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這樣的師傅麼,吃個雞腿都要和徒弟搶,酒更是喝的一點不剩。

“單挑,好啊,小子有骨氣。”無崖子嘿嘿一笑扭了扭肥腿。

風逸乾笑道:“是啊,我要和你單挑,但不是比打架。”

“那你要比什麼?”

“嘿嘿!”風逸一笑道:“比——撒尿!”

“你敢麼?”

“我靠你這死變態!”無崖子立刻雙手捂住下體。

“拜託,師傅你不要老學我說話行不?”

“一句話,比不比?輸了的人只能吃雞屁股。”風逸指了指還在火架上的雞兄道。

“那個…比了!老子一千多年的存貨,害怕你這毛頭小子。”無崖子看着正火中跳舞的燒雞,很是艱難的嚥了口水。

風逸嘴角一撇:“還一千多年的存貨,又不是約你比打飛機。”

說完,兩人在剛來到火堆旁的幽憐夢的奇怪目光下,竄進了樹林。

半個小時後……

風逸滿嘴都是油,擡着整隻雞啃得那叫一個開心。邊啃還邊很是囂張的說一句:“哇——這雞好香啊——”

可憐的無崖子肥大的雙手只能捧着有他手掌十分之一大小的雞屁股,在那乾瞪眼。喂到嘴裏舔了一下,又捨不得吃,砸了幾下油。

“嘿嘿,武功高強又怎麼還不是拜在我這英明神武的小弟弟下。”

風逸很高興,倒是一旁的幽憐夢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

“喂!壞蛋,你怎麼做徒弟的,只分給師叔一個雞屁股。”

“額。”風逸一愣。

這女人不瞭解事實就亂說話,要是你知道那壺陳年佳釀被你這胖師叔給喝了個精光,我想你肯定雞屁股都不會給他吃。

無崖子很是配合的點點頭,盯着風逸手中的雞肉道:“對啊對啊,一點都不尊師重道。”

“哼!”風逸很不情願的分給無崖子一隻雞腿,對着他道:“師傅啊,這隻雞腿你可不能白吃,我要問你幾個問題。”

“哈哈,好徒弟,你問吧,師傅知無不言。”

“恩。不過太隱私的我是不會回答的,像是偷看隔壁幽冥宗女弟子洗澡的事情你就別問了,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額,那個師傅,今天天氣好涼啊——”看着幽憐夢陰沉的臉色,風逸連忙提醒道。

“額,有麼?我只覺得這雞腿好香。”


“壞蛋,我剛纔什麼也沒說,收了你師父的雞腿吧,他該減肥了!”

“這個憐夢啊,你別生氣,容我先問幾個問題。”風逸安慰道。

幽憐夢依舊俏臉微寒。

“啊,這個糯米糰子是你做的麼?恩,好好吃啊!”風逸拿起幽憐夢盒子裏的糯米糰子扔進嘴裏誇道。

“其實…也沒有啦。”幽憐夢小臉一紅,風逸暗虛了口氣。

都是這胖子惹的禍。你說你一個玄君巔峯的老頭你來和我搶什麼東西,更可惡的是你去偷看女弟子洗澡……

還不叫上我,真沒義氣…


“那個,師傅啊,這盟主大會是怎麼回事。”

“恩,就是我們仙道十門對付異魔大軍的聯盟要推舉一位盟主,畢竟我們仙道人士修爲高強,心高氣傲不願聽從指揮,這比起異魔大軍處於弱勢,要知道一支軍隊最重要的是服從命令,不然就像散兵遊勇那般,無任何戰鬥力。”說道這裏無崖子臉上浮現出一抹憂色


“所以,推舉個盟主出來是勢在必行。但做盟主有個規定,就是必須是年輕一代的弟子。”

“我們都老了…這次同異魔的大戰中也不知道能回去幾個…”

“以後同異魔的戰鬥只能靠你們年輕的一代了。”

“那君不凡…是哪位?”風逸似乎感覺到了無崖子的悲傷,連忙轉移話題道。

“這個我知道。”幽憐夢臉色興奮道。


“他可是衍天宗新一代的傳奇人物之一,同那龍太子一樣玄君小成境界!”

“有着非凡的號召力,更是衍天宗君子堂的堂主。”

看着幽憐夢似乎有崇拜,那什麼君不凡的跡象,風逸心中一陣不爽,陰陽怪氣的道:“不就是玄君麼?有什麼了不起的。

“修爲我也可以修煉,我看起來也挺帥的…”

聽着風逸酸酸的語氣,幽憐夢心裏很是開心,但臉上她是萬萬不會表現出來滴。

她走到風逸身前坐了下來,摟着風逸的肩膀,錘了錘他胸口道:“哎,兄弟,我也不小了,想找個雙修道侶,你覺得那君不凡怎麼樣?”

“不行!!!”風逸立刻回絕,頭搖的像撥浪鼓似的。

“爲什麼?我覺得他挺好的,人又有君子風度,長得更是俊俏,武功高強還能保護我,最重要的是他沒道侶。”

“堅決不行。”

風逸語重心長的對着幽憐夢道:“憐夢啊,這長得人模狗樣的不一定靠得住,說不定在人前他君子,在人後他豺子呢?至於俊逸,太俊逸那可就是小白臉了!”

