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噗!”

高壯護衛的動作陡然間停滯了。

他發現,一杆猩紅長棍已擊碎他的喉嚨,洞穿了他的整個脖頸!

而直到現在,他擡起的腳步,還沒落地。

然而就在此時,衆人驚恐的發現,金瞳那刺入護衛喉嚨的猩紅長棍,竟發出類似人類吞嚥的聲音! 隨着這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那護衛的身體眼看着變得蒼白,乾癟起來,如同那血肉被猩紅長棍吸食了一般。

而在長棍之上,此時更是冒出一道道如同人類血管的脈絡,脈絡不斷起伏鼓脹,那是那名護衛的鮮血在其中通過。

僅僅四五個呼吸之間,那護衛便成了一具乾屍,僵硬的倒在地上。

“這……!”衆人一個個倒吸冷氣,嚇得連連倒退,再看那金瞳,充滿了無比的恐懼!

這哪裏是人,簡直是一披着人皮的魔鬼!

金瞳此時卻將猩紅長棍往後背的皮囊一插,仍舊那副冷漠的樣子,如同剛纔什麼也沒發生過一般。

“……果然,英雄出少年!”蘇絳雪從震驚中緩過神來,心頭卻是大喜。

雖然失去了一個沐秋雪,但是卻得到了一個如此妖孽的金瞳!

“夫人!”唐嘯天輕撫蘇絳雪的後背,“金瞳今年雖然才十七歲,但實力很強,在血刃谷時,我曾親眼看到,他殺死了一名一階鬥兵!”

殺死鬥兵!


這一次,蘇絳雪是真的震驚了!

武者修煉一途,最開始是從肉身的錘鍊開始,也就是武徒階段,而在九階武徒之上,便能夠在體內產生靈府,這對武者實力來講是質的突破,進入到了一個全新的境界,也就是鬥兵!

武徒與鬥兵之間的差距,堪稱天地之別!

鬥兵,在煌元大陸有着超然的地位,在煌元大陸的歷史上,鬥兵僅僅因爲一己之怒便將別人滅門,甚至屠村的事,並不少見,而對於這種行爲,帝國軍隊往往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會爲了普通人而去跟一名鬥兵爲敵。

當然,倘若這名鬥兵闖的禍確實太大,難以收場,帝國方面還是會採取鐵血手段,將鬥兵處以極刑,以立帝國之威,平息衆怒。

不過,倘若有鬥兵被殺,帝國卻也不會太過追究,因爲能夠殺死鬥兵的存在,自然也不會弱,其價值只會在被殺的鬥兵之上。

不管如何,在紅砂鎮這種地方,能夠殺死一名鬥兵的人,那就是一跺腳,就讓紅砂鎮顫三顫的存在!

因此,唐嘯天說金瞳曾殺過一名鬥兵,儘管是最低級的一階鬥兵,卻也讓衆人心頭劇震!

“是天要興我唐家!”這幾日,蘇絳雪一直處於低谷之中,甚至讓她產生絕望之感,而唐嘯天和金瞳的到來,又讓她從低谷中走出,心中又是激動,又是狂喜。

“嘯天,徐灼和沐秋雪,一定會等着青木回來,所以他們不會走遠,反倒是目前有兩人,我已經迫不及待看到他們跪在我面前了!”蘇絳雪眼中帶着陰冷之色。

“什麼人?”唐嘯天問。

“穆婉清、穆婉容!”蘇絳雪隨即將當日穆家姐妹來唐府羞辱自己一事,告訴了唐嘯天,“她們二人已公開與我唐家爲敵,我怕青木來後,她們會從中作梗,將我們對付沐秋雪的事說出去,所以,在此之前先把她們除掉滅口!至於張家和蕭家,我相信,在我們滅了穆家之後,他們再也沒這個膽了與我們作對!”

“沒錯,殺雞儆猴。”唐嘯天冷笑道,“區區一個穆家,又豈是金瞳的對手,今夜我就將這兩個賤人滅門,然後把她們抓來,任由夫人處置!”

