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痹的,完蛋了,老子迷路了。”風少明沮喪的坐倒在地,他不清楚自己已經誤入了這禁地的幻陣內,還以爲是迷路了。

現在風少明想的不再是怎麼樣完成測試任務了,而是儘快找到出去的路,要不然非得被活活困死在這裏不可。

風少明緩緩從地上站起,深呼吸了一口氣,儘量讓自己的情緒平穩下來,然後把神念最大程度的外放,慢慢的向着前方走去。在這座幻陣內,他的神念就算是最大範圍的擴放,也只能感應到自己身周十米距離,比其他地方小多了,沒辦法,幻陣內有着厲害的禁制存在,能感應出十米的距離已經很不錯了,只是風少明根本就不清楚這些罷了。

又繼續前行了十幾分鍾,轉眼半個小時過去,離測試結束只有半個小時了。可是風少明眼前仍然是一片濃霧瀰漫,瘴氣縱橫的景象。

“氣死老子了。”風少明終於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他右拳緊握,狠狠向着自己面前的一塊人高的巨石轟去。

“轟隆隆”一聲巨響過後,桌面大的巨石頓時四分五裂,碎石飛揚,擊斷了周圍無數細小的樹木和花草。

在破碎的幾塊拳頭大的石頭上,亦然有着一個個奇形怪狀的符文,只是符文的那面朝下,風少明並沒有看到罷了。

“嗤嗤”突然,風少明擊碎的巨石位置,出現一個黑乎乎的窟窿,裏面不停的往外冒着黑色的霧氣,這個窟窿像是一隻巨獸的嘴巴,正在往外吐氣一般。

“擦擦的,這是怎麼回事?”風少明大吃一驚,他提高警惕,慢慢的向着前方的窟窿走去,來到窟窿邊緣,只感覺到裏面冒出的那些黑色霧氣冷颼颼的,吹得他忍不住打了個冷戰。

風少明目光下移,現這個窟窿竟然深不見底,裏面黑漆漆的一片,就算是他將武后期的實力,也根本看不清裏面的情況。

就在風少明盯着面前的窟窿目不轉睛的觀察時,突然從窟窿裏散出一縷淡淡的綠色光芒,綠芒威力十足,雖然很微弱,但是卻像一把利劍,迅刺破黑暗,從窟窿深處射了出來,這縷綠芒也很奇怪,像是探照燈一樣,在風少明身上來回掃視着,風少明有一種很詭異的感覺,他覺得這縷綠芒像是能夠透射自己的內心一樣,把自己的想法都探查去了。

“小夥子,你下來。”就在風少明暗自心驚的時候,突然從窟窿深處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聲音十分難聽,就像是鋼鐵摩擦之音一樣。

聲音猝然響起,嚇得風少明連連後退,身子啪的撞到身後一顆大樹上,大樹劇烈的顫抖起來,葉子紛紛揚揚的向下灑落。

無論是誰,突然聽到一個深不見底的窟窿裏面傳出聲音,都會忍不住會大驚失色,嚇得肝膽俱裂,膽小的可能還會被猝然嚇死,現在風少明只是後退幾步,已經算是膽色極佳了。

“你是誰?”風少明戰戰兢兢的出聲問道。

“小夥子,你不必害怕,我不會害你的,我已經被困在這裏幾百年了,很久都沒見過人了,你可以下來陪我說說話嗎?”那個蒼老的聲音說完這句話,幽幽的長嘆了口氣,與此同時,一縷綠芒從窟窿中飛射出。

風少明並未說話,他還在暗暗猜測着窟窿深處的到底是什麼人。

“小夥子,你怎麼不說話了?難道你害怕了?”見風少明沒有開口,蒼老的聲音又響起了。

“草,誰害怕啊?你還沒告訴我,你到底是誰呢?”風少明深呼吸了幾口氣,壯了壯膽,揚聲問道。

“我不是人。”蒼老的聲音大聲響起。

“啥?你不是人?那你是什麼東西?”風少明聞言想也不想的大聲的問道。

“我也不是東西,小夥子,如果你想知道我是什麼,爲何不親自下來看看呢?”下面又響起了那個聲音。

“靠,我爲什麼要下去?誰知道你是不是害人的妖魔鬼怪?”風少明聞言翻了個白眼,他纔沒那麼傻呢,要是下面是害人的東西,自己下去不是自投羅網嗎?傻子纔下去呢。

“我發誓,你如果下來,我絕對不會害你,如果害你,我不得好死,這下你該放心了把?”那個聲音顯得有些無奈。

“好,我相信你一次。”風少明聞言頓時鬆了口氣,下面那傢伙既然發過毒誓了,自己下去應該是安全的。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小心一點總是好的。

風少明走到窟窿前,站在邊緣,突然大聲的問道:“這個窟窿有多深?”

