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玲看着韓悅這樣的緊張頓時就把心都提起來了“韓姐,是不是彤彤出事了!”

韓悅點了點頭然後急急的說道“不行,我們現在就去法國,不能讓白玉擎接近孩子,我們根本就沒有做好準備!”

話音剛落,小玲就走了出去,韓悅拿出手機直接撥通了白玉擎的電話“白玉擎,你不要衝動,彤彤還小,你這樣會嚇到她的,你別亂來!”

白玉擎看了看自己身邊乖巧的孩子,然後淡淡的說道“彤彤也是我的女兒,我當然會小心一點,我只是想做個親子鑑定,這個不丟人吧?”

韓悅現在最怕的就是這個,雖然這個孩子跟白玉擎有血緣關係,但是真的不是爸爸和女兒的關係啊!

沒有比韓悅更清楚彤彤的身份要是暴露了,面對她的會是什麼,所以就急得帶着哭腔“我求求你了,白玉擎,算我求你了,你等着我,我要是不在身邊彤彤會害怕的,她最怕打針了,我求求你了!”

白玉擎看着天使般的孩子,猶豫了一下,悶悶地說道“給你三天的時間,三天以後你要是沒回來,就別怪我不客氣,現在,我把孩子帶到我那去!”

韓悅還想說些什麼但是白玉擎已經掛掉了電話,慌慌張張的打回去,冰冷的女生提示關機,韓悅現在六神無主,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本來只是想要把水攪渾,但是沒有想到現在竟然要把自己淹死了,真的蠢死了。

韓悅狠狠地敲打了自己的頭,小玲急匆匆的跑進來,然後有些緊張的看着韓悅小聲說道“顧錦言來了!”

想到自己前幾天的計劃,韓悅嘴角微微勾起,但是一想到現在彤彤的處境,韓悅就有些無奈的說道“顧不上了,彤彤最大,我們現在就出發。”

彤彤的事情就只有小玲和韓悅兩個人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所以小玲也着急,但是韓悅沒有私人飛機,所以就只能是坐普通的航班,現在沒有票,小玲搖了搖頭然後柔聲說到“韓姐,你先不要着急,我們現在還有時間,親子鑑定就算是加急還是要大概一個星期的時間,所以現在我們還是要繼續我們的計劃,半途而廢太可惜了!”

韓悅這才找回自己的意識,點了點頭整理了一下衣服,露出自己傲人的事業線,然後淡淡的說道“叫他進來吧,你走遠一點!”

小玲當然知道韓悅要幹什麼,臉上一紅,然後轉身走了出去,顧錦言氣宇軒昂的走了進來,要不是因爲之前的時候韓悅就已經調查了這個人的全部,還真的會以爲他是一個儀表堂堂的男人,但是金玉其外敗絮其內不是一句空話,顧錦言這身皮下面是一顆多麼猥瑣的心,只有他自己一個人知道。

顧錦言看見韓悅,眼睛裏劃過一絲驚豔,但是還是裝作很淡定的樣子看着韓悅,公式化地說道“韓小姐真的是比海報上還要美。”

這樣不走心的讚美,韓悅聽的真的是太多了,點了點頭然後客氣的看着顧錦言,柔聲說到“顧大少擡舉了,我不過是少有姿色罷了,難得顧大少不嫌棄。”

顧錦言知道今天韓悅叫自己來其實就是約泡的,本來還是沒有什麼興致的,但是看着韓悅這樣風情萬種的模樣,還是覺得心癢難耐。

雖然顧錦言是個猥瑣的僞君子,但是他並不是白癡,警惕的看着韓悅“韓小姐有話還是直接說吧,我怕我沒有這個福氣,幫上韓小姐的忙。”

韓悅也不着急,拿過一旁的紅酒,給自己到了滿滿一杯,然後遞給顧錦言,順勢坐在了顧錦言的大腿上,一隻手好死不死的放在了顧錦言最敏感的地方,風情萬種的開口“顧大少的能力我還是知道的,這個A市還真是沒有顧大少做不了的事!”

聽到這裏,顧錦言那還有心思管到底是什麼事,直接順着韓悅的脖子就奔着主題去了,其實韓悅很討厭這樣直接的男人,但是一想到自己的目的,直接就忽略了在自己胸上爲所欲爲的爪子。

輕輕的摩擦着顧錦言的下巴,呵氣如蘭“顧大少,還真的是最解風情的呢!”

韓悅身上的香味讓顧錦言有些迷失了自己,腦子直接罷工,現在根本就是什麼都不想了,就想着怎麼把眼前得這個小女人就地正法!


