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成者王侯敗者寇,這個時代就是這樣的,勝利者抒寫勝利者的篇章。

這一切沒有任何的道理可講,任何人都要為他們的失敗付出代價,這一點柳劍鋒自己恐怕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

青光雷霆暴,成功了,那麼他就是真正的成功者,葉川一旦被炸死,以後還會有誰會關注他呢?只不過現在成功的是葉川,所以他的一舉一動受到很多人的關注而已。

葉川的身邊,此刻早已經是滿滿當當的人,不過在眾人的護衛下,葉川並沒有搭理任何人,而是直徑朝著秦風等人的方向賓士而去。

接下來,他等待的就是秦風和另外一位對手的對決,其實對於柳劍鋒他雖然有興趣,不過興趣不是很大,真正有興趣的其實就是接秦風的那一劍!

不知道現在的秦風這一劍到底有多大的威力了? 淼重水單手舉着蘇晴,雙腳穩穩的站在原地不動,隔着蘇晴,半空中俯衝着的焱明炎右手抓着蘇晴的右臂,陰笑着吼着,

“淼重水!你不是不想傷害他麼,現在又怎麼樣呢?好啊,你不傷害他是吧,那就看着我怎麼折磨他吧,哈哈哈,‘冥陰火’,看看,他是怎麼從內部五臟六腑都被陰火焚燒,七竅都被燒成灰燼的吧!”

“混蛋。”淼重水從牙縫中擠出了兩個字出來,他的臉沉得像是塗上墨水一般的黑,手中一重,從蘇晴的身體的那邊傳來了熾熱的感覺,他一咬牙,一股天藍色的脈絡一般的東西清晰可見的從他的手心涌了過去,涌入了蘇晴的身體裏面,堪堪的維持住了蘇晴體內的水火平衡的局面,可是看蘇晴那痛楚的幾乎扭曲的臉龐,淼重水一狠心,扭過頭去了。

一個不小心,赫然已經成了不死不休的局面了,兩人的身側各自鼓起了一個圓形的氣場,兩個氣場的切點,卻赫然是蘇晴,兩股均衡的力量小心的被維持着輸入了蘇晴的體內在角鬥着,兩種顏色在來回交織着,只怕到了最後,兩個人都筋疲力盡的時候,蘇晴的身體也爆了。

且看不多時,蘇晴的身體的各個地方不約而同的同時鼓脹了起來,尤其是手腳各個關節的節點的地方,一小個一小個的鼓起,或是藍色或是紅色,一個個微微發着淡淡的藍光或者微微紅色的毫光,如果是在夜間的話,煞是好看。

那是淼重水和焱明炎兩人輸入的元力,跟這兩個修煉不知道多少年的人比起來,蘇晴的體內能夠容納的元力還是太少了,那些富餘的元力找不到發泄口,自顧自的聚集在了蘇晴身上相對而言比較脆弱的地方,只待元力被充斥足夠多的時候,就該爆炸出去,可憐,兩個人的戰爭,做爲戰場的,卻是蘇晴的身體。

意識海里面,言天翼慘嗷了一聲,身後的漫天黑氣在瞬間就被蜂擁而來的元氣一掃而空,蘇晴的頭暈暈沉沉的,身體的附近,無數的小巧的水花碰撞上了火花,發出了低低悶悶的爆炸的聲音,讓人驚異的卻是,不知爲何,所有的爆炸都刻意的避開了蘇晴倒下去的身體,甚至在他的身體轟然倒地的時候,兩朵水花還忙跌不送的如同被風鼓起一般,一個盤旋讓開了他的身體,讓他的身子重重的倒在了樂毅的身上。

“不!”

言天翼的身體痛苦的一抖,兩股洪流正正的打在了他的身體上面,他的身子一陣扭曲,緩緩的透明瞭下去,那是什麼樣的力道啊!等於兩個高手同時出手襲擊言天翼,也等於言天翼同時硬接了兩個高手十成的功力,元力之間的比拼,卻是來不得任何虛假的,你強,他亦強,你愈強,他也愈強,不到山窮水盡,強弓之末的是,卻是不能收手的,因爲,先收手的那位勢必等於同時接受來自對方跟自己的元力,下次只有一個——死!

