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陽搖搖頭,讓你小子得瑟,然後笑着上了他那輛保時捷超跑。

送走了趙陽,張元一開始仔細打量起自己的辦公室,並按照自己的想法,和胖子一起把椅子和桌子稍微挪動了一下。

胖子還沉浸在剛纔拿到請柬的喜悅中,“一哥,沒想到啊”

“沒想到什麼”張元一繼續打量着辦公室,轉過頭問道。

“沒想到,竟然是在海天號郵輪上舉行晚宴啊”胖子坐在沙發上指着請柬,興奮地說道。

“看來王偉亞也會出席呢!”張元一也興奮起來,“基金經理前十啊”

“海天盛筵啊,看來”胖子眼裏開始冒光。

“我擦……胖子,你太污了”

“額……”

胖子也想到了某地春光無限地傳說,嘿嘿地笑了起來。

“海天號”遊輪,張元一前世就聽說過,王偉亞的私人遊輪,裝修很豪華,也對外進行出租,曾經有好些個國內一線影星蹭租過這條遊輪舉行婚禮,從而使得這條遊輪名聲大躁,慢慢成了人們心中豪華與身份的象徵,沒想到這輩子還能上去看看。

胖子還在把玩着請柬,張元一於是說道:“胖子,要不我直接帶你進去,這個請柬可能值個萬把塊哦?要不賣掉吧!”

胖子趕緊把請柬藏到懷裏:“不行,我還要帶其他人進去呢,這個不能給你。”

“其他人?誰啊?”

“一哥,你就別問了”

“哦……是帶你女朋友吧”張元一一副“我知道了”的表情,“看來這次差不多能看到真容了啊,我倒要看看,是哪家姑娘把我們胖子,迷成這樣,夜夜晚歸。”

……

週三,對付秋白來說,是個重要的日子,自己建倉3個多月的股票終於迎來大規模出貨的時刻,今天付秋白準備出掉一億資金股票。

開盤前,付秋白看了一眼長條辦公桌前的六個操盤手,說了一聲:“把你們的手機都關機了吧!”

操盤手都把手機拿出來,關機。

看來今天會有大動作啊,操盤手們面面相覷。

開盤後,大盤還是不死不活的在窄幅波動着。

而市場對寧海電子的熱情不減,付秋白幾道指令下去,只用了不到一千萬的資金就把寧海電子再次拉到漲停,越來越多的散戶和其他機構參與者也跟着在漲停板上掛單。

付秋白得意的笑了笑,看着剛停下來六個操盤手問道:“你們知道出貨的最高境界是什麼嗎?”

“不知道。”幾個操盤手知道也裝成不知道,不然付少會少不少樂趣,他們可不想觸付秋白的黴頭。

“出貨的最高的境界就是……你已經出完貨了,但市場上還以爲你在,這種境界就是‘哥已經走了,但市場上還有哥的傳說’!”

看着裝逼的付秋白,幾個操盤手也是有點無語。尼瑪,這付少最近開始膨脹了啊。

“這次出貨,我們依然採取昨天的方式……漲停板出貨!”付秋白看了一眼盤面,現在盤面已經累積了五萬多手封單,等到積累到十萬手封單的時候,我們就把自己的封單撤掉”

“然後一點一點的出貨,注意分批一點一點的出,別甩大單,現在散戶都是驚弓之鳥,經不起嚇,懂了嗎?”

“明白!”

六個操盤手按照付秋白說的開始盯盤,果然,封單在不斷增加。

“把我們的封單撤掉”

胖面上的封單瞬間減少了一大半,但之後封單依然在累積,因爲並沒有大單賣出。

“400萬……500萬,600萬……準備出500萬!快”

付秋白剛說完,一個將近4000手的大單轟然拋出,封單瞬間有了動搖,迅速減少,看來有人在迅速撤單。

“我艹,你們這些蠢貨,我說了多少遍了,一點一點慢慢的出,不懂啊,你們是豬腦子啊,加封單,堵住,給我封死了。”付秋白有點氣急敗壞的說。

“付少,剛纔那筆500萬左右的單子不是我們賣的”幾個操盤手一臉苦逼地說道。

“現在不扯這個”看着剛纔那3500手的賣單帶動了一批賣單出現,漲停板快要被撕開了,付秋白指令道:“趕快封上,要給散戶封死的感覺!”

“一哥,你看,又有大單封漲停了!”

剛纔張元一和胖子袁成都快樂抽了,本來張元一也準備慢慢出貨,但是一想到付秋白得瑟的臉,就想給他留下點印象。

“再等等,等他一會再撤單的時候,我們再賣!”

過了幾分鐘,盤面又穩定了,付秋白又開始指揮操盤手撤單,剛撤完,盤面上又只剩下一半的封單。

“還好,這次沒有大單賣出……準備……”

付秋白的話音還沒落,又是一筆3700多手大單砸了下來,又是一個500萬。


“我擦……誰啊,你們幾個,都是豬腦子是吧?”