“不深,就七千多米。”蒼老的聲音無所謂的答道。

“擦,七千多米還不深?”風少明聞言差點暈倒,想了想,他還是縱身向着窟窿的下方落去,區區七千米,憑着他的修爲,還不至於被摔死。

風少明邊向着窟窿下方飛落,邊在心裏暗暗猜測着,這窟窿下面的到底是何方神聖呢?

這個窟窿深約七千多米,風少明控制着下降的度,終於在十幾分鍾後降落在地,風少明身周完全是一片漆黑,他感覺到自己落腳的地方溼溼的,這裏應該已經到了山腹的深處了。

由於這個窟窿深處有着無形的能量禁制存在,所以風少明現在就像摸瞎了一般,看不清自己身周的任何景象,也不清楚這個窟窿底部到底有多大。

“你在哪裏?”風少明揚聲大叫起來,聲音在窟窿底部迅震盪迴響着“在哪裏?”“在哪裏?”。

“小夥子,你先向右轉,然後前行一百米左右,就能摸到一面洞壁了。”蒼老的聲音開始指點起來。

風少明聞言按照他的指示,右轉前行了一百米左右,果然伸出手去,摸到了一面潮溼的洞壁。

“我已經摸到洞壁了,接下來怎麼做?”風少明繼續疑惑的問道。

“你的手向上移動,就可以摸到一塊凹陷之處,裏面有一個機關,你動機關,就會出現一條通道,你從通道進來,就能看到我了。”蒼老的聲音繼續指點着。

“好”風少明聞言點了點頭,當他的右手伸到頭頂的時候,終於摸到了一個凹陷之處,手伸進去後,摸到裏面有一塊非常堅硬的石塊,風少明用力的按了下去。

“扎扎”果然,這面洞壁緩緩開啓,出現一扇人高的大門,裏面是一條漆黑的通道,不久,通道**出一縷綠芒,像是探照燈一樣,把通道照得亮堂亮堂的。


有了綠芒的照明,風少明不至於摸瞎了,他迅走進通道,沿着這條彎彎曲曲的通道前行了有上千米,前面終於出現一個拐角,他現這縷綠芒就是從拐角那邊傳過來的。

風少明心中頓時有些激動起來,他知道,只要自己拐過前方的拐角,就能看到裏面到底是何方神聖了。

“小夥子,進來把,愣在那裏幹什麼呢?”那個聲音好像顯得比風少明還要着急似的催促起來。

“擦,我當然會進來,還用你催啊?”風少明聞言暗暗嘀咕了一句,邁步迅向着拐角處走去。

越過拐角,風少明發現這裏面是一個巨大的石洞,那縷爲自己照明的綠芒是從洞穴最中間的位置出來的,風少明循着綠芒的源頭望去,只見一隻巨大的魂獸正被無數特殊材料製作而成的鏈子鎖着,那縷綠芒就是從它的雙眼中射出來的。


“噗噗”就在這時候,風少明的腦海裏武魂天書發出了九彩光芒,風少明心中一動,難道這裏就是藏着武魂天書的“王卷”嗎?“(未完待續) 風少明心中劇烈的顫抖着,腦海裏剛開始發出九彩光芒的武魂天書,此時也已經恢復了原樣,顯然剛剛是給風少明提了個醒而已,風少明表面卻是不動聲色着打量着眼前這隻高階魂獸。

這隻魂獸形體甚高,約六尺至一丈,長着像雞一樣的尖腦袋,腦袋上有一個漂亮的金黃色羽冠,柔而細長的脖頸,就像是蛇頸一般,頸部的羽毛是綠色的,魂獸的背部高高隆起猶如龜背,兩隻丈長的翅膀張開着,羽毛帶有金屬光澤。四爪鋒利有如鷹爪,尾羽延長成巨大尾屏,上具五色金翠錢紋。

風少明初次見到一隻體型這般龐大的魂獸,要知道小金烏雖然牛X,但身軀比起這隻魂獸那是沒得比,就像是一個巨人和一個小孩一般,頓時頓時震驚得合不攏嘴來,他愣愣的站在那裏,雙腳再也無法移動分毫。