而且,還是死得很慘的那種。


言天翼的身體迅速的黯淡了下去,他不甘心的怒吼着,瘋狂的舞動着手臂,無奈眼前的亂流毫不客氣的將他來回的沖刷着,他就如同一個掛在瀑布下的油漆罐一樣,迅速的掉漆着。

亂流橫生,無數的流星一般的火雲水花在蘇晴的意識海里面肆意的肆虐着,偏偏繞過了蘇晴的身體的那一部分,言天翼眼睛一亮,不顧迎面撲來的一朵碩大的火雲,整個人電射一般的撲向蘇晴的身體過去。

“轟”,憑空中,蘇晴的胸口出現了斗大的一個卐字惡狠狠的將言天翼砸飛了出去,言天翼一個不防,被重重的砸到了一朵火雲的上面,他極度不甘的慘叫了一聲,身影終於黯淡了下去。

“痛啊!”意識海里面,蘇晴抱住頭雙目緊閉着,樂毅馱着他緩緩的浮動着,不知該怎麼辦纔好,天空中,羣魔亂舞,彷彿世界末日將要來臨一般,蘇晴痛苦的跪倒在樂毅的背上,頭用力頂着樂毅堅硬的外殼,背上,那個卐字慢慢的盤旋着。

“小主人,……”

樂毅有點擔憂的轉過頭來,玄武的小眼睛裏面滿是憂愁,他剛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忽然心頭一動,玄武下方的一個四四方方,被獨立出來,裏面滿是青色的屍毒瀰漫的世界裏面,兩具平平的躺着的屍體忽然手指一抖,整個空間彷彿忽然間收到了擠壓一般,緩緩的扭曲了起來,兩具屍體中左邊那具身着青色長袍的那具忽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開口說到,

“好舒服的空氣,好純淨的元力,這一覺睡得真爽啊!”

“的確,我聞到了,火元,好陰翳的火元之力,不過,我喜歡。”

兩個身影幾乎同時起身站立了起來,忽然面對面的哈哈大笑了起來,只聽見嗖嗖的兩聲,兩人迅速的從下面躍了出來。

“老三,老四,你們怎麼出來了?你們沒事了?”

樂毅驚訝的扭過頭去看着兩個一臉青色的趙雲和白起,不料,兩人卻根本就不搭理他,他們的目光落在了天空中來回惡狠狠的碰撞着的火雲跟水花,眼神當中露出了是一絲垂涎的神色。

“大補。”白起忍不住大笑出聲,邊上,趙雲輕輕的一拍手,“大補!”

呼嘯一聲,趙雲探手抓住了一朵水花,水花兒滑溜溜的在他的手心卻怎麼也脫離不了他的手掌,趙雲微微一笑,輕輕的一握手掌,那朵水花如同水晶一般隨即崩然碎裂,涌進了趙雲的身體裏面,他的身體的青色似乎微微有點淡薄了下來。

白起大笑着躍在半空中,霸道的一掃,一大片的火雲被他狂吸入了體內,頓時,天色一清,樂毅目瞪口呆的看着兩人近乎瘋狂的掃蕩蘇晴意識海里面的元力,忍不住喃喃的說到,


“老……老三,老四,你們,你們這樣不會有事吧,……你,你們的身體,能夠承受得了麼?”

“放心罷,你四哥我現在胃口好得不得了,嘿嘿,你忘記了,我們可是魂體啊,正好,我跟趙雲受傷之後,一直無法修復,這次正好藉機凝固下自己的身體,說不定還有辦法能夠給自己凝聚出一具實體出來呢,這樣的話下次我也能出去溜達會兒了,嘿嘿,不知道那個冤大頭有沒有足夠的火元力讓我吸收呢?”

冤大頭?一臉陰笑的看着沉着一張臉的淼重水,忽然間他身體一震,手心凝聚的一小道控制火元力的樞紐的速度陡然加快,以至於瞬間甚至出現了一小個間隙的真空,焱明炎倒吸了一口氣,迅速的將左臂按住右臂,一道元力迅速的補了上去,他陰狠的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淼重水,

“想不到啊,淼重水你還留有一手呢,不錯啊,也罷,讓我們看看,究竟誰的實力要高一點吧!”