站起身來,直直的看着韓悅。

韓悅就像是受了驚嚇一般,向後退了兩步,欲拒還迎“顧大少,你想幹什麼!”

顧錦言早就被撩撥的渾身是火,直接上前一步,把韓悅打橫抱起,向裏面的大牀走去,嘴裏還賤賤的說到“我要幹什麼,老子要乾死你!”

白玉擎第一次跟彤彤這麼大的孩子相處,所以一時之間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索性彤彤一直都很乖巧,沒有哭鬧,也沒有嚷嚷着要媽媽。

白玉擎很好奇爲什麼這樣小的孩子,這樣的乖巧,可能是害怕嚇到彤彤,小聲地說道“你媽媽是誰?”

彤彤本來是在看自己手裏的動畫片的,但是聽到白玉擎問這個問題,頓時就瞪大了眼睛然後天真地說道“我媽媽在很遠很遠的地方,但是女王說了,她會回來的!”

彤彤的話,讓白玉擎覺得有些摸不着頭腦,難道說韓悅沒有讓彤彤叫媽媽嗎?那女王是誰呢?

猶豫了一下,白玉擎拿出手機在網頁上面找到韓悅的海報,遞給彤彤看“這個人你認識嗎?”

彤彤看見韓悅的照片,頓時就變得有些緊張,然後小心翼翼的看着白玉擎“不能說,這個是女王陛下,要是叫她的名字,會打,女王會打!”

聽到這裏白玉擎好像是知道了些什麼,之前看見彤彤的時候白玉擎就覺得有些奇怪,不知道爲什麼彤彤面對他們一點緊張的樣子都沒有,而且雖然看上去很乖巧,但是眼睛裏說不出來的木訥,現在終於是知道了大概是怎麼回事。

雖然很不想知道具體的事情,但是白玉擎還是看着彤彤,柔柔的問到“告訴叔叔,女王爲什麼會打?”

彤彤好像是看見了很可怕很可怕的東西,用力的搖着頭然後尖叫到“啊!不可以,大章魚走開,彤彤會聽話,啊!救命,救命……”

白玉擎也不知道爲什麼看着彤彤這個樣子就覺得心疼,所以就什麼都不問了只是緊緊的抱着彤彤,聲音前所未有的堅定“彤彤不怕,叔叔會保護彤彤,不讓任何人欺負彤彤。”

本來以爲彤彤會鬧上一陣子,但是沒有想到只是一陣的功夫,彤彤就直接睡着了,一旁的金南看着彤彤臉上還沒有完全褪去的恐懼,心裏說不出來的堵,悶悶地說道“彤彤這個樣子真的是像極了六年前的瑩瑩!”


一句話,白玉擎好像是知道了些什麼,直直的看着金南,然後仔仔細細的看了看熟睡的彤彤,一個大膽的想法在腦子裏不停的徘徊。

到了住的地方,白玉擎小心翼翼的把彤彤放在了牀上,然後淡淡的吩咐金南“去,現在就去商場買最好看的娃娃還有女孩子喜歡的一些東西。”

金南點了點頭然後轉身走了出去,白玉擎看着牀上可憐巴巴的小人,猶豫了一下還是那除了手機“傑克,我在法國別墅呢,你過來吧,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量。”

金南其實也沒有當爸爸,根本就不知道女孩子喜歡謝什麼,只能是跟着售貨員後面,然後屁顛屁顛的挑東西。

傑克不可置信的看着白玉擎還有牀上的孩子,然後悶悶地說道“白玉擎你瘋了,你讓我催眠一個孩子,你知不知道催眠是有風險的?”

白玉擎也知道自己這樣有些過分,但是彤彤的身份對於白玉擎來說真的很重要,不單單是一個親子鑑定能解決的,堅定的看着傑克“瑩瑩的事就是你來做的,現在我把孩子也交給你,我信你,我要知道彤彤這些年所有的事情,你不用告訴我,只要錄視頻就好。”

傑克真的覺得跟白玉擎當朋友是自己這輩子最不應該做的一件事,所以就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然後悶悶地說道“孩子現在精神很脆弱敏感,我需要時間,大概三四天左右吧,只有我們熟悉了,她纔不能防備我,我才能做你想要的一切。”

白玉擎點了點頭然後感激的看着傑克“麻煩你了。”

傑克不屑的撇了撇嘴,然後沒好氣的說到“沒事,我就知道我上輩子欠你的。”

不知道爲什麼看着彤彤白玉擎就覺得心裏的地方有些痛,但是這種痛跟父子的感覺還不太一樣,這一切都是太奇怪了,白玉擎現在不敢帶彤彤去做親子鑑定,因爲他不知道自己足不足夠強大,能不能面的殘忍不堪的現實。

另一邊,韓悅盡所能的滿足了顧錦言所有的要求,然後趴在顧錦言的身上,撒嬌似的問到“顧大少,可還滿意?”