****

密林中,徐灼、沐秋雪、陸雲鵬和管家李貴才已找到了一處隱蔽的山洞,暫居於此,一方面讓沐秋雪養傷,另一方面,等待青木大師到紅砂鎮。

青木,不僅代表了天武學院,他本人也是有着極其恐怖的實力。

由於擔心唐家的繼續追殺,因此幾人取來樹枝,樹葉,將洞口遮蓋住,與周圍環境完美融於一體,即便走到近前,如果不仔細觀察,也難以發現端倪。

此時正值正午。

山洞內,有着一男一女。

女的自然是沐秋雪,此時她正盤膝打坐,調養傷勢,這幾日來,她的傷勢已恢復了不少,但是距離完全恢復,還需要一段時間。

在沐秋雪不遠處坐着李貴才,他此時正抱着自己的膝蓋,盯着眼前地面發呆。腦子裏只有徐灼交待他的任務:守在這個女人旁邊,好好保護她。

在山洞不遠處,有一片寬敞空地,徐灼正手持騰蛇棍,苦練百戰崩龍勁。

經過這幾日的修煉,徐灼目前第一式寸勁暴擊,已經練到了第五層,而達到這一層之後,便可修煉第二式,龍蛇狂舞。

可以說,第一式是後面兩式的基礎,寸勁暴擊的層次越高,後面兩招越容易修煉,不過最起碼也要達到寸勁暴擊的第三層。

如今已是第五層,自然可以修煉。

第二式龍蛇狂舞,其難度鼻之前的第一式提升了十倍都不止!

第一式,令每一棍都爆發出崩爆暗勁!而隨着層次提升,通過靈氣與肉身力量的結合,使出螺旋暗勁!

而第二式,龍蛇狂舞。則是將前面兩種暗勁煉製純熟後,完美融合,登峯造極的一式!徐灼還記得在三角魔方內,看那人形虛影使出此招時,他的感覺便是——

超炫!

驚豔!

歎爲觀止!

不過要練成此式,難度極大!

倏倏……靈氣順着雙臂脈絡運轉,灌入騰蛇棍之中,一時間騰蛇棍如同自己雙臂一般,隨心掌控,運用自如……

一切都駕輕就熟。

然而下面的,卻是龍蛇狂舞真正困難的開始。

徐灼的雙臂緊握騰蛇棍,穩如磐石,然而片刻之後,虯結的肌肉不開始蠕動,雙臂顫抖起來,隨着顫抖的越來越快,最後竟以一種驚人的顫動頻率震動,幅度也越來越大,空間中層層手臂的虛影,殘影!

“喝!”徐灼低吼一聲,雙臂陡然爆發,一瞬間,騰蛇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空間出現的九條長棍!

然而,這九條騰蛇棍並非是速度快到一定程度後的虛影,殘影,而是由一股股特殊的螺旋勁氣絞纏而成!

嗤嗤……九條長棍高速旋轉,發出密集的撕裂空氣之聲!

徐灼知道,這種特殊的勁氣,是由靈氣和旋轉帶動的氣流所形成,雖是無形,但其殺傷力卻堪比刀劍,如鋼似鐵!

嗡嗡……九條由特殊勁氣形成的長棍劇烈震顫旋轉,好似九條大蛇,掙扎着發出嘶吼!隨時可能要掙脫徐灼的掌控,飛撲出去!

“喝!”徐灼雙臂陡然一震,九條棍影帶着野獸般的陣陣嘶吼,四散飛射出去!

那場面,真如同九條龍蛇,在空中狂舞一般!