焱明炎不知道,淼重水卻是自己有苦說不出,兩人幾乎在同時發現,不知怎麼的,蘇晴體表那些凝聚的元力球又消散了下去,甚至,自己輸送過去的元力不知不覺的必須加大了輸送劑量,否則的話,那種對方隨時可以反攻自己的感覺一直盤旋在自己的心頭,頓時,焱明炎跟淼重水心頭不由得同時閃過了一絲驚駭的念頭,對方的實力,什麼時候,變得如此高深了?難道,他一直之間是在裝蒜,爲的就是這個時候測出自己的實力好準備下殺手?畢竟,元力對元力間的較量是來不得任何的虛假的,也是測試對方實力的最好的辦法,難道,他要準備下殺手了?

一時間,兩人越想越是心驚膽戰,手中不自覺的輸送過去的元力也愈發的洶涌了,蘇晴的體內,趙雲的一個身體上面的青氣已經蕩然無存,那個溫文爾雅的趙雲微微笑着又出現在了蘇晴的面前,蘇晴怔怔的看着身體上面不停的涌入天藍色的元力的趙雲跟倒懸着身體,頭頂頭的頂着盤膝運氣的趙雲的白起,兩人靜靜的吸收着那不停的輸送進來的元力,然後,元力在不停的運轉着,圍繞着兩人盤旋着,蘇晴忽然有點驚訝的發現,他的眼前,兩人的元力赫然組成了一個他再熟悉不過的圖案了。

太極!

“不,是兩儀。”樂毅難得嚴肅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六合,六合生八卦,八卦轉陰陽,陰陽歸一元,天地本混沌,日月分兩邊,星轉鬥移去,龍蛇起陸飛,蘇晴,好好看着,這就是平衡。”

“平衡?”

一個瞬間,蘇晴彷彿抓到了什麼東西一般,卻又沒有任何的眉目的感覺,那種呼之欲出,卻始終說不出的痛苦的感覺以至於對面的趙雲他們臉上露出的恬靜的表情讓蘇晴心頭有種暴躁的慾望。

“急?不能急!你才修道多久?就有機會見識到這樣的情況了,你要知道,你修的,根本就不是道的道,道是什麼?有軌可循者方爲道,你呢?你會的?你會什麼?你什麼都不會,你只會用本能作戰,你也只能用本能作戰,甚至,你連指揮都指揮不動,如果沒有我們幾個的元力通過六國印轉化在支撐着你所謂的佛力的運轉的話,你能夠調動得動那些魂體?你要知道,他們跟我們不同,我們是下的血誓的,而他們沒有,他們不過是依附所謂的法寶存在,而你,就是我們的法寶,所以,我們纔是與你共生的存在,急不得,我們悟到的,也就是你悟到的,安靜!”

樂毅不知何時已經化回了人形穩穩的拍了拍蘇晴的肩膀,沉聲喝到,“好好看着。” read336;

「葉川,你剛才到底是怎麼阻擋住青光雷霆暴的啊?」

「葉川,你小子真牛啊,不過我們也是好奇,你怎麼阻擋住的呢?」

「就是就是,你就跟我們說說唄,我們都好奇,金光一閃就阻擋住了?難不成你有什麼護體神器不成?」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看到葉川之後就有些嘰嘰喳喳的不停了,他們覺得葉川實在是太狠。

直接就將所謂的柳劍鋒給阻擋住了,而且成功的搓殺了柳劍鋒的銳氣,為整個他們十大宗門帶來了無盡的面子。

很多人由於之前並不知道天河宗的事情,現在已經是開始多方打探了。

只不過知道天河宗的人實在是太少太少了,畢竟這天河宗也不過是剛剛興起的一個小宗門而已,如若不是因為葉川的話,恐怕很多人都不知道這天河宗到底在什麼地方呢?

這天河宗就是有些太小了,小的讓人感覺到了一種無奈,幾乎都沒有人聽說過。

像秦風所在的宗門其實也是一樣的,壓根就沒有什麼人聽說過到底是什麼宗門!

