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海中不斷出來成就值增加的聲音,這讓趙寅很是激動,看來衆人還是能夠接受自己的,不然的話,自己怎麼可能增加這麼多的成就值,單單這一首歌曲,就得到400多的成就值。

看來那些所謂的學子們,對於自己這首歌曲很是崇拜啊!

果然還是有文化的人,才能夠懂得其中的內蘊。

“以後這樣的歌,你單獨送給長樂,這大庭廣衆之下,像什麼樣子。”

長孫無垢寒聲說道,這首曲子與歌聲的美妙,她不否認,但是這是女婿送給女兒的歌曲,而且歌詞還如此的露骨,不應該讓旁人知曉。

“小婿明白。”

趙寅趕忙答應下來。

特工小甜妻,老公吃上癮 ,他只能照辦。

“岳父大人,若是無事的話,小婿先告退了,三日後還有一個賭約呢,小婿身上的壓力實在是很大。”

趙寅朝李二拱了拱手,淡淡的說道。

得了便宜賣乖絕對是他的宗旨,眼下成就值得到的已經差不多了,也是離開的時候了,不然在這裏,他只能暴露更多的祕密。

“這個東西留下,你自己滾蛋吧!”

李二的心底都要罵娘了,賭約你會有壓力?

不過能夠讓七大世家不爽的事情,絕對是他比較願意看的。

其次,這小子乾的事情雖然讓自己挺爽的,可是他這個德行實在是讓自己十分的不順眼。

“好嘞!”

趙寅十分痛快的答應下來,這個吉他可以說已經完成了它的使命,估計用不了多久,這首歌便會傳便這個大唐。

“等等我。”

就在趙寅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長樂公主直接開口阻攔。

自己的閨譽已經被他破壞的一乾二淨了,如今更是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向自己表白。

所以自己必須要好好的看着他,絕對不能給其它女人可乘之機,最主要的事情是,皇宮裏的吃的,實在是比不上趙寅的手藝。

李二的臉色頓時無比的難看,簡直黑的不能在黑了,自己的女兒就這麼被人輕易的拐跑了?

“王德,帶諸位貴客下去休息,好生侍候着。”

對於女兒的表現,長孫無垢倒是頗爲滿意。

但見到陛下的臉色不善,所幸她直接下達了命令。

“陛下,還在生氣?”

等到王德將衆人帶走,長孫無垢揮手示意周圍的下人退下後,這才一臉笑意的望着李二。


“咱們的寶貝女兒,就這麼被那個臭小子給騙走了,你說我能不生氣麼?還有你聽聽,那個混賬東西,唱的那叫什麼東西。”

越想越氣,直到最後李二甚至都咆哮了起來。

“哀家倒是對他很滿意,麗質能夠嫁給他,也是不錯的,就是不明白,陛下是看不上他哪一點?”

長孫無垢有些無語。

這小子文采出衆,各方面上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家世,地位,學術等等,那樣好?”

皇后居然在不知不覺間也站在了趙寅的立場上,這讓李二更加的鬱悶。

他就不明白了,這小子究竟給她們灌了什麼迷魂湯。

“或許陛下說的對,家世,地位,他確實不行,但是,改變這些只是陛下您一句話的問題。”

[綜英美]當“真”維斯遇到賈維斯 至於,學術等等方面的問題,哀家倒是不敢苟同……!”

長孫無垢眼中散發着睿智的目光,開始爲李二分析起剛剛的事情,“七大世家的年輕一輩,在學術問題上,絕對算得上出類拔萃,不然國子監的學子們也不會敗的那麼慘!”


“朕只是對他們有些失望罷了!”

國子監的門生,在金秋才子宴上可是吹的響噹噹,可是最後呢,被人收拾的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可是你看不上的那小子呢,完虐七大世家年輕一輩,而且還是在各個領域上逐個擊破,如此人才,你還覺得他配不上麗質麼?”

不管陛下怎麼決斷,反正在她的心裏,趙寅這個小子就是駙馬的最佳人選。

“婦人之見。”

李二聽着這有理有據的分析,臉色變得異常精彩,最終還是冷冷說了一句後,拂袖而去,他是絕對不會輕易鬆口的。


……

“咱們這是要去哪裏?”

長樂公主一臉喜色的跟在趙寅的身旁,不知道爲什麼,與他在一起,她的心中就會莫名的輕鬆,不會有一絲的顧慮與擔憂。

“當然是去看看我們的產業了,本駙馬以後可是要靠他發家致富的。”

趙寅一本正色的說道。

望着這個沒有什麼心機的傻丫頭,他就忍不住想要逗她幾句。


“嗯!”