嚓!嚓!嚓!……

九條勁氣長棍高速旋轉,就像一個個鑽頭一般,有的轟擊在樹上,直接將三人合抱的樹身鑽出一個碗口大小的洞,有的射在地面上,將地面鑽出一個一米多深的深洞,還有的,則射向遠處,直到勁氣消散,長棍也隨之消失。


“終於能使勁氣長棍射出去了!”徐灼輕輕吐出一口氣,龍蛇狂舞,能夠大範圍、遠距離攻擊,不過以他目前的能力,連這一式十分之一的威力都沒使出來。

在三角魔方內,他曾見過這一式達到圓滿後的景象:三十六條勁氣長棍,如同三十六條旋轉的猛龍巨蛇,帶着撕裂空間的強悍威力,同時舞動,其勢鋪天蓋地,五十米之內的一切事物,盡皆撕碎!

“大成後的龍蛇狂舞,能形成三十六條勁氣‘龍蛇’,攻擊範圍覆蓋方圓百米,而如今我的實力,只能形成九條,而且攻擊範圍也就十米左右,若是再遠些,威力就大大減弱了……不過更重要的,是我現在還無法掌控九條‘龍蛇’的準頭,比如剛纔那一擊,完全就是胡亂攻擊,毫無目標!”徐灼很清楚自己目前的短板,騰蛇棍一掄,繼續修煉龍蛇狂舞。

“九條‘龍蛇’,十米攻擊範圍,對我現在來說還是可以的,但是準頭,絕對不能將就!”徐灼所修煉的重點,便是掌控這種狂暴之力,使其攻擊具有最起碼的準確性,至少將誤差縮小在半米之內。

空地之內,徐灼一遍一遍的演練龍蛇狂舞,不時有勁氣“龍蛇”呼嘯而出,將周圍的樹木,花草盡皆肆虐,一片狼藉。

……

轉眼間,已經過去了五天,而徐灼的龍蛇狂舞已不知練習了幾千遍,幾萬遍,對於這一式的準確性,雖然還沒有達到精準到毫釐,但是攻擊的誤差也不會超過半米了。

也幸好徐灼身具三處丹田,否則每一次龍蛇狂舞都要消耗不少的靈氣,他的身體早就垮掉了。

可以說,三處丹田吸收天地靈氣,才使徐灼每天都能進行大量近乎變態的苦修,而若換了其他人,身體早就受到嚴重損傷,甚至留下終身殘疾。


這一日,天邊剛剛出現一抹亮色的時候,上百名武者身上各自揹着一捆乾柴,身形如獵豹一般穿梭在密林中,很快來到徐灼等人的藏身的山洞附近,停了下來。

片刻後,兩名黑衣武者擡着一頂雙人擡的藤椅趕來,藤椅上坐着一名身穿盔甲的年輕人。而在年輕人身側,跟着一名神色冰冷的黑衣少年。

譁——

藤椅到,衆武者立刻分散讓開,對盔甲年輕人很是恭敬。

“少爺,再前進一里地左右,就是他們的藏身之地了!”一名黑衣武者對盔甲年輕人恭敬道。

“徐灼,沐秋雪,你們毀我一生!”盔甲年輕人直起身子,面目猙獰,“我要讓你們跪地求饒!讓你們痛不欲生!!”

***** 唐府寬敞的院落內,豎立着兩根粗大的木樁,木樁上綁着兩名身材苗條的女子,只是此時兩人渾身上下鞭痕累累,衣服被抽的撕裂開來,露出裏面雪白的皮膚。

“穆婉清,你一定沒想到吧,這麼快,我們就又見面了!”在木樁前面,一衣着華貴的少婦坐在一木椅上,語氣中透着無比的快意。

這少婦,自然就是唐府的蘇絳雪。而被捆綁在木樁上的,就是穆府的穆婉清,穆婉容姐妹。

而在庭院的周圍,則站了十餘名唐府護衛,他們都是被蘇絳雪召集過來,充當“觀衆”,羞辱穆家姐妹的。


“蘇絳雪,你……好狠!”穆婉清擡起頭,一雙如水般的美目中佈滿血絲,透着無比的怨毒,“就因爲幾天前……我讓你當衆出醜,你竟讓那個變態……滅了我穆家滿門,甚至連五歲的孩子也不放過!”

