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眾人都已經認定銀魅想要契約屍魔人,這便惹怒了眾人。

就算他們其中一部分人在聽到屍魔人出世后,有了契約屍魔人的念頭,此時也掐滅了。

就連他都不敢和銀魅為敵,他們敢嗎?

顯然,他們不敢!

既然不敢,那麼他們就會聯合起來,對抗銀魅。

因為在場眾人清楚明白地知道,一旦銀魅契約了屍魔人的話,那麼整個雲天大陸將被洗牌。

最先被洗牌的便是他們!

所以,此時,他們只有聯合起來,一同對抗銀魅。

此時的銀魅已經走入到了秘牢之中,只是,一直跟在銀魅身後的紫夜卻失去了蹤影。

當下,銀魅的臉色變得相當難看。

他怎麼也想不到,紫夜會突然消失不見。

在銀魅進入到秘牢之中,全部注意力都在秘牢時,紫夜閃身進入到了金蓮空間內。

雖然不知道金蓮空間是否會被銀魅發現,但是至少,這是她保命的關鍵。

銀魅進入到秘牢,那麼她一定會被銀魅要求走在他的前面,所以,在最緊要關頭,她閃身進入到金蓮空間內。

也因為銀魅的分神,讓紫夜可以安然無恙地進入到金蓮空間內。

此時金蓮空間如同一粒塵埃般,銀魅無法發現,但是只要金蓮空間移動,銀魅就會發現問題。

所以,此時,呆在金蓮空間內紫夜,一動都不敢動,生怕一動會引起銀魅的關注。

此時的銀魅,正在地毯式地搜尋著紫夜的下落。

秘牢,他並不是第一次來,對於秘牢之中的一切結構,他都是知道的。

但是,這一次來到秘牢,他卻不敢輕易進入。

屍魔人的厲害,他完全知道。

雖說必須要在屍魔人睜開雙眼的那一刻,出現在它的面前,因為屍魔人睜開雙眼看到的第一個人,便會是它終生的主人。

所以,他必須要在屍魔人睜開雙眼的那一刻,讓它看到他,不過,在這之前,所面對的危險,必須要有人來嘗試一下。

屍魔人,也只是歷史上記載過,卻沒有真正出現過。

在它沒有睜開雙眼之時,它有多麼厲害,並不清楚,為了以防萬一,他必須找人試驗一下。

原本,紫夜是最好的選擇,但是現在,她卻失蹤了,在他的眼皮底下失蹤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此時的銀魅,臉色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而就在這麼一晃神的時間內,墨宸離染和落影楓也出現在了秘牢之中。


墨宸離染和落影楓的出現,並沒有可以隱藏氣息,他們的出現,自然引起了銀魅的注意,在看到落影楓和墨宸離染同時出現后,他的臉色是愈發難看了。

雖然知道自己的離開,定然會引起他們的注意,不過,倒是沒有想到,他們兩人會來得這般快速。

「你們兩個倒是來得挺快得嘛!」銀魅一臉笑意地看著墨宸離染和落影楓,只是,這笑意之中,卻滿是陰狠之色。

在看到墨宸離染和落影楓的那一刻,躲在金蓮空間內的紫夜渾身一震,要不是告訴自己此時不能有一絲氣息外泄的話,恐怕她早已撲入到墨宸離染的懷中了。

墨宸離染和落影楓在發現沒有紫夜的身影后,微微鬆了一口氣。

好在他們及時出現了,不然的話,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雖說,他們已經有了對戰銀閣的實力,但是還是有些倉促,如果不是屍魔人的出現,或許,他們會準備地更加充足才動手。

不過,讓他們有些意外的是,銀閣之中,似乎出了內奸,在他們探入到銀閣時,卻發現銀閣內部出現了矛盾。

正所謂,趁他病,要他命,這不,落門發動過了強有力的攻擊。

其實,落影楓不知道的是,在她來到墨府之間,就已經安排了蒙嘉等人去往銀閣之中。

作為銀閣之中的殺手,她們自然知道銀閣的內部矛盾。

這不,在她們的作用之下,銀閣內的內部矛盾被徹底激化。

這也給了落門一個可乘之機!


當然,這也是因為銀魅對於銀閣太過放心,正是因為放心,才導致內部矛盾激化。

他們都想要將這份權利掌控在自己手中,也正是因為這份野心,讓銀閣管理出現了問題。

紫夜雖然剛來到這個大陸沒有多久,但是卻從林慧等人的話中,分析了一切,所以,就安排著蒙嘉等人再度潛入到銀閣之內。

紫夜的這個方法想當不錯,也給落門帶來了無盡好處。

只是現在,落影楓還在不知道,紫夜偷摸著給他們帶來了那麼大的好處。

「銀魅,想要契約屍魔人嗎?」落影楓看到銀魅,眼中滿是殺意,如果不是銀魅的話,他也不會落得如此。

好在,他從地獄爬了回來!

「落影楓,我們倒是好久沒見了,沒有想到,你居然是打不死的小強!」銀魅看著落影楓,眼中也滿是殺意。

這個男人,一直以來都壓在他的頭頂之上,讓他成為千年老二,好在,他使計讓他落得魂飛魄散的下場。

原本以為,他就此消散在這個世界之上,永遠也不會出現在他的面前,卻沒有想到,他依然從地獄爬了回來,以強勢之姿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他的落門,居然也沒有因為他的消失,而出現分裂。

他的落門,在發現落影楓消失后,便隱藏了起來,甘願等待他的回歸。

即使多年過去,他們依然無怨無悔地等著。

銀魅的目光注意到一旁的墨宸離染,看著墨宸離染,他眼底的恨意也是那般地濃烈。

別人不知道他的身份,他卻清楚明白地知道。

他是墨家的孩子!

