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天感到十分奇怪,他隱隱覺得這股奇妙的黃氣在哪裏見過,卻不十分確定,更奇怪的是,這道莫名的黃氣似乎認了主一般,迅速寄生在身體之內,也沒什麼危害。反而使自己的頭腦陣陣空明,隱隱覺得一些未來不可預測的大道之機。

“究竟是什麼人在這裏設置的禁制,竟是如此的厲害。”剛剛說完疑惑話語的昊天,突然血脈中流暢的那股細如髮絲的黃氣,迅速轉動起來,一個不經過人言的答案在腦海中形成。

原來宇宙未開之前,由無名大道化生混沌元氣,由元氣化生陰陽二氣,陰陽之相和,生天下萬物。《道德經》上說“視之不見名曰夷,聽之不聞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詰,故混而爲一,”認爲一化爲三,三合爲一,“用則分三,本則常一”。

這個突如其來的回答,讓昊天既是歡喜又是吃驚,脫口而出的道:“竟然是玄黃之氣!”

思慮至此,昊天心中又有疑惑:玄黃之氣生於混沌之中,早就在洪荒之時消失了,如何在此出現?太上老君倒是有一尊天地玄黃玲瓏塔,大衍之數五十,盤古開天闢地爲數四九,其一而破,變爲當初的疑慮玄黃之氣,後爲太清祭煉成塔。人教立教之根本。堪稱防禦力最爲得天獨後的法寶,抵擋一切法寶法術,就連通天教主以誅仙劍陣結合本命元氣自爆也只是鎮散其中真靈。

昊天想不通自然也不會往死衚衕裏鑽,既然每破開一道符文,就能夠獲取一絲玄黃之氣,那麼如果自己破開十萬八千條禁制會是什麼結果,昊天慶幸自己的運氣真不是蓋,好得如同天上掉下餡餅來了。昊天靜下心來,潛心煉化昊天鏡。

昊天靜坐雲牀之上,頭頂慶雲如水,三花涌動,五氣翻滾,之上託着昊天鏡。昊天鏡隨着慶雲之上金光流動層層波動。


昊天突然睜開雙眼,仰天大笑:“真是大造化!” 一時之間,昊天頭頂雲光大亮,放出萬種光明,億道華光,交織一片,映照萬里方圓。

終於昊天還是悟出了昊天的玄妙。昊天鏡蘊藏空間大道法則,自己可以通過 昊天鏡,穿梭宇宙,一個踏步,能夠沉淪無量星空。哈哈,昊天不禁大爲高興,原來‘昊天鏡’的最終功能是穿梭時空,具有空間法則,以後‘昊天鏡’就改名爲‘崑崙鏡’。以後碰到聖人,打不過,至少能溜得掉吧。 悟透昊天之上所蘊含的奧妙之後昊天把昊天鏡收入紫府識海內,走出靜室。

那女媧娘娘自從派下三妖前去禍亂紂王之後,又覺得還是不夠,在一番思慮之後,她又決定派自己座下的童子靈珠子下凡前去走上一遭。因封神大戰中,元始天尊已經把代天封神之人收入門下,氣運偏向闡教。於是便把這靈珠子送給了闡教太乙真人當弟子,也好爲將來的伐紂之戰添加上一員猛將。

話說陳塘關有一總兵官,姓李,名靖,自幼訪道修真,拜西崑崙度厄真人爲師,學成五行遁術。因仙道難成,故遣下山輔佐紂王,官居總兵,享受人間之富貴。元配殷氏,生有二子:長曰金吒,次曰木吒。殷夫人後又懷孕在身,已及三年零六個月,尚不生產。李靖時常心下憂疑。

不想這晚殷夫人忽然夢見一道人,進了房中,那道人道:“夫人快接麟兒。”殷夫人未及答,只見道人將一物往夫人懷中一送,夫人猛然驚醒,醒後便生下一個肉球。當時只見房裏一團紅氣,滿屋異香。李靖大驚,以爲是妖怪,往肉球上一劍砍去,劐然有聲。分開肉球,跳出一個小孩兒來,滿地紅光,面如傅粉。右手套一金鐲,肚腹上圍着一塊紅綾,金光射目。

