齊驅,雖然體型變小了,但是整體的實力卻沒有絲毫的變小,反而更加的凝實了。

突然這傢伙凝成人形,和剛纔差不多,但不同的是,他就好像是一個活生生的石雕,這傢伙嘴不動發出聲來道:白虎,我倒要看看你的陽氣如何再能傷到我。

聽到這話,我心中一驚,發現這傢伙的陰氣集中在表面,形成類似於鎧甲的東西,看起來非常的渾厚。

但是輸人不輸陣,我不屑的笑道:能不能傷到你,試一試就知道了,我……。還沒等我說完,黑山老妖就一團陰氣朝我砸了過來。

我反手一爪子把陰氣劈開,然後衝過去,照着他的腦袋攻了去,黑山老妖見狀不慌,一拳砸在我的爪子上,掌心一陣痠麻,吃痛下立刻與他拉開了距離。

你來我往,和這個黑山老妖打了幾百個回合,我們兩人抖了個不分上下,剛開始還好,我體內的陽氣能剋制住他的陰氣。

但是後來就不行了,這傢伙體內的力量實在是太渾厚了,我雖然能破開他的防禦,可是還沒等我下一次的攻擊到來,那些陰氣就填上來,沒完沒了的。

打了將近一個時辰,我體內的力量都消耗過半了,這傢伙估計連一成的功力都沒用到,實在是太難纏了。

我與他再次拉開距離,我用力地喘了口粗氣,平定了一下體內浮躁的氣息,面色凝重的看着他,不行,我得想想辦法,否則的話這樣下去絕對會被他耗死。

黑山老妖看我面露凝重,頓時譏笑着說道:白虎,怎麼了?剛纔不是挺歡的嘛!怎麼我還沒用力你就堅持不住了,這樣吧,我也不難爲你,只要你能乖乖的嗑三個頭,然後叫我一聲爺,我就饒你一命如何?

聽到這話我也冷笑了一聲說道:黑山老妖,我看你是白日做夢,我是絕不會對外門邪道屈服的,想要殺我,那就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誰成想黑山老妖聽到我的話,沒有半點惱怒的意思,反而兩個大手掌不停的拍着,突然他的身軀開始變大,變得無比的巨大,甚至遮住了月亮,坐落在城鎮的頭上。

我擡頭望着那座巨大的黑山,忍不住嚥了口唾沫,難道這就是他的本體!好大一座山啊!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山脈成精的呢,難怪他叫黑山老妖。

正當我暗自震驚的時候,黑山老妖的聲音悶聲傳來,他猙獰的說道:白虎,你是修功德的妖怪,你了不起,你清高,而我黑山老妖是靠着人類的屍山血海纔起來的,死在我手上的人何止百萬,今日因你之過,老子便屠了整座城的人,我倒要看看,你能救多少人!

黑山老妖所說的話,不光我聽見了,那些無辜的人類也聽到了,本來就有些混亂的城鎮,變得更加混亂了,所有人都慌忙朝着城門處逃去。

可是黑山老妖認定了要殺死他們,又怎麼會讓他們跑出去了,黑山就鎮壓在城鎮的上空,四周全被他的陰氣所阻擋,尋常之人根本出不去。

果不其然,城鎮裏的人,跑到城門口後發現,周圍全是一片黑暗,有幾個大膽的人跑了出去,結果剛剛觸碰到黑暗,就立即暴斃當場,七竅流血而死。

這下城鎮中的人嚇壞了,一個個呆若木雞的愣在當場,滿臉的絕望之色,有一些婦道人家忍不住失聲痛哭起來,甚至有人跪在地上高呼饒命。

一個人跪下了,剩下的人也就相繼的跪了下去,他們齊聲高呼大王饒命!成千上萬人的呼聲響徹天地,我心裏不由得一震。

黑山老妖似乎很喜歡看到這樣的場景,他戲虐的說道:人類,我本無意殺死你們,只不過是偶爾打打牙祭而已,可是那頭白虎卻來找我的麻煩,說要救助你們,不讓我再害人,我現在很生氣,我一生氣就會發脾氣,我一發脾氣,你們就一個人都活不了,沒辦法誰讓他惹我了呢,你們就怪怪的受死把,要怪就怪這頭白虎,說罷他的本體就緩緩的朝城鎮壓了下去。

那些人聽完黑山老妖的話,齊刷刷的看向了我,甚至我在他們眼中看到了仇恨。

那些人的眼神,讓之後的我,上百年都無法忘懷,有時我會問自己,我究竟是不是做錯了,或許這些人真的不需要我的幫助呢?這個問題直到我臨死前才真真的明白。

哭聲、求饒聲、還有黑山老妖的笑聲,混在一起,傳入我的耳朵中,讓我感覺頭都快炸了,忍不住大吼一聲夠了!

