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oucometomyhousei

steadofflyi

gi

theai

?(朋友們怎麼搞的?你們不去空中遨遊,來我家幹什麼呢?)

三人一起回答:Thespaceshipisoutofo

de

.Usethist

easu

ela

d.(飛船出故障了,借這塊寶地一用。)

董麗雅笑著說:「老公請你用中文說話好嗎?」老斯蒂文點點頭。

「我和夫人原本計劃明天出發,可是我京城那邊的公司,出現了緊急事情,需要我去立即處理,所以我們要馬上趕往新鄭飛機場。」

他從上衣右邊的口袋裡掏出兩個鑰匙又說,「這是我家地下車庫的鑰匙,請朋友們把飛船推到裡面去維修吧,今天外面太冷了。」善良的老斯蒂文對仨人言道。

董麗雅乾脆把別墅門上的一大串鑰匙看著張光明說:「老朋友,把這我家的鑰匙給你吧?」

她又掃視了一下仨人說,「三位老朋友,快點把飛船修好了后,那就可以在我家做頓飯吃咯。

哦,記住你們走時,要把我家的門上鎖就行了。」

張光明感激地說:「謝謝嫂夫人,不用做飯啦,我們修好后就繼續起飛搞試驗。」然後雙方互相熱情地揮手告別。

仨人推著飛船就往老弟斯文家的大車庫走去,飛船帶著「嚕嚕」聲輕鬆地往前行。

他們推起來不算很沉,因為飛船下面有車輪子。三位推著飛船,來到老斯蒂文家別墅下面的車庫裡一看,這裡的空間很大,大概有七百平米。

他們仨人把顯示錶卸下來,一起把每一條連接線用螺絲刀固定得緊綁綁的。

張光明又分別把每根線用勁兒扥了扥,這次絲毫沒有鬆動,他才把顯示錶再次安裝起來。

張光明放心地說:「這下就牢固了,顯示錶再也不會出現問題了。」他們坐上飛船。

張光明駕駛著飛船出了地下車庫后,他就立即點擊了啟動鍵,飛船再次升天,這次飛啊飛,飛過了太行山的高山峻岭,又飛越了奔騰的黃河,飛向更高,更遠,更遼闊的天空……

他們的科技夢想終於實現了!

仨人申請了專利,經國家權威部門審批成功后,這三位科學家,就把智能多人空中飛船大批量生產。

牧野花鎮的光明高科技公司,再次世界聞名遐邇,那數不勝數的購買單子,源源不斷地從世界各地飛來。

張光明就讓本鎮里的各個村莊入了股,大家共同走上了最富裕的,最強盛的康庄大道。

現在的牧野花村與過去的窘困破敗又是臟、亂、差的舊村貌相比,簡直就是東海揚塵發生了顛覆性的變化。

他胸中就像瀾滄江的春潮湧動,就不由得想寫寫家庭與村莊的蛻變過程,寫成了影視劇本。

他晚上坐在電腦跟前,就敲擊著鍵盤,在電腦上寫了一部本村本鎮的發展史,獻給廣大讀者朋友們此部拙作,以饗愛好影視劇的朋友們。

他主要是衷心的希望這部劇本拍成電影,能給農村的基層幹部朋友們,以文學視覺的別樣風味的視覺大餐。

他希望大家能夠喜歡他的這部電影!

還有就是,他把自己寫得一個個劇本,讓影視公司一一都拍成了電影后,他立即把各個劇本發布到了網上。

他敬請大家閱讀他寫出的一部又一部影視劇本,希望那些未圓夢的人;抑鬱的人;孩子的家長;以及愛好詩詞的讀者朋友看了后,能夠有所悟。

這些個劇本一經發布,備受廣大網民的追閱和喜愛。


網友們紛紛評論說,他寫的劇本帶給自己的是啟發和激勵……

張光明倍感欣慰。

他回想自己的人生,無怨無悔。

他身為農村的基層幹部,帶領群眾們多年來持之以恆的奮力拚搏,把一個被人歧視的鄉村,一步步走向了最美麗的,最繁榮富強的,最恢宏的村莊,蛻變成了中國偉大的強村!


