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可看好了!”

夜無悔冷笑着說道。

說道對焚天炎的掌控,夜無悔雖說不是爐火純青,但是早就已經十分的數量。現在的焚天炎力量並不強大,對於現在的夜無悔來說剛好是得心應手。

只見到夜無悔雙拳一握,兩團火焰包裹着夜無悔的拳頭,熊熊的燃燒着,緊接着夜無悔一步邁出,朝鬼宗宗主一拳砸了過去。

不要以爲這一拳乃是普通的一拳,夜無悔現在施展的乃是夜家拳法,落星拳。出拳有如隕石天降,在過去或許還顯得不是那麼恰當。

但是現在夜無悔的拳頭被焚天炎所包裹,這一拳用隕石天降來形容更加的貼切,甚至可是說是完美。

“哼!”

鬼宗宗主可沒有絲毫的畏懼,剛纔他的七殺只不過是施展到了第四殺而已,他有自信能夠擊敗夜無悔。


“七殺第一殺——孤殺!”

鬼宗宗主依舊使出的是孤殺,或許是想要用孤殺來試探試探焚天炎的威力吧。

但是這個決定可能是他今日最爲錯誤的決定,若是他一開始就施展出強大的招式來對抗夜無悔的這一拳也就罷了,僅僅施展出孤殺,無異於是自尋死路。

事情發展到現在,夜無悔可以說是竭盡了全力,這一拳夜無悔也是盡力而爲,用盡了自己的力氣,勢要取鬼宗宗主的性命。

“砰!”

夜無悔的拳頭砸在了嗜血劍之上,一瞬間,嗜血劍便被彈開,於此同時夜無悔拳頭之上的焚天炎蔓延到了嗜血劍之上,不僅僅如此朝嗜血劍劍柄,也就是鬼宗宗主握劍之處蔓延。

鬼宗宗主不願意棄劍,就是因爲他短暫的猶豫,火焰瞬間落到了他的手掌位置。

“啊~”

灼熱的力量讓鬼宗宗主嘶喊了起來。


焚天炎的力量實在是太過去強大了,就連嗜血劍都能夠焚燒,更不要說是鬼宗宗主的手掌了。

猶豫手掌傳來的灼熱刺痛之感,鬼宗宗主的嗜血劍脫手落到了地面之上,瞬間這把嗜血劍就化成了鐵水。

見到這一幕,鬼宗宗主當機立斷,立刻斷開了自己的右臂,眼中滿是憤怒的看着夜無悔。不過卻沒有對夜無悔出手,而是一個轉身,直接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夜無悔正欲追上去,突然之間一層黑霧飄了過來。


“嗯?”

夜無悔似乎警覺到了什麼,立刻解開了現在還被綁着的五名少女,隨後帶着他們逃離了這裏。

大神,來了 ,就會致盲,對於這種黑霧,夜無悔之前有所瞭解過,所以纔在第一時間放棄了追殺鬼宗宗主的打算。

“穿上這些!”

夜無悔看看沒有看這些少女一眼,翻手取出了幾套衣服,然後拋給了他們。

雖然這些衣服都是男裝,但是眼下這個時候,有的穿總比沒得穿好吧?

“你們趕緊離開吧!”

等這些少女一個個穿完衣服之後,夜無悔看了他們一眼,在他們的臉上依舊沒有什麼表情,甚至對夜無悔什麼表示都沒有。

夜無悔甚至是在想,會不會是這些少女被下了什麼要,變成了啞巴或者是傻子,否則的話怎麼會一聲不吭,而且還各個這麼木訥。

“大人!”

春華秋實的日子

聽到有人叫自己,夜無悔自然是停住了自己的腳步。

“原來你們會說話呀,我還以爲你們都是啞巴!”

夜無悔轉過了頭來,笑着對面前的五名女子說道。當夜無悔看向這五名女子的時候,其中的四人不由的羞愧的低下了頭去。

或許是因爲夜無悔是男的,剛纔又看光了他們的身體,所以此刻夜無悔再次看向他們,他們感覺到了不好意思。

會不好意思那是正常的事情,夜無悔就怕他們因爲鬼宗這些人的關係最後變得不知羞恥,若是那樣的話還不如不救他們。

重生商女:妙手空間獵軍少

“大人,求求你救救我的妹妹!”

