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莫不是戲精本精吧。自己加戲的能力,真強! 鄭維宏已經要瘋了!

可憐他有財有貌,從小到大,這還是頭一次被人把臉皮扒在地面上踩!

此刻,他忍了又忍,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肢體動作,直接一腳蹬向面前的小桌!

咖啡杯“啪嗒啪嗒”碎在地上。

他瞪着陸綿綿和周霜霜,此刻目眥欲裂。

“再說一遍!”

講真,論威懾力,鄭維宏撐死了也只能算作1/3個喪屍,周霜霜如今,可沒得怕的。

她冷笑:“說什麼說?!說說你鄭大少爺跟女朋友在一起不光一分錢不出,人家還得倒貼?”

話音未落,就見鄭維宏揚起胳膊,又是熟悉的一掌就要扇過來!

周霜霜這次可不客氣,直接擡起胳膊,一把拽住他的手臂,反向一擰——

“啊——”

只聽一聲殺豬般的叫聲,整個咖啡廳的人都被嚇得一跳。

鄭維宏被周霜霜一把甩在一旁的卡座上,終於醒悟過來,眼前這女的,很可能是練過的!

他咬牙切齒,周霜霜卻一腳踩在他腿上,接着湊近道:“別說話哦,不然說錯了,我會在這裏把你打到哭的……”

她的眼神冷冰冰的,不帶半分情緒,彷彿這輕飄飄的一句話,真的會讓他在大庭廣衆之下哭出來……

鄭維宏身子一抖,最終也沒敢多說什麼。

他恨恨的看着眼前的幾個女生,然而眼見着有人已經舉起了手機……

於是在周霜霜鬆開他時,扭頭就走——

“你們給我等着……”

…………………………………………………

這是鄭維宏此生都未經受過的奇恥大辱。

他回到辦公室,關上門的那一剎那,一腳踹上了眼前碩大的紅木桌椅。

桌上的冰裂紋茶盤被撞的乒呤乓啷碎的一地,而年輕的助理姿態自然的站在門外,眼觀鼻鼻觀心,動也未動。

足足過了20分鐘,助理身後的桌子上,電話鈴聲才響起。

他面無表情的接過電話。

那頭,鄭維宏的聲音傳過來,十分寧靜又平和。

“我這次的女朋友不太聽話,你跟她家裏人溝通溝通,到底是一家人,別少了交流。”

助理輕聲應是,立刻在備忘錄上記下一行字。

稍待片刻後,那頭又有了新的吩咐。

“還有,綿綿雪兔直播間裏提到的那個vr眼鏡,想辦法弄一副過來。我倒要看看,是個什麼樣的東西,敢這麼不自量力,壓我們一頭。”

“那麼鄭總……”

助理請示道:“請問綿綿雪兔的直播間要不要封?”

電話那頭怔愣了一下,接着便有一聲譏誚的笑音傳來。

“不必。接下來,慢慢加大力度,宣傳!多加宣傳!”

“順便,等到火的時候,安排個合適的時間,讓她跟她的家人,一起在直播間給大家打聲招呼……”

掛了電話,助理悄悄打開抽屜。

那裏頭,小小的三棱柱型盒子裏,一副簡陋到老土的黑框眼鏡靜靜地躺在那裏。

他摸着那早已不會給出反應的鏡架末尾處。神情微有些恍惚。

………………………………………

路綿綿的事就彷彿告了一段落。

鄭維宏自那之後,再沒出現過。

這個世界很危險 而周霜霜在大家已經期盼的目光中,終於等到了那弟兄幾個說“一切準備就緒”的消息。

店鋪審覈,產品編輯待上架,以及快遞和包裝……

他們這樣的人,若說辦大事,不一定能成。但偏偏這樣的瑣碎小事,憑他們的人脈和對這片地方的熟悉程度,簡直是輕而易舉!

說真的,周霜霜找他們,其實只是圖個方便。他們幾個寶里寶氣的,有小聰明又慫慫的,恰巧適合她這沒根基的人聘用。

但她卻沒想到,這些人能把事情做得這樣漂亮!

………………………………………

在11月21號的零點,VR眼鏡上架了。

普通版本VR眼鏡,2500元1副。 坐以待嫁:庶女馴夫記 而一次性的VR眼鏡,則只需49.9元。

陸綿綿把這個消息發出去之後,這兩個極端的價位,一時間引來不少人湊熱鬧。

黑科技壟斷巨頭 她直播間裏的粉絲不少,一傳十十傳百,感興趣的人也着實不在少數。

雖說很多人看到2500元都會望而卻步,但這個被他們吹得神乎其神的49.9,卻是值得嘗試一下的。

——反正,是新開的店鋪嘛!

他們心中琢磨着:如果東西名不副實,就打個差評好了。新店鋪有差評,說不得店家還得反過來求他們呢!

抱着這種心態的人,在大家都組團刷網店的情況下,越來越多了。

…………………………

凌晨時分。

帝星大廈,星環工作室內,兄弟幾個一人佔據一臺電腦,在一片“叮叮叮叮”中,忙了個不亦樂乎。

魔法種族大穿越 “……我是看綿綿雪兔推薦來的,據說這裏的vr眼鏡能讓人身臨其境,是真的嗎?”

老幺翻了翻白眼。

——這個問題,他今晚已經回答無數次了。

說真的,他雖然編輯了文案,可是文案相當簡單,除了價位和細節圖之外,其他什麼都沒有。

就連這個所謂的VR眼鏡的真實品質,他自己也還稀裏糊塗的呢!

但是,客人是不能得罪的呀。

這些人的訂單,可都能給他提成的啊!