總裁哥哥我喜歡你 話音剛落,在場全都陷入了寂靜,他們傻傻的看着我,黑山老妖也停了下來,我能清楚的感覺到,黑山老妖滿是戲虐的情緒。

我望着黑山老妖憤怒的說道:黑山老妖,有種衝着我來,你殺這些無辜的人類算什麼意思,你這個歪門邪道!

黑山老妖聽到我的話,從山中傳來一聲冷笑道:我是歪門邪道?沒錯!我就是歪門邪道!我就是要宰了這些人類,我倒要看看你拿什麼保護這些恨你的人類。

這話一說出來,城鎮中人把矛頭紛紛指向了我,他們開始謾罵我,有一個老者指着我說道:我們什麼時候要你救了,你個妖怪,有什麼資格!

他們這些話說得我是啞口無聲,只能默默的低下頭,讓我我有一種無法面對他們的感覺。 正當我愧疚的時候,黑山老妖又起了一個幺蛾子,他似乎感覺到了我心中的難受,爲了噁心我,他竟然淡淡的笑着說道:我現在問你們人類兩個問題,如果回答的好,我就不殺你們,如何?

城鎮裏的人彷彿看到了一線生機,他們異口同聲的說道:黑山老爺問吧,我等定會如實回答,絕對會讓你老人家滿意。

黑山老妖滿意的恩了一聲問道:第一個問題,我偶爾吃幾個人,有沒有錯?

讓我意想不到的是,城鎮中的人竟然齊刷刷的點頭說道:黑山老爺,您做的一點錯都沒有,您吃那些人是他們的榮幸,他們就是讓黑山老爺吃的。

黑山老妖聽這些人的話,瘋狂的笑出了聲,這傢伙笑着說道;回答的不錯,我很滿意,哈哈哈……。

而我在一旁咬緊了牙關,聽着他那刺耳的笑聲,還有底下那些人醜惡的嘴臉,我心中暗自告訴自己,這些人是爲了活命,都是爲了活命。

過了一會黑山老妖才停止了笑聲,他再次開口道:第二個問題,既然我殺你們是對的,那這個救你們的白虎是不是歪門邪道?

同樣的這些人沒有絲毫的猶豫,甚至像串通好的一樣,他們異口同聲的喊道:是!他就是歪門邪道。

黑山老妖這時樂壞了,他開心的說道:不錯,這兩個答案,我非常滿意,白虎你聽到了吧,這可是你要救的人類說的,傷不傷心,難不難受?

聞言我冷哼了一聲,特別不屑的說道:黑山老妖,這些人只不過是爲了保住性命而已,你有什麼好開心的!

還沒等黑山老妖說話,那些城鎮裏的人憤怒的說道:你放屁!快滾出我們的鎮子,你這個歪門邪道,你這個妖孽,你非要害死我們才甘心麼?快點滾出去。

這些話清晰的傳進我的耳朵裏,但是我依舊沒有絲毫的動搖,我的心中還是不斷的安慰自己,那些人是爲了活命!

黑山老妖戲謔的說道:白虎,你說的沒錯,這些傢伙定是爲了活命纔會這樣說的,但是我最討厭別人騙我,所以這些人還是死吧!

說完那座黑山就壓了下去,城鎮中的人看到這個架勢,慌忙跪下頭好像搗蒜一樣,不斷的磕下去,他們激動的說道:黑山老爺,你別聽那個妖孽胡說,我們說的全是真心話啊!