“小夥子,你現在知道我是什麼了把?你過來,我有話要和你說。”這隻魂獸竟然張開尖嘴,口吐人言。

“你……你到底是什麼魂獸?怎麼還能說話?”風少明努力壓下心頭的震驚,無比訝異的問道,小金烏現在並不能開口說話,而這隻魂獸竟然能開口說話,讓風少明感覺很訝異。

“呵呵,我是高階魂獸,當然能夠說話了,我的名字是火鳳獸,你直接叫我的名字火鳳就行了。”魂獸緩緩開口道,雙眼中的紫芒閃爍不定,照得整個洞穴中亮如白晝。

“火鳳?”風少明聞言愣住了,他根本就沒聽說過這種魂獸,也不清楚它到底是什麼階別的魂獸。

“小夥子,你也看到了,我現在被虛金神鏈鎖住了,動彈不得,不可能傷害你,你也不必害怕,過來把,我和你說說話。”火鳳獸的聲音仍然像是鋼鐵摩擦一般,十分的難聽。

風少明聞言立刻緩緩走到火鳳獸面前五米位置,坐在洞穴中一塊凸出的大石上,望向火鳳獸問道:“火鳳,你既然是高階魂獸,想必實力很強,怎麼會被鎖在這裏呢?”

火鳳獸聞言嘆了口氣,緩緩講述起來:“小夥子,這件事說來話長,這已經是二百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我還只進階到三階魂獸狀態,由於一時貪心,偷食了天斬門的一顆神丹,那顆神丹是天斬門的創派祖師爺剛煉製成功的,他想要通過服食神丹突破到宗武境界,當他現神丹被我偷食了後,立刻對我展開了追捕,我那時候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最後被他抓住了,關押在這裏,一關就是二百年,現在我也進階到五階魂獸的實力了,可還是掙不脫虛金神鏈的束縛。

今天你誤打誤撞的把封印我的那塊石碑給一掌擊碎了,我才能夠出能量到山巔,探查你的情況,發現你雖然實力不強,但是卻擁有天武大陸萬古歲月都不會出現的至尊武魂天體,所以就把你請下來,想要請你幫我一個忙。”

“你說什麼?我擁有至尊武魂天體?”風少明聞言震驚的長大了嘴巴,擁有至尊武魂天體?風少明只知道自己就是武魂天體,什麼時候是至尊武魂天體了?難道武魂神尊是在耍老子的?

擁有至尊武魂天體的人,在整個天武大陸卻是連武魂神尊也只是武魂天體而已,而風少明竟然是至尊武魂天體,風少明暗暗在心裏想着心思,而風少明看過上古的書籍,有上古大能研究表明至尊武魂天體能簽訂兩隻魂獸以上,那麼就相當於擁有了三倍的實力,以後自己在戰鬥的時候,還能有兩隻和自己實力相仿的契約魂獸在旁助戰,那豈不是很拉風?

“對,我是不會看錯的,小夥子,你叫什麼名字?”火鳳獸疑惑的問道。

“風少明。”風少明據實相告。

“風小兄弟,我有一件事想要請你幫忙,希望你能答應我。”火鳳獸的聲音中竟然帶着哀求的語氣。

“你說把,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幫你。”風少明心情大好,聞言笑着點了點頭,今天火鳳獸告訴了自己是至尊武魂天體之事,也算是對自己有恩,如果能幫到它,當然是義不容辭了。

“我被困在這裏二百多年,可能今生再也沒辦法出去了,在十年前,我產了一枚魂獸蛋,想要把它交託給你,風小兄弟,這枚魂獸蛋是我的孩子,我希望你能答應我,好好的照顧它,如果你想讓它成爲你的契約魂獸,我也不會介意,我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你能好好的對它。”火鳳獸緩緩道。

“什麼?你要我幫忙照顧你的孩子?”風少明聞言訝異的問道。

“對,你能答應我嗎?”火鳳獸死死的盯着風少明問道,神色顯得有些焦慮,生怕風少明不答應似的。

“我可以答應你,但是我有一個疑問,你爲什麼不親自照顧它?而要它跟着我呢?”風少明終於忍不住問了出來。不把事情搞清楚,他還真的不敢貿然答應火鳳獸的這個聽起來很誘人的要求,誰知道是福還是禍呢?

