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老劉這次的行動,註定實惠讓骨龍失望了。老劉這一出動,沿路的亡靈生物都望風而逃。老劉尋子心切,也懶得和這些小癟三計較。所以一直飛到死神的宮殿,也沒整死一個亡靈,這讓骨龍很是失望。

老劉剛來到亡靈女神的大殿前,就高聲叫罵。周圍的亡靈守衛見到老劉又來了,也不敢過來阻攔,十幾萬骷髏殭屍啥的,就都聚在大殿的兩側看熱鬧。這讓亡靈女神很美面子,在神殿裏哼了一聲,這些高級點兒的亡靈就都嚇得跑掉了。

“看來亡靈也不能太聰明瞭,不然就不聽話了。桀桀桀桀!”老劉嘲笑道。

“哼!瓦瑞爾那些人類還不是一是,像個海龜一樣,縮到精靈神大人造的龜殼裏,怎麼罵都不敢出來。”死神笑道。

“廢話少說,帶我兒子出來見我!”

老劉三句話沒到頭,就直奔主題了。和美女拌嘴,老劉自認沒那天份,還不如直來直去了,也少受些奚落。不過死神可是不給他面子,抱着小手就是不搭理老劉了。她其實也氣呀,每天看着人家在自己的地盤上橫行無忌,自己在人家的地盤上卻毫無寸進。要不是小光腚每天逗得死神開心,她也找老劉拼命去了。

“老爹!俺來了。”

死神正抱着肩膀裝B的時候,小光腚從她身後嗖的一下躥出去了。死神想要出手阻攔,但是又怕傷到小光腚,只好眼睜睜的看着他回到老劉的懷裏了。這時她纔看清,小光腚竟然騎着一隻亡靈狼,怪不得跑這麼快。這下可是把死神氣個半死,當下就把吃裏扒外的亡靈狼給幹掉了。

“嗚嗚嗚!我的小格里芬尼死了!”小光腚一見骨狼散架了,立刻傷心的哭了起來。

老劉現在已經管不了這許多了,抱着小光腚就要往回跑。可不知怎麼搞得,小光腚一出溜又掉到地上了,抱着骨狼的骷髏頭就往回跑。老劉再想伸手去抓的時候,死神的神力已經擋在老劉的面前了。最後老劉顧忌着孩子,也沒敢動手,就眼看着小光腚又回到了死神的懷裏。不過老劉也注意到了,小光腚這不是在跑,而是在飛!只不過是飛的很低,看着好像是在跑一樣。

“漂亮媽媽,快救救我的格里芬尼。嗚嗚嗚!”

小光腚抱着骷髏頭,就在死神的37E上狠勁兒的蹭。弄得死神狂笑不止,老劉則是傻站在對面,離着昏倒只剩一步之遙。死神隨便丟了點黑暗能量,又分出一絲神識在骨狼的身上,眼見着骨狼就活了過來。小光腚一下又掙脫了死神,跳到骨狼的背上去了。

“你,卑鄙!你一定是給我兒子洗腦了!臭娘們!老子和你拼了!”

等着小光腚跑遠了,老劉抽出猛虎刀,95步槍和火神炮,打算開始拼命了。在他看來,一定是死神在小光腚身上下了什麼詛咒,才讓小光腚對她如此依賴的。

“哼!要打就打,哪來的這些廢話!不過我可說明白了,這孩子我一點手腳都沒動。到是你整天和老婆們花天酒地,把孩子丟進牛棚裏。現在這孩子老孃是養定了,誰也別想再打他的主意!”死神說着也憑空抓了一根骨矛在手裏,一副要動手的樣子。

“天魂地魂,你們上!我不打女人。”老劉被人說到了痛處,打架的興趣大減。

要不然他總不能把事情,和死神說完再打吧,那不成兩口子打架了嗎。正想着呢,就見猛虎刀和95步槍又飛回到空間戒指裏了。天魂地魂根本就不鳥老劉,自個兒回去修煉了。

“算了,看在你是個女人的份上,談判吧。”老劉泄氣了。

“哼!老孃不談,咱們走着瞧!乖兒子,等等老孃……”

