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兩個聖子之間的距離,已經不足半米,等待着他的,將會是死亡啊!

近乎本能的,他馬上將混沌元素和靈氣一同匯聚到雙手之中,形成兩個螺旋丸,朝着兩個聖子壓過來的光球摁下去。同時還分出一點點靈力,形成一股輕柔的微風托起小蘭,讓她遠離這個能來那個碰撞的中心。

螺旋丸和光球撞擊到一起,頓時僵持在原地,似乎兩者之間的威力不相上下。

但是風愈知道,自己現在處於絕對的劣勢。螺旋丸在倉促之間準備出來,威力本來就比兩個聖子蓄意而發的光球差。同時他還是被動的防禦,力道比兩個聖子也要差了很多。最重要的是,螺旋丸的能量等級,太低太低了!

雖然混沌元素和靈氣在屬性上比元素要強大很多很多,可是規則之力和信仰之力卻不比兩者差。

此刻撞到一起,反倒是他落入了劣勢,退後了一步。

這一步,代表着他輸了,在這一場較量之中輸了。

他心中有些遺憾,兩個聖子眼神之中多了一絲興奮。他們都知道,風愈那退後的一步代表着什麼。

但是就在他們兩個興奮的時候,突然在風愈的眼睛之中看到了一絲瘋狂。

他們兩個心中大呼,“不好”,第一時間離開風愈,只想離他越遠越好。

失去了他們兩個維持的光球,頓時如同落地的炮彈,炸裂來開。而風愈手中的螺旋丸,也在這一刻一同爆裂。

爆炸聲響徹天際,原本就只剩下不多的樹林變得寸草不生,同時還多出了一個深坑。

風愈的人影消失不見,似乎在那爆炸之下凋零了!


但是對於兩個聖子來說,他們也好不到那裏去。

雖然在察覺風愈眼神之中的瘋狂時在第一時間離開,但是太晚,太晚了!

他們剛剛跳動的瞬間,身邊頓時出現無數的元素能量團。

那些能量團跟隨者他們一起移動,不過數秒的時間,瞬間變成巨大的火字。而後轟隆的一聲,發出巨大的轟鳴之聲。

一團遠比之前還要恐怖三分的蘑菇雲從兩個人之前所站立的地方升騰而起,讓整個大地都顫抖了三分。

他們兩個被那塵埃所掩埋,和風愈一樣生死不知。

而小蘭因爲風愈的援手,此刻僅僅是受到一點點爆炸能量的波及,被推到了遠處。落到地上的時候,拉出一條溝壑。

雖然樣子有些悽慘,但是她身上的血已經停止,並且結痂。再加上她屬於魔獸的強硬身體,和那感受到危機自動出來護住的信仰之力,她倒是沒有受到什麼傷害,此刻雖然落魄,卻有些安詳的躺在地上。

塵埃漸漸消散,風愈和兩個聖子的影子從那升騰而起的蘑菇雲之中顯露出來

風愈身上的衣服消失不見,露出一個有些焦黑的身軀。身上滿是淋淋鮮血,看起來悽慘無比,但是實際上受到的傷害並不是很嚴重。如果不是在那一瞬間凝聚出大字爆對兩個聖子攻擊,他絕對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和他相比,兩個聖子僅僅是有些狼狽不堪,氣息有些萎靡而已。

在外貌上風愈比不上兩個聖子,但是在氣息上,他卻比兩個聖子要雄厚得多,這主要還是多虧了他那化神期的身體。

而兩個聖子會比他差一籌,卻是因爲信仰的源頭消失,同時失去了對光明元素的掌控之力。

這一刻,三個人僵持在場中,不敢先動。只有先恢復過來的一方,才能夠掌控接下來的戰局。

而那屬於主神的氣息,越來越加濃郁。他們三個就像是暴風雨中的小舟,一邊要在暴風雨中保持穩定的同時,還要彼此之間對抗。

在蒼穹之上,突然出現一道七彩的光芒。這道光芒突破虛空降臨這個世界的時候,突然分成了九分,分別對應九個死亡絕地射過去。

九道人影似乎是在迴應這九道光芒一般,從死亡絕地裏面出現。

九個影子在光柱之中,慢慢的升上半空。

那些影子讓人看得不真不切,像是因爲光柱的原因。但是那九個越來越高,越來越小的身影,就像是這個世界的巨人,讓人無論怎麼看,都有一種無法企及的高大。

九股恐怖的氣息,讓對持的三個人都吐了一口血。這種氣息,真的太過恐怖了。哪怕沒有針對他們,也不是現在的他們所能夠承受的!

