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天

修鍊無歲月,墨九狸閉關的時間,轉眼間過去了三年,墨九狸的實力終於突破了最後一層的壁障,她睜開眼睛的瞬間,一道晉級光芒,伴隨著半空中漆黑的天幕一起落下……

墨九狸心念一動,將風鶴軒和小鳳收回空間,契約光芒剛結束,雷劫就落下來了,雷劫來的又快又急,讓墨九狸也是有些應接不暇,如果不是早就知道會有雷劫,怕是會被劈的措手不及……

反正被雷劈已經成為習慣的墨九狸,也沒有去怎麼理會頭頂的雷劫了!

好在雷劫來的快去的也快,劈了幾下就離開了,墨九狸身影一閃回到空間內,讓小書駕馭空間離開,因為她感應到有人來了……

小書急忙駕馭空間離開山谷, 我極力想調動我丹田裏的那股冰冷的氣流和隱藏在身體裏的那股靈樹鑰匙的靈力,可是都無濟於事。我現在根本就沒有辦法去控制我身體,更別說什麼身體裏的氣流和靈力了。

隨着我對我自己這具身體失去了控制,我的靈魂一點點的被擠出了身體,而後慢慢的飄向了天空。

終於,當我的靈魂徹底脫離了我的身體,我就跟一個無根的野草一樣,搖搖晃晃的出現在半空之中。

當我俯視着下面我的那具身體之時,我驚訝的發現,我的身體在動!他在活動脖子,活動着腿腳……

當我眼睜睜的看着這一切在發生着變化,而我卻無能爲力改變的時候,那具本來屬於我自己的身體突然看向了我,衝着我張口說話了!

“不錯!不錯!九級鬼帝中級的水準,輔以我百鬼築魂的功效,加上我這些年的隱忍,一舉突破到十級聖尊也並非不可能了!到時候那些當初害得我被封印於九幽之地的雜種們!那些聯合圍攻我的混蛋們,我會十倍奉還給你們的!”

這聲音正是屠不凡的聲音,看眼下的情形,屠不凡現在儼然已經佔據了我的身體,藉着我的身體在那張狂的叫嚷着。

看着我的身體就這麼被屠不凡給奪去了,我真的很不甘心,於是我對着屠不凡大喊道:“快將我的身體還給我!”我知道我的這聲大喊顯得蒼白無力,可是我不甘心就這麼認命了。

見我飄在半空中大喊大叫着,屠不凡輕蔑的看了我一眼,而後對着我喊道:“有本事你自己下來奪啊!你別忘記了,這具身體本來就是屬於我冥君的,只是暫時被你用了這麼多年罷了。你要搞清楚,這具九煞陰體從來都不曾屬於你!”

聽到他這麼一說,不知道爲什麼,我感覺自己很悲哀,也很絕望。在絕望之中,我對着他又問道:“那你以後想怎樣?用這具身體你要幹什麼?”

聽我這樣問,屠不凡哈哈大笑道:“當然是踏平三修界,成爲這個世界的主宰了!我要那高高在上的天帝也嚐嚐被封印到九幽之地的滋味兒!我要血洗這個世界!如今,我再次以冥君的身份出現,那必將給這個世界帶來的是……無限的殺戮!”

聽到屠不凡這樣說,我又想到了那句:只要你活着,就都活着,只要你死了,這個世界必將大亂……

難道就看着屠不凡親手毀掉這個世界?難道就任由他這樣猖狂?

這不行!我絕對不容許他這麼做的!

可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纔好?

就在我思緒有些亂套的時候,我突然聽到我的耳邊響起了關子昌的聲音!

沒錯,就是關子昌的聲音!

“兄弟,別怕,我就在你的身邊,像個爺們兒,別低頭!”

接着是白起的聲音!

“你要活着,我們都在你的身邊,你一定要活着,試着召喚我們,就跟當初那樣召喚我們!”

還有太爺爺屠雲長!

“孩子啊!屠家的人是絕對不會跟惡勢力低頭的。我們屠家被你收錄下的所有鬼魂只聽命於你,快召喚我們回來!”

接着一衆亂糟糟的聲音,都是在對着我的耳邊喊着什麼快召喚我們出來的一些話……

而隨着我耳邊這樣的聲音響起,我發現佔據了我身體的屠不凡明顯變得有些異樣,他不停的揮舞着手臂,死命的捶打着自己的腦袋,像是着了魔一樣。嘴裏還不停的大喊道:“怎麼會這樣?不!我是冥君,我是鬼之始祖!你們不可以反抗我!”

