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也有司機對着柿子的車子就罵,什麼死逼亂停車,什麼媽逼的找死啊,什麼等交警來罰死你吧都有人罵。但是柿子就在車子裏,雙眼緊盯着那邊過來的車子。那車子他也不是很熟悉,只能死死盯着不能漏過一點可能。

一輛車子朝着他這邊開了過來,那速度很明顯就比一般的車子快啊。

柿子緊緊盯着那車子,他就不信,那車子還真敢撞過來!姚蘇乾也不至於真的找死吧。

不過這一次,那車子有些不對勁。因爲車子在靠近柿子的時候,確實有減速的樣子,但是那減速有點像是突然鬆了油門的減速,因爲慣性,車子還是衝了過來,只是力道小了很多。

車子撞上柿子這邊副駕駛門上的時候,力道已經很小了。車速也不是很快,可是還是撞上了,撞得很奇怪。因爲柿子當時是啓動了車子的,他是看着那車子車速都慢下來了,肯定不會撞的吧。就算是近距離,踩個剎車什麼的也可以避免撞上,最多就是蹭一下。就算他不踩剎車,那轉下方向盤都不會這麼直接撞上吧。

可是還是撞了。一切就像是慢動作一樣,出乎所有人的預料之外,真撞上了。

好在撞的是副駕駛的位置,而且力道也不大,車子被挪動了一米不到的距離就停了下來。

後面追過來的小胖衝下了車子就跑了過來:“柿子!柿子!你沒事吧?我不是叫你不要拼命了嗎?”

柿子下了車子,沒一點的傷,說道:“我沒拼命啊,他就這麼慢悠悠地撞過來了。”他看看自己那車子。也就車門凹了一塊,沒有什麼大問題。

交警也追了上來,上前就說道:“喂!你們兩,怎麼呢?玩街頭飛車呢?駕駛證拿來!”

可是小胖和柿子都沒有理會他,兩人走到了那車子兩邊,小胖打着手勢,倒計時着。小時候他們玩遊戲就經常這麼做的,馬上心領神會地把手放在了車門扣上。

三二一!他們沒有多累贅,很快就同時打開了車門。而車子裏的情景讓兩個人都驚呆了。姚蘇乾趴在了方向盤上一動不動,樣子很可疑。一股血腥味隨着他們的這個動作蔓延開去。

交警也跟着他們看向了車內,一看這情景,就掏出了對講機,喊着什麼xx路口發生車禍,一名男性司機受傷了。讓救護車,還有事故處理科的人馬上過來。

說完,他就探入了車子中,說道:“你沒事吧?傷了哪裏?救護車馬上到。你能聽到我說話嗎?我是警察。”

柿子低聲說道:“他死了!”車子的方向盤下面是一大灘的血跡,從角度來看,那些血應該是從他的胸口滴下來的。剛纔那麼一點碰撞,要是都能讓姚蘇乾被撞死,而柿子一點事也沒有,那就真的奇蹟了。 這個世界沒這麼多的奇蹟,所以柿子下的結論是,在車子撞上之前,姚蘇乾已經死了。而他的死,就是導致車子車速降下,卻還是慢慢悠悠撞上他的原因。

小胖突然爬上了車子,將那趴着的姚蘇乾拉了起來。交警在一旁大聲喊道:“你幹什麼?你們想要毀掉現場嗎?”

可是他的話就這麼沒聲音了,下一秒,他就彈出車子外,吐了起來。

姚蘇乾的身體被這麼拉起來,血腥味更濃的撲了上來。也讓人看清楚了他的真正致命傷。那是一個位於胸口的傷口。一個血洞出現在那,甚至有着一些不知道是什麼組織的東西從那血洞吊了出來。

柿子是被這個傷口驚呆了。以前的挖心案,他也曾經看過傷口,可是沒有一個傷口是今天這個這麼……噁心的。以前李家謀辦的案子,那傷口都是乾淨利落的,那今天這個傷口是誰弄出來的?

小胖並沒有多看那傷口一眼,一雙手就往姚蘇乾的身上摸去:“愣什麼啊。剛死的,找找還在不在啊!”