而這一口血的噴吐,卻是這一場戰鬥再一次開啓的契機。

光明聖子臉色狠戾,口中大喊,“你趕緊上去,如果回去晚了,就無法喚醒本體了!”

他們兩個來到這個世界發動戰爭的原因,不僅僅是爲了要喚醒他們的本體,更加是要收集人族和魔族的信仰。有了這些信仰,他們的本體才能夠征服這個世界。

但是現在兩個種族已經可以說完全消失,那些信仰之力可有可無。但是暗黑聖子身上的信仰之力還有不少,絕對不能輕易的浪費。再加上,他們兩個是讓他本體復甦的重要因素。如果他們兩個不能趕在諸神之前解除他們本體的封印,他們的本體將會處於劣勢之中。

暗黑聖子明白光明聖子的想法,馬上離開這裏,朝着蒼穹之上飛馳而去。飛行的速度,比那些被光柱召喚的主神要快上許多。

諸神的實力太過強大,哪怕這個世界被強化過不少也無法容納。若是速度過快,很有肯能會被這個世界排擠。

同時讓暗黑聖子鬆一口氣的是,那些主神門似乎是看不起他這個分魂,眼睜睜的看着他朝着上空飛去。

若是主神們知道他是本體甦醒的一個要求的話,估計絕對會在剛剛甦醒的時候就殺了他們了吧?

風愈此刻被光明聖子纏着,根本無法擺脫,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暗黑聖子的離去。在加上,哪怕現在能夠追上去,也不一定能夠殺了他。殺了之後,對他們的本體也沒有多少影響,倒不如在這裏,先將眼前這個光明聖子殺了。

對他來說,暗黑聖子的仇恨遠不如光明聖子大。眼前這個傢伙,可是讓小蘭渾身出血的罪魁禍首啊!再加上,之前和光明聖子之間的戰鬥,可以算得上是他輸了啊!

再一次和光明聖子纏鬥在一起,每一次碰撞,便會發出一聲如雷霆般的轟鳴。

聲浪震天,恐怖的能量波動,讓那些還存在這個世界的生物所恐懼。

這是超過這個世界層次的力量,若不是因爲主神等的復甦,他們根本不會感受到這種力量的恐怖。

他們恐懼着,他們尖叫着,不斷的逃離兩個人所在的地方,生怕被兩個人的戰鬥所波及。

兩個人打破了山川,擊碎了大地,讓這個世界如同末日降臨一般。

在暗黑聖子到達蒼穹之上那個光門的時候,光明聖子在打鬥之中大笑起來。

“你真的很讓我們敬佩,沒相到居然能夠在這個靈氣越來越少的世界到達化神期的程度,而且還能夠度過那麼恐怖的雷劫。”聖子的臉上多了一絲輕鬆,此刻的語氣,就像是在和老朋友聊天一樣,完全不像是在生死相搏。

風愈並沒有搭理他,而是沉默的發動攻擊。

“如果我們不是在這個世界見面,而是在外面的世界見面,本體說不定會看在你的天賦上將你收入門牆,但是可惜啊,可惜我們是在這個世界相遇,可是你是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出現在這個世界。

若是你來的再晚一點,等我取得了這個世界的所有權,那個時候隨便你怎麼鬧騰。又或者,你來的早一些,在我來到這個世界之前來到這裏,那也隨便你愛怎麼玩怎麼玩,我不會管你。

但是爲什麼你要偏偏在這個時候過來?爲什麼你偏偏是那個特異的人類?爲什麼你是預言之中的那個人啊!”

聖子一臉猙獰的看向風愈,兩者之間如有殺父之仇一般,讓他恨不得食風愈的骨肉,滅其全家。

不過在下一刻,他再次恢復到之前那種文質彬彬的氣質,“不過你的這一生,也到此爲止了!接下來,你便與我一起到那個地獄去吧!”


他猛然間放棄了抵抗,硬是承受了風愈的攻擊,衝到風愈身前,將風愈死死的抱着。

風愈想要掙扎,但是聖子在此刻的力氣大的詭異,根本無法睜開。同時聖子還用上了信仰之力,將兩個人牢牢的綁在一起,根本無法掙開。

突然間,他心中生出一股巨大的危機感。連多餘的時間都沒有,聖子瞬間變成個明亮的小太陽,讓整個世界都在此刻明亮了幾分。

“不好!”風愈大驚,光明聖子此刻竟然是想要自爆,並且還想要將靈魂一起自爆。

真神的自爆,威力足以將這個還沒有被強化過的世界毀滅。現在雖然對這個世界沒有太大的影響,卻不是現在的張博能夠承受的啊!

