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喜歡怎麼了?!”李孝利說完還抱了抱高宇的頭,高宇整個臉都靠在了對方平坦的小腹上,呼出的熱氣搞的李孝利微癢。

李孝利似有所覺,趕緊放開,心中暗啐自己一口,但表面上卻不動聲色。還好高宇也是“影帝”級的人物,也是面不改色。perry也未看出些什麼來。

“行,你喜歡怎樣都好,不過你確要他當你的MV男主嗎?”perry笑着提醒道。

高宇這纔想起還有這檔子事,聽perry的意思似乎事情還有轉機?!不過李孝利下一句話立馬就宣判他的死刑。

“就他啊,有什麼問題嗎?!”“你確定?!”perry再次問道,“確定!”李孝利回答依舊果決有利。“很有自己的風範嘛!”

高宇恬不知恥的在心裏暗贊,不過隨即想到自己的命運,笑不出來了。

“恭喜你,你賺到了。”perry的話把兩人都雷到了,這尼瑪問了半天就爲這個?!高宇表示有些受不鳥啊。可高宇總覺得事情沒

那麼簡單,而perry接下來的話,證實了這一點。

“既然要拍MV,除了導演,劇本,演員,舞蹈啥的這小子都可以幫你搞定啊…”說了一大堆高宇的好處,這要擱在平時,高宇鐵定會很高心的請他吃個飯啥的。

現在,高宇只想踹他丫的兩腳,問題是高宇還不能說撒,還得一臉笑容的看着李孝利,以顯示自己決心。

“咯咯…”李孝利聽的掩嘴直笑。高宇知道,自己又一次就這樣被賣了……

PS:親們,貴賓有木有?票票有木有?那鮮花總該有吧?給我好不好~~~ 拜謝!! 推薦歌曲: 李孝利— bad girl

在答應了李孝利一系列不平等條約,高宇得以活着走出了錄音室,本來打算練習一下歌曲的,也沒什麼時間了。

而李孝利也給了高宇半個月的時間,她倒是想給高宇多點時間,可是再有一個月,DSP就打算首發單曲了。

高宇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也就應了下來。況且李孝利這個姐姐給自己的感覺也是極爲不錯,現在就算perry不說,高宇會幫忙的。

這算不算見色忘利?!

“嗯…應該不算吧。”高宇自我安慰着。

接下了一週,高宇的生活又迴歸了忙碌的狀態,與以往不同的是,身後多了美女個跟屁蟲,也多些給自己祝福的“恆星”。

對於這些是不是跟在高宇身後幫助高宇的可愛的人,高宇慢慢學着去接受他們。

早晨高宇打拳時鍛鍊時,身後會多些人遠遠的看着自己。

當自己鍛鍊完時,發現身後多了瓶水和毛巾。

尤其是高宇打籃球時,更是多了不少女孩子爲自己加油。導致現在找高宇打球的人越來越多,不爲別的,就爲能泡個妹子啥的,讓高宇有些哭下不得。

而且自從《天國的階梯》播出以後,這種趨勢陳上升趨勢。在高宇的粉絲CULBE裏,不少人抱怨高宇寫的太虐了,害的他們每週都要哭那麼兩晚上。

當然,這是粉絲之間善意的抱怨,而且高宇的粉絲數量也在增長着。雖然比起其他偶像明星算是龜速了,但每天

仍會有幾百人的增長幅度。

這些高宇自己當然不會去統計,都是韓孝英告訴自己的。她自己也聲稱自己已經是一名“恆星”了,高宇也不在意,現在這丫頭說的話,高宇基本過濾掉。

沒辦法,人家非要天天跟着,高宇也沒什麼好辦法,只能用這種方法抗議了。好在高宇一沒事就呆在宿舍,跟對方見面的次數也不是很多。

當然,最讓高宇感到開心的,要算金秀男給自己的消息了。

《天國的階梯》大結局收視率破了50%,達到55%,平均收視率達到42.1%,韓國收視歷史第十。雖然在前十里只是末尾,但對於所有關注此劇的人來說,足夠在他們嘴裏塞兩雞蛋了。

第一週首播,20.2%,第二週第三週連續的增長,保持30%~35%的強勢收視。直到第六週,42%的收視成爲了韓劇史上上升速度最快的電視劇。

也讓衆多“磚家”、“叫獸”紛紛大吃一斤。

悲情一直是韓劇的主旋律,尤其是這兩年從《藍色生死戀》到《冬日戀歌》這種模式得到最大化的釋放。

女主的苦命,男主的苦苦相思卻不得見,夾雜這各種家庭矛盾。雖然情節老套,但架不住後媽的愛啊。

電視劇向來都是以收視論英雄,什麼時候觀衆的肯定纔是王道,尤其是在韓國這樣的國家。

不管怎樣,隨着《天國階梯》大結局勇破50%的壯舉,讓其一舉步入了國民電視劇的行列,衆演員一時直接也成了各大報刊雜誌的香餑餑。

尤其是金泰熙, 懷胎十月 ,證明了自己。成爲了不少人心目中心一代的女神….