柿子這纔回過神來,也跟着爬上車子,裏裏外外翻着。不管是姚蘇乾身上,還是車子裏的每一個角落,都被他們翻了一遍。可是沒有,什麼也沒有。直到警察趕過來,用槍指着他們兩,逼着他們兩退後,蹲下,還雙手抱頭的時候,他們才知道剛纔有多瘋狂。

身旁的警車已經好幾輛了,警察都十幾個了,可是他們就好像一點聲音也聽不到,一直在車子,在屍體身上裏翻着,找着。直到那把槍出現了,他們才冷靜了下來。

小胖和柿子都知道,警察的槍,壓根就不可能會開,這就是一個警告他們的作用罷了。

蹲在地上之後,柿子和小胖才察覺到天都已經黑了。警察那是亮起了大功率的照明燈,在偵查現場。這已經從一起交通事故,變成了刑事案件了。

柿子和小胖蹲在地上,安靜了幾分鐘之後,兩人的肚子就叫了起來。他們這的早上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吃上東西呢。還玩了這麼多刺激,現在不餓纔怪。

柿子就問道:“喂,你餓了沒?”

“真餓了。你看看有沒有你認識的警察,先給我們點東西吃吧。要不,等張局長來救我們,估計都是明天早上了。”

寵妻成寶:穿越老婆超霸道 刑偵隊的人也來了,附近轄區的民警也來了,附近的交警也來了。這麼多人裏,當然有認識的那麼幾個。但是柿子說道:“你先看看你的手,就這樣,你吃得下去啊?小心把姚蘇乾的怨氣也吃下去。”

這時,一個人蹲在了他們身旁,兩人看了過去,那正是刑偵隊隊長。他壓低着聲音說道:“這件事我知道不是你們做的,但是我也想知道,是誰做的?”

小胖說道:“他把我們的東西拿走了,所以被報復了。而我們也弄丟了那件非常非常重要的東西。”

刑偵隊長緩緩嘆了口氣,給他們兩遞上了煙:“因爲車子是我的,現在我也被接受調查了。我們幾個等着吧。”

柿子和小胖伸出的手,帶着是帶着血的,不過這不是他們的血,而是姚蘇乾的血。這個時候他們確實需要煙來冷靜一下。也顧不得那血跡,接過煙點上了。

出了這麼件事,還是在大街上,等着處理得差不多,來過問他們的時候,都已經是七點多了。

三個人直接押回了公安局去審查。

人家刑偵隊長那畢竟是警察,待遇都不一樣。回到了公安局,人家就吃上屬下特別留出來的飯菜了。而柿子和小胖則在審訊室裏停着通知了。

只是他們兩沒有想到的是,這一次事情真的大了。挖心的案子,之前也有過好幾天,但是這一次卻是最嚴重的。因爲現場竟然有人在,這就難說話了啊。

安靜的公安局裏,被幾聲尖銳的女人的聲音打破了。

柿子聽到這個聲音就頭皮發麻,因爲那是他奶奶的聲音厲聲說道:“你們敢把我們家柿子關起來啊?柿子要是冷了餓了,我就在你們這裏鬧了!”

接着就是小胖奶奶的聲音說道:“這到底怎麼了?我們家孩子怎麼會殺人啊!你們調查清楚了嗎?這都還沒個譜呢?人就給你們帶這裏來了?”

審訊室的門打開了,柿子和小胖的頭都大了。這些事情,他們一直瞞着家裏面呢。就讓家裏人覺得他們是每天吃喝玩樂泡泡妞就好。這些事情要的老人們知道了,那後果很嚴重啊。

接下去的半個小時裏,公安局就不消停了。兩邊家裏,都是市裏的高官,就算是退位的,那餘威還在啊。加上小胖那是已經在部隊裏掛了名的,他爸一個電話,這邊就是市長都要放人了。

半個小時之後,張局長就過來了,這是這邊道歉,那邊賠禮的,還把那私自通知了柿子和小胖兩邊家人的那副局給罵了一頓。

兩人就這麼出了公安局了,不過事情還沒完呢。就他們兩這一身一頭的血跡,兩邊家裏人,還是決定都先去柿子家。小胖家那太奶奶寶貝着這麼個唯一的孫子呢。這要是讓太奶奶看到了,老人要是有個什麼,他們就都是罪人了。

晚上十一點,在柿子家那小別墅了,終於是洗乾淨了,吃飽了,也暖和了,三堂會審開始了。

兩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四個爺爺奶奶就坐在對面的椅子上。

“到底怎麼回事?怎麼就跟着殺人案有聯繫了?”

“你們到底是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爺爺奶奶給你們撐着。你們說,是不是被欺負了?”

