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色米蘭裏開設黑拳本來是高翔的主意,但沈樊也是同意的,別看他老子是省長,可在藏龍臥虎的京城,沈樊那省長公子的身份還真不咋的,時不時都會受一些窩囊氣,所以纔有了今天的開局。

解一凡怎麼戲弄高翔不是沈樊該管的事,他也懶得管,但解一凡剛纔說今天的拳賽是高翔和他聯手做局欺騙大家的錢,這一點沈樊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以後,沈樊還指望金色米蘭的黑拳賺錢呢,被解一凡今天這麼一攪合,人家還敢不敢參與金色米蘭的黑拳賭局了?

如果不是彼得羅夫先前跟自己說的那些話,沈樊絕不可能只讓熊大業一個人進去收拾解一凡,而是展開最殘忍的狼羣戰術,直接讓那一大羣情緒波動的厲害的黑拳手進籠子,把解一凡撕成碎片。

被指定的拳手站了出來,正是剛纔一個照面便毀了古二的精瘦漢子。

彼得羅夫淡淡一笑,向所有的人介紹,“熊大業,身高1.6米,體重70公斤、臥推125公斤、深蹲585公斤。戰績:97戰96勝1負,其中95場擊斃對手,兩條鋼腿如同利斧一般,綽號食人魚。”

哇……

彼得羅夫的介紹引來一片譁然。

別看剛纔彼得羅夫對熊大業的介紹很簡單,可那些血淋淋的數據卻一下子調動了衆人心中強烈想要觀看可怖的頂級殺手施虐過程的那份畸形欲.望。

可以說,彼得羅夫纔是真正的老狐狸,一下子就把衆人的注意力拉回拳館的現實中。

解一凡長長嘆息,有一種淡淡的憂傷,道:“高公子,咱們先前可是簽了協議的,你真想出爾反爾嗎?”

高翔勃然大怒,道:“放屁,誰跟你簽了協議。”

解一凡臉上滿是驚訝和失望,道:“你想賴賬不成?你答應我的時候沈少和白少都在場,你敢說沒有嗎?”


“剛纔我說的那些現在都無效,我……”

陡然,正在氣頭上的高翔話說到一半停了下來,額頭上頓時冒出豆大的汗珠。

麻辣隔壁的,再一次被解一凡用話套住了。

看着解一凡似笑非笑的憊懶表情,以及衆人剛剛纔好一點,現在又滿臉驚愕的神色,高翔那個欲哭無淚呀。

事實不是這樣的……嗚嗚……

高翔很想跟大家解釋,甚至,他都想拿自己的人頭性命做擔保自己是被解一凡誣陷的,可是,大家能相信他嗎?

看看衆人眼中流露出的驚奇神情,連高翔自己都不敢保證自己剛纔說的是不是真話了。

“殺了他,大業去殺了他!”

高翔徹底撕去了臉上的僞善面紗,怒目圓睜,狂暴地指着解一凡,發出一陣失心瘋般的嘶聲怒吼。

“咳咳咳……”

解一凡很不識趣地咳嗽了一陣,眼中閃爍着無窮的促狹笑意,但臉色卻代表了正義,“高公子,我替你感到羞恥,你他媽太不夠朋友了,最多,最多我不分錢了還不行嗎?”

“呸,老子會和你當朋友?”

高翔索性破口大罵了起來。

一直躲在暗處的武少陵看到這一幕,老臉狠狠抽搐了幾下,連最後的結果都不敢繼續看下去了,灰溜溜從員工通道溜出拳館。

武少陵發誓,如果解一凡活着走出拳館,那麼,他武少陵會很乖很乖的,只要見到解一凡,他一定繞着走。

嗯,撒謊的是孫子!