可是黑山老妖怎麼會管這些人的求饒,他這麼做不過是爲了嘲諷我而已,如今他的目的達到了,這些人離着自然也就沒用了。

眼看着黑山就要落下了,我心中不禁大急,可我現在根本沒辦法去扛住黑山,且不說我能不能扛得住,就算我頂住了,以人類那薄弱的身軀,怎麼可能經受住一座山的壓力。

當機立斷,我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到一點,極快的朝着黑山衝過去,我的想法就很簡單,我要把那座山撞開,只有這樣纔算真正意義上,救了那些人。

可是想要憑藉血肉之軀撼山,有哪裏是那麼輕鬆的呢,我用了全部的力量,撞的這一下,結果那座黑山僅僅是稍微傾斜了一下而已。

看到這樣的情況,我的心情瞬間大好,別管怎麼樣,有效果就行,就怕我用了全部的力量,結果連撞都撞不開。

可能是如此近距離的接近陽氣了吧,黑山上直接讓我的陽氣融開了一個洞,黑山老妖也忍不住唉嗷叫了起來。

正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還沒等他正過來,我再次集中全身的力量,撞了過去,這次要比上回好一些,但是那些城鎮的人並沒有脫離危險,我還需要繼續撞下去。

一下、兩下、直到第五下的時候,才堪堪把黑山撞翻,看黑山往一旁歪過去,我緊忙飛到了他的側面,穩穩的站落在頂上。

剛一停息我就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撞山的時候,雖然力量用的足夠強大,但是我受到的力量也是同樣的打,連續五次的衝撞,使我受到了不輕的內傷,這才吐出口淤血。

但是不得不說,吐出那口血後,我果然感覺輕鬆了不少,於是我開始用自身的陽性力量,鎮壓這個黑山老妖,不讓他再有翻身的力量。

可是這傢伙太強大了,我吃奶的勁都用了出來,結果這傢伙就是慢慢的扳了回來,我越來越感覺到無力。

這時黑山老妖憤恨的聲音傳來道:白虎,你可以啊!居然敢拿你那血肉之軀,來撞我的黑山,你夠硬!不過我倒要看看你能堅持到幾時!

黑山老妖的這番話,徹底激發了我的兇性,甚至生出了同歸於盡的想法,我一咬牙,直接把四肢的動脈全部劃開,血液瞬間就流了出來,跟不要錢似的。

還別說這樣真有效果,黑山停止了力量,甚至整個山脈都顫抖了起來,彷彿忍受着劇痛一樣。

淡金色的血液所到之處,全都冒出了陣陣青煙,血液中的金色也逐漸消散開,慢慢的變成普通的紅色,甚至有些變成了黑色。

黑山老妖痛哼一聲,有些激動的說道:白虎,你居然還想跟我同歸於盡,我今天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少血可以流。

我完全把他的話當成了耳旁風,但是他說的沒錯,就算我的血流乾了,這傢伙頂多就是受重傷,絕無可能殺了他,而且我能清晰的感覺到,我的身體正在虛弱,畢竟血液時肉體的支撐。

當然我並沒有跟他同歸於盡的意思,我死了鄭月牙怎麼辦,我只不過是在暗中積蓄力量,準備給這傢伙,來一個迎頭痛擊。

沒過三五分鐘,我體內的血液就流出去了三成,我感覺腦袋有些眩暈,四肢軟弱無力,但我還能堅持得住,不過我不想減持了。

我裝作無力的樣子,倒在那座黑山之上,看到我這個情況,黑山老妖立馬譏諷道:怎麼?堂堂白虎堅持不住了?

聽到他再次開口,我心中頓時大喜,瞬間來到了黑山的一個角落裏,然後衝着山體,給他來了一道白虎嘯天。 我數次的觀察,終於鎖定了一個大概的區域,所以我故意的用身軀去撞山,爲的就是能讓自己留在黑山上,尋找到他的核心所在。

否則的話,我憑藉白虎嘯天,就能夠制止住他的攻擊,畢竟白虎嘯天是能傷害到靈魂的,他強大就強大在可以無視防禦,黑山老妖那點陰氣,在特殊的白虎嘯天面前和沒有一樣。

只要我能幹掉他核心,那他這一身的修爲就廢了,靈智也會被抹除,最終會變回一座普通的黑山,從此這個城鎮就太平了。

誰成想一切都是那麼的順利,結果到最後出了差錯,那個角落裏的確是他核心的所在,我本想一吼定乾坤,基本沒有距離的白虎嘯天,肯定能吼死他,可是我高估了自己的白虎嘯天。

白虎嘯天發出後,他的那個山壁上,瞬間就開始龜裂,磅礴的陰氣,猛然從裏面迸發出來,直接把我擊飛了出去。

我被擊飛到他的不遠處,倒在地上後,吐出了一大口鮮血,這下我是真的重傷了,原本就受了內傷,又流那麼多血,這讓我這受傷之軀,更加的雪上加霜,那股磅礴的陰氣,更是最後一棵稻草,直接把我壓倒在地。