他於是十分接地氣的回答道:

“放心吧,親,這個的確是這樣的。”

“那使用方法複雜嗎?對網絡有要求嗎?”

“不好意思,親,我們也不知道哦!”

“……”

周霜霜特意讓人調整過的網絡要求,不然在這裏哪裏啓動的了?

但是,他們不知道啊!

“……你們都沒試過,那幹嘛這麼斬釘截鐵的回答,該不會都是刷子吧?”

“不好意思親,我們不是刷子。您可以考慮一下,不急的。”

不急?!

不急纔怪!

那位顧客又刷新一次網頁,發現十分鐘過去了,銷量又蹭蹭蹭上漲一大截!

就連那個2500版本的,都已經有一千多單了……

他咬咬牙:“不就一兩千塊錢嗎?買!”不行再退!

說着,果斷在49.9頁面下方點了購買。

這樣的VR眼鏡,說真的,根本不愁賣。

就算是宣傳幾近於無,但它的爆火,也都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這一點,周霜霜是萬分確信的。

但是,最近真的太忙了,她連打電話都得控制時間,實在沒有精力做這些……索性就這麼賣好了。

她現在,急需大筆資金。

越多越好。 周霜霜其實是不缺錢的。

只是,自從有了獨立製造機械肢的念頭後,她對資金的渴求就比較急切了。

畢竟,機械肢的生產,不管是生產線還是各種高精尖儀器以及芯片製作,都是需要大筆錢財的。

而之前賣黃金頭冠那些錢,估計根本撐不了多久。後續,還得有個穩定的收入才行。

這纔是她急急忙忙就把VR眼鏡開賣的原因。

不過,因爲銷量一直在增加,價位又是走兩個極端,所以儘管客服回答的無比坑爹,但實際上買的人還真就不少。

——反正不行就可以退貨嘛。

大家都是這麼想的。

至於會不會有人體驗過它之後還退貨……周霜霜眨眨眼,反正她是不信的。

更何況,退貨以後想要再買……就沒那麼簡單了。

記憶軟體VR眼鏡,哪怕在星環城,也是一人只能匹配一副的呢……

早上8點鐘,周霜霜接到了星環工作室的電話。

弟兄幾人一半做客服,一半去打包,分工很是明確。

而不斷上漲的銷量,也是刺激他們努力工作的一大原因。

“……普通版本VR眼鏡八小時銷量4000件!而一次性版本,八小時銷量爲75000件!”

周霜霜眨眼,突然有些佩服陸綿綿了。

網紅的粉絲,不代表都會信任她,願意爲她花錢……據周霜霜瞭解到的,平均一萬粉絲裏,差不多能有一百人會吃安利。

——這個比例,前提還是對方是個知名博主。

而她的VR眼鏡,除了陸綿綿和她的粉絲不斷安利宣傳外,根本沒有任何額外的推廣。

…………………………………………

公子白就是其中一個鐵桿粉絲。

這年頭,什麼樣的粉絲最討人喜歡?

——就是他這樣的,又大方,又有錢。

比如這次的VR眼鏡,他一口氣就買了十副!

掰着手指頭算了算家裏的老老小小還有兄弟們……嗯,差不多夠了。

因爲是同城快遞,當天下午就到了。

快遞到的時候,他正跟自己的兄弟們一人一臺電腦,殺了個天昏地暗呢。

接到電話後,反應過來的他顧不得跟大家告別,直接掛機就跑,一路狂奔去接他的寶貝了。

這裏不是家中的老宅,只是一所單身公寓。

他平時和朋友們一起打遊戲,或帶女朋友過夜,都到這裏來。家政是每天定點上班,平時只有他,或者他的朋友們……

以至於接快遞還得自己親自出馬。

當然,他掛機跑了,幾個小夥伴就被坑了。

這一掛機連帶着給對方送出了三個人頭,旁邊坐着玩的賀青山把耳機取下來一摔,張口就罵:“小白,你給我滾回來——”

然而只聽“咣噹”一聲,門已經關住了。

賀青山氣哼哼的坐在那裏,等了好一會兒,才見小白拎着碩大的箱子回來了。

他餘怒未消:“什麼呀?”

也不肯上前搭把手。

倒是旁邊的小胖子胡厚道人厚道,忙不迭去接了過來。

公子白,本名李一白的年輕男人此刻可顧不得安撫小夥伴,只是手忙腳亂的找剪刀——

“青山快來幫忙拆!這裏邊兒可還有你的一份呢!”

“哼!”

賀青山哼一聲,不太想動。

拆個箱子,也就分分鐘的事兒,不等李一白再勸,胡厚道已經吭吭哧哧的把箱子拆開,嘩啦啦倒出來十個小盒子。

饒是李一白見識過之前一次性眼鏡的簡陋與摳門,此刻仍是忍不住有些傻眼——

怎麼連個墊材也沒有呢?!

就這麼塞進來,也不怕路上摔壞了?”

尤其是箱子那麼那麼——大,倒出來的盒子,卻那麼小!怕不是隻塞滿了一層!

這些小盒子四四方方,撐死了也就一個潤喉糖包裝盒那麼大,倒是挺重的。

打開一看,空蕩蕩的兩片兒透明鏡片似的東西疊在一起,捏着軟綿綿,顫巍巍的,彷彿兩團易碎的果凍。

emmmmm……

………

周圍同伴可疑的沉默了。

“你這買的什麼玩意兒?!”

賀青山忍不住問道。

李一白:“……”

“VR眼鏡?”

他氣弱的說道。

說真的,儘管已經體驗過一次vr眼鏡的神奇之處,但此時此刻,李一白也仍舊可恥的動搖了——

這玩意,哪裏像是VR眼鏡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