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寒光在人羣中綻放,隨之而來的絢爛的血花。

靠着邱落比較近,因爲之前十七組七號玩家說的話,愣住了,沒有及時反應過來的幾個人,就這樣倒在了其他人的面前。

“一百組一號你別太過分了!”氣急敗壞的聲音響起,他完全沒有意識到這和他們一開始沒有商討好進攻的方式有着直接的聯繫。

其他人被血色換回了神智,來不及計較十七組七號玩家的口氣以及其他的問題,本能後退,進行自救。

而已經被邱落這番操作快氣死的十七組七號玩家的敵意反應卻是直接舉槍掃射。

不及一切後果,又雜亂無章,還相當密集的射擊方式,沒有任何的規律,終於成功的突破了邱落的預判,擊中了他。

代價卻是一起來的同伴裏面,多了幾個人陪葬。

可惜的是,邱落卻僅僅只是擦傷。

這樣的對比,反而讓這羣本來是要過來送邱落下地獄的人,萌生了退意。

實力差距太大,就算最後能夠殺掉邱落,他們也好不到哪裏去。

就算最後還能有一兩個人活下來,誰又敢保證自己是那兩個幸運兒呢?

只是他們是想要跑了,他們背後的操控者卻分外的不甘心,遲遲不願意下達撤退的指令。


作爲**控者,在只有進攻指令的情況下,最終不得不繼續保持進攻。


但是強度上面卻已經緩解了不少。

之前就無所顧忌的邱落,現在更是顯得遊刃有餘。

閒庭信步般的收割着面前這些敵人的性命,逗趣一樣的繞着幾個拿着離子槍的人,顯然沒有將他們放在眼裏。

感受着邱落的輕蔑,所有人都義憤填膺。

但是打又打不過、跑又不讓跑的情況下,他們就算是再怎麼氣憤,也不得不硬挺着。

心裏更是不斷的祈禱,希望自家操控者的撤退指令能夠快點兒下達。

然後自己可以趁着別人還在跟着邱落纏鬥的時候,趕緊逃離戰場。

對於他們的意圖,邱落自然是一清二楚。

只不過,他並沒有阻止這些人的小心思。

正相反,他樂得欣賞這些人的醜態,因爲他知道,那幫人是不可能下達撤退指令的。

尤其是對這些手裏最多也就是個激光劍的玩家,他們背後的操控者可沒有那麼重視他們。

就算是他們要下達撤退的指令,也不會是下達給他們,最多是讓這些手裏面有離子槍的人撤退。

然後讓這些沒有槍械的人斷後。

果然,沒一會兒,這些原本還想着撤退的玩家們,突然玩命的朝着邱落衝了過來。

那完全不要命的攻擊方式,顯然是得到了指令,已經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了。

而那幾個手裏拿着離子槍的玩家,卻趁機脫離了戰圈。

迅速的分成四個方向,跑開了。

即使是早就想到這一點的邱落,一時間也有一些狼狽。

因爲他沒有預料到的是,這些人在接到那樣必死的指令的時候,竟然一個違背指令選擇逃跑、博取一線生機的玩家都沒有。

這讓邱落多少有些吃驚。


出乎預料之外的情況,讓原本還應付得遊刃有餘的他,突然有些手忙腳亂了。

其中一個拿着離子槍的玩家,不知道出於什麼樣的原因回過頭來,正好就看到了邱落狼狽應付,完全脫不開手的樣子。

鬼使神差,他停下來,端起槍,朝着邱落腦袋的方向就是一梭離子彈。

“砰!”槍聲響起的那一瞬間,背對着那位玩家的邱落,瞳孔瞬間縮了一下。

來不及做過多的反應,邱落第一時間不顧一切的蹲了下去。

本來就因爲這些人悍不畏死的攻擊,弄得有些手忙腳亂,現在更是在這樣的變故之中再添了新傷。

好在不是要害,手裏有藥的邱落,沒有半點兒慌亂。

只是,這一下,卻讓邱落感到了刻骨的危機。

現在僅僅是一羣拿着普通兵器,和粒子槍的玩家,就差點兒要了自己的命。

雖然有面前這些人悍不畏死的攻擊,但是卻實實在在的威脅到了邱落。

提醒着邱落不要小看任何人,尤其是手上握有槍械的人。

既然你不想走,那就……留下來吧!