火鳳獸聞言眼中瞬間閃過一絲悲慼之色,略微思索了片刻,它緩緩的道:“風小兄弟,你有所不知,這麼多年來,我被虛金神鏈鎖在這個暗無天日的山腹深處,頭頂還有着那塊石碑的封印,很難吸收到天地真氣進行修煉,我的身體機能越來越差,現在生命也快走到盡頭了,不出半年,我就會死去。

如果我的孩子繼續和我在一起,日後還未出生,就會被困死在魂獸蛋內,再也見不到人世間的陽光了,雖然我很捨不得它,但是我不能這麼自私,把它留在我身邊最終只會害死它,風小兄弟,我看你是個心地善良的人,而且擁有至尊武魂天體,日後的成就一定不可限量,如果我的孩子能夠成爲你的契約魂獸,以後的展前景也不會太差的,說不定還能進階到魂獸的最終形態,大帝境界,成爲永垂不朽的存在。

風小兄弟,你可能在疑惑我爲什麼能看出你是至尊武魂天體對吧?這也是我是火鳳獸的原因,你身上還有超級魂獸赤足小金烏在,而我火鳳獸一族雖然不是超級魂獸,但血脈也不會差,也能感應到你的體質,你能答應我這麼一個即將死去的母親的要求嗎?”說完,火鳳獸死死的盯着風少明,目光中滿是哀求之色。

風少明聞言心中一動,果然怪不得崖天便宜師傅看不出來,原來是這樣,可憐天下父母心,火鳳獸雖然是一隻高階魂獸,但是它的另一個身份也是一個母親,而且是一個不久人世的偉大的母親。

風少明想到了自己的母親,她在世的時候,無時不刻都在爲自己着想,希望自己日後能過得更好,現在這隻火鳳獸,就擁有和自己母親一樣的慈母情懷,風少明將心比心,怎能拒絕?

“好,我答應你。”風少明鄭重的點了點頭,隨即又補充了一句:“火鳳,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的照顧你的孩子,如果它成了我的契約魂獸,我一定把它當做最要好的朋友對待,絕不讓人欺負它。”

“好,好,風小兄弟,我果然沒看錯人,謝謝你,你到我的身後來,把魂獸蛋從我的身下拿出來,還有我在天斬門偷拿出來的一本功法。”火鳳獸聞言激動得眼淚橫流,連連點頭叫好。

風少明聞言走到它身後,在它的屁股下面見到一個拳頭大的五色彩蛋,從五色彩蛋上還隱隱散出一股微弱的能量波動。

風少明彎腰把五色彩蛋撿起,拿在手裏,可是隨即他又苦惱起來,這麼大的一個蛋,自己把它放在什麼地方呢?

風少明再往下面看,發現有一卷白色經書,風少明剛想過去拿起來,還沒走到附近,那一卷白色經書竟然自動化爲一道白色的光束,直接射進了風少明的眉目中。(未完待續) 風少明的腦海,武魂天書的將卷後面多了一頁白色的卷書,赫然就是那一卷王卷天書,風少明神念一翻,逐字逐句得翻看着,頓時心中狂喜,擦擦的,王卷天書,終於讓老子搞到了。

“風小兄弟,你不必擔心,你可以等這枚魂獸蛋孵化,到時就可以簽訂條約了,你現在可以把魂獸蛋放在你的儲物戒指中,一旦魂獸蛋孵化了,掌握了簽訂魂獸契約的辦法,就可以和它簽訂魂獸契約了。”火鳳獸像是能夠看透風少明心中所想,連忙解釋起來,它也很希望自己的孩子成爲風少明的契約魂獸,到時候便能隨着風少明實力的提升,一步步的成長壯大。

“還能放入儲物戒指內啊?那真是太好了。”風少明聞言大喜,神念一動,迅把五色彩蛋放了進去,五色彩蛋躺在戒指內部的空間世界內,和在外界一樣,繼續散着淡淡的能量波動,風少明這才放心的把神念退了出來。

“對了,火鳳,難道真的沒辦法打開鎖住你的虛金神鏈嗎?”風少明見火鳳獸實在是可憐,只有半年時間好活了,於是就想幫它把虛金神鏈弄開,讓它在這半年內能夠享受一些自由自在的時光。

火鳳獸聞言苦笑着搖了搖頭,帶動着身上的虛金神鏈噼裏啪啦的作響,它望着風少明道:“這虛金神鏈可是天斬門的創派祖師親自煉製的,堅如磐石,沒有上品真器,是絕對難以劈斷的。”