死神都沒搭理老劉,轉身找小光腚玩去兒了。她這一走,那些躲在各處的亡靈又都冒出頭來,把老劉圍了一個水泄不通。這倒是給了老劉撒氣的東西,衝上去狠砸了一頓。不過在這亡靈女神殿附近,亡靈是不會消散的。老劉除了幫忙人家造出幾個更強大的手下外,再一無所獲了。眼看着十幾萬低級亡靈,進化成幾千個高級貨,老劉恨恨的離開了。

“給我加緊速度造戰爭堡壘!沿海城市一城一座!一定要把亡靈生物都給我堵在海里面!”老劉咆哮了一頓之後,找清淨地方修煉去了。

“骨龍閣下,您跟着精靈神大人去了吧?”見到老劉走後,格雷特小心翼翼的問骨龍。

大家這段時間都要給老劉折騰瘋了。雖然每個人都明白,精靈神大人這是爲了大陸的安危。雖然離勝利雖還有一定距離,但是眼前形勢一片大好,打敗死神的軍隊,也就是時間問題。但大家都想揣測一下老劉意向,好做出相應的調整。可是精靈神大人的孩子被抓,現在誰也不敢亂說話,就只能從骨龍這裏搞點兒小道兒消息了。骨龍也因此身價倍增,真的是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了。 “哎,主人這次都把少主抱住了,可是又被死神給抓回去了,可惜了一次好機會。不過嘛。”說話留半句,這是骨龍要好處的前兆。

格雷特連忙取出一箱金幣,交給骨龍。龍族愛財,傻子都知道。骨龍雖然已經死了,但是這個天性卻沒什麼變化,典型的死要錢。見到了金幣之後,骨龍果然心情大好。不但把自己的所見所聞說了,連自己的推測和猜想,都一併告訴了格雷特。格雷特這下可傻了,按着骨龍所說,那這仗還能打下去了嗎!

原來呀,骨龍是旁觀者清。老劉和死神那種兩口子打架似的戰爭,哪會逃出它的眼睛。它認爲只要有小光腚一天,這場戰爭就不會有個結果,這是肯定的了。那麼剩下的呢?剩下的怎麼辦?丟下人類和亡靈自相殘殺?不太可能。最後搞不好也就是和以前一樣,你在你的亡者大陸混,我在我的瓦瑞爾玩兒,大家各不相干。那麼兩個大神呢?他們倆最後會怎麼樣?這個就令人遐想了。

不過想歸想,做歸做。人家亡靈族可不會看在精靈神少主的份上手下留情,誰有一個不小心,就會留着這兒給骨頭棒子做同族了。矮人們一如既往的辛勤工作,戰爭堡壘一座接一座的建成,並且開始在個大城市的外圍運行。這東西給了普通民衆極大的信心,大家用開始了正常的生活和勞作。要說是和亡靈大戰前一樣是扯淡,但大家至少不會擔心,一覺醒來後變亡靈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轉眼到了冬天。之前因爲有瓦瑞爾的屏障,大陸上的氣候還算溫和。但是隨着屏障的消失,瓦瑞爾大陸有迎來了新的考驗——寒冷。各國都沒有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所以都有些準備不足。大雪降下的第二個月裏,很多人家的取暖物品,就消耗一空了。

Www¸Tтká n¸¢o

老劉忙裏偷閒,用傳送陣回家裏看了看。只見安德莉亞已經變了樣子,一頭綠髮掉了個乾乾淨淨,像個掃把一樣倒插在地上。樹女兒一見到親爹來了,就開始哭訴,說自己的頭髮掉光了,要老劉幫忙想辦法。老劉被逼無奈,只好隨意丟下一點真氣給安德莉亞。