“他們不欺負別人就不錯了!說話啊!”

……

一個小時的時間,不管四個老人問什麼,兩人都很默契的閉口不說話。都這個點了,撐着最多兩小時,肯定就能先睡覺了。不過他們算的時間有點長了,一小時後,在柿子奶奶的魄力下,他們就能先去睡覺了。

睡覺前,他們兩還得到了一個任務,那就是“在牀上躺着,好好想想,應該怎麼辦!”

能怎麼辦啊?這些事情本來就跟他們沒多大關係。他們又不是兇手。再說了張局長那邊也會幫他們處理好。他們現在最頭疼的是,那紙片不見了!

那張他們花了多少努力冒了多少危險纔得到的契約的一角,竟然就這麼不見了。特別是柿子,現在他嘴裏傷口都還沒有好全呢。本想着有這個能把晶晶從癸乙身旁抽出來的,現在竟然是這個局面。

兩人躺在牀上,都像霜打的茄子蔫了。努力了這麼久竟然還是失敗了。

第二天早上,很順利的,事情就這麼解決了。那段路上有監控的。可以看到的是小胖和柿子在追車攔車,也就正好證明了他們不會是兇手。而柿子小胖的供詞也很吻合。案子就這麼懸起來了。雖然有市裏好幾個高官照顧着這個案子,但是走走過場還是要的。接下來的兩天,柿子和小胖就是在公安局和家裏兩天跑度過的。第三天沒事了,但是他們被家裏禁足了。

就在柿子和小胖這邊僵住的時候,幸福和晨哥那卻活動開了。零子叔的命令,不許和柿子聯繫。要是柿子爺爺奶奶知道他們現在的事情,那柿子以後會被直接送走。柿子爺爺奶奶因爲他們兒子曲天的事情,對這些事都很反感,從小不希望柿子接觸。但是偏偏柿子是一個鬼子啊。

在柿子他們還在公安局的時候,幸福和晨哥就去了晶緣和當下。既然小胖都撒網了,當然要有人去收網啊。

走在那巷子裏,幸福很自然地挽着晨哥的手臂。他們現在“晶緣”門前停了下來,幸福猶豫了一下,她這還沒有想好怎麼跟晶晶說呢?如果是小胖的話,還能順着上次的話題繼續下去。所以猶豫了一下之後,幸福還是帶着晨哥朝着“當下”走去。

“當下”的臧老闆又不在,忽悠一個小帥哥還不容易嗎?

一進門,就看到了兩個小帥哥,可是兩個都很忙。這會正是人多的時候呢,他們兩也只好在那假裝着看看那些佛珠的。

幸福不時看着身旁的晨哥,他就那麼東看看西看看,也不說着送她一個的。這種男人啊,就是要擺明着說,要讓他去猜女人心思啊,估計着猜到七老八十都猜不中呢。

“晨哥,我要買東西。”

“嗯。”他就這麼應了一個字。

幸福指着那櫃子裏多彩的手釧:“買這個,多買幾種顏色,配衣服了。”

“嗯,好。”頓了一會,就在幸福都想着要放棄的時候,晨哥才說道:“你選吧。選好了,我付錢。”

還好,還好,孺子可教啊,還知道要送禮物的。反正現在他們兩是親也親了,雖然沒有說什麼做我女朋友或者男朋友的話來,但是心裏也都確定了這層關係了。

就在幸福正高興的時候,一個小帥哥走了過來,說道:“小姐需要什麼?”

“呵呵,不是那聊天也是緣分的臺詞了?”

一聽這句話,小帥哥就知道他們是老客戶了,馬上笑道:“小姐既然是已經來過的,那麼我們的緣分就更深了。”

幸福湊了過去,壓低着聲音說道:“我跟你們老闆緣分也很深呢。喂喂,說點八卦。這個花年現在是你們老闆娘了吧,他有沒有來店裏視察過啊?” 小帥哥一下就愣住了,那表情都換了。然後才壓低聲音說道:“這個你也知道了?昨天中午我纔看到他的呢。不過不是在我們店裏,而是跟老闆在巷子口。他們兩在車子上都沒有下來。”

“哦~”幸福一臉的猥瑣樣,很爽快的就買了兩串不同顏色的手釧。當然付錢的是晨哥。

出了“當下”幸福還是那麼甜蜜蜜地笑着。現在已經證實了柿子的推論是正確的,花年幕後的人,是臧老闆。當然這個幕後人並不是牀上人了。他們不這麼編,怎麼套得出小帥哥的話呢?