李靖砍開肉球,見一小孩滿地上跑。李靖駭然,上前一把將其抱起來,分明是個好孩子,不忍作爲妖怪將其殺掉,乃遞與殷夫人看。次日,有許多屬官,俱來賀喜。李靖剛招待完畢,中軍官來稟:“啓稟老爺,外面有一道人求見。”李靖原是道門,怎敢忘本,忙道:“快快有請。”軍政官急忙跑出去請那道人。道人進來後對李靖道:“李將軍,貧道稽首了。”李靖忙答禮畢,請道人上坐。道人也不客氣,便直接坐下。李靖道:“不知道長在何處名山?甚麼洞府修行?今日到此,有何見教?”道人回道:“貧道乃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是也。聞得將軍生了公子,特來賀喜。且借令公子一看,不知尊意如何?”李靖聽道人所說,連忙喚侍女將三子抱出來。

太乙真人接在手,看了一看,問道:“此子什麼時辰降生?”李靖回答道:“生在丑時。”太乙真人道:“不好。”李靖一聽急忙問道:“此子莫非養不得麼?”太乙真人道:“非也?此子生於丑時,正犯了一千七百殺戒。”接着又問道:“此子可曾起名?”李靖答道:“不曾。”太乙真人道:“既然如此,待貧道給他起個名,就與貧道做個徒弟,如何?”李靖大喜連忙道:“願拜道者爲師。”太乙真人問道:“將軍有幾位公子?”李靖道:“不才有三子:長子名金吒,拜五龍山雲霄洞文殊廣法天尊爲師;此子名木吒,拜九宮山白鶴洞普賢真人爲師。道長既要此子爲門下,但憑起一名諱,便拜道長爲師。”太乙真人道:“此子第三,取名叫做‘哪吒’。”李靖大喜謝道:“多謝道長賜名,感謝不盡。”太乙真人道:“貧道還有事情,這就先回山了。等這小孩長大,我只會再來找他的。”李靖一看,無奈之下只得送太乙真人出府。

確立了師徒名分,太乙真人當即告辭,回了乾元山。

真人回到洞府,就見廣成子端坐法蓮,正看着乾元山五蓮池中朵朵仙蓮。連忙上前問好:“啓稟大師兄,那哪吒之事,師弟已經技吩咐辦好!”

廣成子睜開雙眼,冷冷一笑道:“這孩子乃是殺星,東海龍宮乃是天庭敕封興西之正神,此次怕是也是在劫難漲,哼哼!”

太乙真人眼中殺氣一閃即逝,隨後言道:“昊天玉帝不知好歹。妄自尊大,居然敢命我等十二金仙俯稱臣,這番因果正要討教,不拿他御下最強的龍部衆神開刀,哪裏方顯我闡教之威,不容輕辱!”

兩人相對大笑! 話說凌霄殿中,昊天玉帝正在批閱奏摺,突然心中一悸。昊天大爲警惕,要知道昊天此時的修爲已近合天道,內心發生悸動,肯定爲有不利於自己的事情發生。

昊天眉頭一皺,一股恢弘龍氣噴涌,上衝雲霄,瑞彩萬千,九千九百九十九條太古神龍浮現,圍拱着一輪明晃晃的寶鏡,從昊天頭頂浮起,光華四射,璀璨似日月烘爐,威勢震天,羣仙懾服。一道耀眼晶光射出,浩浩蕩蕩,往命運長河射去,不一會兒便了知何事發生了。

昊天哼了一聲,道:“太乙真人,這可是你自找的的!”

昊天叫來申公豹,吩咐一番,讓他下界而去。

話說李靖在關上無事,把守關隘,操演三軍,訓練士卒,謹提防野馬嶺要地。烏飛兔走,瞬息光陰,暑往寒來,不覺七載。哪吒以年方七歲,身長六尺。時逢五月,天氣炎熱,李靖因怕東伯侯姜文煥造反,因此每日操練三軍,教練士卒。

且說三公子哪吒見天氣暑熱,心下煩躁,來見殷夫人,參見完畢,站在一傍,對殷夫人道:“孩兒要出關外閒玩一會。稟過母親,方敢前去。”殷夫人愛子之心重,便道:“我兒,你既要去關外閒玩,可帶一名家將領你去,不可貪頑,快去快回。不然你爹爹就要操練回來了。”哪吒應道:“孩而曉得了。”哪吒同家將出得關來,正是***氣,也就着實炎熱。