“付少,這次資金也不是我們出的”

付秋白的臉都綠了,這特麼誰啊?節奏踩的這麼準!

市場上的人都不是傻子,連續兩筆大單砸盤,大家開始紛紛猜測是不是主力在出貨?

漲停的封單也在急劇的減少,恐慌的情緒迅速蔓延。


而且開始出現一批大單賣出。

漲停板被砸開了!

付秋白看着盤面發怔:

“不可能……不可能啊,洗盤我已經洗的很乾淨了啊,不應該出現這樣的大賣單啊!到底怎麼回事?”

“付少,我們也砸盤出貨吧,如果我們再強封,成本會提高很多啊。”

Www▲тt kán▲co

“是不是你們有人偷偷做了老鼠倉?”付秋白開始懷疑底下的操盤手,陰冷地說着。 “付少,這真的是冤枉啊!”有操盤手叫苦。

“對了,付少,上週五的時候,你記不記得,我們提醒過您,說有人搶籌,記得有一筆是400萬的大單搶籌!”操盤手的記憶力一般都好。

“對啊,我也記得這麼一個單子!”

“而且,付少,自從建倉開始,我們都沒出過大樓,吃飯都是外賣,手機只要在交易時間全都關機,我們怎麼可能做老鼠倉呢?”

有幾個操盤手的確讓自己的親戚買了點,有點心虛地說道。

付秋白想起週五的確有個400萬的單子,當時自己還命令操盤手下壓了下股價。

付秋白陰沉着臉說道:

“這樣,今天咱們儘量多出點貨,起碼出五千萬,但股價不能崩跌,得維持在4%以上。今天晚上通知寧海電子董祕,讓他們配合一下明天出個利好,我們趁勢拉漲停,然後把剩下的倉位全部出掉!”

付秋白雖然非常生氣,但畢竟經歷過一些大場面,很快調整好狀態,作出了安排。

“你們算算,明天我們出完貨,大概能盈利多少?”

“付少,大概我們的總體利潤在28%左右,比我們預期的40%的利潤少了12%”

“特麼的,誰他媽壞我好事?”付秋白在心裏狠狠罵了一句。

“砸盤出貨!”付秋白又下了一個指令,恨得牙齒癢,狠狠地一拳砸在辦公桌上。

當然,這些都是張元一和胖子不知道的。

兩個人正在喜滋滋地看着賬戶裏的利潤,滿倉2000萬吃了三個漲停,剩下的1000萬又吃了一個漲停,除去印花稅各種,總體利潤達到了驚人的790萬!

張元一做了一個決定,既然以前胖子那麼支持自己,那麼這次也要回補胖子,以後就要讓他自己多歷練歷練了。

“一哥,這次的操作太爽了,多來幾次,我們就能收購房家的城建集團了。”

尼瑪,這胖子還真敢想啊!收購人家的城建集團?人家流通盤100多億資金好不好!張元一有點無語地看着胖子。

不過多來幾次這樣的操作嗎,還是要的。

“胖子,收購人家上市公司不現實,但是呢,像這樣連吃漲停板的操作,以後肯定會有很多”張元一想到了年底即將展開的普遍性牛市行情。


“是嘛,那好,跟着一哥有錢賺!”胖子不聲不響地拍了張元一一次馬屁。

“明天咱們休息一天,後天就要開戰了!”張元一站在貴賓室的窗前,看着窗外,緩緩地說道。

“開戰?”胖子吃了一驚。

“是啊,後天‘川海教育’上市,胖子,真的要大幹一場了”

“嗯!”胖子也重重的點點頭。

“胖子,好久沒去海邊了,傍晚一起去海邊走走?”

“額……下午約好了一起去逛街,一哥,不好意思啊”

“我艹,你們倆現在粘成這樣啦?”

然後湊到胖子身邊,故意放低聲音說道:“胖子,你悄悄告訴我,你們現在到哪一步了,我不告訴別人,有沒有推倒?”

“額……一哥,不要這麼污嘛,我們很純潔的”胖子一本正經的說道。

“尼瑪,你還純潔?胖子,不和我說也行,晚上我把你最新下載的那些小電影全給刪了”

“別啊,一哥!”

“哎,只是偶爾牽牽手,連嘴都沒親過”

胖子鬱悶地說道。

……

本想叫沈莉莉一起下午去海邊走走,結果沈莉莉回家了。

半下午,張元一一個人來到海邊。

看着遼闊的大海,碧水藍天。

微風拂面,帶着一絲淡淡的鹹味。

張元一盡情呼吸着,面對大海,心胸也變得寬闊起來。

儘管不是週末,但海邊依然人山人海。

因爲天氣好,浪又不大,很多遊客在愜意的游泳。

這一片海灘號稱天下第一灘,風景極其優美。每逢假日都會吸引成千上萬的遊客,它爲川海市乃至整個華南省的旅遊業都做出很大的貢獻。

黃昏時分,遊人漸漸散去,諾大的海灘,又恢復了幾分寧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