就算是現在想要跟葉川和秦風攀關係什麼的,也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感覺。

葉川有些一個頭兩個大,他鬱悶的說道:「我說你們還有沒有點良心啊,我這可是剛剛經歷和柳劍鋒的一番苦戰,你們就直接跑過來了?」

「葉川,你這說話就不地道了啊,可是你跑到我們這邊的好吧?哈哈哈,說話又不耗費什麼元力,權當是休息了!」詹雲濤哈哈一樂道。

葉川無奈的苦笑道:「好了好了,你們有什麼要問的問題就問吧,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此刻的葉川也是無奈,這幫損友們現在一個個都不放過自己,要是自己不能夠給他們一個合理的解釋的話,恐怕還真的是不行。

「我們現在就有兩個問題啊,第一個你那一柄武尊境的靈器是哪裡來的啊?貌似威力要比那個什麼驚鴻劍要厲害多了呢!」

「對對對,還有第二個問題,就是你怎麼阻擋住青光雷霆暴的啊?那動作實在是太*了啊,有什麼好東西讓我們看一看撒……」

葉川等人已經是慢慢的脫離了人群,像類似的秘密他們怎麼可能讓別人知道呢?

也就是現在葉川已經是距離這幫人很遠了,所以他才有機會慢慢的說,別人也才有機會慢慢的問了。

白墨笑了笑道:「這兩個問題算的上什麼問題啊?我就可以回答你們!」

「嗯?白兄你可以回答我們?」秦風倒是愣了愣神,現在的秦風也算是知道了,這個白墨和白狼的戰鬥力超乎尋常的強大,甚至秦風都懷疑他們已經是達到了武尊境的境界。

他不知道為什麼這兩個人竟然會拜葉川為大哥,難不成真的就是為了那一點點的恩情么?這個在別人看來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

「那當然,這武尊境的靈器和那防禦類的靈器都是我們兩兄弟送給葉川的,咱們也沒有什麼見面禮,而且老大以前對我們那樣,現在也應該是我們報答老大的時候了。」白墨哈哈一樂道,這個解釋他早就想好了,那可是為葉川解圍的最好的辦法了。

