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簡單掃視之後,顧不凡發現了幾道極爲不同尋常的氣息。

“其中幾人,氣息不簡單啊!”

顧不凡投去眼光之時,那幾人也是有所感應,回了一眼,看見顧不凡手中抱着的李晚秋時,有幾人皆是微微一怔,而後臉上露出一絲嘲諷之色,在心中鄙夷一句:

“連這時都不忘帶着女子,女子雖是絕色,但不過一個普通人而已,這樣一心只有美色之人,便是有幾分天賦又能強到哪去?”

“不知能否在仙宮之內遇到江慎與孟師兄,月兒也會來嗎?”

顧不凡看着那不斷散發出波動的青鍾,南部州之中,不知又會有多少熟人進入這遠古遺址。

驀然,顧不凡渾身一顫,眼神一凝。

“來了!”

下一秒,青鍾旁邊,一鷹眼男子身形毫無徵兆地突然出現,當他出現之時,雲上城之上整個天空放佛都因此突然黯淡了幾分。

衆人眼中,便是隻有那一道傲然而立的白袍身影了。

但古怪的是,對於這位雲上城主人,半步仙人的突然出現,在場之人卻是異常安靜。

原來不知何時,除了一個滿頭問號的李晚秋之外,虛空之上,所有人都是雙目緊閉,各自臉上都似有不同程度的掙扎之色。

“呼!”

大約半柱香時間後,顧不凡終於是從那浩瀚星海的異像之中掙脫出來,其額頭之上,早已滿是汗水。

從雲生突然出現之後,顧不凡眼前場景便是瞬間一換,入目之景,竟是一片無垠星海,而顧不凡便是如同一粒塵微,不斷漂浮在那星海之中,無論他如何掙扎也是無法走出那片星海。

直到剛纔,顧不凡這才靈光突現,於那星海之中尋到一絲縫隙,掙脫了出來。

“這小子,果然不同!”

雲生不露痕跡的瞥了一眼顧不凡,在顧不凡身上,他似乎感受到了一股熟悉之感,只是具體是何情況,他卻是想不出來。

不過光憑昨日在掌觀山河中看到的那一幕與李老孫女婿這個身份,便是足夠讓他高看幾眼了。

只是顧不凡的身份,李老卻是不肯透漏半點,這讓雲生也很是無奈。

“你沒事兒嗎?”

正是震撼於那人恐怖氣息的顧不凡額頭之上突然出現一隻拿着手絹的小手不斷地給他擦着細汗,顧不凡這才反應過來李晚秋居然毫無異樣。

此時虛空之上的人,加上顧不凡不過才十多個人從那異像之中掙脫而出,其餘人卻還是雙眼緊閉,顯然還無法尋到出口。

而李晚秋居然一臉無事,甚至還在疑惑顧不凡爲何突然冒汗。

“你…你能御空!”

最讓顧不凡震驚的,莫過於剛纔他陷入異像,不自覺的鬆開了手臂,而李晚秋此時居然自己立於虛空。

“嗯…”


李晚秋像是一個被戳穿了謊言的孩子,儘管她並未說過自己不能御空,但此時看向顧不凡的眼神還是有些躲閃。

“……”

顧不凡倒是沒有其他想法,只是不免又是一陣無言,李晚秋這妮子,到底還有多少奇特之處。

每一件發生在李晚秋身上的事,都是刷新了顧不凡的認知。

這樣的一個小蘿莉,若是心思深些,光是憑藉這外表與深藏不露的實力,怕是來一個天才折一個,來一雙妖孽就是一次雙殺。

又是一個時辰之後,虛空之上醒悟過來之人已是有十之七八,而那些未醒之人,皆是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轉而出現登雲梯前的那片空地之上。

而剩下的人中,看向雲生的眼光皆是充滿了敬畏與火熱。

整個雲上城,能如此行事的便只有一人,而如今他們見到了這位傳說中的大佬,心情自然有些激動。

雲生做完這一切,環視一週之後,這才笑着開口說道:

“吾乃雲上城之主,雲生,首先在此恭喜各位,通過了第一個小小的考驗!此次遠古仙宮漂泊已久,且又傳有真仙機緣現世,因此來者衆多,但仙宮承載有限,因此經過我等商議,各節點皆有開啓之人略施術法,先行淘汰一些人!”

在場之人,並無一人敢對此提出異議,便是沒有商議,雲生做出此舉也無人敢說什麼,半步仙人,又有多少人敢質疑。

顧不凡眼神灼灼地望向那個濃眉鷹眼的男子,半步仙人之境,除去不知境界的師尊與大師兄,這人便是他見過的境界最高之人了。

便是那日裏見過幾大飛昇境大戰法相的場面,顧不凡還是被雲生身上散發出的那絲氣息震懾住了。

若是雲生散發全部氣息針對在場之人,怕是光憑氣息便能讓他們全部爆體而亡。

“接下來,我也不多廢話,知曉各位天驕對進入仙宮的迫切,既然時辰已到,那我便開啓入口吧!”

雲生似乎也不願在此久呆,至於原因嘛,當然是那個在自己府邸左看看右摸摸的大大佬了。

而提到開啓入口之事,便是雲生臉上也是露出一絲凝重,開啓仙宮之事,便是他也不能大意。

遠古仙宮雖是被他們禁錮在虛空裂縫之中某處,但每個虛空節點的開啓,並非這些弟子想的那麼簡單。

“起!”

雲生心中默唸一句,一決敕出,只見那青鍾驀然擴大千倍,足有遮天蔽日之勢,青鍾翻轉,鐘口朝上,其內出現一個青色漩渦。

透過漩渦,隱約看見一片山巒之地,其中似乎還有着怪異的嘶吼之聲傳出!