哪吒同家將出關,約行一里之餘,天熱難行。哪吒走得汗流滿面,向家將問道:“看前面樹廕之下,可好納涼?”家將來到綠柳廕中,只見薰風蕩蕩,煩襟盡解,急忙走回來,對哪吒道:“稟公子,前面柳廕之內,甚是清涼,可以避暑。”哪吒聽完,不覺大喜;便走進林內,解開衣帶,舒放襟懷,甚是快樂。猛忽的見那壁廂清波滾滾,綠水滔滔,真是兩岸垂楊風習習,崖傍亂石水潺潺。哪吒立起身來,走到河邊,叫家將:“我方纔走出關來,熱極了,一身是汗。如今且在石上洗一個澡。”家將道:“公子仔細,只怕老爺回來,可早些回去。”哪吒道:“沒事。”便脫了衣裳,坐在石上,把七尺混天綾放在水裏,蘸水洗澡。不知這河是九灣河,乃東海口上。混天綾乃是玉虛至寶,哪吒將此寶放在水中,把水都映紅了。擺一擺,江河晃動;搖一搖,乾坤動撼。那哪吒洗澡,不覺那水晶宮已晃的亂響了。

不說那哪吒洗澡,且說東海敖廣在水晶宮坐着,只見得宮闕震響,敖廣忙喚左右,問道:“爲何宮殿晃搖?”傳與巡海夜叉李艮,看海口是何物作怪。夜叉來到九灣河一望,見水俱是紅的,光華燦爛,只見一小孩將紅羅帕蘸水洗澡。夜叉分水,大叫道:“那孩子幹什麼呢?居然將河水映紅,使得宮殿搖動?”哪吒回頭一看,只見水底升起一物,面如藍靛,發似硃砂,巨口獠牙,手持大斧。哪吒道:“你那畜生,是個什麼東西,也會說話?”

夜叉大怒,道“吾乃東海巡海夜叉,汝居然敢罵我是畜生?”分水一躍,跳上岸來,對着哪吒就是一斧劈了下來。哪吒正赤身站立,見夜叉來得勇猛,將身躲過,把右手套的乾坤圈望空中一舉。此寶原是哪吒身爲靈珠子之時所用之物,夜叉那裏經得起,那寶打將下來,正落在夜叉頭上,只打的**迸流,即死於岸上。哪吒笑道:“把我的乾坤圈都污了。”復到石上坐下,洗那乾坤圈。水晶宮如何經得起此二寶震撼,險些把宮殿俱晃倒了。敖廣道:“夜叉去探事未回,怎的這等兇惡!”正說話間,只見龍兵來報:“夜叉李艮被一孩童打死在陸地,特啓龍君知道。”敖廣大驚道:“李艮乃靈霄殿御筆點差的,誰敢打死?”敖廣傳令道:“點龍兵,待吾親去,看看是何人作祟!”

話未了,只見龍王三太子敖丙出來道:“父王,爲何大怒?”敖廣將李艮被打死的事說了一遍。三太子道:“父王請安坐。孩兒出去拿來便是。”忙調龍兵,上了逼水獸,提畫杆戟,徑出水晶宮來。分開水勢,浪如山倒,波濤橫生,平地水長數尺。哪吒起身看着水道:“好大水!好大水!”

只見波浪中現一水獸,獸上坐一人,全裝服色,持戟驍雄,大叫道:“是什麼人,膽敢打死我巡海夜叉李艮?”哪吒道:“就是小爺我。”敖丙一見,問道:“你是誰人?”哪吒道:“我乃陳塘關李靖第三子哪吒是也。俺父親鎮守此間,乃一鎮之主。我在此避暑洗澡,與他無干,他來罵我,我打死了他,也無妨。”三太子敖丙大驚道:“好潑賊!夜叉李艮乃天庭殿差,你敢大膽將他打死,尚敢撒潑亂言!”