晨哥看着幸福那高興的模樣,說道:“別高興了。臧老闆和花年是昨天中午在一起的。昨天我們發現那紙片不見了,開始找。下午,也就是五點左右,姚蘇乾被殺,紙片失蹤的。有沒有聯繫還不知道呢?”

“我看那下手的就是李家謀。他是被傷到了,但是沒有被我們滅掉啊。也就是說還是有可能出來害人的。”

“可是癸乙和零子叔是有協議的。”

“他也可以不遵守協議啊。這年代,不遵守協議的人多了去了。”

兩人就這麼慢慢走向了“晶緣”。聽着柿子和小胖的反饋,他們心裏已經做好了看到一個冷冷淡淡的晶晶的準備了。但是這才靠近“晶緣”呢,就聽到了一個聲音說道:“我拿到你的契約了。晶晶,這是我最好問你一遍,你跟不跟我走?”

幸福和晨哥幾乎是同時僵住了腳步。屋子裏的人也注意到了他們的靠近,看向了他們兩。幸福對着晨哥甜甜的笑了起來:“晨哥,這店裏的水晶很好看呢。”

“太貴了。走吧。”

“我就看看,我不買。”

“走吧,我們買不起的。”晨哥把幸福拉了出來,急急朝着巷子外走去。走出了巷子,晨哥才低聲說道:“花年拿到了晶晶的契約!”

幸福也拍拍自己的臉頰,說道:“亂了亂了,信息量很大啊。他說是契約是癸乙那拿到的,還是姚蘇乾那是紙片?”

“是姚蘇乾那的紙片吧。他要是拿到了癸乙那的契約,也不敢在‘晶緣’裏說吧。”

“也是也是,‘晶緣’就算是晶晶在打理,那也是癸乙的地盤啊。”

兩人正說着話,一擡頭就看到了站在了他們前面的花年了。幸福姐還想裝着不認識的樣子,挽着晨哥的手就說道:“我們去那邊給那算命的算算姻緣吧。”

花年就說道:“兩位不用在我面前裝吧。我瞭解你們的事情。”

給花年這麼一說幸福纔想了起來,那天上小胖的身,花年可是把他們每個人的優缺點都分析得很透徹了。所以在聰明人面前就不用裝了。

幸福姐朝着他一笑道:“好啊,不裝了。找個地方坐坐吧。”既然現在已經證實了花年是臧老闆的人。而“當下”和“晶緣”的相對的,他們這些無意中插進來的小三,壓根就入不了他們的眼吧。這樣花年也不會有傷害他們的心思。而且吧,幸福有一種直覺,那就是在“當下”和“晶緣”的戰爭中,“當下”是正義的一方。

幸福選的地方是距離巷子不是很遠的一條小巷子裏的一個老舊的小區裏的一家買各種小食品的小店。這個店其實挺出名的,不過它熱鬧的時候,都是在晚上,接待的客人也都是這個小區裏的住戶。

幸福會知道這個地方,是因爲零子叔來這個小區看過事,知道了這麼一家店之後,還帶着幸福來過幾次。

店不大,就六張桌子,還都是在室外的。不過這樣的冬日,曬曬太陽正合適呢。

那店裏有着特色的小點心,都是現做的,很好吃。幸福也知道花年不吃這些東西,點餐的時候,直接對那小妹妹說:“給這個大帥哥一杯純淨水就成了。我們要六個南瓜餅,六個芋頭糕,兩碗螺絲,四個鴨腳。”

晨哥在一旁拍着她的手臂,示意着她不要點了,就兩個人也吃不了這麼多。

等着小點心都送上來了,整整齊齊地放在那粉色的小桌面上的時候,他們的談話纔剛開始。

幸福的一邊挑着螺絲,一邊問道:“說說你拿到了什麼啊?”