“乖女兒別怕,老爸給你搞定了,只要等到明年春天,你的頭髮就會一點點的長好了。現在來給爸爸弄點水果,你知道你弟弟他被人抓去了,爸爸想去看看他。”老劉說完,還抹了兩個眼淚疙瘩。安德莉亞見到老劉傷心,也跟着很難過,催生出一大堆各類水果交給了老劉。

拿到了給兒子的水果,老劉再次上路。這次他來到位於地下城的倉庫,那裏現在已經是人滿爲患了,許多人類孤兒,寡婦老人之類的弱勢人羣,都被老劉安排到這裏居住。

和以前的老矮人一樣,老劉給這些還有些勞動能力的人,安排了一些簡單的輕體力工作,讓他們自食其力。方便麪,壓縮餅乾,汽水,和一些小食品,就是地下城的主打項目。原來的創造神殿被老劉挪到精靈之城了,騰出火山口的熱量,倒也足夠提供給這些項目做能源。

最後老劉來到位於德蘭帝國中部的一座城市——梵蒂岡。這裏一度是德蘭帝國的恥辱,但是在建設了雷神殿以後,梵蒂岡又逐漸恢復了往日的繁華。老劉此行的目的,就是關注一下在這裏的建設進展。德蘭帝國不比其他帝國,國內的資源,多以被教會揮霍一空。就連冬季取暖的燒柴,都要從別的帝國進口。在比利的多次懇求下,老劉把這裏作爲一個試點兒,建設自己理想中的水晶城。

水晶城的理念很簡單,就是一個巨大的溫室。把人口居住的區域都用玻璃罩起來,在最大限度上,減少城市對熱量的需要。達芬奇是這個工程的總設計師,老劉最初曾經提出的幾個難點,不知道達芬奇是如何解決的。等到老劉一進城,就發現城市並不如他想象的一樣。

原本設想的一體化城市,變成了一個個相連的N型的拱棚。整個望去,就跟一條蜿蜒在城裏的大蛇一樣。一些阻礙施工的建築都已被拆除,到處都是呼着白氣努力工作的人。老劉找了個入口,進到拱棚的內部。果然溫度比起外面要高很多,而且好像還有熱風不停地在流動,並沒有憋悶的感覺。

最後達芬奇拿來設計圖紙,老劉才解開了心中的疑惑。原來達芬奇把城市設計成了管道一樣,在管道的一端,安放了大型的魔力風機,不斷的把熱風吹進管道內。到了夏天,還可以直接把涼風吹進來,解決天氣熱的問題。老劉又陸續問了一些其他的問題,達芬奇都在圖紙上指出了相應的辦法。

“達芬奇大師,你是我手下中,賺錢最少,辦事最可靠的一個。等亡靈大戰結束了,我一定會好好獎賞你的。”老劉心急前線,檢查了一下就回去了,丟下達芬奇在那獨自開心。

再次回到前線,老劉指揮着手下,又一次發動了對亡靈生物的攻擊。不過打了幾炮之後,老劉就下令停止了。這段時間裏都是這樣,每天打幾打就行了。反正也是不能真的殺掉死神,放幾炮嚇唬一下對面的亡靈就可以了。而且打完炮,老劉還得帶上東西去看兒子,打的太狠了,死神又該沒完沒了的罵人了。

經過一夏一秋的推進,戰爭堡壘已經開到離亡靈神殿不到百里的地方了。所以老劉只用不到十分鐘,就飛到了神殿門口。他這段時間每隔一天就會來看兒子,亡靈們早都習慣了。隔天就會聚集到神殿門口,等着老劉幫他們進化。不過哪個亡靈都不願意靠前站,因爲萬一給老劉宰了,就成全別的亡靈了。