「原來是這樣,我說的呢,怎麼之前都沒有看到葉師兄用過這靈器啊,白師兄,你真的是太厲害了,連武尊境級別的靈器都能夠弄到呢!」紫凝在一旁有些羨慕的說道。

白墨嘿嘿一笑道,微微仰頭道:「這也沒有什麼的嘛,以後有機會給你們人手弄一把!」

葉川看了看在那邊胡亂下承諾的白墨也是有些翻白眼,不過他也知道白墨肯定是有這個能力的,作為武聖境級別的神獸,幾個武尊境的靈器對於他來說應該沒有任何的問題的。

只不過以白墨現在的實力和能力怎麼可能去弄得到呢?幸虧他說了,這件事情以後再說。

「哇塞,真的是太好了,白師兄,以後你就是我的師兄了!」何傑華一聽到有人能夠給他弄到武尊境的靈器,立馬不要臉的精神都來了,甚至都快要去認別人去做師尊了。

「咳咳咳……」葉川輕聲的咳嗽了兩聲,這件事情他還沒有同意呢,聽到葉川的咳嗽聲,眾人都是莞爾一笑,解釋都解釋過了。

這一下大家的疑惑都沒有了,王獸笑著道:「這柳劍鋒,真他娘的不要臉,竟然用藥宗的鎮宗之寶啊,這簡直就是耍賴皮嘛!要是誰一上來就用這個,那咱們豈不是屍骨無存了么?」

「屍骨無存?這個倒不至於,其他人都有可能,你卻不可能!」臧青梭笑著道。

「我為什麼不可能?哦哦哦,你是說紅眼聖猴?到時候紅眼聖猴被弄死了,你以為我還能夠在柳劍鋒的手下存活么?」王獸鬱悶的說道。

秦風道:「如若王獸和紅眼聖猴在一起的話,恐怕都會死的!」

羅恆明點點頭道:「你們吶,這件事情既然已經過去了那就過去吧,秦風要是能夠進入決賽的話,到時候咱們就看看熱鬧就行了。」

葉川笑著對秦風道:「這小子應該沒有任何的問題的,其實我都不想和秦風這小子戰鬥,一點意思都沒有……」

秦風撓撓頭道:「好了好了,葉川,你這人怎麼就那麼的墨跡呢?此戰過後,等你我突破至武尊境以後再行約戰如何?」

「那還差不多,要是每提升一個層次你就拉著我練的話,我恐怕都要吐血了,這個是絕對不行的!」葉川笑著道。


「真的是沒有想到啊,我們從一開始天河宗出來的時候有想到過今天會在百宗盛宴上如此的大放異彩么?恐怕到時候師尊他們看到我們這樣的話,到時候他們也會驚的下巴都掉下來吧?」王獸笑著道。

臧青梭也是點點頭道:「之前我老爹還對葉川把天星宗給弄了去有些耿耿於懷的,不過現在看來他做夢恐怕都能夠笑醒了!因為他的兒子有出息了……」

「你小子不單單有出息了,而且還給你老爹帶回去這麼漂亮的一個媳婦回去,這才是他真正做夢笑醒的一個原因吧?哈哈哈哈!」詹雲濤笑著道。

「我說姐夫,你這就有些不對了,好歹咱們也是一家人吧?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你看看你我現在一點都不團結,我怎麼說你好呢?」臧青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倒是惹得眾人笑眯眯的。

「好了好了,不要貧嘴了!」已經到達了住處,眾人都是一臉的笑容,擊敗了柳劍鋒,他們已經是沒有任何的壓力了。

「關於天星宗的問題我在聲明一下,我想自己建立一個宗門,一個屬於我們的宗門!所以天星宗以後應該也是我們宗門的一部分,天河宗和天星宗還有周圍的幾個宗門……」葉川說道一般看了看王獸,因為王獸的宗門就在他們之間。

王獸沉聲道:「我想師尊一定會同意的,我這裡沒有任何的問題,只要資源豐富我們馭獸宗的發展才會能加的迅速,這一點我相信師尊肯定會……」

「要是他不同意的話,到時候直接就滅了他……」臧青梭道。

「你……」王獸鬱悶的看了看臧青梭,這小子說話一直都是這麼的口沒遮攔么?

葉川笑了笑道:「好了好了,青梭也是開個玩笑而已,王獸,你也不要放在心上。」

羅恆明笑了笑道:「成立宗門,葉川,你的心思不小啊!」

羅恆明看了看葉川,有些別有深意,葉川倒是無所謂的說道:「心思不小?呵呵,我這倒是沒有想過,羅宗主,以後或許你就會知道了!」

葉川的目的並不是為了爭王稱霸又或是什麼,他真正的目的其實還是為了自保。

他知道一個人的力量再大,終究是一個人,而一個群體的力量足以左右一個時代的發展。

古今以來誰也不可能因為個人的力量就能夠取得成功,單打獨鬥終究是不行的。

就算是武聖山的那位又如何呢?他如若沒有一個團體的支持,恐怕連成為武聖的機會都沒有了,這個就是真正的價值。

葉川自己的想法就是這樣的,想要真正的去實現自己的價值,那就必須要將自己的價值超乎尋常的實現起來,狡兔三窟,多一個力量多一份把握。


羅宗主哈哈一笑道:「任何人都不能夠沒有野心,說句實話我很看好你,既然你有這個意思我就權當是支持你了,雲濤啊,以後你就跟著葉川共同去創建一個屬於你們自己的宗門吧!」

「師尊,那……那天武宗呢?」詹雲濤有些詫異的問道,之前的師尊一直都讓自己好好的在天武宗本宗發展,這樣機會只會更大。

「很多事情要向前看,我不認為你們離開了天武宗還不能夠展翅高飛?」羅恆明笑著道,從之前肖凌峰的態度,羅恆明其實也是有這個打算,他從肖凌峰的態度中感受到了一些別樣的東西。 read336;

葉川和其他人其實現在正在商量的就是未來的去處,別人不知道,但是葉川已經是下定了決心,天武宗他雖然可以挂名,但是絕對不會以天武宗為依託。

一個讓自己都感覺到靠不住的宗門,還會有什麼其他的前途呢?這簡直就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對於葉川來說,別人可有有別人自己的決定,不過他會有自己的想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