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鑫等人也在準備午飯,出門在外,還要進林子,自熱米飯,方便麪,壓縮餅乾這類的東西肯定要準備上。

比如說這頓中午飯,他們就打算以自熱米飯解決溫飽問題。

誰知,自熱米飯還沒有熟,便被徐夏廚房裏面傳出來的誘人香味給弄得口水連連,眼眸放着賊亮的光。

莫鑫嚥了咽口水,講真,他這輩子自認爲吃過的美食不說無數,但是,基本上能吃到的都吃過了,因爲有錢啊。

但是,此時空氣中瀰漫着的香味,絕對是讓人眼前一亮的那種,香的很特別,超級勾人的味蕾,忍不住的就有口水蹭蹭往上冒,腦子裏面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想吃啊。

莫鑫回頭看向一衆希冀的小眼神,又有點爲難了,徐夏說了不包中午飯的,而且,徐夏一個人吃飯,又能吃多少呢,估計也沒有做多少吧。

就算徐夏願意給他們分,平均到每一個人的頭上,又能分多少呢?

莫鑫咬了咬牙,不管了,先去看看再說,就算這些貨吃不上,自己也的去嚐嚐,反正他就一個人,徐夏應該不會介意分享點給他吧。

莫鑫打定了主意,淡淡一笑,對着“騷動”的衆人說道:

“等着,我先去看看,都穩重點,瞧你們那個樣子,像個什麼話。”

這就是當老大的好處,明明自己心頭跟貓抓一樣,還可以訓斥他人,很爽。

“鑫哥,等着你的好消息,徐夏那麼財迷,只要是錢能解決的事,那都不是事!”

“對對,能吃上一份這樣的菜,我就滿足了,錢是小問題,鑫哥,看你咯。”

“徐夏那麼黑,要是讓他重新給我們做菜,估計又要被訛了。”

“呵呵,訛就訛唄,又不是多大的事,錢嘛,紙嘛,多大的事嘛!”

衆人說着,莫鑫看着,好吧,這羣吃貨啊,他暗暗搖了搖頭,快步朝着徐夏的廚房走去。 林陽睜開眼,如濃霧中拉開了一道口子,刺鼻的消毒水味衝入鼻腔。

看周圍的環境,是在現代化的醫院裏。

林陽有些發懵,他不是在感悟天道之際,遭遇四皇五帝萬千宗派聯手攻擊嗎,怎麼會在醫院?

“難道,我重生了!?臨死之際再度重生回了地球!是的,一定是的!哈哈,要是被四皇五帝那幾個廢物知道我陽尊這樣都沒死,不知道臉色得有多精彩啊!”

林陽笑出了聲,可目光卻冷得發寒!

那個與他共枕百年的女人,該死!

林陽深吸了口氣,腦中浮現萬千畫面。

他千年前在地球身死後穿越異界仙域,歷盡百年成爲巔峯強者,號陽尊,一手焚盡世間不死火讓人聞風喪膽,稱霸千年,無人能出其右。

抱枕療法:總裁不絕望 :《九天星辰訣》。


這是他最大的祕密,他只告訴了身邊最親近的愛人清月仙女,沒想到卻橫遭背叛,那賤女人竟然夥同四皇五帝,招來萬千宗派在他閉關最虛弱之時進行圍剿。

“可惜,沒人知道九天星辰訣是在我的識海中。”林陽冷笑,就算殺了他,那些人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既然老天讓他重生,這筆賬他一定會統統討回來。

突然,林陽頭微微一疼,被塵封千年的記憶潮水般涌了出來。

他回到了二十歲那年,這個時候的林家剛剛遭遇變故,公司破產、林母重病,正是家裏最風波起伏的時候。

一想到過去的那些事,火氣騰地涌上林陽的心頭。

歐陽駿、王雅琴、江放……這些人的名字一個個地涌上心頭,就是他們毀了當年的自己,毀了原本還算富裕的林家。

尤其是歐陽駿,起因只是因爲他對林陽姐姐許君柔的愛而不得。

在鎮海市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歐陽家少主自詡沒有得不到的女人,許君柔卻是一個例外。