老劉站在門口也不搭話,從空間戒指裏往外不停的掏好吃的。很快就在面前堆起了一座小山來,裏面不但有給兒子的食物,還有給火龍和奶牛的糧草。死神自己不吃東西,所以老劉家裏人質牛質的一切用度,都得靠老劉自己拿來。很快,死神又領着小光腚出來了,收好了地上的食物後,兩人有商量起戰爭的事兒來。

“不如就這樣算了,你住你的亡者大陸,我回我的瓦瑞爾。幹嘛非要打個你死我活的,咱們又沒仇。”老劉笑嘻嘻的說道。

“你個臭流氓!下流坯!不說這些我還不生氣,這下沒完了,你和瓦瑞爾老不死等着,我不宰了你們誓不甘休!”死神暴怒道。

呃,這是咋了?剛纔還好好的,怎麼眨眼就翻臉了?老劉不解的搖搖頭,回家去了。到家後先吩咐手下做好準備,因爲每次死神罵人後,都會派手下來攻城的。果然,沒等到做晚飯,一大羣骨龍就飛到射擊區。看樣子就是來當靶子的,一個個的懸空停着,既不打也不跑。

“開炮開炮,讓它們回去交差吧,這麼亂哄哄的,我看着鬧心。”老劉下令,百炮齊發,骨龍們很光榮的回去覆命了。


就在大家鬆了口氣的時候,一個不幸的消息傳來。有個火炮手不小心從戰爭堡壘上掉下去,摔碎了脊樑,就要死了。老劉大怒,邊罵娘邊朝着事故發生的地點跑去,可是等着老劉到了地方,小矮人已經死了。幸好是在亡者大陸,小矮人的靈魂沒有消散。老劉打開了自己的黑暗領域,讓這個小傢伙重生了。又給他喝了一點生命之水後,很快就康復了。

“呼!嚇死人了。”老劉事後大呼害怕。

可是在他心裏,想的卻是另一件事,一件可以結束這場戰爭的事情。老劉早就想過自己的領域,但苦於沒有合適的實驗對象,今天的復活行動中,老劉得到了極大的信心。於是老劉再次溜走了,沒讓任何人知道自己的去向。如果這次的實驗失敗了,那可是很丟面子的事兒。所以老劉要等着試驗成功了在回來宣佈。

戰爭堡壘十里外,大量的亡靈生物在漫無目的的遊蕩。除了靈魂之火比它們強大的存在之外,他們會吞掉任何一個敢於接近的靈魂。老劉顯然就是那個強大的存在。所以大量的亡靈生物,都躲得遠遠地,生怕老劉會收拾了它們。

不過那可不是老劉願意見到的,只見他掏出火神炮來,很快就敢掉了大量的們骷髏兵。看着這些靈魂之火互相吞噬,老劉掏出小酒壺,在一邊兒等着,一個強大到可以互相交流的出現。這個過程並不如說的那樣簡單,靈魂們互相之間的爭鬥,持續了好長時間才高一段落。一個剛剛想要重組身體的靈魂,被老劉給抓走了。

“你還有記憶嗎?”老劉問道。

答案是否定的,當這個靈魂出現在亡者大陸的時候,他就已經破碎成黑暗能量了。這些能量在一起吞噬,合併,才產生出微弱的意識。說的明白點兒,就有點像元素精靈紅那樣。不過當老劉問道它爲什麼要吞噬別的靈魂時,它給出了了一個很令老劉滿意的答案——爲了強大。

想強大好辦,我就讓你強大,然後再看看你強大了以後想幹什麼。整個下午的時間,老劉都帶着這個靈魂,在亡者大陸上不停的吞噬。到了晚上,它已經強大到和骨龍有一拼的程度。老劉也得到了一個意料之中的答案,變強了之後,那靈魂又想要一個真正的身體。