太子將畫戟便刺,哪吒手無寸鐵,把頭一低,躲閃過去,道:“且慢動手,你又是何人?通個姓名。”敖丙道:“孤乃東海龍君三太子敖丙是也。”哪吒笑道:“你原來是敖廣之子。你妄自尊大。若惱了我,連你那老泥鰍都拿出來,把他的皮也給剝了。”三太子大叫一聲道:“好潑賊!這等無禮!給我死來。”又一戟刺來。哪吒急了,把七尺混天綾望空一展,似火塊千團,往下一裹,將三太子裹下逼水獸來。哪吒搶一步趕上去,一腳踏住敖丙的頸項,提起乾坤圈,就朝三太子砸去。

三太子全身被裹住,如何能擋,眼看就要喪命。突然見一道青色光芒飛來,直托住乾坤圈,救下了三太子一命。

哪吒見自己擊而無功,平日裏在陳塘關威風慣了,只大叫道:“是誰壞了小爺好事,且出來一見。”

方纔那道青光是凌霄所爲了,今日昊天知道元始天尊不滿龍族投靠天庭,故意算計讓哪吒打殺龍宮三太子,落一下四海龍王的面,讓天庭的威信下降,便讓凌霄趕了過來。

凌霄看到哪吒一付囂張的樣子,冷冷一笑,道:“小小年紀,做事如此不分輕重,日後必生大禍。“

哪吒聽得直翻白眼,怒道:“你這人好大口氣,小爺少不訓你一番!”說完,便祭起乾坤圈,往凌霄打來。凌霄已有準聖的修爲,如何把哪吒放在眼裏,輕輕接過乾坤圈。

哪吒大吃一驚,只使出混天綾,往凌霄裹來。也被凌霄輕輕接住。哪吒一看,沒轍了,趕緊跑。凌霄一指,一條水龍把哪吒困得緊緊的,摔在地上。

哪吒此刻怎還不知眼前之人地厲害,只哭喪着臉道:“饒命!”凌霄把哪吒綁了,吩咐了三太子一番,讓他先回東海覆命,自己往錢塘關而來。來到錢塘關李靖府中,叫道:“李靖,出來見我!”

李靖急忙忙整衣前去迎接。卻見來者面色崢嶸,一身氣息若隱若現,道行深不可測。哪吒被人綁的緊緊丟在一邊。趕緊上去問明緣故。

凌霄冷笑着,道;“李靖,你生的好兒子啊!你的兒子在九灣河洗澡,用混天綾,將我水晶宮幾乎震倒。巡海夜叉出來詢問,又將巡海夜叉打死。又打傷龍宮三太子。今被我帶來,你有何言呢?”

李靖一聽頓時大驚,不由向着困在地上的哪吒吼道:“逆子,看看你怎麼惹了這麼大的禍。我怎麼就有你這麼個兒子啊!”

李靖對着凌霄哀求,“小兒不懂事,犯下如此罪行,我願以死謝罪,請尊者放過小兒。”

凌霄道:“巡海夜叉李艮乃靈霄殿御筆點差的天將,今被哪吒打死,本應一命償一命。但如果你父子以後能爲天庭效力的話,此事天庭就不予追究。”

凌霄知道李靖父子以後乃是天庭大將,現在是讓他們父子欠下天庭一個大因果,好讓以後他父子上天庭任神職。

李靖大喜,趕緊跪下謝恩。

凌霄點點頭,解開哪吒,往空中而去。

李靖經過這件事後,對哪吒緊加管束,讓家丁緊緊跟住哪吒,輕易不讓哪吒出去。這天哪吒一人在後院,坐在凳子上,心中感到煩悶,於是出了後院,徑直上陳塘關的城樓上來納涼。

此時天氣非常的炎熱,而此處竟然透着絲絲的涼爽,自言自語道:“從來不知道還有這麼個好場所。”又見有一高臺,高臺之上有張弓,名爲“乾坤弓”有三枝箭,名爲“震天箭。”哪吒心道:“師父說我將來是要做先行官的,破成湯天下,如今溫習弓馬,更待何時?況且有現成的弓箭,何不練習一下?”