鐵籠內氣氛凝重,肅殺之氣瀰漫,熊大業的臉上佈滿了猙獰,像一頭嗜血的餓狼,幽幽的目光打量着解一凡,似乎在尋找敵人的弱點,然後發動,一擊致命。

身爲當事人,解一凡卻滿是不在乎的神色,朝熊大業淡淡一笑,道:“古二和你無怨無仇,你剛纔爲什麼不放過他,非要廢了他的雙肘?” 不管面對的拳手有多麼厲害,只要上場以後熊大業便不會再與對方交流,更不會害怕,但今天,他卻生出一種不好的感覺。

弄不好,今天怕是要栽呀。

熊大業眼睛眯了起來,他的直覺告訴他,雖然解一凡面帶笑容,可目光裏卻全是殺機,那是一種非常恐怖的東西,是欲置他於死地的濃濃仇恨。

“啪”,解一凡又點燃一顆煙。

目光注視着熊大業,解一凡眼中露出一抹不懷好意的笑,輕飄飄道:“我給你一次機會,只要你自己用頭撞這扇鐵欄一百下,如果最後你一點事沒有的話,我可以選擇放過你。”

噗哧!

本來衆人的情緒已經漸漸被再次點燃,可聽到解一凡居然說出這種話,他們很有一種想一頭磕死在座椅扶手上的衝動。

今天的拳賽,也太惡搞了吧。

誰有聽說過黑拳比賽的時候一個拳手讓自己敵人自己拿頭撞鐵柵欄的?那貨是被嚇傻了,還是他本來就是個神經病。

熊大業比陳豹要冷靜許多,他沒被解一凡的話激怒,反而更加玩味的死死盯住解一凡的一舉一動,他不想再像陳豹那樣連對手是怎麼出手都沒看清楚就稀裏糊塗被搞定。

解一凡笑笑,又道:“我數到三,你同意我剛纔的提議就可以開始,否則就是我動手了哦。”

熊大業身子微微弓起,強悍的爆發力在這一刻顯露無疑。

“三!”

解一凡壓根就沒數一二,直接到了三,在話音未落的同時,臉色霍然陰沉的可怕。

熊大業心中一凜臉色驟變,雖然他已經想象到了解一凡不是那麼好對付的角色,可他卻想不到自己居然能在解一凡身上看到一股讓自己心驚膽顫的寒意。

當解一凡身形暴起的時候,熊大業竟然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天呃!

那,那是人嘛?

解一凡身上那種生猛如獵豹般的煞氣讓熊大業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可怕。

怎麼辦?

逃?

可現在兩人是被困在嬰孩手臂般粗細的鐵籠子裏,想要逃走哪兒那麼容易,而且,解一凡凌厲的攻擊已經讓熊大業幾乎喘不過來氣了,他哪還有機會轉身逃走。

情勢突變,衆人皆大驚失色。

只要不是觸覺遲鈍的人,在解一凡喊出那聲三的時候,都體會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冷意,整個拳館裏肅靜極了,甚至沒有人敢呼吸,生怕把那股冷意吸入鼻孔落到半身不遂的悽慘下場。

彼得羅夫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都沒考慮自己的舉動已經違反了黑拳規則,急忙大吼道:“快趴下,大業快趴下呀!”

一切都晚了。

千算萬算,誰也沒有算到解一凡在展露自己的真正實力後竟是如此恐怖,“嘭嘭嘭”幾聲悶響過後,黑拳戰績兇悍的食人魚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般朝着籠子上的鐵柱疾射。

衆人愕然的目光注視下,70公斤的一大坨肉發出斷裂的響聲。

“喀吧”!

在這一刻,膽兒小的人嚇得渾身亂顫,趕緊閉上了眼睛。

他們雖然沒有親手殺過人,但很多人都從各種途徑,譬如電影電視那些藝術作品中親耳聽到過物體從三十層樓高的地方跌落下地的聲音,而熊大業身子和鐵柱相撞後發出的聲音和音響裏的沉悶如出一轍。

沒有眼花繚亂的攻守,也沒有怵目驚心的鮮血四濺。

又是不到一秒鐘時間,解一凡完勝!

半分鐘後,已經看傻了的人們開始嗷嗷叫地振臂歡呼起來,可能他們很想看到真正血腥的格鬥,但相比之下,解一凡那種華麗麗的華夏武術卻更能勾起他們兒時的高手夢。

什麼是高手?

什麼才叫猛人?