“契約。你們不願意給我,我當然會自己去拿。”

晨哥嚴肅了起來,問道:“姚蘇乾是你殺的?”以他妖精的身份,控制小胖很容易,那要控制姚蘇乾,應該也很容易吧。

“我去的時候,姚蘇乾已經死了。”

“從姚蘇乾死,到車子撞上柿子,再到柿子和小胖打開車門,那麼短短的時間裏,你要拿到東西,肯定見到兇手了吧。”

“見到了。”幸福和晨哥都激動了起來。只要的李家謀,他們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去滅了李家謀了,不用管那什麼協議。

花年繼續說道:“可是我沒看清楚。就算我看清楚了,我憑什麼告訴你們呢?”他的臉上帶着一抹得意的笑。

他的這個答案,讓幸福和晨哥都很意外。一開始那是有問必答啊,那麼順利。可是現在卻冒出了這麼一句來,這轉折也太大了。

花年還要繼續說道:“再說了,我們是什麼關係啊?朋友都不算吧。想想,我當初跟你們說的那些話,你們偏偏不聽。能放手時不放手,現在怎麼想?看到姚蘇乾被殺的樣子害怕了?想放手了?可惜那契約在我手裏了。”

幸福姐白了他一眼:“誰害怕了?誰想放棄了?我只是好奇,爲什麼你會拿到契約,人卻不是你殺的?那兇手殺了人,你出現了,他不順便殺了你?”

“他沒那本事。”

“哦。那你打算拿着那契約怎麼辦呢?晶晶大美人,貌似不想跟你走啊。我真不明白,你這麼爲她,她卻還要守着‘晶緣’是什麼意思從女人的角度來看,能堅持到這份上的,只有愛情。她最愛的人需要她留下吧。哦,這個說來,她不愛你!”

花年的臉上表現出了一絲微怒,但是也僅僅是一絲而已。他很快就換上了笑臉:“沒關係,反正契約在我手上,現在我可以去跟癸乙談談了。曲岑仕就等着被抽魂吧。”

花年站起身來就離開了。晨哥馬上壓低着聲音說道:“幸福,你太冒險了,我還以爲花年會動手呢?”

“他不會是,他背後的人是臧老闆,臧老闆是好人啊。我現在突然想,也許我們可以退出了,等着臧老闆和癸乙打起來了,我們就看好戲。這場好戲結束的時候,柿子的佛珠難題,估計也結束了。”

“算了,有很多時候,還是靠自己比較保險一些。”

“今天這麼大的信息量,怎麼傳給柿子和小胖啊。他們兩現在估計是被關在家裏了吧。要不就是還在公安局裏。真夠悲催的那兩孩子。”

這些信息還沒有傳到柿子和小胖那,就先出現了一個難題了,那就是天絲的電話。

天絲也是這個時候,才知道了柿子和小胖的事情的。她打了柿子的手機,可是卻一直都是關機,只能給幸福姐打了電話。

幸福姐這正吃着小點心也接着電話聽着那邊急得快要哭出來的聲音問道柿子的情況。幸福就說道:“沒事。不是在家,就是在公安局。不過估計這幾天會被戒嚴。三天以後一般就能出來活動活動透透風了。放心,他們家寶貝着他呢。”

“幸福姐,那我去他們家裏看看他行嗎?”

“這個……估計可以吧。你不是他女朋友嗎?這個身份去,他爺爺奶奶絕對沒意見。這種時候,我和零子叔還是躲遠點吧。他奶奶厲害着呢。”

“嗯,那好,我下午就去。”

掛了電話之後,幸福才說道:“晨哥,就天絲這種小妹妹,會是癸乙的第二打手嗎?我怎麼感覺不太對啊。”

晨哥沒有回答,因爲他也想不出天絲怎麼殺人的。

這是天絲第二次來到柿子爺爺奶奶家。之前那次算是匆匆逃離的,套不禮貌了。所以這一次來,天絲是好好準備了。

她穿上一身比較保守的裙子。至少領口沒有開那麼低,而是立領。裙子雖然短,但是換上了黑色的褲襪,也沒有原來那麼招人眼了。她還提着一袋子水果,還有一份禮物盒敲開了柿子家門的。

給她開門的是柿子的奶奶。這兩天家裏出了事,她也沒有了原來玩的心情了,就整天在家裏愁眉苦臉的。兒子早早就死了,也沒個孩子的。這個曲岑仕雖然不是他們曲家的種,但是好歹也是姓曲的,也是他們從小帶到大,也是叫着他們爺爺奶奶的。這半輩子,就看着這孩子過日子的。現在還出了這樣的事情。

就在天絲到之前,她還和柿子爺爺商量着是不是讓柿子提前去c市工作的。之前跟c市那邊的老部下,也是c市的一個高官說是過完年猜過去的。就算不是正是的公~務~員,先那個工人編制先上着班。就他們家那基礎,以後轉爲正式的公~務~員還不容易嗎?