其實,衆人最想採訪的人當然是高宇。

奈何這傢伙一直玩着捉迷藏,漢城大學自己又不能硬闖,好歹是國民學府,自己等人可不想成爲衆人口誅筆伐的對象。

可出了校門再想逮住他就更困難了,去YG也是統一的回答:“此人不在服務區…”

往往就是他們一走,高宇就出現在了YG。這讓其他練習生即使羨豔又是不解。

他們這些人是想盡辦法提高曝光度,在媒體民衆面前混個臉熟,而對方則是能躲就躲。可不想出名還高那麼大動靜幹嘛?!

其實他們還真是冤枉高宇了,自從來韓國發生的這些事都是被逼無奈,加上一系列的客觀因素,造就如今的場面。

他自己的這次還真應了他自己的名言:“低調做人,高調做事….”

只是,習慣了前世的低調,讓高宇一下子接受在鎂光燈下的生活,還真得一段時間…..

高宇不知道的是,SM公司,一場關於自己的討論,卻是正在進行着。

“李社長,關於你說的不惜一切代價拿下對方的想法,我並不能贊同。”李秀滿的對面,一個滿頭灰髮的老頭玩轉這指上的戒指,笑眯眯的說道。

“對方確實潛力無限,但是,我們公司的經營策略想必你也知道。”老頭旁邊的中年人也是漫不經心的轉着手中的筆,

“比如,ses與東方神起都是很好的例子,我們付出了多少,回報多少大家也都看到了。”說完看了對着身邊的幾個肥頭大耳的股東點了點頭 。

“我們希望李社長能站在公司利益面前,多多爲公司做些貢獻,李社長的能力我們也是有目共睹。相信,不會讓我們失望纔是啊…”

其中一個蠕動着滿臉的肥肉,“我的意見,不同意。”

李秀滿眼中陰霾一閃而逝,一羣鼠目寸光的傢伙,只知道待家裏每年拿着公司的分紅混吃等死。

一個能寫出《天國的階梯》這樣劇本的少年,加之其他全國民都知道的才能,現在李秀滿還不好說。以後最起碼絕對是比擬東方神起的存在。

李秀滿不禁看了一眼身旁的金敏英,“哼,你以爲這樣就能壓着我了?!”

“啪!”

李秀滿拍桌起身,臉上的怒氣怎麼也掩飾不住,其他人也被他這突然的爆發嚇了跳。

“你們別忘了,SM是在誰的手上纔有今天的規模的,我既然能捧起它,就一樣可以毀了它。你們跟我說公司利益?!你們天天包小情人的錢是誰掙得?!是我!李秀滿!!”

李秀滿着實氣的不輕,“這次事我已經決定了,你們也不想想,我李秀滿什麼時候讓你們沒錢花了?!要是實在行不過我,我怕可以離開!”

李秀滿直接把話撂這,隨後緩緩的坐下,臉上絲毫沒有了剛纔的怒意,波瀾不驚。足見這位韓國“娛樂教父”的城府之深。

“哈哈,李社長這話說的,你的能力我們怎麼可能不知道,容我們商量一下如何?!”先前說話的中年人卻是出來打起了圓場,一臉真誠的笑容,完全看不出剛剛反對過。

“ 媽的,一羣老狐狸,要是投身演義界沒說不得還能爲國民拿幾座小金人了。”李秀滿心裏暗罵。

大概十分鐘,一羣大佬終於結束的“會晤”,這次說話的是灰髮老者,“我們同意你的提議,但是我們也有條件。”

“請說。”得到想要的答案,李秀滿也暗暗鬆了口氣,不管怎樣,先拿下這羣豬再說。

“我們要看到東方神起5倍的利潤。”這貨說的倒是輕鬆的很,好像5倍張口就來似得。一旁的金敏英也是一驚,旋即有些幸災樂禍的看了眼自己的對頭李秀滿。

東方神起的五倍?!身爲SM的副社長,金敏英可是很清楚東方神起所帶來的驚人效益。

毫不誇張的說,SM一年一般多的收入都是東方神起換來的。那是對少錢?30億?50億?金敏英也不清楚。可出乎自己預料的 是…

“好,我答應了!”李秀滿竟然…答應了。


“好,有李社長這句話我們也就放心了。”灰髮老者笑了笑,“既然事情出了結論,我們有事就先走了。”

李秀滿在沒回話,這羣蠢貨是在讓他提不起說話的興趣。

待幾人走後,金敏英卻是忍不住了:“李秀滿,那個男孩真就優秀到讓你如此大費周章?東方神起的5倍?!呵呵….”