“強大的主人,如果我能有一個人類的身體,那麼以我的靈魂強度,一定可以給您幫更多的忙的。”靈魂如是說。

有理想的靈魂老劉喜歡,老劉當下就取出傳送陣,帶着這個傢伙來到地下城。這裏都是老人,幾乎每隔幾天,就會有壽終正寢的。老劉找到一個剛死不久,還沒來得及下葬的屍體,施展了一次借屍還魂。當靈魂重新以人類姿態站起來之後,老劉又賞賜 了一滴生命之水給他。

“參見主人,請主人爲我賜名。”

“呵呵,你就叫做瑞斯特吧,我如果沒記錯,這好像是重生的意思。那麼現在瑞斯特,你還有什麼願望呢?”老劉心願達成,開心的很。

“我,想幫助主人做事兒,報答您的恩德。”瑞斯特想了一下後說道。

老劉給了瑞斯特一顆子彈,吩咐他去戰士工會,找戰神狄卡思後就離開了。現在實驗已經結束了,老劉對於這個瑞斯特的興趣早就挪走了。那個可以根除亡者大陸威脅的好法子,老劉現在現在就要去做。在這之前,老劉吩咐駐守地下城的埃默裏,所有死者的身體都要用空間戒指收好,等着他有時間回來集體復活。

酒香也怕巷子深,老劉回到亡者大陸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死神談判。

“我現在不怕告訴你,我已經有了可以掃平亡者大陸的方法。你是跟我合作,繼續當你的死神。還是和我對着幹,等着變成光桿司令。看在你照顧小光腚的份上,我現在給你一下次機會。”老劉得意洋洋的說道。

天價專寵:甜愛舞娘嬌妻 ,根本就沒做理會。搞定大陸上的亡靈,開什麼玩笑。要真有那樣的好法子,瓦瑞爾也不至於給自己打的連神體都不要了。於是在罵了老劉一頓之後,死神就帶走了食物和小光腚,回到神殿裏玩兒去了。

可是死神忘記了一件事情,就在老劉和她說話的時候,周圍可是有好多亡靈生物都在偷聽着。等到老劉一離開,這個聳亡靈聽聞的消息就傳開了。那個無敵的精靈神,終於找到了徹底毀滅亡靈的辦法了!亡者大陸在一夜之間,就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當中。

沒等到老劉第三天來送食物,死神就帶着手下打上門了。老劉出奇的沒有下令炮轟亡靈,而是來到戰爭堡壘外面,親自迎接死神光臨。一見面,死神就大罵了老劉一頓。而且還一邊哄着小光腚玩兒,一邊威脅老劉要把他變成小骷髏。

“是不是造謠,試一下就知道了,何必大動肝火呢!這樣吧,咱們現場試驗,我要是說假話,立刻撤兵。我要是沒說假話,你就放我兒子回來。”老劉得意的說道。

“在我面前,你是殺不死它們的!”死神好心的提醒了老劉。

“切,難道說位面第一強者,亡靈女神大人,除了會劫持人質之外,就再沒點兒膽量了嗎?要真是那樣的話,我也可以立刻撤兵。說句老實話,就這這破地方我早都呆夠了,不如在先回我那邊兒,等着你來打我好了。”

死神身後跟着的手下們,都小聲的議論着。死神被逼無奈,最後只好點頭答應了。一個金骨骷髏和一個殭屍領主,成爲這次試驗的主角。它倆哆哆嗦嗦的來到老劉面前,等着老劉怎麼讓它們魂飛魄散。

“你們別怕,就算你們變成黑暗元素,我也有辦法讓你們復原。我還真就沒見過誰能消滅能量呢,哼!”死神心虛道。

不過老劉的舉動,很快就吸引了所有生物的注意。這中間也包括戰爭堡壘裏的矮人們,大家都緊張的看着老劉,等待石破天驚的一刻到來。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老劉竟然從空間戒指裏丟出兩具屍體。

“哇哈哈哈,這就是你的絕密武器嗎?難道這兩個老頭死前是創世神嗎,啊哈哈哈!”死神狂笑不已。

對於這種垂死掙扎似的事情,老劉纔不會在意呢。伸手就擊碎了兩個亡靈的頭骨,抓出兩團靈魂之火來。隨後老劉用手堵住兩個死屍的嘴,身上神力一放。


“黑暗——重生領域!”