長樂公主的輕輕答應下來後,直接低下了頭顱,不敢再去看趙寅一眼。 “哥,親哥,你總算是回來了,你看看,這樣行不行?”

趙寅剛剛走進自己的酒樓,就聽到破鑼嗓子的程處亮焦急的喊着。

這些木質的產品,他可是廢了好大的勁兒,才找到一個能看懂圖紙的木匠做出來的。

“參見公主殿下。”

程處亮對長樂公主拱手一禮。

光顧着跟駙馬說話了,居然沒有發現公主的存在,好在自己眼尖反應了過來,不然自己這個大不敬之罪,可就背上了。

“起來吧!”

長樂公主微微擡手示意後,便向那些木製品走了過去。

其中有一部分她認識,但絕大部分她都沒見過,這不禁讓她十分好奇。

“你去買些菜回來,一會本駙馬給你們露一手!”

趙寅也將目光落在那些木製品的上面,直接對程處亮吩咐了下去。

“不用這麼麻煩,我去對面叫一桌上好的酒席就是了。”

程處亮指了指對面酒樓,漫不經心的說道。

兄長只是讓他過來,給趙寅打打下手!

儘管他心中七個不平,八個不忿,卻也不敢違背兄長。

所以,這幾天屁顛屁顛的跟在趙寅的身邊,鞍前馬後的伺候着。

當然,這裏現在不光他一個人在幫忙,樓上還有他的弟弟程處默與尉遲家的兩兄弟。

儘管大家都不明白家裏的安排,不過在看到彼此的時候,他們的心中都是略有所悟,沒有好處的話,對方是絕對不會過來的。

“那等豬食,也就你能能夠咽的下去,聽我的,去買新鮮的食材回來,想吃什麼,就買什麼,回來我親自下廚款待娘子。”

趙寅直接阻止。

就這個世界上的食物,除了燉就是煮,調料火候差的不是一星半點,絕對算不上食物二字。

“好嘞!我明白了。”

程處亮瞬間明白趙寅話中的含義。

感情你丫的是爲了討好公主,才讓我去做苦力,當下不敢耽擱,急忙跑了出去。

“你們三個貨別在上面偷看了,下來幫忙!”

不用想也知道,那三個小子一定是聽到下面的動靜了,這麼半天都沒有下來,想必是在上面偷窺呢!

“參見公主!”

三人下來後,趕忙對着長樂公主一禮,而後便對趙寅不斷的擠眉弄眼。

“免禮。”


長樂公主不耐煩的揮揮手,而後興趣依舊落在這些木質品上,伸手輕輕觸碰着上面的雕花。

“來,將這些東西立起來,邊上有卡槽,對應上將它們卡住,明白麼?”

招呼着三人來到木製品的邊上,伸手指向木板的邊緣輕聲的解釋着。

看似厚重的木板,在這幾個虜貨的手中,簡直如同玩具一般,幾下就給拼裝好了,頓時所有人都明白這是一個什麼東西了。

“這是屏風?爲何會如此的怪異?”

長樂公主驚詫的望着這些屏風,不明白爲何不將它做成一個整體,而是要弄成這樣組裝的。

“是屏風沒有錯,但是它真正的用處卻是隔斷。”

趙寅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而後親自動手將這些屏風打開的方向朝向不同的方位,頓時,原本寬敞的大廳,瞬間變成了一個個獨立的小單間。

“妙!實在是妙!”

尉遲寶琪看過之後,連連讚歎。

雖然屏風隔出來的每一個包間都不是很大,但是,當人多時,完全可以再挪動這些屏風,將包間擴大,這樣簡易的包間,要比那種包房實用很多。

“我回來了,幫忙開個門。”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程處亮的聲音,做爲弟弟的程處默急忙跑了過去將門打開了,而後就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

“傻站着做什麼,還不幫忙拿一下?”

見到自己弟弟這個樣子,程處亮有些氣悶,沒好氣的嘟囔了起來。

“趙兄,你看看,這些夠不夠,不夠的話,我在去找找。”

第一次去買菜,他也不知道買些什麼,也不清楚什麼東西好吃,只要是活的,新鮮的,大的就對了。

也不知道這小子,在哪裏找來的擔子,慢慢兩大筐的肉,還嫌不夠,當真是不知道該說他些什麼。

“夠了…夠了…把這些拿到廚房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