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擺攤過程中,卡瑞特經過了大量三環法術的思維窺探,也逐漸了解了大量的信息。

有這麼一條信息,讓卡瑞特感覺很重要。

那就是,這片領地上的女伯爵有兩個狀態。在某些時候,會經常出入各種商行,非常非常的親和,但是有些時候又會被人看見,在房間中面容憂愁,似乎憂心忡忡的樣子。

根據西遊記的老套路,衛鏗第一時間反應,這女伯爵,應該是被什麼東西篡奪身份了。

衛鏗:「九尾妖狐換妲己,孫悟空換高翠蓮,至於這個世界的呢?」

~

卡瑞特找到了格瑞斯,

格瑞斯也很快給衛鏗一個信息。

格瑞斯:「殿下,這裡有五色龍的氣息。」

卡瑞特邊查資料邊推測:「五色龍,哦,不是混亂邪惡,就是守序邪惡,咦呵,混到人類區域內的,應該是守序邪惡。守序邪惡是綠龍和藍龍,格瑞斯,這裡不是沙漠,也不是叢林,你覺得可能是哪種?」

格瑞斯:「我預計可能是綠龍,綠龍喜歡用各種手段奴役生物。」

卡瑞特點了點頭,然後面容怪異的問道:「如果是龍的話,那麼王國內失蹤的騎士們應該是?」

格瑞斯:「綠龍的習慣是類人奴僕,只有紅龍喜歡吃人肉。」衛鏗點了點頭,還補充了一句:「紅龍促使村民獻祭少女。」

但無論是哪一種龍,現在這地盤被衛鏗老爺默認了,敢和衛老爺搶地盤都得給自己盤著做狗才能活。

不過這龍貌似應該是母的。

~

卡瑞特看了看高大英俊帥氣的格瑞斯,

咳嗽了一下,開始整理話題。這樣鄭重其事的做派,讓格瑞斯感覺到什麼,他盯著卡瑞特。

衛鏗:「根據我的推測,王國的騎士總是失蹤,會不會是一頭母龍,嗯,想要,嗯~~哈哈,各個種族都有龍脈術士。所以,會不會是喜歡青年的男性?」

格瑞斯:「殿下,請直接說。」

卡瑞特:「我覺得應該讓一個氣質絕佳,身材高大的騎士來做開路先鋒~至於這個至關重要的人選,羅賓他們太嫩了。」

格瑞斯:「殿下,您要親自登門拜訪。所以想要了解貴族禮儀事項對嗎?~您的風采一直是藏於塵埃,但我相信~」

卡瑞特被這位龍騎士的先發制人搞得有點蒙,但是反應過來后:「格瑞斯,這個,我覺得您,有應對龍的經驗,所以~」

格瑞斯肅穆的說道:「殿下,龍騎士和龍簽訂契約后,則是忠貞不二。」

卡瑞特頓了頓:「不會讓你被佔便宜的,還有,你的龍那邊我去商量。」

沒等格瑞斯阻攔,卡瑞特當即打開了青銅龍那邊的通訊。

青銅龍似乎是剛剛在高爐鐵水上淋浴結束,這個桑拿讓它通體舒泰,身上是瓦光鋥亮。正攤在工廠一大堆五金製品上進行休息,金屬質感的膜翼,如同金箔紙一樣攤在金屬製品上。

在聽到了卡瑞特的請求后,青銅龍頓時來了興趣,套著不知道從哪找來的大螺母的左爪子掩住了自己的大嘴:「母龍?噢,格瑞斯大人要去色誘~嗯,正面剛五色龍。哦~我的騎士一向是超勇的,冕下,請你相信格瑞斯,他能做到的。嗷嗚~」說完,用右爪拔出了自家騎士的龍槍,當成喝彩的棒棒揮舞著。