他在這個過程中,曾經帶領群眾在脫貧路上艱難跋涉,可謂是歷經無數的苦難。

之前他在六十年代末,臨危授命,他身為村莊的領頭羊以勇者的魄力,智者的聰慧,帶領著村民勇敢闖過千難和萬險,矢志踏在築夢路上。

都說天道籌勤,他深信不疑,果然他帶領群眾們大幹苦難多年,把這個窮困村,曾經是被人歧視的最貧困村,堅持不懈地一直在打這一場脫貧攻堅戰,終於讓村莊變成為舉世矚目的最繁榮的令人驚羨的富強村莊!

後來,他帶領全鎮人民搞科技創新,以獨特地方法,又把全鎮改變成為了令世人驚羨的美如畫的璀璨明珠! 原始社會,周口店龍骨山一帶。正值初夏時節,山上山下,樹木叢生,百草豐茂。

此時此刻,在茂盛的野草叢中隱藏著一個不懷好意的傢伙。這傢伙中等身材,一身棕色皮衣,臉部黏貼著幾片大樹葉,只露出一雙眼睛,眼神陰森詭異,令人捉摸不透。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乾昊正在草叢外的古河北岸邊整理一堆樹枝,這些樹枝是他早起從樹林中砍削而來。

此時的乾昊全神貫注於挑選樹枝,全然不知身後暗藏的危機。

半個月前,乾昊隨母親西亞偶然流落到此地,發現這裡山清水秀,物產豐富,特別是當地的人們群居生活,非常友善。於是母子便決意長期定居於此地。

乾昊年方十五,本來就生得眉清目秀、氣宇軒昂,再加上他為人熱情友善,又多才多藝,很快便得到當地居民的認可和信賴,並且崇拜他的人也越來越多,名氣與日俱增。

很快,五年一度的造房大賽又開始了,最終的贏家也將是未來五年的群落首領。

乾昊本無心參賽,但是母親西亞卻覺得大有必要,她認為這是一次能使他們穩居此地的好機會。

為了討得母親的歡心,乾昊便開始用心為比賽做準備,每日清晨便早早起來上山砍削樹枝,然後再到古河岸邊挑選清理,很是認真。

……

「乾昊哥哥,乾昊哥哥,快來幫幫我!」

突然山腳下傳來柔弱的女聲的呼喚。

乾昊聞聲望去,只見一女子抱著一捆樹枝正吃力地向古河邊走來,氣喘吁吁,滿頭大汗,步履艱難。

這位女子芳名宛如,年方十四,一副嬌俏俊美的模樣,是遠近聞名的小美人兒。她父母早亡,家裡只有一個大她十歲的哥哥大宇,大宇也是這次參賽中的一名強者。

「不用著急,如妹,我來幫你。」

乾昊應聲便到,幫著宛如將樹枝扛到河邊。宛如自然是滿口言謝。

「啊,糟了,哎喲,黏住了,該死的松油!」


宛如一聲尖叫,把對面的乾昊嚇了一跳。

原來有一根樹枝上的松油將宛如的小手牢牢黏住了。

「來,不用慌張,如妹,跟我到古河岸邊來,用清水洗一下就好了。」

乾昊一邊握住有松油的樹枝,一邊引著宛如挪向古河岸邊。

乾昊先是用水清洗松油粘結處,然後用手握住宛如的玉手慢慢向外拉。儘管這雙玉手上布滿細小的木屑,但是依然非常纖細柔軟。

「哧啦啦……」帶有松油的樹枝終於從宛如的手上脫落掉了。

與此同時,宛如向後一個趔趄就要歪倒,乾昊手疾眼快,一把將宛如拉向自己身邊,宛如也順勢倒入乾昊的懷抱。

儘管兩人都隔著兩層薄薄的皮衣,可是畢竟男女有別,那凹凸分明的異樣感覺,頓時讓乾昊感覺渾身燥熱,如同有一股電流通過。

乾昊和宛如幾乎同時都往後退了一步,場面很是尷尬。

「嗯,乾昊哥,我先回家了……一會我讓哥哥來扛這捆樹枝就好了……嗯,謝謝你……」宛如滿臉通紅,語無倫次。