顧錦言也算是有女無數了,但是還是沒有見過韓悅這樣騷氣的女人,渾身上下都是說不出來的舒服感覺,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壞壞的在韓悅的臀部上面掐了一把“說吧,到底要我幹什麼?”

韓悅知道現在就是提條件的好時候,所以就點了點頭然後把玩着顧錦言的身下,淡淡的說道“其實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就是最近有個小丫頭讓我很不爽,只要是顧大少開口好好的教訓一下,我就心滿意足了。”

顧錦言被韓悅折騰的有些激動,爲了不影響自己的思緒,顧錦言一把抓住了韓悅的手,笑呵呵的說到“小妖精,你這是在折磨我啊!” 唐笑笑很奇怪的看着白玉擎不知道這個時候自己跟着去有什麼意思,但是還是點了點頭小媳婦似的跟了上去,畢竟是大boss的人,年小念雖然覺得不爽但是還是對唐笑笑很客氣的。

錢子傳從年小念進來的時候就像是一個隱形人一樣,但是眼睛一直都在年小念的身上,直到年小念出去,纔回過神來,看着白玉擎有些擔心地說道:“小念的脾氣你應該知道,把唐笑笑給她帶,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白玉擎搖了搖頭然後淡淡的說道:“我這樣做不單單是爲了笑笑,還有你,這一次可別說哥們不幫你,自己把握機會吧!”

聽到這裏錢子傳忽然就開竅了,感激的看着白玉擎然後笑眯眯地說道:“我就知道你最講義氣了,謝了啊!”

唐笑笑跟在年小念的後面看着年小念不太開心的樣子覺得有些無奈,小心翼翼地說道:“小念姐,你是不喜歡我嗎?”



年小念看着唐笑笑單純的樣子覺得有些好笑,她不相信一個平常的女人能得到這樣的優待,大boss親自推薦一定是有,貓膩的,但是年小念並不放在心上,不要說只不過是大boss的女人,就算是大boss的女兒,到了她年小念的手裏也要乖乖的聽話。

“不管你是什麼背景,但是在這裏你就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新人,所以以後我說什麼就是什麼,要是不滿意就直接找大boss換人好了!”

唐笑笑知道年小念一直都是看實力的,所以就點了點頭然後認真的說到:“小念姐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學習!”

年小念點了點頭然後從自己的文件夾裏拿出了一張單子遞給唐笑笑淡淡的說道:“這個是你接下來的行程,除了拍戲的時間剩下的時間你就要學習這些最基本的技能!”

唐笑笑看了看單子上密密麻麻的文字,頓時就覺得有點頭疼,但是唐笑笑知道要是想要一雪前恥,就要吃苦,所以就點了點頭堅定的說道:“小念姐放心,我保證完成任務!”

年小念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交接完手上的工作以後,直接開車帶着唐笑笑來到了錢子傳的工作室,唐笑笑這才發現自己的眼線都已經劃到後腦勺了,怪不得剛纔白玉擎看這自己的樣子那樣的奇怪,真的是太討厭了!

電影還沒有正式開機,現在也不過是造聲勢,所以唐笑笑拍完了宣傳片以後,就直接跟着年小念去了舞蹈課,之前的時候唐笑笑學的是導演系,所以這方面真的是一點功底都沒有,舞蹈老師兇巴巴的壓她的腿的時候,唐笑笑真心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看着滿頭大汗的唐笑笑年小念有那麼一絲絲的佩服,一點舞蹈功底偶沒有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容易了,就在唐笑笑覺得自己今天可能要死在這裏的時候,這場凌遲終於是結束了,唐笑笑拖着已經快要廢掉的腿,可憐巴巴的看着年小念“小念姐,我餓!”

年小念看了看時間然後淡淡的說道:“身爲一個藝人,好身材就是你的生命,現在已經七點了,以後你要記住,晚上六點以後水都不能喝,要是你敢長稱的話,我一定讓你知道什麼是絕望!”

唐笑笑看了看自己均勻的身材有些委屈的說到:“我一米七二才九十六斤,小念姐我不胖啊!”

年小念看了看唐笑笑點了點頭然後滿意的說到:“現在看來你的確是不胖,但是上鏡至少胖十斤,而且你沒發現你的臉很大嗎?”

唐笑笑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臉,然後認命的點了點頭小聲地說道:“那好吧,接下來我要幹什麼?”