哪吒打定主意,便把弓拿在手中,取一枝箭,搭箭當弦,望西南方向一箭射去,這一箭卻是又惹出禍事了。哪吒不知此弓此箭乃是陳塘關鎮關之寶,“乾坤弓”,“震天箭”自從軒轅黃帝,大破蚩尤,留傳至今,並無人能拿得起來。今日哪吒拿起射了一箭,直射到骷髏山白骨洞的石磯娘娘門人,名爲碧雲童子,攜花籃採藥,來至山崖之下,被這一枝箭正中咽喉,翻身倒地而死,乾坤弓威力不小,卻是連元神也沒有逃出來。

少時只見彩雲童兒,看見碧雲童子中箭而死,急忙報與石磯娘娘道:“師兄不知何故,被箭射咽喉而死,元神亦不曾逃的。”石磯娘娘聽後,走出洞來行至崖邊,看見碧雲童子果然中箭而死。仔細一看正是“震天箭。”

石磯娘娘當即大怒道:“此箭在陳塘關,必是李靖所射。李靖!你不能成道,我在你師父面前,爲你求情,讓你下山,謀個人間富貴,你今位至公侯,不思報恩,居然反將我的徒弟射死,真是恩將仇報。”當下對彩雲童兒:“你看着洞府,待我拿李靖來,以報此仇。”

石磯娘娘乘青鸞而來,石磯娘娘停在陳塘關半空中,大呼道:“李靖速速出來見我!”李靖不知道是誰在叫他,當即急忙出來,看到是石磯娘娘,李靖當即倒身下拜道:“弟子李靖拜見石磯娘娘,不知娘娘駕至,有失迎迓,萬望恕罪。”石磯娘娘道:“你行的好事,還在花言巧語?”說着將“八卦雲光帕”望下一丟,命黃巾力士將李靖拿進洞來。黃巾力士平空把李靖拿去,至白骨洞放才放下,石磯娘娘坐在蒲團之上。力士將李靖拿至近前跪下,石磯娘娘道:“李靖!你仙道難成,我替你求的人間富貴,你卻是如何做的?不思報恩,反到用乾坤弓將我徒弟碧雲童子射死,你還有何話說?”

李靖頓時大感冤枉,真是空穴來風了。李靖當即問道:“箭在何處?”石磯娘娘取出震天箭,扔到李靖面前,李靖一看不是震天箭又是何物。李靖當即大驚道:“這‘乾坤弓’‘震天箭’,乃軒轅黃帝留傳至今,陳塘關鎮關之寶,誰人拿得起來?就是弟子也無那能力,望娘娘念弟子無辜被枉,冤屈難明,且放弟子回關查明射箭之人,待弟子拿來,以洗刷冤屈。如不見那射箭之人,弟子死不瞑日。”

石磯娘娘看李靖說的情深意切,不似作假當即道:“既如此,我且放你回去;你若查不出來,我便直接向你師父要你,倒時定叫你在劫難逃。好了你回去吧!”李靖叩謝石磯娘娘,然後拿起震天箭,借土遁回了陳塘關。回到陳塘關,李靖收了遁法,進了自己的府邸。 李靖暗道:“此弓箭,一般人也拿是不動,即使是我也拿不起來,莫非又是哪吒?”對外邊的家丁道:“去叫三公子來。”

不一會,哪吒小跑着進來了。李靖問道:“你說你有師父承當,叫你輔佐明君,你怎麼不去學習些弓馬,以後也有大用。”哪吒回道:“孩兒正有此意,剛纔在城樓上,見有一套弓箭,我就射了一箭,可那隻箭卻轉眼不見了。”李靖一聽頓時大叫一聲道:“你這逆子!你打死龍三太子的事,尚未完結,如今又惹下如此大禍。”


哪吒不知其情,便問道:“父親你這是爲何事?”李靖怒道:“你方纔一箭,射死了石磯娘娘的徒弟,娘娘剛纔將我拿了去,要讓我抵命,被我說過,放我回來尋訪射箭之人,原來卻是你,你自去見石磯娘娘吧。”哪吒卻笑道:“父親且息怒,石磯娘娘在那裏住?他的徒弟在何處,我怎麼可能射死他?這不是平白無辜的誣賴好人嘛!”李靖說道:“石磯娘娘住在骷髏山白骨洞,既然你說自己沒有射死了他的徒弟,那你就自己去見她吧。”哪吒道:“父親此言有理,我這就去,要是不是我射死的,我就打她個翻江倒海,我纔回來。父親請先行,孩兒隨後就到。”父子二人駕土遁往骷髏山而來。