聽到屠不凡這樣的話,我一下子看到了希望,難道那些被屠不凡煉化的百鬼並沒有被徹底的吞沒失去意識,而是他們一直都還在?

想到這兒,我閉上了眼睛,用心感受着他們所在的地方。

當我閉上眼睛的那一刻,我感受到在我的面前,在這個黑色的世界裏,白起,關子昌,屠雲長,甚至其他所有的鬼物,都在衝着我笑。他們就站在我的面前,離我也就十幾步開外的距離。他們的笑容是那麼的燦爛。同時在他們的眼神中,我看到了那種想要被召喚的渴望。

這一刻,我不知爲何渾身充滿了力氣。我感覺到他們就是我堅實的後盾,有了他們,我什麼都不怕了!

衝着他們會心一笑,我直接向着黑色世界裏的白起大喊道

“召喚白起!”

隨着我的聲音一落,白起就這樣在我的面前憑空消失了,他消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是笑着的……

我不理解爲什麼白起沒有出現在我的身邊,反而是憑空消失了。

不過奇蹟發生了,就在白起消失後,我聽到了我的身下,那佔據了我身體的屠不凡發出了震耳欲聾的鬼吼聲

“啊!~怎麼會這樣!!!不可以這樣!絕對不可以!!!”

見屠不凡突然叫的這麼悽慘,我心裏一喜。不過我並沒有睜開眼睛,而是閉着眼睛感受着黑暗世界裏,那站在我的面前,渴望被我召喚的衆鬼物。

“召喚屠雲長!”我再次大喊一聲。

“孩子!你是最棒的!我屠家有你是我們屠家的驕傲!”

隨着屠雲長的這聲話落,屠雲長跟白起同樣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而當屠雲長消失後,我聽到底下,佔據我身體的屠不凡叫喊的聲音更加的淒厲了。

下一個,我看到了我身前的關子昌。

見我看向了他,關子昌對着我一臉輕鬆的表情:”沒事兒,兄弟,來吧!如果有來世,咱們還做好兄弟!”

我不知道關子昌這話說的是什麼意思,但我顯然清楚,我的召喚對底下的屠不凡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衝着關子昌笑了笑,我對着他喊道:“召喚關子昌!”

“我關子昌去也!”

隨着關子昌的這一聲大喝,他也在我的面前消失了!

當關子昌也消失後,地面上的屠不凡跟發了瘋似的鬼吼道:“不可以這樣!你們不可以這樣!啊!不可以的!”

見屠不凡叫的如此淒厲,我準備再接再厲,繼續這麼召喚下去。可就在這個時候,在我的黑暗世界裏,虞墨卻突然焦急的走了出來。

“你不可以再這樣下去了,你不可以這樣的!”

見虞墨這樣急切的看着我,我笑了笑對她道:“可笑!你認爲我還會聽你的嗎?”

見我這樣回答她,虞墨對着我焦急道:“你不知道,你每次召喚他們其中一個鬼物,他們就將灰飛煙滅,永世不得超生的!屠老鬼雖然湊齊了我們百鬼爲他煉魂,但是我們的意識都還在,換句話來說,我們至少沒消失!可是你現在這樣召喚他們,他們就等於一個個被你親手滅殺了!”

“什麼?被我滅殺了?”聽到這樣的話,我驚的張大了嘴巴!

就在虞墨這話剛剛說完之後,又一個鬼物從裏面鑽了出來直接向着虞墨開炮道:“我們死那也叫死得其所!爲了不讓冥君現世,我們甘願接受主人的召喚,脫離屠不凡的魂體,哪怕灰飛煙滅!”

說這話的竟然是虞墨的孫女蘇忘憂。

“蘇忘憂,你這話什麼意思?我怎麼越聽越糊塗?”

見我沒明白什麼意思,蘇忘憂對着我回道:“我們雖然被屠不凡練成了他的魂體,但是我們的精神意識還在。爲了阻止屠不凡,我們需要你來召喚我們,脫離他的魂體,哪怕灰飛煙滅!因爲你是我們的主人,也只有你能召喚我們脫離他的身體!”

“什麼?!”聽蘇忘憂這麼一說,我更是被嚇到了。

“主人,別猶豫了!讓我們灰飛煙滅,破壞了他的魂體吧!犧牲我們爲了蒼生!要不然,冥君現世,天下大亂!”