解一凡剛纔做了無聲的詮釋。

大家臉上除了無比震驚的神色外,還有一抹說不清的自豪。

不是說沈少帶回來的那些黑拳高手在國際上都有自己的排名嗎?可那些人在咱們華夏國精純的武術功夫下連一秒鐘都無法堅持。

這種突如其來的喜悅,讓即使輸了賭注的人也扯着嗓子爲解一凡歡慶、吶喊,呼聲連成一片,一陣高過一陣。

根據規矩,關在鐵籠裏的黑拳手必須堅持三十分鐘,即便被擊倒,時間未到之前也不準打開鐵籠,這是爲防備有些內心險惡之徒假裝昏迷,然後趁對手不備發起攻擊而制定的。

可是,現在不需要等到三十分鐘以後了,熊大業的身子把嬰孩手臂般粗細的鐵柱撞的幾乎變形,在這種強大無比的衝擊力下,熊大業現在還是否活着沒有都要兩說。


瞟了一眼渾身幾處重要骨頭全部碎裂的熊大業,解一凡冷笑。

他並不憐憫古二,那種人以前可能也做過許多壞事,但起碼剛纔在金色米蘭的大廳裏誰都可以看得出,現在的古二混的很落魄。

這說明,古二那傢伙沒有壞的不可救藥,否則,心狠手辣的人要麼死了,要麼進了監獄,要麼大富大貴,哪兒會像古二那樣連一條哈巴狗都不如。

古二那樣的人是該吃點虧讓他長點教訓,可熊大業太歹毒了,在古二已經失去反抗後仍不肯放過他,順手捏碎了古二兩個手肘。

這種讓一個人永遠失去勞動能力的兇殘做法令解一凡看不過眼了,你熊大業不是狠嗎?那好,今天也讓你嚐嚐和古二一樣的滋味。

在衆人怪異目光的注視下,解一凡伸手捏斷一根鐵柱,從籠子裏走了出來。

“你,你要幹嘛?”

看到解一凡居然徑直走到自己面前,高翔臉上的肉狠狠抽搐了幾下,露出一抹深深的恐懼。

解一凡嘿嘿一笑,道:“別緊張,我只是來分錢的。”

說完,解一凡把剛纔自己下的那一百萬賭注憑據拿出來放到沈樊經紀人的面前,也不管那胖豬頭般的經紀人眼中驚詫,笑道:“給錢,給錢,連本錢是一千一百萬吧,嘿嘿,發財咯!”

在沈樊眼色的示意下,彼得羅夫面帶微笑把一千一百萬支票交給解一凡,道:“小夥子,你願意來我們這裏工作嗎?我以上帝的名義保證,半年不到你就可以賺到比這多十倍百倍的錢財。”

“上帝?小爺不熟哇!”

解一凡翻了個白眼,說出的話讓彼得羅夫吐了一臉盆鮮血。 敲打了高翔,又順手牽羊給自己弄來了兩千萬的鉅款,可回到陸家別墅後,解一凡的臉上卻看不出一絲喜色,甚至,在他眼中還能看出幾分隱隱的怒火。


噔噔蹬……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解一凡站起身的時候葛老六就已經帶着一個關係很好的兄弟從外面匆匆跑進來了,瞪着眼睛道:“凡老弟,大半夜的你可別嚇唬老哥呀。”

“誰有功夫跟你逗着玩。”

解一凡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手一伸,道:“我要的東西拿來沒有?”

“拿來了,我一聽說陸大小姐和舒心小姐都不見了,馬上把整個小區物業的監控錄像都帶過來了,你看,在這哩。”


葛老六顧不得擦汗,手忙腳亂和那名保安一起將兩臺電腦費力的搬進陸家別墅。


“這,我要監控錄像,你搬幾天電腦過來幹嘛?”

解一凡一時間有點無語,臉色自然不好看。

葛老六滿是爲難地訕訕笑道:“凡老弟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老六乾點體力活從來都不偷懶,可電腦這種洋玩意咱不會弄呀,這不……”

還洋玩意呢。

不看看電腦進入日常生活都多少年了,這傢伙居然還是個電腦白癡,虧他說這種話的時候能臉不紅心不跳。

解一凡都懶得再嫌棄葛老六了,撇撇嘴無語地幫着找來顯示器和鍵盤鼠標。

從金色米蘭回來解一凡發現陸家別墅的大門居然洞開着,等他進門一看,不僅是大門沒關,就連別墅裏也都四處空敞敞進入自由,一個人也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