兩個死屍瞬時就張開了眼睛,驚恐的看着周圍。不過這只是第一步,老劉又掏出一小酒壺,把摻着生命之水的葡萄酒,給兩個老頭一人灌了一口。

“你們倆現在重新做人了,還不快謝謝本神嗎?嗯!”老劉撇着嘴,對兩個老頭說到。

一直以震撼別人爲樂的老劉,終於又一次震撼了所有人。而就在死神震驚的一剎那,老劉很順利的把小光腚搶回來了。不過更出乎意料的是,老劉狠打了小光腚一頓屁屁之後,又把小光腚塞給了死神。

“哼!眼見爲實了吧。我兒子還給你當人質,以後別說老子欺負人。我宣佈!所有金骨骷髏和殭屍領主級別的亡靈強者,都可以來我的戰爭堡壘裏申請一個新的身體。名額有限,報名從速!”說完,老劉轉身回去堡壘了。


直到小光腚摸她桃子,死神纔回過神來。她可不是一個亡靈生物,老劉做的這件事意味着什麼,沒有誰比她更清楚了。一個金骨骷髏是吞噬了十萬以上靈魂纔會進化的,十億亡靈生物,也不過就進化一萬個而已。人家真要是拿出一萬具屍體來,那這亡者大陸上,還會剩下什麼呀!

“你騙人,他們還會死的,幾十年後等他們一死,亡者大陸還是今天的樣子!”死神對着堡壘裏喊着。

“呵呵,瓦瑞爾現在做的事情你一定是知道的。所以就算沒有我今天的舉動,三百年後是個什麼樣子,你也應該想到了吧。我這麼做就是讓那一天提前了三百年而已,別自欺欺人了,美女!大陸早晚是要平衡的。”老劉的聲音從堡壘裏傳出來。“另外還有一件事兒,我算過了,金骨骷髏大概也就能整出一萬來個。下個月的今天,我帶一千具屍體來,剩下的都等着被瓦瑞爾分解吧,哇卡卡卡!” 戰爭堡壘出乎意料的退回去了,死神和手下們都留在原地發呆。最後還是小光腚的一句話,打破了僵局。

“漂亮媽媽,和這些醜八怪有什麼好玩兒的,我帶你回我家去吧。嘎嘎!”

小光腚的一句話,直接把死神的思緒帶回了N萬年前。那時她不叫死神,而是叫做逸飛……

作爲創世神創造出的唯一一個黑頭髮黑眼睛的生命,逸飛是兄弟姐妹中最受瓦瑞爾喜愛的一個。當時瓦瑞爾還打算把整個東部大陸,都送給逸飛做禮物。但是沒過多久,創世神瓦瑞爾變了。他不再辛勞的工作,而是開始享受生活。

眼看着自己的兄弟姐妹,一個個被瓦瑞爾賜予了神格,分擔他的工作,逸飛特別害怕。她聽大姐說過,神格是要硬塞進去了,很疼。可是幸好輪到逸飛的時候,神格用光了。她依舊是在大森林裏和精靈們嬉戲玩耍,沒有像別人那樣,變成一個神。但是沒過多久,瓦瑞爾就找到了逸飛。

“沒有神格的話,很快你就要死了。這是註定的,我也沒法改變。所以我決定,還是讓你做一個神吧。”瓦瑞爾說完,就賜予了逸飛神格。

隨後的幾萬年裏,逸飛過的並不開心。作爲最後一個神,她得到了黑暗神格。那也代表了瓦瑞爾最後一份工作——調節元素間的平衡。逸飛沒有時間休息,更沒有時間玩耍,每天就是把那些變異的元素,轉化成位面裏的六種基本元素。