這名少女見到夜無悔轉身之後,立刻跪倒了下來,不停的對夜無悔磕頭,希望夜無悔能夠救他的妹妹。

“你的妹妹?你是說要我去百美谷救他們?”

夜無悔想了想,隨後說道。對於夜無悔來說,去百美谷就那些少女只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

但是心底裏,夜無悔懶得這麼做。這一次夜無悔來找鬼宗宗主最主要的目的是爲了探查幽冥九劍的下落,但是現在鬼宗宗主逃離,根本就無法從他那裏得到關於幽冥九劍的消息,至於其他人,更加不可能知道。

“也罷,讓我將這個鬼城徹底毀了吧!”

夜無悔無奈的嘆息了一聲,口中隨意的說道。

剛纔和鬼宗宗主的那場戰鬥之中,夜無悔也受到了輕微的傷勢,對這個鬼城,這個鬼殿夜無悔也感覺到十分的不爽。

在夜無悔的帶領之下,五名少女走出了鬼城,鬼城的這幾名守衛,但凡是阻擋夜無悔的,都被夜無悔輕易的收割,至於他們選擇逃命的,夜無悔也不會趕盡殺絕。

走出鬼城之後,夜無悔隨手一揮,焚天炎的火焰直接脫手而出,遇到什麼,就開始燃燒什麼,雖然一開始的火苗很小,但是夜無悔相信,只要沒有人去撲滅他,最終焚天炎將焚盡整座鬼城。

果不其然,半個時辰之後,整個鬼城開始燃燒了起來。鬼城之中的人,運氣好點的自然是早早的逃離,運氣不好的就葬身在火海之中。

百美谷之中的這些鬼宗之人恐怕還不知道鬼城現在是什麼樣的情況,依舊是按部就班的執行着他們的任務。

“你是什麼人?”

夜無悔乃是正大光明的進入到百美谷之中,所以負責守衛百美谷的護衛看到了夜無悔幾人,當即攔住了夜無悔的去路。


此刻夜無悔身穿着黑色的長袍,夜無悔身後的五名少女也是身穿着黑色的長袍,臉龐皆是籠罩在黑帽之下,守衛之人根本就不知道夜無悔之後的五名少女正是剛剛被帶離百美谷的五人。

“滾!”

夜無悔冷冷的說了一句,沒有二話,直接手一甩,直接將那人甩開,那人的身體落到地上之中噴了一口鮮血,但是再其爬起來之後突然大喊道。

“有人闖進來了!”

這名護衛倒算是盡職,在最後還喊出了這麼一句話,不過這句話喊出並不能夠改變什麼。而這護衛本身再喊完這局話之後便永遠倒了下去。

夜無悔帶着五名少女走進百美谷之中,不少護衛衝出來阻攔,但是在夜無悔的面前,這些人毫無還手之力,夜無悔不過是隨便的幾劍,便輕易將他們擊殺。 百美谷之中的人,根本就不能夠阻礙夜無悔什麼。甚至於到後來,這些人見識到夜無悔的實力之後,連反抗的想法也沒有了。

原本呆在夜無悔身後的那名女子,突然之間衝了出去,想必是因爲他看到了自己的妹妹。

只見到這名身穿着黑袍的少女第一時間衝向了他的妹妹,此刻他的妹妹正北綁在木樁之上受盡了折磨。

當看到有人衝上前來,百美谷的人遇要出手阻攔,這個時候夜無悔大喝了一聲。

“都聽好了,想要活命的趕緊滾,我數三個數,若是三個數之後,還沒有離開我的視線範圍的,死!”

夜無悔的話音高亢而冷漠。在見識過夜無悔的實力之後,沒有人懷疑夜無悔所說的話語的真實性。

“一!”

夜無悔隨即開始讀秒,隨着這一聲剛剛落下,瞬間百美谷之中的人紛紛落荒而逃,一個跑的比一個快,甚是狼狽。

人都已經走光了,夜無悔繼續讀秒下去也沒有什麼意義。夜無悔沒有想到的是,在百美谷的這幫人意志如此薄弱,看來他們對鬼宗宗主的忠誠度都不怎麼高。

“你們,幫他們解開繩子!”