一轉身,宛如便小跑著消失在乾昊的視線里。


隨著宛如的匆匆離去,乾昊的內心也很快恢復了平靜。

但是,不一會兒,乾昊卻又感覺胸口發悶,頭腦發漲,一陣陣的眩暈。

「嗨,我這是怎麼了,難道是今天起得太早了,也或是太累了,先到岸邊用水洗把臉提提神再說吧!」

乾昊想著便走到古河岸邊,想用清澈的古河水把臉清洗一下。可是他剛彎下腰,便覺得大腦嗡的一聲,頓時一片空白,渾身癱軟。

「撲通!」乾昊瞬間便失去意識,一頭栽向水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眼看著乾昊栽倒在水裡,草叢中隱藏已久的傢伙開始肆無忌憚地狂笑起來。

他猛然起身,跨步走到古河岸邊。他先是脫掉乾昊的草鞋,放在岸邊,然後俯身抱起乾昊的身體,雙手向上托舉,用力拋向深不見底的古河裡。當他確認那身體已經沉入水底后,便轉身馬上離開,疾步如飛。

此人始終沒有摘掉用作面罩的綠葉,並且行動之迅速,身手之敏捷,足見他做事極其小心謹慎。

————————————————————————————————

久久不見兒子回家,西亞找到了古河岸邊,卻始終不見兒子乾昊的蹤跡,心裡很是納悶。

「今天真奇怪,一向懂事聽話的兒子怎麼會無緣無故地不回家吃飯呢?難道是到朋友家裡了?」西亞沿著岸邊走邊試著找一個合適的理由。

「咦,那不是我家的灰色草繩嗎?旁邊還有一堆樹枝,那應該是乾昊用來綁樹枝用的。對,就是我家的,因為上面有我打的獨一無二的梅花結!」西亞很是確定這就是乾昊放樹枝、清理挑選樹枝的地方,開心地小跑過去。

「啊,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只有乾昊的一雙草鞋在岸邊,人呢?難道因為太熱他到河裡游泳去了?」西亞一臉的愕然。

可是等了很大一會,還是不見乾昊的身影,此時的水面異常平靜,連一點漣漪都沒有。

西亞的心開始慌亂起來,一種不祥的預感在心底產生……

她再也沒有耐心等下去了,她開始奮不顧身地縱身跳入古河水裡,她要去尋找自己心愛的兒子。

西亞不是尋短見,而是要自己親自下水去一探究竟,她的水性極好。

但是她好像瞬間忘了這古河裡時常有大鱷魚出沒,雖然這裡的鱷魚性情溫和,一般不會主動出擊傷人,但是如果你主動侵入它的腹地,就不見得它還會對你那麼客氣。

西亞向來是一個遇事冷靜、有主見的女子,但是面對相依為命的兒子無故消失在古河邊,她還是難以做到處變不驚。

正當西亞游向中心的時候,她發現從水下漂浮起來一條紅腰帶,那腰帶上的梅花結差點讓她暈厥過去。

突然她感覺一雙有力的大手在拖拽著她游向岸邊,此時的她也早已處於虛脫遊離狀態,只好任由那雙大手將她拉向岸邊。

……

「乾昊,別走……兒子,等等我……」西亞在睡夢中驚醒,渾身都是虛汗。

「夢,肯定是做夢!對,一切都是在做夢!」西亞企圖說服自己一切都是做夢。

「西亞,你醒了,你怎麼那麼糊塗,一個人游向古河中心,你不想要命了?」熟悉的聲音傳來,責問中帶著擔憂,透著親切。

這聲音來自床邊的任義,任義在這個群落的威信很高,也是這個群落首領任達的兒子。任義下面還有一對龍鳳胎妹妹和弟弟,分別名為任正和任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