隨着蘇忘憂這麼一起頭,絕大部分鬼物都跟着附和了起來……

“你們都要灰飛煙滅嗎?”我有些失神的看向了他們。

見我突然說起了這話,虞墨像是認爲我改變主意了,於是趕忙道:“對對!快放棄你的召喚,要不然大家都會被你害的灰飛煙滅的!”

見虞墨插嘴,我的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

“小爺我先滅了你!”

“召喚虞墨!”

“啊?~不!不可以這樣的!我不要這樣!屠老鬼,救我!救……”

還沒等虞墨說完這些話,她就這麼消失了。而隨着虞墨的消失,底下的屠不凡又是一聲歇斯底里的慘叫聲……

“主人,來吧,召喚我們!讓我們聽你最後一次的召喚!”蘇忘憂一本正經的對着我說道。

“召喚我們,讓我們聽你最後一次的召喚!”所有鬼物齊聲對着我大喊着……

我承認我心軟了,也承認我喊不下去了。可是一想到轉輪王的那句話:你活着,所有人都活着,你死了,天下大亂……

我知道,我現在不狠下心來,萬一讓屠不凡…不!萬一讓冥君緩過來,死的就是我了,天下也就亂了……

“召喚蘇忘憂!”

“召喚趙歡!”

“召喚付巖!”

每喊出這一聲召喚,我的心都在滴血,我的嘴巴都在發抖。

但是,每一個聽到我召喚的鬼物,都衝着我報以一個安心的微笑,除了那麼寥寥幾個貪生怕死的鬼物……

當整整一百個鬼物全部被我召喚,全部從我的面前消失之後,我聽到了我的身下,來自屠不凡的那一聲聲鬼嚎聲

“不!不可以這樣!我的計劃是那麼的完美,爲了回來我準備的太多時間了,你不可以這樣的!你也是冥君,我們是爲了殺戮回來的,你不可以這樣!!!”

“啊~!!!”

當我再次睜開眼睛後,當我低頭向着我的腳下望過去的時候,我發現,本該屬於我的那具身體已經就那樣的倒了下來。而在我的身體旁邊,一本看上去像是用牛皮紙做的黑色的書就安靜的放在了那裏。

慢悠悠的,我將自己脫離身體的靈魂向着我的這具身體融了進去。

沒有任何阻礙,沒有屠不凡的干預,我就這樣的回到了本該屬於我的那具身體裏……

活動活動了手腳,我撿起了我身邊的那本黑色的書,那本封面上寫着“陰兵冊”三個字的書。

當我再次打開陰兵冊的時候,把頭的那一頁依然是屠不凡的名字和他的信息,而剩下的頁面,就再也…沒有任何記錄了……

都消失了,陰兵冊裏所記錄的一切鬼物全都消失不見了,他們徹底的從這個世間消散了……

看着我手裏的陰兵冊,想象着我一路走來的路,想象着一直在我身邊的那些被我害死的人和鬼,不知道爲什麼,我笑了,只是笑容是那麼的苦澀,微笑的臉龐上爬滿了淚水……

:只要你活着,所有人就都活着,只要你死了,世間大亂!

挽明 反覆的想着這幾句話,我不知道爲什麼感覺這話聽上去好嘲諷。

輕輕的,我將陰兵冊放進了懷裏,然後……

從我的懷裏,我拿出了那個可以召喚蘭陵的粉紅色錦囊…….

(全書終) 完本感言(必讀)

本書到這裏就結束了,相信很多支持我的讀者要罵娘了,不過這個罵我受着,同時我也希望大家能認真看看我的這篇完本感言,就當把這當成最後的大結局來讀吧。

首先我要歸一下我這本書的類型,這是一本懸疑鬼修書,是在鬼的基礎上加上了升級玄幻的色彩,不過貌似這樣不接地氣的文受衆面好像很小,這也造成了我這本書的成績如此慘淡,慘淡到網站逼迫我早早開新書,讓我早日完本……

網站要運營,而我是吃着寫作這碗飯的,成績不好就要意味着我丟掉飯碗。這本書寫到現在,我賺了也就一千塊錢吧兩個多月的辛勤碼字,一千塊錢的收入,這對我來說打擊性是毀滅的。

有讀者說,就算不賺錢,那你也要職業道德些,免費給我們看唄可是我是一家之主,不賺錢老婆孩子吃啥我不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主兒,一千塊錢要維持兩個月的生計,我真的辦不到,現實的生活也不可能讓我辦得到…….

