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道影子瞬間出現,恍若閃電一般,掠向了宇文天,那四道恐怖的氣息,讓身處禁域之中的宇文天都感到心悸。

只是,一息之後,四道驚詫聲響起。

「怎麼回事?」

「這是什麼力量?」

「我的真元反覆被壓制了!」

……

這時候,四道身影已經顯出了各自的本來面貌,身上的斗篷被震飛了,不再是閃著兩道精光的黑影,而全部都是黑衣青年,各個面相陰冷。

雖然被禁域阻截了鐵門部分的攻擊,但是他們的余勢,依舊可以將宇文天擊殺。

「殺……」

就在這時,宇文天雙手探出,抓向左右兩側,瞬間,半空出現了兩隻巨大的手印,手心中各有一個恐怖的暗黑色漩渦,彷彿可以吞天噬地一般。

「魔臨大地·吞噬!」

只是一瞬間,位於左右兩側的兩個修羅獵手被罵恐怖的暗黑色漩渦吞噬,沒了氣息。

「快退!」


前後的兩個修羅獵手頓時汗毛炸裂,驚叫一聲,全力向後退去。

「想走?遲了!」

宇文天豈肯放他們離開,吞噬意境全力施展,身體一擰,雙手瞬間抓向兩個後退的身影。

恐怖的漩渦再次將兩個修羅獵手籠罩起來,不到半息,便被吞噬進去,一點氣息都沒有留下。

宇文天收起氣勢,斂回了僅剩的一絲罡氣,吐出一口濁氣,他的神色極為蒼白,看起來,這一擊,似乎是出了全力,消耗頗大,讓他的身形有些不穩。

稍稍舒緩了一下內息,宇文天才挪動了腳步,將地上的兵刃和空間戒指收走,這才向著蕭素心走去。

這一擊,幾乎耗盡了宇文天體內的罡氣,同時,對神識的損耗也是極大,這一擊,完全是出乎四人的意料,不然,以這四人的戰力,即便是宇文天能斬殺,卻很艱難。

蕭素心並不是第一次看到宇文天施展這招,但是每一次看到,都覺得有一種心驚膽寒的恐懼。

無聲無息地將四個恐怖的高手殺掉,任誰都會覺得恐怖。

不過,方才連殺四人,宇文天消耗了不少罡氣和神識,他的臉色看起來有些發白。

如果是吞噬一個虛皇境的武者,宇文天或許會有一些實力上的提升,可是吞噬虛靈境的武者,根本補不回來自己的消耗。

他給了蕭素心一個眼神,便盤坐在一塊巨石上,恢復元氣。

近日來,連番激戰,他收穫不少,雖然境界上的提升很小,但是,戰力上的變化,還是較為明顯的。

這便是生死歷練的好處,一個武者,經常生活在這樣的環境里,他的實力不會差到哪裡去。

這次消耗巨大,但他卻沒有服用丹藥恢復,他正需要這樣一個契機,來讓自己的修為自然的提升。

半晌之後,宇文天的狀態恢復如初,便和蕭素心向著遠處奔去。

「對了,你進來多久了?」疾行的路上,宇文天問道。

「記不清楚了,似乎很久了!」蕭素心稍稍思索,便道。

「哦!應該最多就兩個月吧?」宇文天問道,他知道,蕭素心應該比他進來的要早。

「嗯!差不多!不過,時間規則不同,這對我們來說,應該算好事,起碼在大比之前有足夠的時間歷練!」蕭素心到。

宇文天沉默了,他與蕭素心的出發點不一樣,時間規則的差異,對自己來說,即是好事,也是壞事。


他有足夠的時間尋找補天芝,但是他也同時面對一段漫長的血腥生活。

「你來帶路,你比較熟悉這些地方,應該知道古迹和靈藥區域,就你知道靈藥較多的區域在那個方向?」宇文天覺得小世界如此之大,雖然時間充足,但不一定可以在離開之前找到補天芝,索性讓較為熟悉小世界的蕭素心來帶路。