女神級別的美貌,出色的商業能力,可以說林家的半邊江山都是她打下來的。

許君柔更是一度成爲鎮海市每個男人的夢想,歐陽駿也不例外,心中一直都想得到這個一身傲骨、清冷的女神。

多種追求手段失敗後,爲了逼迫許君柔,氣急敗壞的歐陽駿使用歐陽家的權勢強行斷了林氏公司的財路,逼得林家破產。

林母氣急攻心送到醫院,卻意外診斷爲癌症,但沒錢治病,最後受盡病痛折磨死在病牀上。

接着,歐陽駿找人僞造假證誣陷林父入獄,被逼無奈的許君柔爲了讓歐陽駿放過家人,妥協同意出嫁。

林陽和許君柔沒有血緣關係,卻招致了歐陽駿的殺心。

在兩人的婚宴上,懷疑兩人有染的歐陽駿,派手下把林陽從二十層高樓上丟了下來,還僞造了遺書造成自殺的假象,就爲了斷絕許君柔的任何心思。

可以說一切的悲劇都是始於歐陽駿,他是一切的罪魁禍首。

而王雅琴是林陽的前女友,林家破產後她立刻甩了林陽,撲進了富二代江放的懷抱,江放是歐陽駿的狗腿子,自然沒少對林家出手。

一樁樁一件件,都是林陽心頭抹不開的傷口,但他早已不是當年那個任人欺凌卻毫無還手之力的少年。

現在的他是陽尊,只要九天星辰訣還在,他就有機會重回巔峯!

深吸了一口氣,林陽不由皺了皺眉,這地球的靈氣比起異界,確實差了很多,但勉強還能修煉。

病房門在這時開了,來人和林陽四目相對。

如水波盪漾的美眸、嬌豔的紅脣,略顯蒼白嬌弱的面容,長髮披散,身材偏瘦卻凹凸有致,就像是在風雨中搖曳的蓮花般,清麗出塵但惹人憐愛。

來人正是許君柔,這樣的美貌無怪她會被歐陽駿看上。

“小陽,你終於醒了!”許君柔呼吸一滯,連忙撲上來就把林陽抱入懷中,肩膀不斷地抽動,咬着牙發出微弱的抽泣聲。

林陽心裏一疼,許君柔外剛內柔,她是林陽父母抱回來的,卻視如己出。她對這個家也付出了所有,在林家出事後許君柔四處兼職補貼家用,差點沒把自己累垮。

我的絕品女友 ,不讓他傷害林陽。

林陽咬緊牙,那麼這以後,就換自己來保護姐姐吧。

“君柔姐,我沒事。”林陽拍了拍許君柔的背,嗓音低沉。

許君柔愣了一下,感覺這個弟弟好像突然成熟了不少,她擦了擦眼淚說道:“小陽,你要是不高興就和姐姐說。江放這個混蛋,又找人打你了,要是……要是救護車再來晚一點,醫生說你就救不活了。”

褻瀆 ,許君柔的聲音有些顫抖。現在家裏林母重病,林父每天意志消沉,靠跑出租車養活一家人。要是林陽再出什麼事,這個本就風雨飄搖的家還不隨風破碎。

林陽眼裏頓時寒光爆閃。


看來現在就是他被江放的人打進重症監護室,過了整一個星期才甦醒的日子。

但他們的手段可不止這些。

如果時間沒有出錯,也就是今天江放和王雅琴會故意找茬,撞上林父的車,因爲沒錢賠償,林父被百般羞辱,甚至下跪磕頭,最後還被送入大牢。

這件事也是壓垮許君柔的最後一根稻草,讓她徹底妥協在歐陽駿的淫威之下。

再往後就是林母死亡,林父入獄,許君柔妥協,在婚禮上迎來的卻是林陽的死訊。

林陽眼中掠過一抹厲色,“君柔姐,和我走。”