夜無悔微微偏過頭,對他身後的另外四名少女說道,這四名少女點了點頭。夜無悔乃是他們的救命恩人,此刻夜無悔的話他們自然會聽,所以四人分別朝不同的方向走去,將那些一個個被繩子束縛住的少女紛紛解開束縛。

跟着沒一會兒之後,這些原本裸露的少女紛紛穿上了衣服,這些衣服基本上都是從剛剛被夜無悔擊殺的那些人身上扒下來的,要麼就是在百美谷之中翻出來的。

雖然夜無悔納戒的空間很大,讓他拿出五六套衣服還是有的,但是要拿出上百套,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刻所有的少女基本上都已經穿戴好了衣物,夜無悔這纔敢正視他們這些人,之前夜無悔一直不敢看,不是不好意思,是怕是自己視覺疲勞呀。

過百位的美女,身上一絲不掛,若是夜無悔時間看久了還真不好受。不過現在算是緩過來了。

“你們現在都下山去吧,全部回家去,我想現在這雁翱山已經不會有什麼危險了!”

夜無悔對這上百名少女說道。

剛纔來的時候,夜無悔瞭解過,這些少女都是從附近的鎮子村子當中過來的,就算是最遠的也不會超出聖臨帝國的國境。

夜無悔將他們從鬼宗的手中解救下來,就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好人做到這份上,在夜無悔看來已經足夠了。

總不能夠讓夜無悔挨家挨戶將他們送回家吧?離開雁翱山,是生是死與夜無悔將不再有任何的關係。

這些少女聽到夜無悔的話之後,有的是哭哭啼啼的,有的表情則是很平靜。可能是跟他們來到這裏的時間長短有關係。

被抓來有一段時間的少女,多少心性上有些變化,讓他們獨自回家不回有任何的問題。但是剛剛被抓過來的那些人,依舊是有些膽小害怕。

他們這些人相互扶持,互相照顧,也沒有硬要夜無悔送他們離開的意思,而是一個挨着一個紛紛下山而去。

雁翱山之中,鬼宗的其他人全部都已經被夜無悔肅清。除了他鬼宗宗主之外,一個實力達到武王層次的也沒有,就算是武宗層次的也少的可憐。

以夜無悔現在的實力,要解決這些連武宗都不是的小角色,根本就不成問題。

“現在這雁翱山總沒人了吧,是時候將這個雁翱山翻一個遍了!”

夜無悔身穿着黑色的長袍,站在凜冽的寒風之中,在其臉龐之上,浮現出了一臉期待的樣子。

雁翱山之中空無一人,夜無悔整整花了三天的時間,將整個雁翱山翻了一個遍,當然僅僅只是山腰以下的位置。

在雁翱山山腰以下的位置,夜無悔可以說是沒有任何的發現,一點幽冥九劍的信息都沒有找到。

“難道說,幽冥九劍不在這雁翱山?”

夜無悔心中還有懷疑了起來,不過夜無悔依舊沒有放棄的意思,畢竟在夜無悔還沒有去雁翱山頂調查過。

想要登頂雁翱山可不容易,聽聞雁翱山的頂端有疾風。一般人上去連保持站立都很困難。對於武王強者來說,也是一件很吃力的事情。

武皇強者在雁翱山頂根本就不敢御空而行,因爲一定御空,抓地能力勢必下降,如此一來必然被疾風吹走。

“也罷,去試上一試又何妨!”

夜無悔最後還是狠了狠心。

都已經來這雁翱山了,若是不登頂雁翱山就離開,似乎太可惜了。萬一幽冥九劍真的就在雁翱山頂,那夜無悔豈不是後悔死?

想明白之後,夜無悔便開始朝雁翱山頂走去。

越往上,山路越險,不過對於武王層次的夜無悔來說,這種山路還不成什麼問題。

不得不說,這雁翱山不愧是聖臨帝國四大險山之一,一般人到夜無悔現在所處的這個位置,估計連站着都困難。


準確的說,夜無悔現在所在的這個位置連站立的地方都沒有,夜無悔幾乎就是一隻腳在懸崖邊緣。

幸好夜無悔修習過御空決,多少算是有些安全保障。

經過幾個時辰的攀登之後,夜無悔總算是快要到達雁翱山的山頂了,估計着到達山頂還有半個時辰的腳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