李靖哪吒到了骷髏山,李靖衝哪吒吩咐道:“站立在此,待我進去回了石磯娘娘的法旨。”哪吒道:“是”

李靖進洞中參見石磯娘娘,石磯娘娘道:“李靖,你已查出是何人射死碧雲童子?”李靖道:“啓稟娘娘,就是李靖所生逆子哪吒,弟子不敢有違,已拿到洞府前聽候法旨。”石磯娘娘一聽,命彩雲童兒道:“讓他進來。”哪吒看見洞裏有人出來了,心裏想道:“打人不如先下手,此處是她的巢穴,反爲不便。”想罷,祭起乾坤圈對着彩雲童子就是一下打了過去。

彩雲童兒想不到哪吒還敢行兇,卻是不曾提防,被一圈打實,呵呀一聲,跌倒在地。彩雲童子卻是也死於非命。石磯娘娘聽得洞外跌得人響,急忙出洞來,彩雲童子已經喪命。石磯娘娘道:“好個孽障,還敢行兇,又打死我徒弟。”哪吒見石磯娘娘帶魚尾金冠,穿大紅八卦衣,手提太阿劍趕來,哪吒連忙收了乾坤圈,對着石磯娘娘就是一圈打來。

石磯娘娘伸手接住乾坤圈,哪吒大驚,忙將七尺混天綾來裹石磯娘娘。石磯娘娘大笑,把袍袖望上一迎,只見混天綾輕輕的落在娘娘袖裏。石磯娘娘叫道:“哪吒!再用幾件寶,看吾道術如何?”

哪吒手無寸鐵,心中害怕,只得轉身就跑。石磯娘娘對從從洞中出來的李靖道:“李靖!不干你的事了,你且回去罷。”然後也不理李靖,石磯娘娘騰雲而起,對着哪吒逃去的方向追去。

石磯娘娘騰雲正趕着哪吒,卻見一個道者騎虎而來,擋住了去路。石磯大怒,道:“來者何人,爲何擋我去路?”

“在下申公豹,見過石磯道友。”申公豹笑着對石磯娘娘道。

石磯娘娘見申公豹客氣,也打個輯,道:“不知道友有何指教?”

“在下有要事要和道友詳談,不知道友能稍息片刻?”

石磯娘娘見申公豹頭頂三氣縈繞,道力高深,倒是不敢輕視,道:“諾!”

兩人一起到骷髏山白骨洞詳談。一會兒,申公豹騎虎駕雲而去。石磯娘娘卻面色慎重,往三仙島而去。

哪吒一路狂奔到了乾元山金光洞,慌忙走進洞中,大聲向太乙真人求救。太乙真人問道:“哪吒爲何這麼慌張?”哪吒道:“石磯娘娘賴弟子射死他的徒弟,提寶劍趕來殺我,將我的乾坤圈、混天綾都收去了!如今追着弟子不放,現在已經到了洞外。弟子沒辦法,只得求見師父,萬望師傅救命。”

太乙真人聞言道:“你這孽障且在後桃園內,待石磯娘娘過來再說。”過幾日,有道童報石磯娘娘來訪。太乙真人出了洞門,只見石磯滿面怒色,手提寶劍,惡狠狠站在那邊。太乙真人上前打個稽首道:“道兄請了!”石磯娘娘還禮。石磯娘娘說道:“道兄!你的門人仗你道術,射死貧道的碧雲童子,打死了彩雲童子,還要用乾坤圈、混天綾來傷我。道兄若是把哪吒交給我,你我萬事俱息,要是道兄執意相護,恐傷了和氣,反倒不美了。”

太乙真人聽後道:“哪吒就在我洞後院中,要他出來也不難,只到你到玉虛宮見吾掌教老師,老師讓我將他交與你,我就將哪吒交予你。哪吒出世乃是天數,出世輔保明君,非我一己之私。”石磯娘娘一聽笑道:“道兄此言差矣!你用玉虛聖人壓我,難道我截教就任你欺負,你縱徒行兇?殺我的徒弟,還是你們有理了?”