說完,林陽立刻下牀,拉着許君柔就去辦理了出院手續,換了衣服後更是健步如飛。


林陽那陰沉的臉色,更是讓許君柔心裏微微顫抖,她從來沒有見過弟弟露出這樣的表情,似乎在那黝黑的眼底,藏了一頭猛獸。

一路被林陽拉着到了城北路口,距離醫院十多分鐘的路程,兩人一路小跑只走了幾分鐘。

停下來的許君柔大口大口地喘着氣,有些疑惑地看着路口裏三層外三層圍住的人羣,周圍的人還在指指點點地討論,說什麼出租車撞上了寶馬。

林陽很清楚發生了什麼,眼神冰寒刺骨,拉着許君柔強勢地擠進人羣。

才一進去,看到其中情況,姐弟倆立刻瞳孔緊縮。

王雅琴的手高高懸起,臉上都是放肆的笑容,“啪”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徹人羣,重重地打在了跪在地上的中年男人臉上。

江放慵懶地靠在一旁的寶馬車上,抱着雙臂,眼底都是戲謔。

而那個跪在地上的碎玻璃間,被打的臉頰泛起紅腫,卻一聲不吭的男人,就是林陽和許君柔的父親,林山。 淋漓鮮血從林山膝蓋下滲出,染紅了一片。

周圍人神情冷漠,沒人勸阻和林山的不反抗,讓王雅琴的放肆更甚。

“林山,你也沒想到你會落到今日的結局吧?要怪就怪你家那裝清高的**,歐陽少爺的追求都不答應。”

各種各樣不堪的污言穢語從那張豔麗紅脣裏吐出,只讓人覺得嘲諷。


一直在旁邊坐上觀的江放終於起身,站到林山身前,居高臨下。

“這車子撞壞的錢諒你也賠不起,兩個選擇,磕一百個頭,或者……讓警察和你談。”

一聽到後面的話,林山臉色瞬間劇變,嘴脣囁嚅着,內心掙扎。

“這兩個混蛋。”許君柔咬緊牙關,眼裏水霧瀰漫,就要衝上去,卻被旁邊的林陽拉住了。

林陽拍了拍女人的香肩,聲音冷得徹骨,“姐,以後這些人渣,我都會讓他們百倍償還!”

最後四個字幾乎是咬牙切齒地低吼而出,林陽攥緊雙拳,發出“咔”一聲骨響,接着邁出了腳步。

這些人,都該死!

“給我磕啊!”江放的英俊面容此時無比猙獰,伸手按着林山的頭往下壓。

旁邊的不少人都在拿着手機拍,這給江放一種施虐性的快感,要是歐陽駿看到了,肯定會好好地讚賞他一番。

想到這裏,手上的勁道更大,林山的頭都被壓到了膝蓋處,中年男人悲憤地咬緊嘴脣,幾乎滲出血來。

從一個公司老總落爲出租車司機,還被人百般欺凌,如果不是爲了家人,他都想去死。

不甘壓抑的低吼從林山喉嚨裏吐出,不是他不反抗,而是反抗對於這些以欺凌爲快樂的人,反抗只會是他們變本加厲的催化劑。

突然,他頭上的壓力一輕,彷彿看到有什麼東西飛了出去。

接着是“嘭”的重響,還傳來人羣的驚呼。

林山佈滿血絲的雙眼擡起,就看到了面前讓他驚駭的一幕。

江放倒在地上,嘴角還在流血,王雅琴驚慌失措地扶着他,在他們面前,林陽神色冷漠地揉了揉拳頭。

“姐,扶爸起來!”

五個字從林陽口中吐出,林山和許君柔都覺得一陣眩暈,不敢相信這還是他們認識的林陽嗎?

許君柔愣了好一會,才連忙上前扶起了林山,兩人神色複雜地看着林陽略顯高大的背影。

王雅琴和江放更是一陣神色變換,好不容易纔回過神來。

原本被突然打了一拳,江放的心裏還惶恐不已,一看到打自己的居然是平日被欺負的林陽,他心裏的火氣立刻涌了上來。

“林陽!敢出手傷我,你是在找死。”江放神情陰狠,竟然被林陽這等垃圾偷襲,這讓他顏面何存!?。

“沒想到次居然沒打死你,你還真是皮厚命賤。”王雅琴盯着林陽,神色微變,立刻幫腔道。

“許久不見,你們還是一如既往的喜歡找死啊!”林陽淡漠的看着兩人。

江放冷笑着擦了擦嘴角的血,咬緊了牙,“林陽你小子莫不是被打成腦殘了,就你這樣的廢物,憑什麼和老子鬥?信不信老子立馬開車撞死你們一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