這樣想着,邱落的手朝着腰間摸了過去。

那裏有一個槍械包。

從槍械包的大小和形狀來看,很顯然,和逃跑中的幾個有離子槍的玩家們手上的那玩意兒是一個東西。

迅速切換了武器,槍聲驟然響起。

原本以爲已經佔了上風的玩家,還沒有來得及表達自己的喜悅,就這樣直接被放到了。

論槍法,經過了系統訓練的邱落,自然要比這些烏合之衆要好得多。

一槍一個的結束了圍攻自己的玩家,邱落轉頭看向了偷襲自己的那聲槍響傳來的方向。

因爲邱落開槍的聲音,讓手裏有槍的玩家們意識到了危機,瞬間加快了速度。

不過因爲時間太過短暫的原因,所有人都還沒有完全跑出射程。

面具下的邱落綻放出猙獰的笑容,對着之前偷襲自己的玩家就是一槍。

“砰!”

準確無誤的穿膛而過,邱落淡定的看着那位玩家就這樣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了。

鮮紅的血液流淌而出,染紅周圍的瓷磚。

第一時間將偷襲的仇報完之後,邱落卻並沒有就這樣算了。

因爲……

斬草還是要除根的好!

轉頭看向另外的方向,邱落的眼神兇狠無比。

仗着自己實力和速度都要比這些人快。

即使是有人跑出了射擊範圍,邱落依然可以強行拉近距離,補上一槍。

直到這些人都完全倒下了位置。

邱落這才慢悠悠的收穫自己的戰利品。

隨意清點了一下自己的收穫,邱落表示相當的滿意。

衝着這些死去的玩家,呲呲牙,面具下的臉,笑得格外的燦爛,再也沒有之前那種陰森森的感覺。

掃了一眼個人端,看了一下時間顯示,邱落準備再去找點兒樂子,順便完成一下支線任務。

人還沒有走兩步,突然露出了一個驚駭的表情,隨後轉成了惶恐。

懊惱的神色一閃而逝,突然意識到了什麼的他,迅速的轉身朝着另外一個方向狂奔而去。

焦急的神色佈滿整張面孔,嘴裏唸叨着:“千萬不要出事!”

這個時候,雲落天的操控室剛好被暴力踹開。

看了一下來人面具上的編碼“二組”,正好是被之前的五組一號設置成爲敵對組玩家的組別。

換句話說,這些人是敵人!

結合他們絲毫沒有帶着尊重的踹門舉動,還有被踹開的門上面明晃晃寫着的“五組操控室”。

很顯然,這些人背後的操控者也將自己這一組設定成爲了敵對組別。

只是……怎麼會有這麼多人!

雲落天看着涌進來的四位二組的玩家們,目光中閃過一絲殺意。

反正這些不請自來的人,明顯來着不善,他也懶得跟他們虛與委蛇。

“出去!或者死!”相當頤氣指使的口氣,充分將說話人的意願表達了出來。

“喲!看到沒,人家雖然只有一個人,但是這口氣可是相當的大呀!”標着二組二號的女玩家,聽到雲落天的話,當即就笑出了聲,盯着自己的夥伴,朝着雲落天的方向擡了擡下巴,陰陽怪氣的說着。

“這麼大的口氣,這是完全不怕薰死自己的節奏!” 總裁別愛我 ,顯然意有所指。

“有道理!哈哈哈哈!”

“……”

四人你一言我一語,就着雲落天剛剛的那句話,極盡所能的譏諷嘲笑。

最後被一錘定音。

“我看你還是弄清楚你自己的處境吧!”一邊說着,一邊掏出了武器。

一把激光槍。

坐在操控臺上,避無可避的雲落天,看了一眼激光槍,面具下的臉色變得尤爲難看。

通過眼神上面的變化,來到這裏的二組玩家們,自然知道雲落天現在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

一聲嗤笑之後,大家並沒有給雲落天更多的反應時間,控制鈕被大拇指按下,一束激光束迅速射出。

“滋!”

灼燒的 聲音響起。

來不及反應,僅僅靠着本能,避開了要害的雲落天,左肩部位露出了被炙烤過的皮膚。

空氣中,飄散的是生肉被烤糊的味道。

“嘖,運氣還真不錯!”發現雲落天勉強躲過了第一次的攻擊,二組的玩家當即陰陽怪氣的開口。

同時手裏的動作卻並沒有停下,一槍接着一槍的朝着雲落天發射着激光束。

雖然實力已經有了穩固,但是在這樣的激光束的攻擊下,一處有一處的傷口被添加到了雲落天的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