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千對他的話毫無反應,依舊有條不紊,只見他從衣兜里掏出一個小瓶,打開瓶蓋,從裏面倒出一些白色微黃的晶體在燃燒瓶里,一邊對大家說:「諸位現在可以離開房間了。這股味道可能你們不太喜歡。」

「別又故弄玄虛忽悠大夥兒了,大家現在時緊迫,沒工夫兒陪你在這兒玩兒。」馬偉抬高嗓門,

葉千朝他擺擺手,「你過來聞聞。」

「有什麼可聞的,不就是一些草藥嗎。」馬偉嘴上不屑,勉強湊近了抽了一下鼻子,「跟剛才沒什麼兩樣。」

「你剛才不是又加東西了嗎,是什麼?」董妙音好奇的問。

「那你也聞聞看。」葉千說。

董妙音抻著脖子聞了半天,「好像……好像是有那麼一點特別,但又說不出來是什麼味道。」

「你鼻子還算靈的,后加的這種東西不仔細聞,不太容易發覺,這其實是猞猁的尿。」

夏可驚訝道:「猞猁?那不就是貓嗎?這是貓尿?!」

「這麼說也可以。更準確點兒說同屬於貓科,是大型的山貓,它的尿液有特殊的氣味,持久而濃郁。它屬於獨居動物,在山林里會用自己的尿液圈出自己的領地。噴灑尿液的地方,能維持幾天的氣味。我把它的尿液配在我的藥油里一起加熱揮發后,會綜合它的騷味,還能讓這種氣味的附着力和持久力更強。無論這個人走到哪兒,也會把身上的這種氣味帶到那兒。就算洗澡換衣服也能維持兩三天的味道。」

董妙音聽到這兒急忙捂住鼻子,「所以你剛才叫我們離開。」

「是啊,因為我這一加熱,猞猁尿等於飄散到滿屋子裏。如果你們有對動物尿過敏的,可能會感覺不適。」

董妙音聽完他的話,感覺自己從頭到腳,從裏到外沒有哪個地方是舒服的。

其他人也沒有覺得好過的。

夏可捂著嘴問:「那我們身上沾了貓尿就洗不掉了唄?」

「那倒不會,有一種特殊的辦法。回到家用洗髮水加蘋果醋洗澡洗衣服,那種味道就沒有了。」

聽到這裏大家總算鬆一口氣,但也都自覺的退出房間。

葉千在休息室呆了半個小時,離開后囑咐工作人員,把門關好。然後又去了其他兇手也可能去的地方,揮發了一會兒貓尿混合物。

其他人插不上手,只能看着,眼下他們已經完全明白了葉千的用意。他是想趁著兇手來踩點的時候,讓他不知不覺沾上著這種特殊的氣味。等到演唱會那天,他只要一出現,葉千就能發現他。這個想法倒是很腦洞,也很巧妙,問題上這種貓尿究竟有沒有他說的那麼神奇,只能拭目以待了。

之後,不到兩天的時間裏,董妙音完全按照葉千的計劃進行。還幾乎是生拉硬拽把梁曉雲拽來,配董妙音完成節目錄製。

按照以往,他肯定樂不可支,現在卻臉色薑黃,跟得了一場大病似的,看見鏡頭直往後躲,生怕自己被拍進去。。 毒叔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聽到他的聲音,不知為何,蒙羽心中一沉。

隨後臉上堆著笑容說道:

「毒叔,你這麼快就來啦!」

步履生風的毒叔,走進大廳。

拍了拍蒙羽的肩膀后,興奮的說道:

「小子,聽說你有事找我。」

「我放下手中所有的事情,立即就趕了過來。」

「怎麼樣,毒叔對你好吧!」

「說吧,什麼事找我?」

蒙羽剛要開口,毒叔突然抬手阻止,隨後說道:

「說之前,我先和你說個事。」

聽到此處,蒙羽的心咣當一聲,沉了下去。

【毒萬兩不會是想要錢吧?】

正所謂怕什麼來什麼。

蒙羽這邊剛想完。

就聽毒叔說道:

「小子,為了給你準備大婚的賀禮。」

「我最近可是忙的昏天黑地。」

「眼看這賀禮就要完成。」

「但是偏偏在材料上卻差了那麼幾種。」

「這幾種材料是非要不可的。」

「按理說呢,我已經託人去尋找了。」

「只不過,這個價格嘛。」

聽到這裏,毒叔的意思已經表達的非常明確。

想到自己有求於毒叔,蒙羽只得無奈的搖頭問道:

「毒叔,還需要多少錢兩,你說個數。」

聽到蒙羽的話后,毒叔頓時仰天大笑,隨後豪放的說道:

「我要的也不多。」

「你就再給我……十萬兩黃金就行!!!」

噗……

在一旁飲茶的范珏和范老三,聽到這個數字后紛紛將嘴裏的茶水噴出。

十萬兩黃金!!!

還不多!!!

這比獅子大張口還要大張口啊!!!

與此同時,蒙羽也是臉色難看的想到:

【真不愧是毒萬兩,張口就要十萬兩!!!】

【你當我家是開金礦的啊,十萬兩十萬兩的管我要黃金!!!】

心裏吐槽一番后,蒙羽搖頭拒絕道:

「十萬兩太多了,我沒有那麼多黃金。」

毒叔嘆息的說道:

「哎呀,那就可惜了。」

「我想要的幾種材料,就算他們尋到,我也沒錢購買。」

「為了不耽誤你們的賀禮,看來只能我自己出門尋找了!!!」

說完,毒叔轉身便要離去。

看着他如此作態,蒙羽咬緊牙根對他說道:

「最多兩萬兩!」

「再多我也拿不出了。」

「你要便要,不要……」

蒙羽的話還未說完,毒叔便再次轉過身來,滿臉堆笑的說道:

「要,當然要!!!」

「兩萬兩雖然少了點,但蚊子小也是肉啊!!!」

說完,毒叔興奮的搓了搓手,盯着蒙羽問道:

「錢呢?」

「什麼時候拿給我!!!」

看着如此貪財的毒萬兩。

蒙羽頗為無奈。

其實,這也不能怪毒叔。

畢竟,搞研究這種事情,就是一個燒錢的玩意。

毒叔好不容易遇見一個有錢的主。

當然要好好把握機會。

深吸了一口氣后,蒙羽說道:

「錢現在還不能給你。」

「你陪我去一趟隴西,處理一些事情。」

「事成之後,這兩萬兩黃金,我便雙手奉上。」

聽到要去隴西,毒叔收起笑容,沉聲問道:

「小子,陪你去隴西也不是不行。」

「但是,你必須要告訴我,你去哪裏是做什麼???」

對於這件事情,蒙羽本就不打算進行隱瞞。

盯着嚴肅的毒叔,他說道:

「最近,在隴西流行一種怪病。」

「患此病者,全身生滿爛瘡,痛苦而死。」

「我讓你陪我去隴西,就是想看看,你是否有能力治療此病。」

聽到蒙羽的解釋后,毒叔右手摩擦著自己的下巴,陷入沉思。

對此,蒙羽等人也是在一旁靜靜等候。

片刻之後,毒叔抬起頭突然問道:

「此病,宮內的御醫是否看過?」

「看過,但束手無策!」

點了點頭,毒叔沉聲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