太乙真人道:“石磯!你乃截教,我乃闡教,因吾輩犯了殺劫,又恰逢神仙殺劫,故此降生人間,有徵誅殺伐,以完此劫數。今成湯合滅,周室當興,玉虛封神應享人間富貴;當時衆聖押封神榜,吾師命我等下界收徒,輔佐明君。哪吒乃是媧皇宮靈珠子下世,輔姜子牙剿滅成湯,就傷了你的徒弟,也是天數如此。”石磯娘娘忍不住心頭怒火。手執太阿寶劍,向太乙真人劈面砍來,太乙真人急忙讓過,抽身返回洞中,取劍執在手上,暗袋一物,出洞指石磯道:“你根源淺薄,道行難堅,怎敢在我乾元山自恃兇暴?”

石磯又一劍砍來,太乙真人用劍架住,石磯娘娘與太乙真人往來衝突,翻騰數轉,二劍交加,未及數回合,石磯娘娘將八卦龍鬚帕丟在空中,欲傷太乙真人。太乙真人笑道:“萬邪豈能侵正?”太乙真人口中唸唸有詞,用手一指,大喝一聲道:“此物不落,更待何時?”八卦帕落卻是落了下來。

石磯大怒,太乙真人趁機將身一跳,躍出戰圈,將九龍神火罩拋在空中,向石磯罩去,石磯欲逃不及,眼看就要被罩在裏面。罩裏九龍盤旋,噴出三味真火,往石磯娘娘燒來。石磯娘娘大駭,趕緊申公豹送的先天玄水罩,護住全身。石磯娘娘頓覺得全身清涼,一劍向九龍神火罩砍去,此時石磯神威大振,卻是將九龍神火罩給砍了回去。

太乙真見九龍神火罩被砍回,大驚,持劍和石磯娘娘再鬥。不料石磯娘娘祭起從三仙島借來的‘蛟龍剪’,化成兩條蛟龍,頭尾交纏,往太乙剪來,把太乙一剪成兩段。太乙真人一道真靈往崑崙山玉虛宮上懸掛的封神榜而來。

哪吒一看師父被殺,大駭,趕緊要逃跑,卻被石磯娘娘趕上,揮劍殺死。

石磯娘娘殺死哪叱後,按照申公豹的吩咐,二話不說立即飛身向金鰲島而去。 再說那紂王聽了費仲、尤渾二人的建議之後甚是滿意,次日早朝,文武百官到齊行完禮後,紂王道:“即傳寡人旨意,頒行四鎮諸侯,爲寡人從每一鎮地方,揀選良家美女百名,不論富貴貧賤,只以容貌端莊,性情和婉,禮度閒淑,舉大方,以充後宮。”

紂王尚未說完,只見左便文臣中有一人應聲出奏,跪倒在地道:“老臣商容啓奏陛下!君有道,止則萬民樂業,不令而從。今陛下後宮美女,不下千人,嬪御而上,又有後妃。今憑空欲選美女,恐民失望!”

紂王內心苦苦掙扎了良久後才道:“愛卿所言甚是,寡人收回成命!”

紂王說完後,羣臣齊呼道:“大王聖明。”

紂王退直後殿,將費仲、尤渾二人宣到此處問道:“先前愛卿爲寡人出主意,欲令天下四鎮大諸侯進貢美女,寡人慾頒旨,不想卻被商容諫止。二位愛卿有和妙計?”

費仲見紂王臉色一變,連忙接着道:“臣聞翼州候蘇滬,有一女,豔色天姿,幽閒貞靜,大王何不下旨,將之招至宮中,隨侍左右。況且只選一女也不會影響到陛下在臣民中的威信。”

紂王鬼迷心竅,就要蘇護獻上女兒。蘇護勃然大怒,在朝歌城牆寫下“君壞臣綱,有敗五常,翼州蘇護,永下朝商。”的大字,返回翼州。

紂王大怒,隨即下旨令西伯侯北伯侯二侯同時出發,擒拿叛賊蘇護。

蘇護冀州怎敵兩大諸侯聯手進攻?雖有子蘇全忠勇猛無比,連勝數場,但仍是不敵兩大諸侯聯手之威。蘇護無法,爲保全全家人的姓命和翼州百姓的安全,在西伯侯的勸導下,同意將女兒妲己送入宮廷爲后妃。兩路大軍方退。