!! 蕭素心稍作思考,道:「跟我走!」

兩人迅速掠向一個方向,眨眼不見了蹤影。

……

「胡師兄,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找到我哥啊?這個地方台難熬了,我呆不下去了!」一處古迹邊緣地帶,一眾青年武者快速前行,目觀八方,似是尋找什麼。其中一二九少女被眾人以星辰般圍在中間,護愛有加。這女子無疑算是一個天才,如此年齡,便有虛靈七重天之境的修為,只不過,其氣息只是一般,並沒有實戰歷練后的強大,與這小世界中同境界武者一戰的戰力。

如此少女,雖說天賦異稟,但缺乏該有的歷練,已無稱雄之姿。

看這情形,溫室之花,,小世界是最佳的歷練之地,然而,這女子的一番言辭,卻說明了她不適合在這個小世界生存。


「再找找吧!燕師兄名震這個小世界,應該不難找!」九人中,實力最強的男子開口道,此人的境界是虛靈八重天,實力稍比同境界武者強一點,在小地方算是個天才,可惜,在這裡,只能是最普通的武者。

不過,這群人卻都有一股傲氣,這是那種出身在大勢力的弟子的天性。

「可是,我們都已經找了七八天了,還是沒有一點影子啊,也不知道他怎麼樣?」那少女嘟囔著嘴,雖然言語中儘是思念之情,卻毫無擔心之意。

「放心吧!以燕師兄的實力,這一代的王者,又有幾人是他敵手!」胡師兄的神情並不大高興,似乎一提起燕師兄,他眼神中會閃過一絲戾氣和怨恨之色,不過,這也是轉眼消失,他看著身旁的少女,儘是憐愛之意。


「是啊!師妹,你就放心吧!以燕師兄的實力,這小世界中,沒有誰是他的對手!」另一名虛靈七重天之境的武者附和道。

「小師妹,你放心,元神戟之名,在這個破地方可是很足的!」

「什麼破地方?這可是歷練的聖地,不然燕師兄怎麼會來這裡?」

「對對對!聖地!聖地!燕師兄之心震徹聖地!無人可敵!」

……

一眾武者一提起燕師兄的名字,便議論紛紛,自豪不已,一方面是為了討好少女,另一方面,確實是那燕師兄有著傲人的資本。

不過,這少女似乎對眾人的話不感冒,眼中閃過一絲疑惑,隨即放慢腳步,看著眾人,道:「不是在我哥之上還有幾個強者嗎?我記得好像叫什麼聖閻琴和天絕刀!」

「聖閻琴?天絕刀?」一提到這兩個名號, 出生在羅馬 ,不過,這也是瞬間而已,之後,他們便又恢復了之前的傲然,只聽一人道:「聖閻琴的名號雖大,但是不一定就強過燕師兄,畢竟,那些人排名也只是以自己的主觀臆斷來決定而已,並沒有兩人的對戰,怎可將聖閻琴排在元神戟之上? 尋愛之總裁的傻妻 !」

「是!這絕對是亂搞!燕師兄排在第一都不為過!」其中一名男子似乎極度不滿,言語中有著忿然之色。

「這一定是那些人排錯了,燕師兄應該排第一!」又有幾人附和道。

這時,那少年似乎對幾人的言語頗為歡喜,在她看來,元神戟應該排在第一的!她努著嘴,似乎在暗中詛咒那排名之人。

然而,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被驕傲沖昏了頭,那胡師兄還是保持著足夠的清醒,聽到眾人的言語后,立即咳嗽了幾聲,喝止了眾人的言論,道:「在這裡,沒有宗門的庇護,你們說話時,還得小心一點,人家排名,或許是有一點失誤的,但是,既然排名出來這麼久,那些人都沒有意見,這是有原因的,切記禍從口出,得罪那些人是沒什麼好處的!即便是燕師兄在場,也不一定會這麼說!」