沒錯,銀魅是墨家的孩子,準確地說,他叫墨魅,可惜,他從未冠上這個姓,因為他從未出生時,就不被祝福。

他的出生,被認為是墨家的恥辱,因為他的血液之中,留著骯髒的血液。

他的一般血液來自魔獸,如果是高貴的魔獸一族,那麼或許,墨家還會留下他。

但是他的另一半血液卻是骯髒至極的住豬玀獸的血脈,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從一出生,便被遺棄了。

要不是他的母親極力將他護住,或許,一出生,他便死亡了。

同樣是墨家的孩子,墨宸離染是被帶著祝福,被帶著期盼出生,而他卻是不被祝福的。

他的出生並不是他能夠選擇的,所以,他要改變!

沒有人知道,他的記憶從出生時就有了,所以,他所發生過的一切,都記入到了腦海之中。

他要報復,他要報復整個墨家。

他的成長既然不被任何人祝福,那麼他便要獲得精彩!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覺得虧欠了他,便讓擁有了一個別人羨慕異常的天賦。

只要看一遍,他就能夠將別人使用的招數使出來。

他這般的天賦被他的師父看在了眼中,從未收入門中。

他的天賦,讓他的崛起,打好了基礎。

他一步步地成為強者,可惜,在他成為強者的那一刻,墨宸離染也以強勢之姿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他是墨家的子嗣,他是天之驕子,而他卻是爛泥,只要想到這裡,他內心的嫉妒,就狂涌而出,無法收住。

他開始設計,開始一步步布局,所有的事情都按照他的計劃進行下去,當他對墨宸離染動手時,他發現墨宸離染的體質特殊。

那一刻,讓他欣喜若狂!

可惜,事情還未開展,便有了變故!

在他們打鬥之時,空間裂縫出現,墨宸離染被黑洞的引力所牽扯,居然在他的眼皮底下被黑洞給吞沒了。

當看到墨宸離染被黑洞吞沒后,他便有種不好的直覺。

不過,他也明白,被黑洞吸走的墨宸離染短時間內是不會再回來的,所以,他就開始組建勢力,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夠和墨家抗衡。

墨家,也在他的設計之下,開始豢養屍人和魔人。

他們根本不知道,他並不是在幫他們,而是要將他們的噁心公之於眾。

只是沒想到,事情居然會有變化。

屍人和魔人的殺傷力,讓墨家看到了再一次崛起的希望,也讓他們知道,在失去墨宸離染后,並沒有任何事情。

一個墨宸離染,對墨家沒有任何影響力。

在墨家人心中,只有利益,沒有親情。

再者,銀閣實力強大,依附了銀閣,他們墨家的底氣更足了。

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在與虎謀皮,可惜,就算他們知道也來不及了。

原本,銀魅還想找個機會,讓天下眾人都知道墨家所做的一切,卻沒有想到,事情居然提前發生了。

既然發生,他也就順水推舟,推了一把!

只是,沒有想到,屍魔人會在這一刻出世!

在察覺到屍魔人的那一刻,銀魅有一瞬間地晃神,不過,很快,他的心中便是狂喜之色。

落影楓和墨宸離染的出現,讓他有些沒有底氣,雖說,這麼多年,他從未停止過修鍊,但是不知道為何,當得知落影楓和墨宸離染出現后,他心中便止不住地有些恐慌。

而且,他還發現他們兩人居然聯合起來。

兩個沒有任何關聯的人,居然會聯合起來!

「銀魅,或許我應該稱之你為墨魅,流著豬玀獸血液的你,最近是否過得相當安逸啊?」落影楓這話一出,墨宸離染和銀魅的身體皆是一震。

墨宸離染是不知道銀魅居然會是墨家的孩子!

而銀魅是難以置信地看著落影楓,要知道,知道他身世的人,全部都下地獄去了。

為何落影楓還會知道?

「很好奇,為何我會知道?」落影楓笑著看著銀魅,雖然笑著,卻帶著一股嗜血。

紫夜在金蓮空間內,倒是什麼都沒做,就這麼靜靜地聽著他們的對話,當然,如果忽略她手中的留聲石會更好。

在他們談話之際,紫夜就準備好了留聲石,她將他們的對話,全部都錄入了下來。


她就是為了以防萬一,所以,才會有所準備。

只是,沒有想到,會聽到如此勁爆的對話。

看著銀魅一副要吃人的樣貌,落影楓笑得更加歡快了。

說到底,也是銀魅倒霉,百密也有一疏的時候,雖然知道事實真相的人,已經被他斬殺得一乾二淨,但是,卻有人將此時聽了去。

好在那人也聰明,知道自己如果知道這事的話,定然會被銀魅殺掉的。

所以,他就投靠了落門。

因為他知道落門和銀閣是死對頭,只要他在落門之中,那麼他的生命就是安全,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會知道。

「銀魅,豬玀獸的味道不錯,不知道,留著一本豬玀獸血液的你,滋味是不是也不錯呢?」落影楓這話一出,銀魅的攻擊便到了。

銀魅一動手,整個空間便呼呼作響。

二人的實力都很強,這一次,銀魅是發了狠,他被落影楓這麼一擊,已經失去了以往的冷靜。

趁著他們二人打鬥,墨宸離染往秘牢而去。

他可沒有忘記,要將秘牢內的屍魔人給決絕掉。

看著打鬥中的二人,紫夜也動了。

她知道,此時,銀魅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落影楓身上,自然地就不會發現她的存在。

紫夜一動,墨宸離染就感應到了,不過,他卻沒有表現出來。

一旦他有所異動的話,那麼定然會引起銀魅的注意。

雖說銀魅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落影楓身上,但是不難保證,他會分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