關於這本書,還有很多細節的地方我沒交代清楚。比如安娜的眼睛,她是國安局的一員,自然有超凡的能力,她的能力就是眼睛可以看到任何人或者六道中任何生靈的前世今生,這也是爲什麼她在見到屠寬後,就會一眼認出他來。

再就是收服鬼帥,大家可以發現,寫到這兒我明顯進度加快了。其實我想把中國最邪門最靈異的十個地方都寫出來,不過最終也就寫了兩個地方:南京中山陵、深圳大學。感興趣的可以自行百度……

下本書我會在本月中旬發書,還是在磨鐵發書,我會寫一個很接地氣,更靠譜的作品,也希望支持我的讀者還能一如既往的支持我。

大家在看完這篇完本感言後,請安靜的關掉這個頁面,然後對着電腦破口大罵:“望月你#&……”

發泄完後,如果還願意就繼續支持我,如果覺得我傷了你們的心,那真的只能說對不起了……

很多讀者糾結爲什麼我的這本書不能出版,我先說明下,牽涉到鬼神的書一般都無法出版,除非大火的那種……不過我會特別印刷幾本實體書,這個時間可能會很長,但是有願意要印刷實體書的真正讀者可以和我聯繫,前提是你真正一路訂閱過,一直支持我,我會無償郵寄給你

最後留下我的qq2552774270,不管是罵我的還是支持我的或是鞭策我的,我望月都希望和你做朋友

壓軸感謝我的編輯三無和尚有沒有覺得這名字起的好的三無無房無車無存款,外加和尚沒老婆,準確來說是四無產品啊 小書急忙駕馭空間離開山谷,墨九狸回到空間換了身衣服立即就從空間出來了,剛出來沒多久,一道接引的光芒就落在了墨九狸的身上,然後墨九狸被接引光芒直接帶走了……

「主人,到了四重天,你落下的時候如果有意識,可以盡量讓自己的身體往南傾瀉,那樣落得地方應該是人多的地方!」風鶴軒在空間內急忙說道。

「好,我會注意的!」墨九狸聞言說道。

只是墨九狸更加的清楚,每一次飛升落地的地點,並非自己能決定的,而且她一直覺得自己飛升落地的運氣並不是特別的好!大概是老天故意的吧……

而結果也真的如同墨九狸想的一般!

飛升到落地,墨九狸都是沒有意識蘇醒的時候,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被一群狼群包圍著,而且自己還在一片火海中,雖然這些火焰傷害不到自己……

但是眼前的情景,還是讓墨九狸忍不住想起,自己剛從21世紀飛升來到凌天大陸的情景,當初她也是在一片火海中醒來,剛出火海就被狼群追殺的事情,到現在依舊曆歷在目……

墨九狸本來想把風鶴軒帶出來,然後試了幾次,墨九狸傻眼了,她再一次的和空間失去聯繫了,連跟小書等人溝通都沒有辦法了!墨九狸看了眼火海外面的狼群,一個個目露凶光的瞪著自己,看起來是隨時準備吃掉自己啊……

難道今天還要從新上演當初剛靈魂回到凌天大陸那一夜的事情嗎?只是當初的自己毫無靈力,毫無傍身的技能,只能用跑的,但是現在的自己就算靈力因為來到四重天,再次變得稀少,可是她的火焰和毒藥,可是沒有變少的好么……

這些狼群全部滅殺,她也不過是抬抬手的事情!

想到這裡墨九狸淡定的踢開面前的燃燒的木柴,直接踢出一個出口,然後十分淡然的從火海中走了出來,周圍的狼群看到墨九狸時,忍不住往前走了一步,嗷嗷低吼著……

似乎在嘲笑墨九狸的不怕死,竟然還敢出來!

「你們能聽懂我說話嗎?」墨九狸看著周圍的狼群想了想問道。

墨九狸的話落下后,狼群並沒有什麼反應,反而還是虎視眈眈的瞪著墨九狸,墨九狸見狀微微蹙眉,難道這些狼群沒有神智,但是看起來不像啊,這些狼群都是聖獸級別了,雖然聖獸級別的魔獸在九重天不多,卻也不是沒有的……

這些低級的聖獸狼群,應該是有神智的啊!