“進!”

雲生驀然大喝一聲,隨即衆多修士便是眼神炙熱,爭先恐後地化作一道流光射入鐘口。


只是並非所有人都能透過那道漩渦進入那片世界,不少修士皆是被一股巨大反彈之力震回。

“我們也進入吧!”

顧不凡看着那些無法進入卻還一次次撞向漩渦的修士,微微搖頭,想要在五州大能以逆天手段設置的屏障與遠古遺願自身的防禦機制之下偷溜進去,無異於癡人說夢。

顧不凡伸出一手,拉着李晚秋往那漩渦飛去。

“我不能進,你們也別想進,桀桀!”

“爲什麼?爲什麼我不能進入?”

就在顧不凡與李晚秋剛要進入漩渦之時,那些被攔下的修士當中,竟是有着數十人面露瘋狂之色,渾身靈氣暴動,竟是要同時想要自爆。

若是讓他們自爆得逞,虛空入口定然會出現不穩,甚至入口直接都會崩壞。

“哼!”

衆人心生焦急之時,卻聽一聲冷哼響起,那些面露瘋狂之人皆是突然面色一滯,而後生機全無,直接於空中化作虛無。

看的那些被阻攔在外的修士頭皮發麻,渾身冷汗,這等手法,太過恐怖。

其中幾人肉體消失之後,竟是從中飛出幾道面露驚恐的元神,這些便是奪舍老怪了。

這些奪舍老怪,都是元神萎靡,肉身時限已至的將死之人,因此他們想要藉此機會混進仙宮,以求新的修行機緣,企圖修補元神,重塑肉身。

只是不到一息,那些元神便也是化作絲絲青煙,徹底消散。

在他們展露瘋狂之時,卻是忘了旁邊還有一個半步仙人的大手子。 鬧事者被雲生輕鬆解決之後,顧不凡拉着李晚秋小手,同時踏入了漩渦。

穿過那層屏障之後,兩人腦海之中,出現了一陣短暫空白。

“這便是遠古仙宮內的世界嗎?”


虛空之中,顧不凡與李晚秋回過神來之時,只見眼前之景已是大變特變。

顧不凡與李晚秋腳下,乃是一片連綿起伏一眼看不到盡頭的的綿長山脈,山脈之中,不斷有着聲聲震天獸吼傳出,但奇怪的是,感知之中,卻是沒能感知到一頭靈獸的準確所在地,而且也未有一頭靈獸御空而出攻擊他們這些外來者。

此情此景,便顯得有些詭異了!

“走,先下去吧!”

顧不凡環首一週,虛空之上除了不斷進來的人,先行進入的修士大多都選擇了落到地面。

如今進入了這方世界,一切都是未知,一直御空太過顯眼,反而會更加危險。

林中某處空地,顧不凡與李晚秋降至此地,此處周圍還未有太多修士,作爲一個暫時的觀察點,是個不錯的選擇。

“這個遠古遺址,未免也太過龐大了!”

顧不凡回想着剛纔自己在空中觀察到的信息,這只是一個節點的開啓之地,便是如此大一片山脈,五州之中,至少有幾十個虛空節點。


如此一來,這方遠古遺址所在的世界,至少能抵得上半州之地了。

以這遠古遺址能夠開啓的時間來算,他們根本無法探索完這個遺址。

顧不凡雖是第一次進入遠古遺址,但以往從典籍上了解到的信息來看,如此規模的遺址,出現的次數也是不超過五次。

“看來這次可能真的有真仙機緣的存在!”

顧不凡眼神也是變得有些灼熱,如此大的遺址,必然是遠古時期的強橫仙人所掌之地。

“顧大哥,我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召喚着我!”

從進了遺址之後便是一言未發的李晚秋突然開口說話,一張俏臉之上,滿是疑惑之色。

顧不凡聽到李晚秋話語,微微一怔,隨即釋然,看來這就是李老讓李晚秋進入遠古仙宮的最大原因了。

顧不凡開口問道:“能感應出來在哪個方向嗎?”

李晚秋歪着腦袋想了一會兒,指着一個方向應道:“那邊!”

“嗯?中心之地嗎?”

顧不凡心中一震,李晚秋所指方向便是靈氣最爲濃郁的那邊,即便是相隔甚遠,顧不凡也能感受到那個方向與其他方向的不同。

每一個遠古遺址皆是在虛空裂縫之中漂流移動,而無數歲月的流逝會使得遠古遺址世界中的靈氣不斷流逝。

因此遠古遺址所在世界也會從邊緣處開始不斷崩壞弱小,每個遠古遺址之中,皆會有一座仙人行宮,而以行宮爲中心,遠古遺址中的靈氣會不斷向其靠攏。

形成所謂的中心之地,也就是現在所稱的遠古仙宮所在之地。

一座遠古遺址世界,最大的機緣便是在中心之地。

而召喚李晚秋之物便是從中心之地的方向傳來,這讓顧不凡如何能不多想幾分。

“莫非這遠古仙宮中的機緣便是這妮子的?”

顧不凡覺得此想法的可能性極大,如李老那般存在,知曉一些驚人辛祕無可厚非,而李晚秋身上又是有着一些非同尋常的謎團。

若要說真存在真仙機緣,很大可能便是屬於對那中心之地有所感應的李晚秋。

“這可是有些麻煩了啊!”

顧不凡微微揉了揉眉心,感覺腦袋一陣生疼,此次如此五州之中無數天才妖孽齊聚遺址。

想要在他們眼皮子底下幫助李晚秋奪取那份真仙機緣,難度可真是太大了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