年小念看了看時間然後淡淡的說道:“今天你也累了,先回家吧,明天別忘了準時起牀,我在樓下接你,記住,錢子傳最討厭的就是遲到的人,你不要當炮灰!”

唐笑笑點了點頭然後坐在車子後面,有些哀怨的看着年小念,實在不是唐笑笑貪吃,主要是唐笑笑現在體力嚴重的消耗,她都能聽見自己肚子裏的交響樂!

回到別墅的時候唐笑笑發現白玉擎還沒有回來,頓時就覺得有些奇怪,這個時候公司應該已經下班了啊?

雖然有些擔心但是唐笑笑還是沒有打電話去問,因爲唐笑笑知道自己現在的身份很尷尬,所以就根本就沒有資格問白玉擎的事情。

只是惦記着白玉擎得胃病,唐笑笑還是拖着無比疲憊的身子,給白玉擎做了他喜歡吃的菜,然後傻乎乎的趴在桌子上一邊看劇本一邊等着白玉擎回來,可能是因爲好久都沒有這樣的重體力勞動了,所以唐笑笑沒多久的功夫就睡了過去。

白玉擎其實還是有些猶豫的,但是爲了白玉瑩還是來到了韓悅的酒店門口,六年過去了,白玉擎不知道韓悅有沒有換電話,但是還是下意識的按下了那串爛熟於心的號碼,沒有想到的是竟然接通了。

韓悅也是沒有想到這個時候白玉擎會給她打電話頓時就有些激動的放下手裏的酒杯慌慌張張的接了起來“玉擎,你還記得這個電話,你還是愛我的是吧?”

白玉擎之前的時候之所以不願意來找韓悅就是因爲知道韓悅會說這些,所以就有些無奈的說道:“我找你不是說這個的,我有別的事情要找你,方便的話下來我們找個地方談談好不好?”

韓悅現在也不在乎白玉擎說些什麼,因爲韓悅知道六年前自己做錯的事,韓悅也知道白玉擎是驕傲的,所以就算是白玉擎現在不願意承認自己的感情,韓悅也願意主動一點,點了點頭然後有些激動地說道:“就去我們之前經常去的那家酒吧好不好?”

提到過去白玉擎的心裏就有些說不出口的彆扭,但是一想到自己的目的還是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的說道:“我去酒吧等你,現在你是國際大牌了,我不願意給你添麻煩!”

韓悅沒有想到白玉擎會這樣說,雖然白玉擎的語氣淡淡的,但是韓悅還是很敏銳的感受到了白玉擎的不屑,但是韓悅現在真的顧不上這些,掛掉了電話以後就換上了一身在平常不過的牛仔T恤,然後帶上大大的黑色墨鏡走了出去。

白玉擎看着無比熟悉的酒吧,心裏說不出來的感覺,他跟韓悅就是在這裏認識的,那個時候韓悅還是這裏一個跳舞的小妹,那個時候白玉擎還不知道自己愛上的是怎樣骯髒的女人,一想到六年前那不堪的一幕,白玉擎就覺得胸口的地方狠狠地疼。

韓悅一進門就看見了白玉擎,心裏說不出來的喜悅,走上前去,輕輕的擁抱了白玉擎一下,然後溫柔的說到:“我好想你。”

白玉擎有些反感韓悅的擁抱,所以就不着痕跡的躲了過去,看着眼前成熟了很多的女人,白玉擎之前的那點迷茫徹底消失了,因爲他知道現在的韓悅再也不是以前的那個單純的小丫頭了。

韓悅在娛樂圈裏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一直都是最會察言觀色的,所以自然是感受到了白玉擎的排斥,頓時就覺得有些心痛,但是還是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看着白玉擎柔柔地說道:“你找我來不是爲了讓我看你喝酒的吧?”

韓悅這樣一說,白玉擎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自己竟然下意識的開始喝酒,連忙放下手裏的酒杯,直直的看着韓悅,淡淡的說道:“我找你來自然是有事的,你還記得瑩瑩嗎?”

韓悅偏了偏頭想到了那個活潑愛笑的小丫頭,點了點頭然後輕聲說道:“當然記得,瑩瑩現在應該是出落成大姑娘了吧?”

白玉擎有些難過得點了點頭然後悶悶的說到:“本來瑩瑩是應該跟以前一樣活潑的,但是三年前她得了很嚴重的腎炎,現在危在旦夕,要是不能換腎的話可能就活不過今年了!”

韓悅沒有想到自己離開的這段時間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所以就張大了嘴巴好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看着白玉擎悲傷的眸子覺得有些心疼,輕聲說道:“好好的,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那你找我我能幫你嗎?”