見這些狼群絲毫沒有回應自己的意思,墨九狸也不想廢話,直接往外走去,如果這些狼群敢攔著自己,那麼她絕對不會客氣的……

不過讓墨九狸意外的是,雖然這些狼群包圍著墨九狸,卻沒有輕易的攻擊她,墨九狸往外走,這些狼群也圍著墨九狸往外走……

墨九狸有些無語的看著狼群,繼續往外走,她倒是很想看看這些狼群打算跟著自己到什麼地方去, 身後的狼群也跟著墨九狸走了進去,似乎非要跟著墨九狸不可似的!墨九狸是在有些疑惑這些狼群跟著自己的目的是什麼,於是想了想加快了自己的步伐,她很想看看這些狼群還能不能跟上自己了……

結果讓墨九狸詫異的是,自己的速度快,這些狼群的速度也快,自己的速度慢,這些狼群的速度也慢,不僅如此,不管墨九狸如何變換速度,都無法甩掉這大概三十多隻魔狼,這讓墨九狸忍不住皺起了眉頭,盯著身後的魔狼群看去……

開始墨九狸還沒覺得有問題!

但是,現在看起來這些沒有神智的狼群問題還不小呢,能跟得上自己的速度不奇怪,但是一直跟著自己不攻擊自己,這就有些奇怪了,什麼時候開始狼群都變得這麼無聊了呢?

想到這裡,墨九狸的手在衣袖內微微一動,一些無色無味的粉末就被放了出去,那些跟隨墨九狸的魔狼,直接落在每一隻魔狼的身上,瞬間三十多隻魔狼跟著墨九狸走了幾步,全部昏倒在地上了……

墨九狸勾起唇角,來到其中一隻實力比較強悍的魔狼身邊,看了眼對方后,想了想用神識開始檢查魔狼的身體,全身檢查一遍,墨九狸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想了想墨九狸的神識,直接來到了魔狼的識海,可是墨九狸還未看清楚對方識海有什麼的時候,嘭的一聲,魔狼的靈魂直接自爆了,如果不是躲得快,怕是直接就被震傷靈魂了……

一隻魔狼靈魂自爆,其餘三十多隻魔狼也紛紛自爆了!

墨九狸有些傻眼的看著紛紛自爆的魔狼群,就算墨九狸是傻子也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了,所以這些魔狼不過是被人控制了,所以才會一路跟著自己的……

那麼對方的目的不言而喻了,既然讓魔狼群全部自爆,自然是不希望被自己知道對方的身份了,而對方跟著自己的目的無非是對方現在沒辦法第一時間趕到這裡殺了自己……

所以才讓魔狼跟著自己,所以,現在是自己的身份暴漏了?

「不一定是暴漏了身份,只可能對方給了魔狼一些九狸的氣息,今天縱然不是九狸,是別的女人來到這裡,怕是也會被這些魔狼跟蹤的……」紫夜的聲音在墨九狸的識海響起。

「那我現在該怎麼辦?」墨九狸問道。

「用生命幻境,迷惑對方!」紫夜聞言想了想說道。

墨九狸聞言一愣,想到自己的生命幻境,隨著自己晉級,現在已經到了逆天的地步了,可以任意改變指定時間和空間內的一切事情,墨九狸看了眼這些魔狼自爆后的位置,剛好在生命幻境她現在能控制的範圍內……

於是墨九狸閉上眼睛看著周圍的魔狼群,隨著墨九狸手裡的陣法慢慢落下,無數的綠色光芒從墨九狸的首先飛出來,露在每一隻魔狼的血肉上面……

很快,所有魔狼的血肉上面,都落下了淡淡的綠光,墨九狸收回手。 很快,所有魔狼的血肉上面,都落下了淡淡的綠光,墨九狸收回手,打出一道靈力,一個無聲無息的陣法形成,墨九狸往裡面一看,剛好看到了自己飛升昏迷在地上醒來的情景,不過這一次自己並非是她的模樣,而是一個大漢的模樣……

然後是一群魔狼跟隨著一個大漢往前走的情景,直到大漢是在受不了一群魔狼跟蹤,直接對著魔狼出手,不僅殺了大半魔狼,還拿出毒藥下藥,魔狼都倒下后,大漢企圖查看魔狼的魂魄,魔狼群紛紛自爆……

一切都還算合情合理,墨九狸十分滿意的轉離開!

「紫夜,為什麼我和空間還是失去聯繫了?小書現在空間晉級了很多,幾乎到了完美境界,為什麼我還是會和小書失去聯繫呢?」墨九狸想了想在心裡問道。

「不是空間的問題,不過是因為對方的實力強過你太多,可以在這一處地方設置屏蔽技能罷了,你要明白九重天的神們,大部分身上都有空間神器,所以空間這種東西在別處罕見,在九重天並不罕見!

因此,為了抓到他們想抓的人,學會屏蔽空間的技能並不是難事!加上你剛來這裡,實力太低,被屏蔽自然是常理!」紫夜在心裡對墨九狸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