“看你那疑惑的眼神我就明白你不知道什麼叫小白臉。”

“小白臉就是隻會靠臉蛋吃飯的傢伙,沒有一點特長,遇到困難就撤退!”

“可是君師兄他很強啊,玄君小成!”

“這可就更不得了,修爲越高眼界越高,他纔不會看上你呢。”

風逸斜着眼睛對着幽憐夢道:“你看你,,出門不喜歡打扮,要身材沒身材,要臉蛋沒臉蛋,脾氣暴躁不說,做得糰子那麼難吃,他怎麼會要你呢。”風逸拼着騷命的阻止,得罪了幽憐夢卻不得而知。

▲tt kan▲C○

“你——”幽憐夢被氣得俏臉通紅,剛要開動手揍這貨一頓,只聽後方一陣瀟灑的聲音傳來。

“小夢,原來你在這裏,可讓師兄我好找啊。”

“君師兄。”幽憐夢放下了準備狠揍風逸的手,對着君不凡宛然一笑。

“呵呵——”風逸乾笑了兩聲。

看着眼前這位樣子比他帥,武功比他高的君不凡一陣敵意。

君不凡一身白色道袍,胸前還刻着一個大大的‘衍’字,劍眉星目,手中長劍輕握,耳角兩邊長髮飄飄,看起來還真有點翩翩公子,帥俠客的感覺。

君不凡好像早就認識幽憐夢,一口一個小夢,喊得那叫一個親切啊。看來不僅是認識,而且他還準備對幽憐夢下手。

這可太危險了,直覺告訴風逸越有風度的男人對女人越危險。

幽憐夢是他兄弟。

對!

一定要拯救這位兄弟於水火之中!

“我突然間發現自己好高尚。”風逸心底自戀道。

“喂喂喂!什麼情況別靠得那麼近好不?現在天氣這麼熱!”風逸狠狠地咬了一口雞肉看着正在相談甚歡的兩人嘀咕道。

“有麼?我運功都覺得有股涼意,哪裏熱了?”無崖子來到風逸身前問道。

“胖子一般不會覺得冷…”風逸敷衍了一句,卻發現情況不對,因爲說這話的人是他師傅。

“完了,又要被揍了。”風逸認命似得閉上眼前,

等了一會兒卻不見無崖子的身影。

“哎——我的雞呢?”

無崖子拿着雞跑的飛快,哪裏有時間去揍風逸。

“哎呀!這雞味道實在太棒了,看來以後得讓徒弟多辛苦辛苦了。”

風逸大罵了一聲,卻趕不及去追無崖子要回雞兄,因爲他看到君不凡的手已經快要撫上幽憐夢的俏臉!

“等等!別碰那個女孩!!!”

【額,這一章,大家可能會覺得有些口水話的嫌疑,玉郎想在這裏澄清一下,這一戰算是寫給玉郎的吧,也算是給後來的劇情一個美好的回憶。算是一個不算伏筆的伏筆。】 風逸這一聲大吼,直接鎮住了聊得正開心的兩人。

君不凡右手一頓,停在了空中,幽憐夢更是用大眼睛疑惑的看着前方的風逸。

“額,那個,君不凡,君兄,你好你好。”

“在茫茫人海中能與你相遇實在是三生有幸,不給你個擁抱不足以表達我心底的愛慕之情啊!”風逸面帶微笑的走到君不凡的身前,將他停在半空中中的手給緊緊的握住。隨後在幽憐夢驚駭的目光下,將君不凡摟住。

“閣下是…”君不凡,連忙推開風逸,很是有禮的問道。

“哦,我叫風逸,目前是無崖子師傅的關門弟子。我覺得你那什麼君子堂的挺好玩的能給我個副堂主噹噹麼?”風逸吊兒郎當的道,右手一伸,將幽憐夢推向後了一截。

聽到無崖子三個字,君不凡臉上明顯的閃過一抹懼色,待聽道風逸說要做副堂主,頓時笑道:“只要風兄有這個本事,不凡定然願意。”

“我擦,這小子拐着彎罵我沒本事。”風逸心裏詛咒了這君不凡幾遍。

君不凡卻是不管風逸,轉過頭,目光深情的對着幽憐夢道:“小夢,你答應我的事情不知——”

幽憐夢走上前道:“君師兄放心,小夢說話定然算數。”

“唉,慢來慢了,那個君兄啊,你先自個玩會,我和小夢說幾句話。”

風逸拉着幽憐夢跑到十米之外,臉色陰沉的對着她道:“怎麼回事?你怎麼能隨便答應人家條件呢?”

“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

“那個,你答應他什麼了?”

幽憐夢眼神疑惑道:“沒有啊,就是閒暇之餘陪君師兄練練劍什麼的,你想太多了,君師兄是好人!”

“練劍?練什麼賤?”

“師兄說他的劍術剛中無柔,讓我陪他一起練,尋求突破…”

“我看他夠賤了,都賤到已經多陽轉陰了,還練什麼賤?要練賤他自己練,你就不要攙和了吧?”


“爲什麼?我都答應了,再說,我就是陪師兄練個劍,你激動什麼?”幽憐夢翻個白眼道。

“那個,作爲你的好兄弟,我想提醒你一下,你這位君師兄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說不定還是個同性戀。”

“額,同性戀就是好男風。所以,你還是少接近他爲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