“上品道器啊?那我還真的沒有。”風少明聞言沮喪的答了句,上品道器是非常稀罕之物,他現在可沒有。

“算了,只怪我當初一時貪心,犯下大錯,這也是上天對我的懲罰把,其實我也根本沒想過還能出去,只要我的孩子能有個好的前景,我也知足了。”火鳳獸眼中露出看透一切的神態,笑着道。

“不好,第三關測試的時間快到了,火鳳,請問你有沒有辦法讓我走出這座山?我迷路了。”聊着聊着,風少明突然想起第三關的測試已經只剩下十幾分鍾了,如果自己再不出去的話,估計連一點勝利的希望都沒了。

“呵呵,風小兄弟,你不必着急,你並不是迷路,而是誤入山中的五行幻陣內,我被困在這裏二百多年,對這幻陣也有了一些認識,我可以送你出去,說吧,你想要到什麼地方去?”火鳳獸聞言安慰道。

風少明連忙從儲物戒指內取出那張地圖,把自己要去的地方指給火鳳獸看,當然,風少明並不是指的最終的目的地,而是離目的地還有一萬米的一座高山,如果火鳳獸把自己一下子送到目的地,到時候就會引起張太虛他們的懷疑,麻煩就大了。

“好,我現在送你去那裏,你閉上雙眼。”火鳳獸笑道。

風少明聞言連忙閉上雙眼,就在此時,火鳳獸身上一陣綠色的光芒電射而出,在風少明的身周環繞盤旋,不久,形成一隻巨大的威風凜凜的能量火鳳獸,把風少明托起來,唰的消失在原地。

風少明只感覺到耳畔風聲呼呼吹過,還不到兩分鐘,自己便降落到了地面上,他睜開雙眼,只見自己已經站在了指定的高山之巔,眼前一道綠芒閃過,那隻巨大的能量火鳳獸化爲紫芒消失在眼前。

風少明頓時大喜,現在離第三關的測試結束還有十幾分鍾,自己離目的地已經只有一萬米了,就算是用腳走,憑着他的度,也能走到了。

風少明臉上帶着笑容,揹着裝滿黃金的箱子,迅速下山向着前方的目的地走去,他也不想去得太早,剛好提前五分鐘的時間到達就行了。這樣就不會引起其他人的懷疑,就算是凌風,到時候也沒話說了。

風少明走到山腳下,回憶了一下地圖上的記載,只要自己再穿過前面的一道山谷和飛過一條河流就到目的地了。

風少明沿着腳下彎彎曲曲的小路開始前行,路旁開着鮮豔的野花,雜草叢生,路上還有着不少亂七八糟的腳印,應該是有不少人剛從這裏走過留下的。

“哎啊,救命啊。”風少明剛走了上千米,突然從路旁的雜草叢內傳來一個虛弱的呼救聲,聲音中飽含痛苦。

風少明聞言迅速閃身向着聲音的源頭奔去,撥開雜草,現在地上躺着一名年過花甲的老者,身上血跡斑斑,臉色蒼白,毫無血色,嘴角還在不停的涌着鮮血。看樣子身受重傷,已經奄奄一息了。

“啊?老爺爺,你怎麼樣了?”風少明連忙把揹着的箱子放在旁邊,伸手扶起奄奄一息的老者。

“小……小兄弟,我遭到劫匪了,你能……不能帶我去鎮上的醫館?”老者臉上帶着痛苦之色,斷斷續續的道。

“啊?帶你去醫館?”風少明聞言頓時大感爲難,他估算了一下,如果從這裏去天都鎮上的醫館,一來一去,最少也得半個小時,可那時候第三關的測試早就完了,自己豈不是隻能以失敗告終?


“老爺爺,我先幫你看看。”風少明迅速運起一絲真氣,注入老者體內,查看他的傷勢,頓時大驚,因爲他現老者體內像是經歷了世界大戰一樣,所有的經脈盡碎,根本沒有一處是完好的,而且還有不少身體的組織細胞也受損嚴重,生機盡失,憑着自己的修爲,還真是難以治癒他,要救老者的性命,當務之急是送他去鎮上的醫館,找那些精通醫術的醫官治療才行。

可是要送老者去醫館,就一定會錯過第三關的測試,自己是救他呢?還是丟下他不管,直接去完成測試?

風少明內心激烈的天人交戰起來,說實話,他這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難免有些拿不定主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