「可是……」

「好了!繼續趕路!繼續尋找!應該拿一些宗門的通訊符的,不然也不用這麼麻煩!」其中一名青年似乎還有異議,卻被那胡師兄喝止了,他無奈地嘀咕一聲,然後看向遠處來往的稀疏人影,道:「在找人問問吧!」

「對!找人問問!不然,這樣漫無目的尋找,猴年馬月才能找到!」有人附和道。

這時,眼前快速奔來兩道身影,一男一女,男的剛毅,女的美若天仙,將一眾武者的魂都勾走了,尤其是那胡師兄,看著那美麗女子,眼中閃過一絲之色。

而當這群人看到這兩人的修為境界時,都是一臉的不屑,一個虛靈五重天之境,一個虛靈四重天之境,這在小世界,幾乎時食物鏈最底層的了。

「站住!」宇文天和蕭素心二人依照蕭素心的記憶,向著東邊趕去,忽然間聽到一聲大喝,還以為是修羅尋仇來了,便立即止住腳步,循聲而望,卻發現是一女八男九人組合,這就人的實力,很是普通,這讓二人很是疑惑,然而,不等宇文天二人思考,那邊的人群又喝聲道:「你們兩個,過來這邊,燕師妹有話要問!」


如果是有禮貌的詢問,宇文天絕對不會拒絕,但是,這些人的那種傲慢神色,讓他很是反感,若不是看他們實力低微,宇文天早就上前教訓一番了。

他看向蕭素心,看著她疑惑的眼神,道:「別管了,繼續趕路!」

蕭素心點點頭,隨即,二人腳步再起,向前奔去。

「大膽!」

九人大怒,喝聲此起彼伏,身影閃動,立即擋在了二人的前面,其中,那少女一看到蕭素心的絕美容顏,似乎極為不喜,眼中生出了嫉妒之色,而其餘八人,幾乎都要流出口水了,尤其是那胡師兄,雖然沒有七人那般不堪,可是他的一雙眸子,卻是極為邪惡,眼神肆無忌憚的在蕭素心的重要部位打量著。

這讓二人頓怒,尤其是宇文天,身上瞬間釋放出一股殺意,籠罩了這胡師兄。

突然而至的恐怖殺意,頓時讓眾人清醒過來,尤其是那胡師兄,猛地打了個冷顫,彷彿被潑了一缸冷水一般,神色大變,極為震驚地看著宇文天。

宇文天二人並沒有釋放出自身的氣勢,只是釋放出來一些殺意,所以,這些人的清醒也只是保持了些許時間,尤其是那胡師兄,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后,便暗中思索起來。

他認為,宇文天二人的實力應該不高,最多也就是比本身境界的普通武者高一點,但怎麼會是他們的對手呢?只不過,二人應該是長期生存在小世界,練就了一身的殺氣,所以,才有那瞬間讓人恐懼的氣勢。

他肯定了他的思考,隨即恢復了之前的傲慢,但眼神沒有了之前一般,其餘眾人受他影響,也將方才的一些當做是自己的錯覺,立即恢復了之前的傲慢。

「剛才讓你站住,為何要跑?竟然如此無禮於我等,立即向燕師妹賠禮道歉!」一個虛靈七重天之境的武者等著宇文天,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道,雖然他沒有宇文天高,但他卻是將腦袋後仰了一些,只有這樣,才可以讓他顯擺出自己的傲慢和尊貴。

宇文天直接無視了這人,在他看來,這就是一個小丑,他眼神掠過九人,在那少女身上略微停了一下,便將目光移到了那胡師兄臉上,道:「為何阻我去路?」

「大膽!小子,你是什麼語氣,敢這樣跟我胡師兄說話?莫非是找死不成!」其中一名虛靈七重天的男子大怒,對著宇文天喝道。

「啪!」

宇文天看也沒看對方,直接一巴掌隔空扇出,雖然已經將力道控制在極小的限度了,但還是將那人給扇飛了,一道身影如斷線風箏一般倒飛出去,空中留下一道血箭,還有幾顆牙齒散落四處。