蘇絳雪冷笑一聲,“這個世界,強者爲尊,弱者就是砧板上的魚肉!金瞳以一己之力滅了你們滿門,你們要怪,也只能怪你們實力不如人!”

“蘇絳雪你這賤人,我們就算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穆婉容也嘶啞着聲音道。

“死到臨頭了,還嘴硬?”蘇絳雪眉頭微蹙,在她看來,只有對方痛苦流涕,懺悔求饒才能發泄她心中的悶氣!

而如今,顯然沒達到她的目的!

“來人!”蘇絳雪冷喝一聲,一名護衛立刻領會,端來一盆鹽水,直接潑在了穆家姐妹身上。

渾身的傷口,被鹽水一潑,頓時如千百把小刀在割肉一般,穆家姐妹痛苦掙扎,扭動身軀,但是卻始終咬牙,不吭聲!

“咕嚕~”看着眼前兩個溼漉漉的曼妙軀體,以及那扭曲掙扎的模樣,那些唐府護衛們心中的**被瞬間點燃,雙眼貪婪的看着穆家姐妹,甚至有個傢伙很無恥的下身起了反應!

而這一切,都被蘇絳雪看到了眼裏,她心中不由一陣快慰,她今日就是要徹底踐踏穆家姐妹的自尊,徹底將她們的心理擊潰!讓她們知道,得罪她蘇絳雪的下場!

心念一轉,蘇絳雪嘴角露出一絲殘酷的冷笑,口中悠悠道:“說起來,最近我唐府護衛爲了那個徐灼,還真是辛苦,我看……不如就把你們兩個賞給他們,讓他們也嚐嚐穆家姐妹的滋味,如何?”

此言一出,數十個護衛個個眼睛都直了,如同餓狼一般盯着木樁上的兩個女人。穆家姐妹,在他們心中可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若能夠侵佔她們的身體,肆意玩弄,那種征服感,一定很爽吧?

一時間,十多個護衛恨不得立刻撲上去,將她們身上所剩不多的衣服撕碎,然後按在身下狠狠蹂躪!

“蘇絳雪,你這個賤人!”

穆婉清幾乎將銀牙咬碎,“等青木大師來了……徐灼和沐秋雪定會道出真相!到時就是唐府覆滅之日!我看你能囂張到何時!”

“徐灼和沐秋雪?”蘇絳雪如同聽到很可笑的事一樣,冷笑道:“我已派金瞳去追殺他們了,說不定,此時已經把他們殺死,帶着他們的屍體往回趕呢!”

“是那個變態!”穆婉清和穆婉容面色大變,她們這輩子也忘不了,那個如同魔鬼一般的金瞳,拿着猩紅長棍,獨闖穆家,僅僅一炷香的功夫,便將穆家老少一個不留,全部打得血肉模糊!甚至連她們五歲的侄子,也慘死於棍下!

那個金瞳,簡直就是個冷血動物,屠夫,劊子手!她們不敢相信,世界上竟有這種恐怖的人存在!

“賤人你少得意!說不定金瞳已被徐灼殺了!”穆婉容忽然厲聲道,“徐灼既然能挫敗你一次,就能再來第二次!對了,你的寶貝兒子,好像是被徐灼給廢了吧?呵呵……這下你們唐府要斷子絕孫了,我看就是你這賤人太缺德,老天給你的報應!”

“閉嘴!”蘇絳雪噌!的從木椅上站起來,她本以爲讓護衛強~暴她們,就能擊潰她們的心理防線,可如今看來,這樣似乎還達不到她的目的!因爲她們還抱有一線希望!


“好!”蘇絳雪壓下了怒火,恨聲道,“你們既然這麼信徐灼,那我就徹底打破你們的幻想!三日之內,我會把徐灼和沐秋雪的人頭帶到你們面前,讓你們徹底死心!”

“把她們兩個給我關押起來,記住,別讓她們死了!”蘇絳雪下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