青銅龍這邊,悄無聲息的無視掉了格瑞斯通過契約發來的氣急敗壞的訓斥,

並且對卡瑞特補充了一個關鍵信息。

青銅龍:「卡瑞特冕下,您在稱謂上有一點錯誤,我是公龍。」 忙碌的時間總是過得飛快的,在蘇日安晉級武者之後,孫筱珏他們也全力投入了自己的修鍊。

全身心的投入,讓他們修鍊的速度也變得飛快,特別是在修鍊了《煅神策》殘篇之後,精神力強大,修鍊的效果和時間,就遠遠超出於普通的修鍊者。

兩個禮拜之後,臨近期末大考,四人逐漸的晉級,成為武者。

阿狸是四人之中,最快的一個,她和蘇日安他們不同,阿狸作為靈族,修鍊方式本就不一樣。

而且靈狐支族是以精神力為主的種族,雖然阿狸有自己的精神力修鍊方法,但是《煅神策》效果更佳,即使蘇日安傳給她的是殘篇,效果也是好的飛起。

所以,在蘇日安晉級了武者之後,阿狸僅僅用了一個禮拜的時間,就達到了一階,實力有了質的飛躍。

進入一階之後,阿狸整個人的氣質大變,媚態更是讓蘇日安和陳誠有些招架不住。

特別是陳誠,差點都沒有敢看阿狸,深怕多看了兩眼出醜。

魅惑的臉蛋,配上那極強的精神力,一顰一笑,阿狸都在散發着無盡的魅力。

特別是那一雙粉色的瞳孔,更是讓人着迷。

這讓孫筱珏可是吃醋不已,不過也是沒辦法,剛剛晉級一階的阿狸,對自己的精神力還無法做到收放自如,所以不經意之間就會影響到周圍的人。

直到三天之後,阿狸才徹底的將自己的精神力掌控完美,不再會隨意泄露出來,這才讓大家好受一些。

阿狸之後,晉級最快的,就是林美了,在五人制種,論到努力和勤勞,就屬林美為最,在林美勤勞的努力之下,快速晉級也是很正常的。

之後的晉級就是孫筱珏和陳誠了,陳誠一如既往的最後。

也是沒辦法的,如果不是林美在一旁監督,陳誠的晉級速度可能會更加的慢一些了。

晉級之後,便是挑選功法和武技了,他們的學分非常的充足,雖然還不夠兌換精妙級的功法,但是相比較於其他的學生來說,兌換之後,手頭可不會那麼緊湊了。

陳誠兌換的一種帶有防禦屬性的功法,名為《磐石功》,這是陳誠經過深思熟慮過後的考量。

戰鬥能力,五人之中蘇日安最為強大,之後阿狸的魅惑,那是可以當做輔助來使用。

至於林美和孫筱珏,這兩人顯然是不可能上前頂住攻擊的,就算二女願意,陳誠和蘇日安也不舍的。

所以看來看去,也就自己最為適合這個角色,所以陳誠就修鍊了有關防禦的功法。

而且,這也是暫時的,功法將來有好的可以換,現在不過只是暫時的。

至於孫筱珏和林美,兩人則是不同,孫筱珏修鍊的是帶有些許治療屬性的功法,名為《柔水勁》,林美則是修鍊的有關速度方面的功法,名為《疾風行》。

這幾套功法很不錯,除了功法之後,都伴生有自己的武技,當然,要學習這些武技也是需要花費學分的。

不過這些伴生武技相對來說,是最為合適這個功法的,所以不需要費時費力的去尋找適合自己的武技。

當一切準備就緒,也已經臨近大考,本來是準備直接離開前往饕噬域的,不過想了想,陳誠畢竟才剛剛晉級,還沒有鞏固,所以為了避免陳誠到時候出問題,蘇日安他們決定在大考之後在前往饕噬域。

大考之後本應該是寒假,寒假就意味着過年。

而一旦要去饕噬域,那就等於是放棄寒假和過年了。

對此蘇日安三人還好,但是陳誠好林美則不同,他們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所以當有這樣的打算之後,陳誠和林美就聯繫了家裏,在得到同意之後,就準備留校了。

其實也沒有什麼同意不同意的,回去雖然是放假過年,看似舒服其實也沒什麼意思。

還不如留在武大之中,還能賺取功勛什麼的,兩人家庭條件只能算是中上,培養他們進入武大之後,家底都要快被掏空了,不如讓陳誠他們在武大多賺一些。

之前得到了大量學分之後,陳誠和林美可是兌換了一筆錢打了回去的,大概十萬左右,差不多兩個功勛的價值。

沒錯,功勛也是能夠兌換聯邦幣的,一功勛能夠兌換五萬,黑市的話可能會更加貴一些。

有了那次的匯錢,這次就非常的好說話了,所以並沒有費什麼口舌,就和家裏講通了。

「嘿,蘇日安。」早晨,蘇日安他們來到教室,很快就有人過來打招呼了。

「周壯?什麼事?」蘇日安看着那個同學,笑着問道。

「我晉級武徒了,有沒有興趣一起組隊去任務?你們隊伍不是還有五個名額嗎?」周壯湊了過來,笑着說道。

蘇日安笑着搖了搖頭,拒絕道:「周壯啊,不是我們不願意帶上你,而是我們之後準備去饕噬域,那裏不適合你。」

「為什麼?」周壯有些不悅,問道。

「知道這次我們回來這麼久是因為什麼嗎?」蘇日安反問道。

周壯搖了搖頭。

「就是因為實力太低,所以不得不從饕噬域回來了,在那裏,遇到的任何一隻蟲族,都能讓你危險無比,更何況蟲族很少有單獨行動的。

所以我們只能回來,提升自己的實力,如果我們現在帶着你,不論是對我們,還是對你,都太危險了。」蘇日安解釋道。

「有那麼恐怖?」周壯有些不信。

「比你想的要恐怖的多。」蘇日安點了點頭。

「那我們可以去做別的任務啊。」周壯道。

「別的任務收穫太小,辛辛苦苦大半天,都不如在饕噬域斬殺一頭蟲族來的快速。」蘇日安繼續搖頭。

「那行吧,既然這樣,我就不強求了。」周壯說道。

「謝謝理解啊。」蘇日安笑了笑,然後提醒道:「我個人建議啊,你最好儘快晉級武者,讓後去饕噬域狩獵蟲族,那收穫才大。」

「那可是要很長時間了啊。」周壯嘆了口氣。

「努力一下就行了,現在饕噬域發佈的狩獵任務可是雙倍給功勛的,一點功勛相當於十個學分,殺一頭一階的蟲族,就是二十個學分,殺個幾百頭,就完全不缺學分了。」蘇日安笑道。