但是就在他想要動作的時候,轟隆一聲,光明聖子的突然爆裂,讓他頓時失去了意識。

而在這一刻,他的身邊突然多出了一個人。

不,不是人,只是和人長得很像的精靈而已。

挪亞,在千鈞一髮的時候,給他套上了一個屏障,將聖子爆炸的能量都隔絕開了。

身爲月神分身的她雖然能夠動用的力量不多,但是對付一個不過初入神境的光明聖子,還是搓搓有餘的!

不過讓她想不到的是,光明聖子的自爆太過乾脆了。連她都沒懶得急反應過來,便已經燃燒了靈魂準備和風愈同歸於盡。

萬幸的是,暫時截取一些本體的力量之後,她把風愈保下來了。

手中抱着重傷昏迷的風愈,她輕輕一步便來到了小蘭的身邊,將她抱起來。隨後再一次輕輕一步,她便帶着兩個人,回到月之森中。

她前腳剛剛離開,娜爾莉亞後腳就來到剛剛大戰的地方。久久尋找風愈不得,她突然一臉有些哀怨的離開這裏,回到了龍島之上。

風愈和聖子的戰鬥告一段落,代表着這個世界的戰鬥結束了。這個世界,終於安靜下來,不再有那種末日般的景象。

對於其他種族來說,這是一個絕對值得高興的時刻。不僅僅沒有死亡的危險,更是多了數十個真神出來,同時還能夠見到他們的神主。

但是對於人族來說,卻是一個悲傷的時刻。

高等級的人族,絕大多數都參加了人魔兩族的戰爭,被兩個聖子殺了個精光。

現在所剩的強者,已經不多。

半神級一個都沒有了,尊者層次,因爲之前這個世界被強化的時候,出現了三個。神級,聖級加起來,人數不過兩百,數量還不如以前半神層次的數量多!

這是一個凋零的時代,這是一個衆神隕落的時代。這一場戰鬥,註定會記入史冊。

不過時間是無情的,再大的悲傷,在痛苦的回憶也將會沉沒在時間的海洋中。

……

風愈有些混混沉沉的,一時間炎熱無比,一時間又覺得冰冷無比。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感覺到身邊有一種讓他很舒服的東西。

挪亞和小蘭一臉擔憂的看着風愈,他已經昏迷了三十年。傷勢完全好了,但是人還是沒有醒過來。

突然間見到他眉毛動了一下,卻發現他的雙手將兩個人拉了過去。隨後如同發情的野獸,撕扯她們身上的衣物。他如同瘋狂的野獸,不停的侵犯她們的嬌軀。


小蘭臉上帶着笑意,雖然風愈的動作粗魯無比,但是她的臉上卻帶着一絲笑意。

挪亞臉上滿是驚恐,她掙扎着,但是風愈的力氣太大,根本無法掙扎。沒過多久,便沉浸在慾望的海洋之中,無法自拔。

而在神界之上,休養生息,等着那個異界之魔,甦醒的時候,感受到挪亞身上所發生的事情,臉上一紅,口中漸漸發出讓人浮想聯翩的聲音。

對着這種,她沒有絲毫的憤怒,臉上滿是享受的神情!

……

三天過後,小蘭的身前突然出現一個糟老頭子。共鳴的血脈告訴她,這個老頭子是她的祖先!

有些擔憂的看了一樣仍然昏迷不醒的風愈,她趕着老頭子,出現在魔獸森林裏面。半年之後,隨着先祖一起去到了神界之中。

與她同時進入神界的,還有娜爾莉亞和小藍!

至於挪亞,此刻有些懶洋洋的躺在風愈的身邊,看着風愈那帶着淡淡微笑的臉。 風愈眼前閃過一道黑芒,整個人便消失在這個原生界之中。

“你來了?”

風愈剛剛緩過神來,便聽到一聲既陌生又熟悉的聲音。

睜開眼睛,看向了眼前的佳麗,“我來了。”

僅僅兩句話,一問一答的兩句話,卻包含了兩人的思戀。

“你終於來了。”月亮女神再次說話,眼中蘊含淚水,她身後的精靈們都震驚了。月亮女神,那是高高在上的主神,是這個世界的巔峯。哪怕是主神也殺不死的存在,現在居然爲了一個人類所哭泣,這讓他們如何不震驚?

“是啊,我來了。”風愈來到了月亮女神的身邊,在所有精靈憤怒的表情下,抱住了月亮女神。

“大膽,居然對女神不敬。”風愈對月亮女神的舉動,徹底讓這些精靈炸毛了。

原本對於這一個憑空出現的人類進入他們聖地這一件事,就已經讓他們無法忍受,如果不是有月亮女神在場,他們早已經開始動用武力,開始驅逐風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