蘇護護送妲己前往朝歌,路經恩州時天色已晚,便在恩州驛站休息。夜間,忽然一陣妖風吹過,驛站中的人,卻是全部昏了過去,一個身影出現在了妲己的房裏。

看着眼前天姿國色的妲己,九尾妖狐心想:“將她取而代之,這不就是自己進入宮廷的最好方法嗎?”當下就要動手,侵入妲己的體內,吞噬妲己的靈魂,佔據妲己的身體。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在她身後響起道:“你變幻成她的摸樣代替她就是了,何須做這毀人魂魄之事,平白爲自己添了業力。”九尾妖狐大驚,這人何事到了自己身後,自己居然絲毫沒有察覺,可見功力必定遠超自己。當下連忙轉身,只見一青年道士,金黃道袍,正盯着自己。聽他剛纔的話,顯然知道自己是奉女媧娘娘之命,想要混入宮廷。不然恐怕早就對自己動手了。

當下九尾妖狐連忙道:“見過道長。道長所言甚是有理,可如果我不吞噬她的魂魄,就無法得到她的記憶,這樣必會露出破綻,容易被人所察覺。還望道長指點,小妖應如何行事?”

道士聽後道:“這有何難,我就將其記憶複製一份與你就是了。”說着一指妲己,頓時一股清氣飛入妲己體內,不過片刻又飛了出來,向站立在一邊的身影飛去,瞬間融入了身影的體內。身影只覺一份記憶融入腦中,頓時明瞭,這就是妲己的記憶了。

那道人接着道:“好了,你有了妲己的記憶,卻是不用再怕露出馬腳了,妲己的魂魄你也就不用吞噬了。記住入宮廷後,可盡力的迷惑紂王,但千萬不要參與迫害忠良之事,不然縱然女媧娘娘,許你們事後可成就正果,卻也是在劫難逃,女媧娘娘也救不了你們的。”

昊天遞給一個玉符,道:“這是給你的憑證,下次我會派人來找你的。”

道人說然後,將手一揮,收了地上昏迷的妲己,卻是消失不見了。

昊天回到天庭,找到瑤池。昊天不等瑤池說話,搶先對瑤池道:“師妹,我這次來,卻是給你送人來了。”說着將手一揮,仍然處於昏迷中妲己出現在了瑤池面前中。

“此女是何人?”瑤池笑着說。

昊天道:“翼州候蘇護之女妲己,我也只是覺得此女卻是可憐,不忍其身死魂滅,所以出手將其救下,可又沒有好的地方安排她,所以就將她送到師妹這裏了。給師妹做個侍女卻也是她的福分了。”

瑤池聽後道:“恩,此女的確可憐。好吧,我就留下她,讓她在我這裏做個侍女。” 說着招來童子,將妲己帶了下去。後蘇妲己修煉仙術,後封爲雲華仙子。


第二天蘇護等人醒來,頓感不對勁,昨天睡得卻是有些怪異。當下連忙查看,卻是沒有什麼變化。妲己也好好地。蘇護暗道老天保佑啊。還好沒什麼事情,尤其是妲己沒什麼事情,不然又是欺君之罪,倒時可如何應對?當下不敢多做停留,馬上出發離了恩州,前往朝歌而來。蘇護卻是怎麼也想不到,妲己卻已經不是原來的妲己了。

朝行夜住,飢餐渴飲,在路行程,非止一日。蘇護渡了黃河,來至朝歌,第二日帶着妲己覲見紂王。

當下紂王下令,讓妲己覲見。妲己進午門,過九龍橋,至九間殿,滴水檐前,高擎象笏,進禮下拜口稱萬歲。

紂王定睛觀看,見妲巴烏雲疊鬢,杏臉桃腮,淺淡春山,嬌柔腰柳,真似海棠醉日,梨花帶雨,不亞九天仙女下瑤池,月裏嫦娥離玉闕。妲己啓朱,似一點櫻桃,舌尖上吐的是美孜孜一團和氣,轉秋波如雙彎鳳目,眼角里送的是嬌滴滴萬種風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