「對了,你們上次去有殺過蟲族嗎?」周壯問道。

「殺過,不過,靠着我們幾個人殺的,連五隻都沒有,而且差點人都沒了。」蘇日安嘆了口氣。

「那也太少了吧,五隻都沒有。」周壯叫道。

「沒辦法啊,實力不夠,所以才回來了,得不償失,直接回來修鍊,儘快提升實力。

你出去之後就會明白,武徒看上去厲害的很,但是真的太弱了。」蘇日安道。

「哎,我還以為我晉級之後有多厲害,看來我要繼續努力修鍊了。」周壯嘆了口氣,返回了自己的座位。

在周壯回去之後,蘇日安覺得不會有太多的事情了,可是沒想到,在上完了課之後,居然有不少人找到他們,要加入他們的圖騰小隊。

蘇日安都一一拒絕,沒辦法,這些人都是武徒,還只是一段的,對他們來說,一旦去了饕噬域,那就是累贅了。

「昨天還沒有人晉級武徒的,怎麼今天就這麼多人啊。」蘇日安拒絕了最後一個同學,有些疑惑。

「都期末了,大家自然要衝一下的啊,而且也不多啊,算來算去,不過就十幾個人而已,和整個新生年級的相比,那是在是太少了。」陳誠道。

「走吧,回去複習,明天就大考了,考完之後,我們就要出發了,你們文化課沒問題吧。」蘇日安帶頭朝着別墅走去。

「當然,自從修鍊了你給的《煅神策》之後,文化課對我們來說簡直就是易如反掌。」陳誠有些得意。

五人之中,也許就他的文化課一開始最差了,現在沒了壓力,自然就得意起來了。

至於實力方面,五人都不擔心,作為所有新生之中最強的五個人,他們如果過不去,那就離譜了。

休整了一天之後,第二天,考試如期而來。

文化課的考試雖然問題都不難,但是非常的繁雜,需要很多的記憶,而這對於蘇日安他們來說,就顯得非常容易了。

如今的五人,雖然說還無法達到過目不忘的本事,但是看兩遍就能背下來那是沒問題的,所以考試一開始,五人就奮筆疾書,飛快的書寫着答案。

試卷總共三十張,考試時間整整一天的時間,中午吃飯會有人送來,交卷至少需要三個小時。

試卷雖然很多,但是對學習好的學生來說,不會有太大的難度,很快就能做好。

蘇日安他們寫的飛快,不過就一個半小時左右,五人就差不多都寫好了。

剩下的時間,蘇日安就開始閉目修鍊起了《煅神策》,反正閑着也是閑着。

等到可以交卷的時間,才從修鍊中轉醒,然後直接交卷。

第一天的文化課考試就這麼過去了,之後第二天就是體能考試。

如今,大部分的武大學生還沒進入武徒,所以還是需要進行體能考試的,而像蘇日安他們這些晉級武徒的學生,則直接免考,這倒是讓蘇日安他們輕鬆了。 從他的舉動來看,夏文英基本上就是他手中任打任罵的奴隸。

夏文英不知反抗,回頭瞥了宮玉一眼,眼中含淚地走出去。

李老七又朝宮玉討好地笑,「姑娘是誰呀?來家裏可有啥事?」

宮玉不回答他,冷聲道:「你是李老七吧?」

夏文英的相公,她曾經在夏文桃的口中聽過。

夏文桃提起夏文英的時候滿是怒氣,還道是夏文英沒良心,嫁了人就和家裏斷絕關係,好幾年都不回來一趟。

上一世,宮玉沒見過夏文英,曾經也是那樣認為的。

李老七咧嘴一笑,「是啊!姑娘認識我?」

「聽文桃說起過。」宮玉走進廚房,嗅了嗅那雞湯的味道,直呼其名道:「李老七,你之前都不讓夏文英回來,怎麼現在突然允許夏文英回來探親了?」

李老七就知道會有人詢問這事,尷尬地一笑,趕緊把早先就準備好的借口搬出來:「那不是家裏忙嗎?孩子她娘走不開。」

特意說孩子她娘,以此點明夏文英要在家裏帶孩子。

宮玉不以為然地道:「那現在能走開了?」

「我們不是聽說岳母家裏發生了許多事嗎?想着小妹嫁人了,娘一個人忙不過來,所以我就讓文英來照顧三弟妹了,畢竟是一家人,能幫襯的就盡量幫襯。」

宮玉:「……」

說得倒是好聽,其實不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