李秀滿聞言,淡淡的笑了聲,起身拿起文件,“這就是爲什麼我是社長,而你不是了….”說完轉身離開了會議室,空留一個在那裏咬牙切齒的金敏英。

辦公室,李秀滿坐在辦公桌前,手裏卻多了張照片。手指敲擊着桌面,眉頭微皺,“高宇,我爲你可都如此了,你可千萬別讓我失望啊。”

如果高宇在的話,一定會認出,裏面的兩人正是自己和韓孝英…. 漢城大學,高宇早早起牀收拾過之後,便如約去了DSP。當然,手上也多了小冊子,正是高宇兩個星期的心血——劇本。


一副墨鏡,一頂帽子,高宇繼續在漢城的大街上跑着,習慣了徒步原野的高宇,絕對是能不坐車就不坐。這已是印在骨子裏的習慣,成爲自己的本能。

DSP公司,創立於1991年,創立之初稱爲:Daesung企劃,1999年02月 SechsKies、Fin. K.L等組合推出後,變更爲DSP Entertainment。

長期以來DSP就是SM公司的主要競爭對手,論實力的話,YG應該是四大娛樂公司裏墊底的存在。至少目前來說是這樣的。

到了DSP後沒有收到任何阻攔,有專人帶着自己。

“看來孝利姐在DSP的地位確實不低啊。”看到這陣式,高宇有些驚歎。

其實高宇這麼說還真有些妄自菲薄了,李孝利確實是一個方面。但最重要的是他自己本身的實力,爲自己贏得了應有的尊重。


把高宇送到練習室,前臺接待就走了。看向房間裏,果然有個妖嬈的身影在舞動着。高宇也不打擾,踮着腳尖輕輕走進練習室。

水蛇般的細腰,窈窕的身段,性感的翹臀,真是讓人望眼欲穿啊。一頭柔發被紮在了腦後,在身後歡呼雀躍着,似是在歡迎高宇這位來客。

李孝利的舞蹈實力公認在韓國女歌手裏絕對是前列的,高宇很幸運的目睹了全程。

JAZZ在李孝利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的體現,實力很顯然在那個冰山“鄭秀妍”之上。

“唔,也不知道那個小冰山現在怎麼樣了。”

對方倔強的表情似在眼前,讓高宇不由的摸了摸額頭,暗道自己出了幻覺。

“阿嚏!阿…嚏!”一間粉紅小屋內,鄭秀妍手拿紙巾捂着鼻子,翹挺瓊鼻因爲感冒略微有些紅腫,平添了幾分可愛。

“歐尼,這是媽媽讓我給你的藥,趕緊吃了吧。”我是門被打開,進來一個嬌俏靈氣的小女孩。閃着大眼睛,可憐巴巴的看着自己的歐尼。

“知道啦,放那吧。”鄭秀妍不鹹不淡的回了句,心裏卻是把某個傢伙罵了個便。

要不是他,自己怎麼會淪落到如此境地,“別讓我在碰上你!”換了張紙,擦了擦流出的鼻涕,鄭秀妍很恨的道。

“阿嚏…”這次,噴嚏的主人變成了高宇,李孝利也被驚醒,停止了舞蹈。

待看清來認識看着高宇,笑着招了招手,“弟弟你來了啊,進來吧。”說完關掉了錄音機,走到了高宇跟前。

“呵呵,我也是剛來,本來還想着多看會孝利姐的舞蹈呢。”

高宇臉上笑容洋溢,心裏卻是害自己打噴嚏的人詛咒一遍。自己還想這多看看那誘惑的舞姿,真是鬱悶。

“哈哈,姐姐跳的有那麼好看嗎?竟然讓你這個天才念念不忘啊。真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呢。”李孝利看到了高宇眼裏的那份驚豔,似乎還有一份,迷戀?

不得不說,李孝利的成熟撫媚對高宇這種純情小處男來說,還是很具誘惑力的,只是高於死活不承認罷了。

“看來孝利姐還不清楚自己的魅力啊,“國民妖精”可不是白叫的哦?!”高宇笑着的眨了眨眼鏡。

高宇非常享受此刻,調侃着國民女神,面對面的交談,看着各種玩笑。

不用擔心有任何的事情會打擾到自己,看着面前巧笑顏兮的李孝利。笑起來半月似得眼睛,皮膚也沒有多白,但卻處處透漏着野性與性感,渾身散發着誘惑力。

“當女朋友的話,應該會很不錯吧。”高宇低聲嘆道。可高於卻忘了兩人相隔也就兩三步。 鬼夫難測 ,李孝利也聽到了。

“你個臭小子,說什麼呢?!什麼國民妖精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