這一切一直持續到兩萬年前,異界十大強者侵入瓦瑞爾大陸。大姐雷神死了,三姐水神死了,風神小妹也死了。逸飛在傷心之餘,連祭拜一下的時間都沒有。大陸上上越來越多的靈魂,讓逸飛沒有時間做其他的事情。

不能再這樣了!逸飛終於覺醒了,她開始吞噬那些靈魂能量。從開始的偷偷摸摸,到後來的明目張膽,逸飛在一點點轉變。這中間的緣由,就是那幾個被吞噬的異界靈魂。但是逸飛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自己變強了,才能回到以前的生活,這就是逸飛一直以來的信念。

爲此,她在瓦瑞爾最虛弱的時候,背叛了自己的大家庭,在瓦瑞爾給她的封地上自立爲王,開始以死神的名義自居。可是越來越多的手下,需要更多的靈魂來進化。萬般無奈之下,死神開始了萬年亡靈大戰的第一戰。中間雖然幾個兄弟也曾經和死神交鋒,但是除了瓦瑞爾的死忠菲尼克斯之外,死神還真是沒有殺過別的神族。

最後瓦瑞爾被逼無奈,靠着一個同樣來自異界的手下——摩拉丁,用身體封印了大陸,這纔算是結束了這場戰爭。死神獨自一人在這裏已經生活了上萬年,對於生者大陸的嚮往,已經把她改變了許多,殘暴,嗜殺,冷血。可這些都在見到小光腚之後,被一點點的改變着。

“走了,乖兒子。老媽領着你找漂亮妹妹去,看哪個漂亮,直接抓回來當老婆。”死神說完就要離開,可是身後的手下都跪倒了。

“亡靈之祖女神冕下,請給我們指條明路吧!”*N

臭罵了這些醜八怪之後,死神要它們找老劉商量去了。而她自己,帶着小光腚飛走了。一路上除了丟下些不明所以的嘎嘎聲之外,再就沒有任何神諭。亡靈們湊在一起簡單的商量了一下,決定開一個亡靈比武大會。最後剩下的一千個亡靈,去找精靈神討個身體。

亡靈比武大會的消息,一夜之間就傳遍了王者大陸。各地領主紛紛出手,把手下的小亡靈吞噬一空。都沒等到一個月時間,大陸上除了一些偏遠山區還有幾個骷髏人之外,到處都見不到亡靈了。大家都跑到戰爭堡壘下面,等着申請新身體去了。

“阿蘭德,你想不想要一個新身體呢?想的話,我可以給你一個最好的。”老劉坐在骨龍背上問道。

“回稟主人,要是有個龍的身體還差不多。做人我想算了吧,那都不能飛了,也不能馱着主人了。”

老劉聽完之後很滿意,自己的煉器比一個真正的身體更有魅力,這是每個煉器者的追求啊。於是老劉決定讓骨龍更強大一些,也好配的上自己的身份。


“阿蘭德,下面的亡靈太多了,主人未必能攢到那麼多的屍體,如果只剩下一半兒的話,我想就好辦多了。你有沒有什麼不讓亡靈知道的方法,把它們的數量減少一點兒呢?”老劉陰陰 的說道。

聰明的骨龍哪會不知道老劉的意思,謝過老劉的提攜之後,就和老劉分道揚鑣了。老劉去了死神殿找孩子,而骨龍去找機會幹掉下面的亡靈。丟下骨龍在亡者大陸搞風搞雨不說,但看救子心切的老劉。

死神殿他第一次進來,和外面不同,裏面一點陰森恐怖的感覺都沒有,反而跟像是一個博物館。各種各樣的工具藝術品甚至是武器,都分門別類的擺放在大殿裏的各個角落。老劉還在一個角落裏,看找到了自己的鐵板傳送陣,看那位置,應該是剛放在那兒沒多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