這一變故,頓時讓八人神色劇變,身形禁不住後退了幾步,然後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宇文天,隨即,便換了一臉的怒色,身影晃動,瞬間將宇文天二人圍了起來。

「大膽小子,竟敢傷我師弟,找死!立即自裁,不然讓你形神俱滅!」幾人似乎有所依仗,立即忘記了宇文天方才的震懾,冷喝聲四起。

宇文天神色淡漠無比,方才對那人出手,只是教訓,並沒有殺意,他覺得這些人沒有資格讓他動手斬殺,但是,什麼事情都有個限度,如果這些人過界了,他也會動手斬殺。

雖然是有一個虛靈八重天和八個虛靈七重天之境的勢力,但對宇文天來說,這樣的實力,只會嚇唬一下蕭素心,對他毫無威脅。

「滾開!別讓我動殺意!」宇文天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平靜,但是,卻有種魔力一般,讓聞者心中有股壓力。

八人反覆打量了二人的境界,最終還是發現還是虛靈五重天之境以下,便疑惑不解。

尤其是那名少女,似乎對宇文天頗為嗔怒,道:「你敢對我們出手,你知道我們是誰嗎?」

宇文天白了她一眼,淡淡地道:「腦殘!」

就這簡單的二字,卻讓那少女極為震怒,其餘幾人也是瞬間發愣,隨即將目光鎖定宇文天,哂笑道:「這小子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竟敢侮辱小師妹,大家動手吧,別讓他死的太快!」

!! 那名被宇文天一巴掌扇飛的弟子這才慢吞吞的歸隊,左臉上一個清晰的巴掌印,臉腫的跟肥豬一般,不過,他並沒有去看自己此時的模樣,而一臉的憤恨,指著宇文天,嘴裡露風,含糊不清地道:「勺子,與蛤蟆著后襲窩,我哈了咦!(小子,你***偷襲我,我殺了你!)」

這一番動靜,自然是吸引了不少的圍觀著,這人一開口,便激起了眾人的大笑,不過,其中有一些人似乎見過宇文天,神色頗為激動,道:「有好戲看了!」

旁邊的人一聽,疑惑地道:「兩個境界這麼低的傢伙,竟然敢得罪這幾人,真是找死!還有什麼好戲可看的!」

「是啊!這九人我知道,雖然實力不咋的!但是來頭不小啊!似乎一直在尋找前十的一位強者!」另一人也是百里一眼之前說話的那人,道。

他的話似乎引起了很大震動,便有人問道:「前十的一位?哪一位?」

眾人都在期待著他的答案,這人也不遲疑,便道:「元神戟!」

「什麼?居然是元神戟?這麼有來頭!什麼前十啊,這分明就是前五嘛!這小子完了!」眾人一聽,震驚不已,看向宇文天的神色頓時變了。

「看這小子剛才出手,應該是隱匿了修為,對戰這幾人說不定還行,說不定有逃生的希望,但是招惹了元神戟,那禍可就闖大了!」有人嘆息道。

這時,那最先說話的武者開口了,他冷哼一聲,道:「你們知道什麼!元神戟怎麼了?不要說這些人尋找元神戟,就一定與元神戟有很深的關係了,即便是有很深的關係,那又如何?」

說著,他已很不屑的語氣看了一眼九人,嗤之以鼻,這番舉動自然是引起了他人的關注,眾人疑惑,有人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莫非這人的來頭比元神戟還大?」

那人冷哼一聲,道:「這人什麼來頭,我並不知道!但是,這人可是一個狠角色,即便是元神戟來了,也不定有把握戰勝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