白玉擎點了點頭然後直直的看着韓悅輕聲說道:“現在只有你能幫我,金南已經查過了,只有你和瑩瑩的配型是符合的,所以可不可以拜託你……”

後面的話就算是白玉擎沒有說出來韓悅還是明白了,但是不知道爲什麼韓悅竟然覺得這是老天爺給她的機會,所以就很爽快的點了點頭“沒問題,我願意,隨時都可以手術!”

白玉擎沒有想到事情會變得這樣的順利,一時之間有些不敢相信,但是還是淡淡的說道:“只要你願意我餓會給你一大筆錢,這筆錢足夠你下半生的生活,以後你也不用這樣的辛苦了!”

韓悅看着白玉擎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覺得有些心寒,受傷的說到:“玉擎,你一定要這樣對我嗎,我知道六年前的事情是我的錯,但是這麼多年了我一直都沒有忘記你,我就想着能有一天光明正大的出現在你的面前,而且,而且你知不知道六年前的事情都是你媽媽一手操辦的!”

說實話六年前的事情到底是怎嘛回事白玉擎已經不在乎了,但是聽見韓悅提起自己的媽媽,白玉擎頓時就變了神色,喂喂粗沒然後冷冰冰的說到:“韓悅,你應該慶幸我不打女人,要不然的話就憑你剛纔的話,我就會卸掉你的下巴!”

韓悅就知道自己就算是吧事情的真相說了出來,白玉擎也不會相信的,頓時就有些傷心地笑了笑然後哽咽地說道:“玉擎,我們不說你媽媽,我們就說我們,我是真的愛你,我不想離開你,我願意給瑩瑩換腎,你在給我一個機會好不好?”

這下子白玉擎才點了點頭然後冷冷的說到:“是啊,這纔是真正的你,我就知道你不會輕易地答應我,但是韓悅你不要忘了,六年前是你親收回了我們的一切,現在你回來了,你以爲我真的還會在原地等你嗎?”

韓悅知道不會,但是還是不甘心的看着白玉擎帶着哭腔祈求“玉擎,你相信我,你看見的不一定是全部的真相,我真的愛你,我是愛你的,我知道這六年你從來都沒有忘記過我,所以你爲什麼就不能給我們彼此一個機會呢?”

韓悅是個很美的女人,這樣帶淚梨花的樣子更是讓無數的男人心碎,但是白玉擎現在腦海裏竟然浮現的是唐笑笑的音容笑貌,搖了搖頭把腦子裏唐笑笑的影子搖了出去,然後冷冷的看着眼前的韓悅“你要是同意我會給你一大筆錢,你要是不同意我就會在國際上封殺你,你應該知道我有這個能力!”

韓悅有些好笑的看着白玉擎然後傷心的說到:“玉擎,到底是什麼讓你變成了這個樣子,難道我們之間現在真的只剩下這些了嗎?你竟然威脅我,你應該知道我入行多年,積蓄足夠我的下半生了,所以就算是你封殺我,我也無所謂,但是瑩瑩要是沒有了我的腎就會死在你面前!”

聽到這話白玉擎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然後冷冷的說到“韓悅,你真的還以爲我是六年前的白玉擎嗎?要不是因爲你有一個嗜賭成性的父親,你會奮鬥到現在嗎?我早就查過了,你的賬戶裏沒有一分錢!”

韓悅就知道白玉擎一定是準備充分了,但是人生最難堪的事情就這樣被白玉擎說了出來,韓悅還是覺得有些受不了,向後退了兩步,含着眼淚點了點頭然後哽咽地說道“白玉擎,你真的好無情!”

聽到這話白玉擎面無表情的搖了搖頭然後淡淡的說到:“沒有你就沒有今天的白玉擎,天作孽尤可過自作孽不可活,要不是你當年給我當頭一棒,我也不會像現在這樣殺伐決斷,韓悅,這輩子你就後悔去吧!”

韓悅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可怕的白玉擎,在韓悅的印象裏白玉擎是一個很陽光的大男孩,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面臨白玉擎巨大的氣場,韓悅只能是妥協的點了點頭,然後咬牙說到:“錢你看着給,但是我要你一直照顧我到我出院,否則的話就是死我也不會妥協的!”

白玉擎知道韓悅的性格,所以猶豫了一下就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的說道:“給你三天的時間準備,三天以後我在醫院等你,最好是不要耍小心思,剛纔我忘跟你說了,你爸爸在澳洲那邊輸了三千萬,現在他們要你爸爸的命,你爸爸的人頭我保了三天,三天以後你要是乖乖的手術你爸爸就能平安到家,你要是不出現,你爸爸的人頭就會快寄到你的公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