按照他們的計劃,十年以後,柿子在c市也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領導了。

應與卿卿度餘生 可是這眼看着就要過年了,這個時候去是不是不合適呢?兩人正商量着呢,天絲就過來了。

那麼漂亮的孫子女朋友,他們怎麼會忘記呢。熱情地迎進家裏,天絲就把水果擺了出來。等着在沙發上坐定了,她才把那份禮物盒也拿了出來,說道:“奶奶,我看這個和你的氣質特別配,就給你拿過來了。” 柿子奶奶打開了禮物盒,那裏面是一顆很大紅色的珊瑚珠呢。有着白金的鏈子簡單而大方的裝飾,一看就是值錢的東西啊。柿子奶奶滿臉堆着笑:“這孩子多好啊。這個挺貴的吧。“

“我家是買這些的,直接從家裏拿的,其實也不算多少錢。”

柿子奶奶點點頭更高興了。看來這個天絲家裏經濟不成問題。人也漂亮,也會處世,以後也能在仕途上幫着柿子一些。這個孫媳婦,她是滿yi地眼睛都笑彎了的。

雖然柿子爺爺沒有表態,但是他也是不露聲色地點點頭。天絲這才放心問道:“那爺爺奶奶,柿子呢?聽說他出事了。”

“唉,這孩子,要是有你這般懂事就好了。”接着,柿子奶奶用了半個小時在那數落着柿子從小到大闖的禍。最後還總結了一下,就這次的禍最大了。這都跟殺人案聯繫上了。

“奶奶,柿子不是這樣的人。這件事會查清楚的。”

“我也知道啊,可是這畢竟是不好聽啊。現在他們兩個去了公安局,那你都是小胖家的司機接送的。要不,那兩個皮孩子,還不知道又去nǎ裏混去了。”

這時,鑰匙開門的聲音傳來,接着就是蕾蕾的聲音說道:“衛凌哥,你那個人一定是你殺的吧。你不用瞞着我,我是站在你這邊的。衛凌哥,你真的好帥啊!”

霸愛 三個人走進了門,就看到小胖使勁地壓下蕾蕾還扯着走進的手,皺着眉頭說道:“我不殺人!那人不是我殺的!我跟你說多少遍了。怎麼聽你的話,好像是巴不得我去殺人一樣啊。”

柿子看到了坐在奶奶身旁的天絲,有些意外,但是很快也鎮靜了下來,說道:“天絲來了。”

柿子奶奶拉着天絲的手,說道:“人家孩子有心,哪像你一樣啊,就知道闖禍。蕾蕾也來了。一會在這裏吃飯啊。”

小胖就嚷着:“奶奶啊,她家離這裏不是很遠的。我讓司機送她回去就行了。她還是學生,一會還要去上課的。”

柿子拉着天絲走進了廚房壓低着聲音問道:“你沒跟我奶奶說那些事情吧。”

天絲伸手抱住了他,讓他有些意外,但是也帶着微笑回抱了她。想必這些事情,讓她擔心了。天絲不像幸福姐那麼沒心沒肺的。出了這樣的事情,幸福姐是絕對不會放在心上的,她沒有打擊諷刺落井下石就不錯了。

只有天絲纔會這麼害怕地抱着他。“沒有。”天絲低聲說着,“我就說好幾天沒聯繫上你,過來看看。”

“嗯,沒事的。那件事有蹊蹺,但是不是針對我們的。天絲,那是挖心的案件,你……”其實這幾天,柿子一直有一個想法,但是他卻沒有敢真正說出來,甚至不敢把那想法細想下去。李家謀已經算是別屏蔽掉了,雖然存在,但是卻沒有沒用的。作爲癸乙那邊的第二打手,這次的案子,會不會是……

“我不知道這些事。自從我爸知道了我和你在一起之後,很多事情他們都瞞着我了。就連姐姐有些事情也不會跟我說的。”

柿子雙手捧着天絲的臉,看着她眼中那清澈的黑白分明的眸子,他輕輕的吻在她的眼皮上:“我相信你。”

有時候,柿子也會懷疑天絲,在他冷靜分析的時候,不止一次的懷疑過她。但是每次看着天絲,總會無條件地相信她。柿子知道,他是真的愛上天絲了。如果最後的結局,天絲是大boss的話,柿子覺得,他是下不了手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