不過我感覺這一切都挺值得的,以我重傷之軀,換取黑山老妖的性命,這簡直是太值了,剛纔那下應該是迴光返照吧,雖然這傢伙處處都能壓我一頭,但是天賦這方面,他不行!

正當我沾沾自喜,準備恢復傷勢的時候,讓我絕望的事情發生了,黑山並沒有變成死物,而是慢慢的縮小,和剛纔一樣,變成一個石雕,但有一點不同的是,石雕的胸口處,有着密密麻麻的裂縫,彷彿一碰就碎一樣。

我現在心裏充滿了苦澀,這傢伙不光身體硬,命也太硬了吧!這樣都不死?我強行撐起身軀,運用着身上爲數不多的靈力,死死地看着他。

黑山老妖心有餘悸的說道:白虎,你真的很厲害,如果方纔的招式再來一下,不!只要再強一點,我都死無葬身之地了,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找到我核心的,但是你沒有機會了,受死吧!

最後三個字說出的時候,黑山老妖整體的陰氣沖天,殺意拂過我的身軀,讓我感覺身體一陣的冰涼,這傢伙要用全力了。

黑山老妖的陰氣的量超乎了我的想象,本來我已經很高估了,但沒想到我還是低估他了,方圓百里內全都陷入了黑暗,陰雲蔽日,彷彿變成了他的領域。

那些磅礴的陰氣,把我死死的壓住,體內靈氣的運轉都變得異常生澀,黑山老妖盯着我說道:除了那個道士外,你是第一個把我傷的如此嚴重,爲了報答你的給予,我決定用我最強的一招送你上路!

說完黑山老妖雙手張開,彷彿要擁抱上天一樣,隨後他的雙手開始往回手,雖然他張開很輕鬆,但是他收回的時候,就非常的困難了,彷彿吃奶的勁都使了出來,甚至身上都出現了龜裂。

不過隨着他雙手的收回,方圓百里的陰氣,居然都集中了過來,他雙手每回來一下,那些陰氣都顫抖一下。

逐漸的他頭頂出現了另一座黑山,雖然和他的本體一樣,但是這座黑山是由陰氣凝成的,氣勢十分的強大。

擡頭望着那個巨大的黑山,我不禁嚥了口唾沫,一種絕望的感覺,瀰漫在心中,我死死地咬住牙,從新化作人形,即便是死我也要挺拔的死去。

此時黑山老妖的雙手,距離合十就差一釐米的距離,估計等他的雙手和在一起,頭頂的那座黑山就要落下來了。

黑山老妖半個身軀都佈滿了龜裂,本來他那死的五官,居然強行活了起來,他的嘴角流露出獰笑道:白虎,我贏了,再見,黑山壓頂!說罷雙手猛然和成十。

只聽咔嚓咔嚓幾聲,黑山老妖化作的石雕,居然徹底裂開,從裏面鑽出我最開拾見到黑山老妖的樣子,只不過他現在的身體,不再像當時那麼凝實,變得非常不穩定,彷彿隨時都會潰散一樣,手裏的小山,也變成一堆碎片。

但是我現在關心的並不是他,而是我頭頂的那座黑山,這座黑山是專門針對我一個人的,所以他剛剛落下,我就感受到非常強大的壓力,無論我怎麼用力,頭顱就是擡不起來。

隨着黑山的越來越近,我感覺壓力也越來越大,有一種想趴在地上的感覺,可是我沒有,任憑他有多強,我都不要倒下,我渾身上下的骨骼發出了陣陣脆響,這是骨骼到達極限的哀鳴吧。

當黑山即將到達我身上時,我感受着體內地力量,太極上就剩下兩個眼了,這是我的根源啊,而鄭月牙就躺在陰眼之上,我不禁苦澀的笑了一下,這傢伙真能睡啊!好幾百年都沒醒,沒想到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的,她還是陪着我一起魂飛魄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